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49章 果宝历险记(十)

第49章 果宝历险记(十)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陆之扬看得出,他把他家的宝贝吓的不轻。

    因为第二天,陈立果去学校的时候没有和陆之扬打招呼,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陆之扬也知道不能把陈立果逼得太狠,所以也就由他去了。

    陈立果到学校后就找了他的东北室友喝酒。

    室友打趣他说才找了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怎么还这么不开心。

    陈立果喝了口酒没有说话。

    室友又说:“到底咋了?”

    陈立果苦笑一声,他说:“他为什么会喜欢我?”

    室友不明所以,自然以为陈立果说的是和他表白的乐之桃,他说:“谁叫你长得好看呢?”

    陈立果面露痛苦之色,对着系统说如果美貌是罪,那他早就罪无可恕了。

    系统听后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

    室友迟疑的看着陈立果,他说:“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陈立果勉强的笑了笑,说了句没事,之后无论室友怎么问,都不肯再说话。

    一个女生,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白被拒,是件挺残忍的事。陈立果基于这个原因,才答应了乐之桃。

    但既然出了陆之扬这个事情,陈立果就不可能再和乐之桃维持关系,毕竟以陆之扬那个性格,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陈立果想好了之后,便果断的去找了乐之桃,想将这件事同她说清楚。

    乐之桃刚和陈立果确定男女关系,正想着该怎么和陈立果渡过甜蜜的二人世界,哪知不过几天时间,陈立果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居然说要和她分手。

    “为什么?”乐之桃瞪着眼睛,完全不理解,“嘉树,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陈立果哀伤的看着乐之桃,心想我的身子已经被人玷污,不再干净了,我不能耽误你,他说:“我爸爸不准我恋爱。”

    乐之桃满脑子问号:“啥?啥意思?”

    陈立果温柔的重复了一遍:“我爸不准我的恋爱——”

    乐之桃:“……”

    陈立果的悲伤快要从眸子里溢出来,他说:“对不起();。”

    乐之桃说:“你这个分手理由,我只能给零分。”

    陈立果:“……”

    乐之桃说:“说吧,到底是什么原因。”

    陈立果:“……”讲道理,我这一次真没撒谎啊。

    乐之桃有点不耐烦,用脚轻轻踢了一下陈立果的小腿,道:“笨蛋,说话呀。”

    陈立果垂了眸子,有点无奈的说:“我觉得我不喜欢你。”

    乐之桃长叹一声。

    陈立果尴尬道歉:“对不起啊。”

    乐之桃啧啧道:“没想到啊没想到,陆嘉树,我还以为你不会那么果断的和我分手呢。”

    陈立果:“……”总觉得乐之桃和她娇小的形象很有反差。

    乐之桃道:“看你的长相就挺优柔寡断的,我好想先把你搞到手再做其他打算呢。”

    陈立果:“……”

    乐之桃说:“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干脆的和我说分手?!”

    陈立果:“……”可以,这个妹子很强悍。

    乐之桃道:“行,分吧,不过你半年内不准再找女朋友,不然——”

    陈立果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不然怎么样?”

    乐之桃想了想说:“不然我好像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陈立果居然从乐之桃的身上,隐约看到了上个世界阮菲菲的影子——这一定是错觉吧!

    乐之桃走后,陈立果一个人在操场垂泪。

    他说:“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对我做出这样的事。”

    系统幽幽的问了句:“所以?”

    陈立果捂着自己的脸颊,到处散发着粉红色的气泡:“人家开心死了啦。”

    系统:“……”妈的智障。

    和乐之桃分手的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

    陈立果再次成功单身。

    陆之扬在陈立果去学校的前两天没有打扰他,但两天时间一到,就立马给陈立果去了电话。

    陈立果接到电话的时候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室友见他的模样,奇怪道:“乐之桃打来的?”——他还不知道他们分手了。

    陈立果没理他的室友,接起电话就去了阳台。

    “囝囝。”陆之扬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他说:“在干什么呢?”

    陈立果道:“没干什么();。”

    陆之扬说:“明天你没课,回家里来吧。”他早在开学的时候就把陈立果的课表搞到手了。

    陈立果嗫嚅两句,说:“明、明天社团有活动。”

    陆之扬沉默两秒,居然妥协了,他说:“那后天回来。”

    陈立果咬了咬牙,继续道:“后天……”

    却不想陆之扬打断了陈立果的话,他直言道:“不然我直接来学校接你。”

    陈立果心想,爹,你真是太客气了。

    陆之扬道:“听话。”

    陈立果什么也没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慢悠悠的回到了床边,躺在床上。

    室友见他魂不守舍,道:“出什么事了?”

