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48章 果宝历险记(九)

第48章 果宝历险记(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知道自己不能去z大之后,陈立果就一点都不关心陆之扬给自己填了哪个学校了。

    下通知书的那天,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大街上空无一人,唯有呼啸的寒风和不断飘零的雪花,让人的身体和思想都一同被冻结了——以上全是陈立果的脑补。

    事实上当天三十八度,陈立果一边啃着冰棍一边在网上查到了自己志愿。

    毫不意外,那是一所离家非常近的大学,近到只要陈立果愿意,他都能走读……

    陈立果说:“我看到了我悲惨的未来。”

    系统说:“你的未来不是梦。”

    陈立果:“……”系统你这个讨厌的小婊砸。

    高考完的那个暑假,非常的炎热。

    陈立果又是个很怕热的人,于是陆之扬问他想不想去其他地方避暑。

    陈立果想了想,没啥精神的拒绝了,说自己就想在家,哪儿都不去。

    陆之扬本来还想劝几句,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居然很快同意了下来。

    陈立果心想你真是一点都没诚意,然后这件事情就算这么定下了。

    再说陆之扬,他果然如他所言那般,并不打算马上结婚。

    但让陈立果没想到的是,之前谣传和他有婚约的女人居然找上了门,在门口哭着哀求陆之扬帮帮她。

    在外面遛弯刚准备回家的陈立果正好遇到她,被吓一大跳。

    “嘉树,嘉树!”至今陈立果都不知道名字的女人一脸狼狈,泪水将她的妆容变得模糊,任谁都能看出她的绝望。

    她抓着陈立果的手,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格外的用力,她说:“嘉树,求求你带我进去,见见你爸爸,我爱他的——我爱他啊——”

    陈立果正想说什么,就看见自家主宅门被打开了,穿着一身居家服的陆之扬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扫了眼抓着陈立果的女人,冷冷道:“把手放开。”

    根本不用陆之扬叫放开,因为在看见陆之扬的一刹那,女人就松开了陈立果朝着陆之扬扑了过去();。只可惜立刻被人拦了下来。

    被人拦下的女人哭叫道:“帮帮我,陆之扬帮帮我——”

    陆之扬冷漠道:“帮你?你想我怎么帮你?”

    女人说:“之前不是说好了,你要投资的吗?为什么突然就变了卦,你这样对我,我要怎么和那些人交代?”

    陆之扬看了女人一眼,眼神之中全是厌恶,他说:“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上个月的十三号,你在哪里?”

    女人的脸瞬间煞白。

    陆之扬继续道:“还有去年的六月份,你说你出国度假,去的又是哪个国家?”

    女人听了这些话,像是被卸掉了全身的力气,她慢慢的跪在了地上,浑身发着抖。

    陆之扬淡淡道:“你走吧,好聚好散。”

    女人崩溃的哭出了声,她说:“你骗我,你居然在骗我!!!”

    陈立果听的云里雾里的,但他对这些事兴趣也不大,于是听到这里就往屋子里走去。

    陆之扬没有再留情面,直接关了门,将女人的哭声隔绝在了门外。

    陆之扬看了一眼陈立果道:“这么热的天怎么还出去。”

    陈立果眨眨眼睛,其实他是去吃烤串了,但是陆之扬一直觉得这些东西不健康,所以他便随口道:“和同学一起去游了个泳。”

    陆之扬的眼睛在陈立果脖子上转了一圈,忽的抓住陈立果的手臂,一把将他拉入了自己怀里,然后重重在陈立果的胸口嗅了嗅。

    陈立果被吓了一跳,还未等他说什么就听到陆之扬道:“烧烤好吃么?”

    陈立果:“……”哎呀。

    陆之扬无奈的看着陈立果,然后语气里全是宠溺:“我不是不让你吃,外面的多不干净,你要是想吃在家里做不好么?”

    陈立果心想着感觉味道不一样啊,但他还是乖乖的点了头。

    陆之扬又道:“你生日要到了,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陈立果觉得他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于是摇了摇头。

    陆之扬见状,摸了摸他的头,叹了一声:“你呀。”

    陈立果也搞不懂陆之扬这声你呀是个啥意思。

    因为陆美清的父母没有破产,她脑袋顶上的进度条直接涨了五十,想来剩下的五十就是度过袁安歌失忆的那个劫难了。

    现在陆美清没有搬离这里,和袁安歌的关系越来越蜜里调油,想来就算袁安歌失忆了,再次爱上的也应该是陆美清。

    在这个暑假里,陈立果哪里也没去,陆美清和袁安歌出去旅游的时候也叫了他,但因为身体的原因,陈立果只能遗憾的拒绝。

    他虽然现在都没有再怎么发过病,但这身体到底有缺陷的,袁安歌和陆美清去的地方有些远,若是真出了事就不好办了。

    陆之扬问陈立果是真的不想去。

    陈立果有些落寞的点点头。

    陆之扬摸了摸陈立果的脑袋,颇有深意的说了句:“不去也好();。”