    陈立果的内心正在舞着彩带扭秧歌,听到室友这句话,面无表情道:“没事。”

    室友皱眉:“到底怎么了?看你眼泪都要出来了。”

    陈立果:“……”大兄弟,真的不是我想哭,这身体的泪腺太浅了,看了笑话都能笑出眼泪。

    室友说:“哎,你别这样看着我,你这样看着我,我都想哭了。”

    陈立果一脸懵逼,心想以前怎么没发现室友的内心如此纤细。

    反正不管室友怎么问,陈立果都没说自己怎么了。

    室友无奈之下,只有由陈立果去了。

    星期天,放假。

    陈立果早早的起了床,开始期待“充实”的一天。

    系统对陈立果的了解程度已经到了,看着陈立果撅屁丨股,就知道他要拉丨屎的地步,所以他心情很不好的说:“起来那么早干什么?”

    陈立果一脸无辜:“你昨晚没睡好吗?”

    系统憋着脸没说话。

    陈立果怜惜道:“噢,宝贝,你居然没睡好,你晚上都想什么去了?”

    系统心说我新下的经书才看了一半!

    陈立果说:“莫不是你在担心我?”

    系统:“……”担心你找不到男人吗。

    陈立果和系统心意相通,下一句话就是:“放心我一定可以找到心中所爱的。”

    系统:“……”滚滚滚。

    陈立果正在刷牙,就接到了陆之扬的电话。

    陆之扬果然对陈立果不放心,把车开到学校门口来了。

    陈立果整理完毕,看着镜子里面眉目精致,气质忧郁的青年,忍不住怜惜了三秒。然后和系统炫耀道:“我长成这样,没人喜欢简直没天理!”

    系统:“……”陈立果,我给过你机会了,你自己不珍惜!!!

    陈立果一边用他的咦嘻嘻嘻刺激系统,一边去校门口找到了陆之扬();。

    陆之扬看见陈立果,眼神就软了几分,道:“吃早饭了么。”

    陈立果嗯了声。

    陆之扬又道:“上车吧。”

    陈立果显得有些犹豫,但他人都到这里了,再犹豫也无济于事。

    于是陆之扬就看着他家宝贝惨白着一张脸,勉勉强强的坐到了他的身边。或许是陈立果的表情太过小心警惕,竟让陆之扬看了心里有些不舒服。

    陆之扬也没开车,在车里点了根烟道:“这周在学校怎么样?”

    陈立果小声的说了句还好。

    陆之扬说:“和乐之桃分手了?”

    陈立果轻轻咬了咬嘴唇,表情里有些耻辱,他说:“嗯。”

    陆之扬这才满意了,他熄了烟,道:“走,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陈立果一开始还以为陆之扬是要带他去游乐场或者电玩城之类十分健康娱乐场所。所以当他看到酒吧两个字的时候,十分震惊。

    陈立果:“啧啧啧,陆之扬,没看出你是这种人。”

    系统一脸生无可恋的继续念着他新下的经。

    陆之扬领着陈立果往里面走。

    准备进门的时候,陈立果显得还有些瑟缩,然而他的手腕被陆之扬死死抓住,丝毫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陈立果的眼里流露出哀求之色,陆之扬不为所动,他说:“乖,只是带你来看看。”

    陈立果的力气根本无法和陆之扬抗衡,他又害怕被别人注意到,所以最后还是被陆之扬拉进了酒吧。

    这果然不是个清吧,里面的音乐虽然很舒缓,但也依稀可见有几对拥吻在一起的男子。

    陈立果的脸被黑暗覆盖,让人看不清晰。

    但他越来越冰冷的皮肤,却在提示陆之扬,他的宝贝在害怕。

    陆之扬说:“别怕。”

    陈立果低低道:“爸爸,不要……我不想在这里……”

    陆之扬却是笑了笑,他说:“之前你不是想和程准来么?这次我亲自带你来,为什么又不要了?”——好一个被打翻的醋坛子。

    陈立果并不明白陆之扬到底在气什么,他被陆之扬强行拉到了角落,然后陆之扬点了些酒水和小吃。

    他照顾着陈立果的身体,没有给他点含酒精的饮料。

    陈立果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他拘束的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

    陆之扬说:“第一次去酒吧玩的还开心吗?”

    陈立果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陆之扬一眼,随后道:“我、我不喜欢这里。”

    陆之扬说:“为什么?”

    陈立果浑身都绷得很紧,就像一只误入狼窟的小兔子,心中不愿然而却无力反抗。

    这一次不光是饮料,陈立果连水果都没有碰();。

    好在陆之扬也没为难陈立果,他似乎只是想让陈立果看一看里面的景色罢了。

    二人相顾无言的对坐着,陆之扬见陈立果始终不肯放松下来,轻叹一口气后,有些无奈的说:“走吧。”

    陈立果立马站起来往外走。

    出去之后,陆之扬才发现陈立果整张脸都是惨白色,额头上甚至溢出了冷汗。

    陆之扬掏出纸巾帮他擦了擦,道:“怎么那么怕。”

    陈立果满目惶然。

    陆之扬看着他这模样,心里也有点心疼,他说:“走吧,回家。”

    陈立果急忙坐上了副驾驶。

    开车回家的路上,陆之扬有意无意的同陈立果聊着天。

    陈立果脑子里全是之前陆之扬对他做的事,略微有点走神。

    陆之扬察觉了他的漫不经心,然而并未点破,直到到了家中。

    陈立果进屋就感觉哪里有着强烈的违和感,他仔细一看,才发现屋子里原本四处走动的佣人都不见了,其中还包括每次他回家都热烈迎接的管家爷爷。

    面对陈立果的疑惑,陆之扬回答的非常冷淡,他说:“给他们放了个假。”

    陈立果看了陆之扬一眼,那眼神让陆之扬不可抑制的扬起了嘴角,他笑道:“就这么怕?”

    陈立果深吸一口气,似乎想要抑制住心内深处的恐慌,然而他的眼神却暴露了他此时慌乱的心情,他说:“爸爸……”

    陆之扬把脱掉的外套往衣架上一挂,冷淡道:“别叫我爸爸。”

    陈立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陆之扬走到陈立果的面前,低下头看着他养了几十年的宝贝。即便是在他和陈立果关系最冷淡的几年里,他都不曾放弃过对陈立果的看护——亦或者可以叫做监视。

    陆之扬的控制欲让他不愿意自己的生活中出现任何的变数。因此当他发现陈立果不是他的儿子,这个变数时,陆之扬不可抑制的失控了。

    他迁怒于陈立果,对待这个孩子的态度一下子就冷淡了下来。这对于陈立果来说或许并不公平,可世界上哪有完全公平的事呢。

    陆之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要感谢程准的,因为若是没有程准,他不会发现陈立果还是他生命中的另外一个变数——一个少见的,让他感到惊喜的变数。

    若论年龄,陈立果已经算不得少年了,身上已经开始有成熟男人的影子。

    然而他在陆之扬的面前,依旧显得那么脆弱,陆之扬甚至觉得自己能轻易的掌控陈立果的生命。

    他的宝贝被他照顾的太好,也因此轻易的可以被采撷。

    陈立果慢慢的往后退,直到背部靠到沙发,才发现自己已是退无可退。

    陆之扬着迷的看着他,他伸出手指慢慢的抚摸着陈立果脸部的轮廓,划过他惊恐的眼睛,紧紧抿起的嘴唇,和紧绷的颈项。

    陆之扬说:“陆嘉树,我想要你。”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说着这般动人的情话。若是让平常女生听了,或许会非常心动();。

    可这句话却好像只让面前的人感到恐慌,他的眼眶又红了,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

    陆之扬说:“陆嘉树,不要怕我。”

    “爸爸——”陆嘉树的泪水一下子掉落下来,他并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以至于不知道自己该给出何种反应。

    陆之扬垂了头,吻上了陆嘉树的唇。

    小孩儿的嘴唇有点凉凉的,但是很软,吻上去的感觉很棒。

    陆嘉树又开始挣扎。

    陆之扬的动作却是强硬的,不容拒绝的,他说:“嘉树,听话。”

    陆嘉树呜咽着,像一只绝望的小兽。

    陆之扬在这一刻,心中居然在庆幸——这个宝贝还好不是他的儿子,同他没有血缘关系。

    没有血缘关系,那就会少了背丨德感。做起事来,更加无所顾忌。

    陆之扬本来可以在沙发上要了陆嘉树的,但他怜惜陆嘉树是第一次,所以还是将他抱起,到了卧室里。

    卧室里的床头柜上已经准备好了所有东西,陆嘉树哭了起来,委屈极了。

    陆之扬低低叹息,这孩子从小到大都喜欢哭,一哭起来,自己就拿他没办法了。但是这次却不行,因为陆之扬已经打定主意,要将陆嘉树彻彻底底的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陆嘉树最终没能逃掉。