    陈立果:“……”

    陆之扬和陈立果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几乎就要回到陆之扬没有发现陈立果不是他亲身儿子的时候。

    他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陈立果的身份,不再和陈立果闹别扭,反而是处处都顺着陈立果,把陈立果当宝一样捧起来疼。

    暑假之后,陈立果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

    陆之扬照例把陈立果送到了大学,带着行李将陈立果的宿舍一点点布置好。

    陆之扬给陈立果准备的是双人间,里面所有电器都一应俱全,是学校里面最好的一类宿舍。

    陈立果对这个倒是没啥概念,他坐在床上摇着腿,道:“爸爸,我一周回来一次行么?”

    陆之扬说:“这里离家这么近,为什么不每天回来。”

    陈立果拍了拍床说:“那这里岂不是浪费了。”

    陆之扬表情里出现些许的懊恼,显然是没有想到这茬——他给陈立果选择的宿舍太舒服,这岂不是给了陈立果不回家的理由。

    无奈之下,陆之扬只好不太情愿的做出了妥协,他说:“你每周至少回来两次吧。”

    陈立果正想拒绝,却注意到了陆之扬此时的表情,一般陆之扬用这种表情说话,那就意味着这事情没得商量了。

    不过没事,陈立果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不是还有好几天可以自己浪吗。

    之后陆之扬又和陈立果在校园里转了一圈,才不太放心的回去了。总而言之,他现在的表现就像是一个担心孩子的合格父亲,所以清纯不做作,和外面的妖艳贱丨货很不一样的陈立果居然没看出来什么异样。

    上大学的陈立果已经是个非常标准的美人了。

    他身高一米七五,因为心脏病的缘故,依旧显得有些瘦弱。但他皮肤白皙,眉目精致,笑起来更是如云中皓月,冷清里带着些纯真味道。

    陈立果的舍友和他同班,是个人高马大的东北人,和陈立果站在一起把其实也算不得太矮的陈立果衬托的格外较小。

    反正二人出现在班上的第一天,全班的女生眼睛都挂在了他们两人身上。

    陈立果对系统说:“啊,我好害怕,好多人在看我。”

    系统:“……”

    陈立果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他语气哀怨婉转,他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到爸爸的身边,这些人都想伤害我。”

    系统知道陈立果发癫的时候就喜欢演戏,几乎快要习惯了——几乎快要的意思是,他现在还没能习惯,于是他没好气的说:“你怎么不去演戏!”

    陈立果摸摸下巴:“好主意……”

    系统:“????”

    开学的第一天,陈立果就成功的吸引了全班的注意力。

    陆之扬给陈立果报的是一个临床医学专业,这学校的临床医学男女比例有点失调——陈立果班上三十七个人,就六个女生。

    陈立果知道这件事时候强烈怀疑陆之扬是不是想钓鱼执法();。

    陈立果:“他以为把我放在这么多男人中间,我就会受到诱惑暴露自己的性向了吗?!”

    系统:“你不会?”

    陈立果:“……我要做做心理建设。”他做了一下心理建设,然后还是觉得不靠谱,“陆之扬太狡猾了,我觉得我要崩人设了。”

    系统:“……”看你熊的。

    陈立果眼泪汪汪:“统儿,咋办?”

    系统:“天堂里没有陆之扬。”

    陈立果:“……”他完全不能和他家系统好好聊天。

    系统和陆之扬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所以陈立果是注定得不到支持了。

    陈立果的外貌出挑,很快就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开学的第二周,就有高年级的学姐来打听陈立果的联系方式。

    陈立果对此表示,这不是我想要的爱情。

    系统说:“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

    陈立果想了想说:“粗又长的?”

    系统:“……”你还是去死吧。

    陈立果立马嘤嘤嘤嘤。

    大学生活是很悠闲的。

    大学入社团之后会有学分可以加,陈立果被他的室友拉着入了好几个社团,虽然填完表之后他连这些社团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然后第二天就有人特意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国庆的时候有活动,问陈立果来不来。

    陈立果一脸天真的问:“什么活动。”

    那头说:“漫展啊!”

    陈立果:“哦,需要我做什么吗?”

    那头说:“我们社团准备出cos,你要不要一起来?”