    他躺在床上,灵魂已经从身体里飞出,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却已不再求饶。

    陆之扬全程都是温柔且不容拒绝的。

    他亲吻着陆嘉树,然后慢慢的占有了他。

    两人到达了生命的大和谐。

    最后陆嘉树在陆之扬的怀里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陈立果醒了,他醒了的第一件事就是和系统打招呼:“统儿,早啊。”

    系统:“……”他念了一宿的经。

    陈立果说:“新的早晨,新的一天,新的未来在呼唤我。”

    系统咬着牙齿,冷冷道:“你够了没。”

    陈立果红着脸说:“啊,不够,人家还要。”

    系统:“……”好烦。

    然后陈立果开始对系统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并且细数陆之扬活好的三十二个表现。

    系统心想这垃圾宿主,迟早要完。

    陈立果数完后,还对系统说了句:“以后我给你介绍男朋友!”

    系统说:“我就是一串数据你要怎么给我介绍男朋友??”

    陈立果很体贴的说:“数据也分0和1啊。”

    系统:“………………”居然无法反驳???

    不过系统早就对陈立果的无耻程度有了清楚的认知,所以他很快就调整了情绪,警告陈立果快点完成任务();。

    陈立果问,离袁安歌的车祸还有多久。

    系统说还有一年多。

    陈立果眨着他无辜的眼睛,道:“好吧,好吧,你都这么要求我了,我就只能善解人意一点了。”

    一年时间完全够了。

    陆之扬洗澡完回来就看到陈立果躺在床上发呆。

    他说:“醒了?”

    陈立果浑身抖了一下,似乎被陆之扬这句醒了吓的不轻。

    陆之扬说:“多睡会儿吧,我给你请假了。”

    陈立果不去看陆之扬的脸,把自己的头埋入了被褥中。

    陆之扬看着他这逃避的样子,意外的觉得可爱,他走过去,把陈立果从被子里揪出来,把他嘴唇吻的绯红,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了陈立果。

    陈立果此时浑身上下都是暧昧的痕迹,他未经丨人丨事的身体无比敏感,只是一个吻,就让他浑身抖的厉害。

    陆之扬想起了昨日陈立果对着他哭着求饶的模样,他的眸色暗了暗,笑道:“囝囝还想要?”

    陈立果哑着嗓子拒绝:“不、不要了。”

    陆之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立果不再去看陆之扬。

    陆之扬说:“你休息吧,我给你做点吃的,想吃什么?”

    陈立果随便点了粥,陆之扬听后点点头,出去了。

    陈立果继续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二十分钟后,陆之扬端了粥走了进来,他看着陈立果又要睡着的模样,还是将他叫了起来。

    陈立果开始乖乖的喝粥。

    陆之扬摸着他的头发,轻轻道:“嘉树,我想和你脱离父子关系。”

    陈立果的动作顿住,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他说:“你说什么?”

    陆之扬重复了一遍:“我想和你脱离父子关系。”

    陈立果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他说:“不……”

    陆之扬说:“嗯,准确的说,是我想和你变一种关系。”从父丨子变成情侣。

    然而让陆之扬没想到的是,陈立果对他提出的这种想法反应极大,他直接砸了粥碗,尖声叫道:“不要!!我不要!!你不要我了吗?你不要我了吗???”

    陆之扬有些惊讶,他急忙抱住了陈立果,低声安慰:“嘉树,嘉树,你冷静一点,我怎么会不要你。”

    陈立果说:“你要上我,我让你上了啊,你为什么还不要我?为什么还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

    陆之扬苦笑,他其实是想给陈立果一个更名正言顺的位置,只是看来陈立果是不想要的,反应还这么大,他也只好暂时放弃。

    陈立果怎么可能同意!叫爸爸多带感!就这么放弃了多可惜!陈立果:“我决不放弃,每一次叫你爸爸的权力。”

    系统:“……”反手就是一个煤气罐();。

    陆之扬说:“乖,乖,你不想要,我就不逼你。”

    陈立果心中冷笑,哼,昨天晚上你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陆之扬安抚着陈立果的情绪,直到看到陈立果又有些困倦的闭上了眼,才松了手由他去睡了。

    陈立果在陆之扬的帮助下成功的逃了课,在床上当了一天尸体。

    第二天,陈立果匆匆忙忙的赶去了学校。

    陆之扬把他送到校门口的时候,还给他一个kiss,陈立果被他亲的整张脸都涨红了,哆嗦着半晌没说出话来。

    陆之扬见了心情很好,叫他去吧。

    陈立果这才起身离开,陆之扬却从他连滚带爬的背影里看出几分狼狈的味道,他实在是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回到寝室后,陈立果的室友问他昨天怎么没来上课。

    陈立果说他身体不舒服。

    室友眼神怀疑的在陈立果身上转了一圈,他说:“陆嘉树,你说实话,你昨天晚上去哪里浪了。”

    陈立果一脸正直的反驳室友,说他根本不是那种人。

    哪知室友却伸出手指在陈立果的脖子上点了一下,他说:“你不是这种人怎么会有这种印子?”