    陈立果说:“我可能没时间排练。”

    那头说:“那你自己出一个也行,有什么不懂的欢迎来问我们。”

    这大概就是长得好看的好处了,要是你长了张路人脸,谁管你参不参加社团活动。

    陈立果大学的时候忙着打工,完全没有时间搞这些,所以第一次被邀请参加活动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激动的。

    这一周回家的时候,陈立果就把这事情给陆之扬说了。

    陆之扬知道什么事cosplay,但他并不想陈立果参与进去,所以十分委婉的问陈立果想扮演什么。

    陈立果说:“当然是我最喜欢的动漫人物啦!”

    陆之扬一听立刻就放心了。

    漫展当天,社团所有人都在期待着陈立果的cos,毕竟陈立果底子摆在哪里,再怎么也不可能太丑。

    就在众人望眼欲穿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一个站在旁边巨大的黄色方块里冒了出来。

    众人抬目望去,只见一只大大的海绵宝宝在冲他们打招呼:“我来了!”

    众人:“……”

    社长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这个设定,她迟疑的说:“你是……陆嘉树?”

    陈立果说:“对啊();。”

    社长:“……你cos的是海绵宝宝?”

    陈立果说:“对呀对呀。”

    一阵迷之沉默后,社员们情绪低落的往会场里走。

    陈立果:“咦,他们好像不高兴啊。”

    系统:“……”

    陈立果:“他们不喜欢我家洞洞肥皂?”

    系统:“……”

    陈立果啧啧两声,满脸不屑:“真没眼光。”

    系统:“……”他什么都不想说并朝陈立果扔了条狗。

    漫展结束之后,陈立果和这个社团关系稍微好了点,他还参加了书法社和推理社,只不过这两个社的社长都是男的,而且对陈立果好像也没什么企图,所以并未单独邀约陈立果参加活动。

    总而言之,陈立果的大学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开学两个月后,整个系都知道了六班有个,家境殷实,长得漂亮,性格也好的男生,唯一美中不足就是那个男生似乎有些瘦弱。不过这算不得什么,毕竟身体弱还可以激起很多女生的母性嘛。

    有了美人光环加持,陈立果很快就接到了自己的第一个表白。

    和他表白的是个长得十分娇小可爱的女生,表白的时候十分紧张,说话说的结结巴巴的。

    陈立果一脸温柔的听着她说完,问了句:“可是你并不了解我呀。”

    女生说:“我、我可以以后了解你。”

    陈立果显得有些苦恼。

    女生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看的陈立果有点心疼,于是他递过去了一张纸巾。

    女生说:“谢谢。”

    陈立果声音温柔的说:“别哭啦,哭了就不漂亮了。”

    女生擦着眼泪,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陈立果:“那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陈立果说:“你让我考虑一下好么?”

    女生点点头,转身小步的走了。

    陈立果看着她的背影,感叹道:“挺可爱的姑娘,怎么就看上了我呢。”

    系统:“……”你也知道啊。

    陈立果本以为这姑娘个性羞涩,正想着该怎么委婉的拒绝才能不伤到她。

    结果当天晚上,在宿舍打游戏的陈立果就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声,他站起来站到走廊上准备看看出啥事了,就听到有群人在叫他的名字。

    陈立果一脸懵逼:“他们叫我干什么?”

    就在陈立果很是莫名其妙的时候,他的室友气喘吁吁的从门外冲进来,拉着陈立果就要下楼:“嘉树!快走,有女生给你表白!”

    陈立果愣了:“表白?”

    那室友说:“对啊,就是白天找你的那个();。”

    陈立果:“……”啥啥啥?

    那室友说:“你不会不喜欢她吧?”

    陈立果:“……”

    室友见陈立果不说话,急了:“那你白天的时候怎么不拒绝她啊,人家一个姑娘这么弄你不给回应多丢脸啊。”

    陈立果这才反应过来,他听着楼下齐声的喊声,心中已是一片凄凉:“我的美貌是罪。”

    系统:“……”妈的这时候还演。

    一个转眼,陈立果就被他壮硕的室友拉到了楼下。

    姑娘摆好了蜡烛,怀里还抱着把吉他,一边弹琴一边唱歌。

    陈立果:“感觉不太对。”

    系统:“哪里不对。”

    陈立果:“我觉得这应该是男生做的吧?”

    系统:“你会做?”

    陈立果想了想,道:“不会。”

    系统:“那不就得了。”

    陈立果不主动,那就只有姑娘自己来了。

    唱完了歌的姑娘走到陈立果面前,递给陈立果一束巨大的玫瑰,微笑着问:“你愿意成为我男朋友吗?”