    陈立果溜进厕所一看,发现自己颈子上一个十分醒目的位置,印着一个明显的牙印,他:“……”陆之扬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室友说:“啧啧啧,陆嘉树,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背着我干这种事情。”

    陈立果眨眨眼睛:“不然呢,当着你干?”

    室友:“……”

    陈立果说:“走吧,不是要上课了么。”他拿出创口贴,将那个印子贴了起来。

    室友唉声叹气,说自己也要找个女朋友去过二人世界,不然单身狗天天被陈立果虐。

    陈立果表面上带着淡笑,心中却是一片哀戚,呵,他的室友根本什么都不明白,不明白他心中的隐痛,不明白他在这背德的感情中到底挣扎的有多么痛苦——才怪,事实上陈立果表里合一,真的是贼高兴。

    到了教室,陈立果坐在一群孩子中间,觉得自己也年轻了几岁。

    他和乐之桃分手的事情目前就他们两人知道——哦,还有个陆之扬,陈立果实在是不敢想要是他还瞒着陆之扬会被折腾的有多惨。

    乐之桃坐在陈立果身边,笑眯眯的看着他,道:“咦,昨天去哪里浪啦?”

    陈立果:“……”他表现的那么明显么,为什么每个人都看出来了。

    乐之桃一开始也是开玩笑说的,但是她十分敏锐的察觉了陈立果气质上的变化,眉头一皱,道:“你不会真出去浪了吧。”

    陈立果瞅了乐之桃一眼,低低道:“别胡说。”然而他的嗓子还是哑的。

    乐之桃:“……你这嗓子。”

    陈立果干咳一声。

    哪知乐之桃下一句话就是:“我都听硬了();。”

    陈立果:“……”他对这个女孩是相当的服气。

    乐之桃说:“你不会喜欢男人吧?”

    陈立果有点无奈,他说:“你够了啊。”

    乐之桃道:“我不够,我还要。”

    陈立果:“……”

    乐之桃小声的叹了口气,她手撑着下巴,有点不甘心的说:“我要是男的,随便怎么样都要追到你,然后把你上了。”

    陈立果此时突然能明白系统对他无语时的感受了,他心中莫名的升起了对系统的无限怜惜。

    乐之桃道:“哎,你怎么不反驳我呀?”

    陈立果心想你太强了,我真的没法反驳你。

    好在这时候上课铃声突然响起,两人结束了对话。

    课上,陈立果对系统表示了深深的歉意,并且向系统承诺,他以后一定好好的对他。

    系统全当陈立果在放屁——上个世界,上上个世界,系统已经记不清楚陈立果这个大屁丨眼子和他承诺过多少次了。

    如果说男人在床上的承诺,只能当笑话听听。那陈立果大概随时随地都在上床,而系统就是那个被欺骗的可怜女人。

    不过没关系,现在系统已经身经百战不会被骗了。

    陆之扬和陈立果有了第一次,就很快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陆之扬逼着陈立果回家,然后再酿酿酱酱。

    陈立果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要不是怕崩人设他真是恨不得天天去浪。

    系统在此期间已经熟读各种经书,离坐化只有一步之遥。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陈立果爽的不能呼吸的日子还是到了尽头。

    因为李瑶瑶不知怎么的,居然知道了陆之扬知道陈立果不是他儿子的事情。

    时隔许多年,李瑶瑶再次回国,第一件事就是来找了正在读大学的陈立果。

    陈立果被李瑶瑶堵在学校门口时,第一个反应就是:你还会来干啥?

    李瑶瑶看着陈立果,眼圈立马红了,叫了声:“囝囝。”

    陈立果看着李瑶瑶,总算明白自己爱哭的毛病是遗传的谁的了,他说:“你来干什么?”

    李瑶瑶哭道:“我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陈立果说:“我过的很好。”

    李瑶瑶却道:“那你帮帮妈妈吧……”

    陈立果:“……”不,其实我过得可惨了,天天被没人性的爹欺负。

    李瑶瑶见陈立果不答,眼泪流的更厉害,她说:“帮帮妈妈,妈妈真的要活不下去了……”

    陈立果见周围的人开始注意他们二人,只好道:“别在这里,我们换个地方说。”

    李瑶瑶一口应下,立刻和陈立果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