    陈立果看着姑娘的眼睛,里面好像有一片星星,闪闪亮亮的很是漂亮,想必若是其他遇到其他男生,或许会愿意试一试的。可惜的是这姑娘运气不好遇到了陈立果。

    陈立果还未说话,周围起哄的声音就越来越大“答应她”“答应她”。

    姑娘的脸越来越红,眼神也越来越期待。

    陈立果看着这姑娘,低低叹息一声,伸手将玫瑰接了过来。

    姑娘说:“你答应我了吗?”

    陈立果无奈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姑娘笑眯眯的说:“我叫乐之桃。”

    很可爱的名字,很漂亮的姑娘,唯一美中不足就是看人眼光有点差,陈立果接过了玫瑰,叹气道:“好吧。”

    乐之桃开心极了,伸手就抱住了陈立果,然后踮起脚尖亲了一口陈立果的额头。

    陈立果本以为自己有女朋友这件事,根本无关紧要。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女生给他表白的视频当天就被传到了网络上面,然后火了。

    陈立果成功的成为了他们学校的名人。

    第二天,陈立果接到了陆之扬的电话,说让他回家一趟。

    陈立果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他以为陆之扬叫他回家,只是想他了。所以当毫无自觉的陈立果回到家看到一脸阴沉的陆之扬时,他的心情是非常茫然的。

    陈立果迟疑的叫了声:“爸……”

    陆之扬盯着电脑,没看陈立果();。

    陈立果道:“爸?你怎么了?”

    陆之扬眼神这才移到了陈立果的身上,他说:“解释一下。”他将电脑翻转过去,陈立果看到了电脑里面播放的画面——就是乐之桃和他告白时的场景。

    陈立果有点不好意思,嗫嚅道:“爸……”

    陆之扬说:“答应了么?”

    陈立果咬了咬下唇,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表情,他低低的嗯了声。

    陆之扬说:“你过来。”

    陈立果被陆之扬的语气吓了一大跳,他上次听到陆之扬这么说话,是在他差点被程准奸了的时候……

    陈立果心里想着他又怎么得罪陆之扬了,然后慢吞吞的走到了陆之扬的面前,语气担忧的叫了声:“爸……”

    陆之扬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陈立果靠近他。

    陈立果的心脏跳动的很是激烈,他刚靠近陆之扬,便看到陆之扬猛地站起,朝着他抬起了手。

    陈立果第一个反应就是陆之扬要揍他,所以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

    哪知陆之扬抬起手后的下一个动作竟是直接按住了陈立果的肩膀,然后直接吻了上来。

    这个吻粗暴极了,像是要发泄出心中压抑了多年的欲丨望。

    陈立果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显然完全没有料到眼前突如其来的发展,他条件反射的想要挣扎,可陆之扬却将他死死的搂在怀中,丝毫不容许他的拒绝。

    “爸爸!!!”陈立果的眼眶里浮出水汽,呼吸跟着紊乱起来,他的唇被吻成了鲜艳的红,眼神之中全是惊恐和不敢置信。

    陆之扬微微眯起眼睛,大拇指按上了陈立果的嘴唇,粗暴的揉搓着,他说:“你和她接吻了么?”

    陈立果的嗓音里带着哭腔,他说:“爸爸,你疯了!我是你的儿子!”

    哪知陆之扬听了这话,却是冷笑一声,他说:“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陈立果的眼泪终于从眼眶里落了下来,他喜极而泣:“系统,我万万没有想到——”

    系统:“??????”

    陈立果说:“你居然如此用心良苦,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系统:“??????”

    陈立果微笑着:“我一定会勇敢的走下去,谢谢你。”

    系统:“…………”他隐约看见自己内部冒出了无数错乱的代码。

    陈立果说:“咦嘻嘻嘻嘻。”

    系统:“………”为什么????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在陆之扬的眼里,不说话的陈立果显然是被吓傻了,他的心中生出些怜惜,又轻轻的吻了吻陈立果的唇,他说:“宝宝,我爱你。”

    陈立果:“……”耶耶耶,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陆之扬说:“我不想逼你();。”

    陈立果的泪水挂满了脸颊,他嘴唇颤抖着,说出一个字:“不……”

    陆之扬慢慢的吻着陈立果的泪水,他说:“我会给你时间。”

    陈立果哭声愈发的崩溃。

    陆之扬说:“但最后的答案,只会有一个。”

    陈立果无力的推拒着陆之扬,可是他的力气却始终无法同陆之扬抗衡,于是只能在陆之扬的怀中低低哭泣,模样可怜又可爱。

    陆之扬搂着陈立果纤细的腰肢,任由他哭泣,却是不准备后退一步。

    陈立果哭着说:“为什么,我不是你的儿子么?”

    陆之扬说:“我没有把你当做我的儿子。”

    陈立果哑声道:“为什么——”

    陆之扬再次重复这个永远得不到答案的对话,他说:“陆嘉树,我爱你。”

    陆嘉树发出一声尖叫,似乎因为爱这个字再次受到了刺激,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挣扎。

    陆之扬怜爱的看着他,看着他逐渐没了力气,就像一只被蛛网黏住的小虫,最终只能被蛛丝细细裹起,慢慢消化。

    陈立果的身体本来就很弱,再加上激烈的情绪,他很快就耗光了自己的力气。

    陆之扬把他横抱起来,转身放到沙发上。

    陈立果侧着脸,头发凌乱,双眼无神,口中抑制不住的发出微小的啜泣。

    陆之扬吻着他的额头,脸颊,下巴,然后到了颈项……

    陈立果似乎察觉了陆之扬想做什么,他绝望的唤道:“爸爸——不要——”

    陆之扬说:“嗯,不做到最后。”

    陈立果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他嘴唇抖动了一下,哑着嗓子道:“饶了我……爸爸……饶了我……”

    陆之扬怜悯的看着陈立果,语气温柔的诡异,他说:“宝宝,我饶了你,谁来饶过我呢。”

    他不再理会陈立果的拒绝,强行束缚了陈立果的双手,然后褪下了陈立果的裤子。

    陈立果尖叫一声,却见陆之扬竟是将头埋到了自己的腿间。

    事后。

    陈立果躺在沙发似乎已经昏迷过去。

    陆之扬摸着陈立果的脸颊,眼神温柔至极,他转身去拿了被褥,小心的盖在了陈立果的身上。

    “嘉树。”陆之扬轻轻道,“别让我等太久。”

    陈立果睡了个好觉,还做了个美梦。

    等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陆之扬的卧室里,而强迫他的陆之扬却不知去向。

    陈立果醒来后长叹一口气,他说:“万万没想到啊。”

    系统:“……”

    陈立果:“陆之扬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能干出这种事。”

    系统并不想接话();。

    陈立果说:“统儿,我好开心!”

    系统不想和陈立果说话,并向他扔了一堆翔。

    陈立果说:“你果然还是爱我的!”

    系统又开始和总部联网,他在心里默默的给金刚经说了一百次对不起,只想让金刚经再次重回他的怀抱。

    陈立果:“嘿!陆之扬!快穿的好帮手!系统的好伙伴!”

    同样的话,此时说出来就效果完全不一样了。

    系统幽幽的说了句:“你别逼我。”

    陈立果说:“我这么喜欢你,怎么舍得逼你呢,嘻嘻嘻嘻。”

    系统:“……”为什么他一个辅助会起了杀心呢。

    陈立慢慢的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系统开始还以为他在思考什么严肃的事,结果过了一会儿,陈立果才回味无穷的说了句:“□□不错。”

    系统:“………………”啊啊啊啊!!!

    陈立果正在调戏他家系统,那边陆之扬回来了,他看到陈立果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很体贴的问了句:“饿了么?”

    陈立果抿着唇不说话。

    陆之扬走过来摸了摸陈立果的额头,他道:“嗯,没发烧。”

    陈立果甩开了陆之扬的手。

    陆之扬也没生气,他温和道:“明天有没有课?”

    陈立果不答,他眼眶湿润的看着陆之扬,就像一只被气急了小兔子,虽然害怕得不得了,却还是要用爪子无力的推拒几下。

    陆之扬道:“不生气了啊,乖。”

    陈立果抿了抿唇,低低道:“你、你以后不对对我做这种事了。”他没叫他爸爸。

    陆之扬说:“你和她分手吧。”

    陈立果仰头看向陆之扬,说:“谁?”

    陆之扬说:“当然是乐之桃。”

    陆之扬连当事人名字都知道了,陈立果再赖也赖不过去,他垂了眸子,一言不发。

    陆之扬说:“你不会希望她出事吧。”

    陈立果的眼眶里又开始积蓄泪水。

    然而这一次陆之扬依旧没有心软。

    “你答应我的。”陈立果低着头,声音哽咽,他道,“我和她分了手,你就会放过我么?”

    陆之扬说:“我不会放过你,但我会给你更多的时间。”

    陈立果抖动了一下肩膀,显然是被这句话吓到了。

    陆之扬说:“怎么样?”

    陈立果重重了闭了闭眼,像是要将一些糟糕的记忆从脑海里驱逐出去,他最终应下了陆之扬的要求:“好……”

    陆之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露出满意的笑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