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0章 果宝历险记(十一)

第50章 果宝历险记(十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李瑶瑶这次回国,算得上十分狼狈。

    自从陆之扬知道里陈立果的身世后,就开始对李瑶瑶使绊子,使得李瑶瑶原本坦荡的星途,变得坎坷起来。

    但陆之扬做的隐晦,李瑶瑶一开始虽然也未曾怀疑他,不过却很快排除了陆之扬是那个使绊子的人。毕竟在李瑶瑶看来,若是陆之扬知道了陈立果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恐怕会暴怒的直接将陈立果送回她的身边。

    可陆之扬没有,不但没有还将陈立果保护的非常好。

    这种情况,在李瑶瑶看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于是她将目标转向了别人,没有继续怀疑陆之扬();。

    也因为这个错误的想法,李瑶瑶至今都没找到罪魁祸首,她的霉运,足足持续了十几年。

    这期间她一直处于一种富不起来,也饿不死的状态,连带着同她新任丈夫的感情也逐渐冷淡。

    然而即便如此,李瑶瑶却还是不敢

    回国,她无法想象若是被陆之扬发现了陈立果不是他亲生的,会做出什么事。

    这次回国纯属意外,是李瑶瑶要参加一个中国境内的活动,被迫回来了。

    她回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偷偷摸摸的找到了陈立果,想和他好好的谈一谈。

    冰咖啡摆在陈立果的面前,他端起来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

    李瑶瑶的脸上全是些讨好的神色,她说:“嘉树,这些年……妈妈对不起你。”

    陈立果本来是觉得有点无聊的,但看到李瑶瑶是这样的态度,他心里的戏一下子就来了,眼眶说红就红,他说:“妈妈,我好想你。”

    李瑶瑶被陈立果的反应吓了一跳,面容上略微有些尴尬,她看陈立果最初的反应,还以为陈立果会对她冷眼相待呢,没想到居然如此热情,让她颇有些不自然,她道:“囝囝……妈妈也是迫不得已啊……”

    陈立果眼眶泛红,几乎就要流出眼泪,他说:“妈妈,你带我走吧,我在这里过得不好,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李瑶瑶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她小声道:“难、难道他知道了你……”

    陈立果再也无法忍住,他的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润湿了长长的睫毛,整个人都在散发一种楚楚可怜的气息。他道:“不、他不知道,可他对我不好……你若是还爱我,就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妈妈,我只有你了。”

    李瑶瑶条件反射的想要拒绝陈立果这个几乎不可能的要求,但面对正在垂泪的陈立果,她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于是只能敷衍:“妈妈现在条件不好,你跟着我……会受苦的。”

    陈立果一把抓住了李瑶瑶的手,他说:“我不怕受苦,你带我走吧,求求你,妈妈,我真的没法再忍下去了。”

    他演的十分投入,连自己都被这个悲情的角色感动,恨不得给自己鼓起掌来。

    唯有他脑海中的系统,幽幽的骂了句傻x。

    李瑶瑶强笑道:“可是嘉树……妈妈……是想要你的,只是妈妈,没这个能力啊。”

    陈立果失望的看着李瑶瑶,满目绝望的垂下了头。

    李瑶瑶以为陈立果会说什么责怪她的话,哪知陈立果却苦笑起来,他说:“妈妈的苦衷,我也是懂的,我不会为难妈妈,只要知道妈妈过得不错,我便放心了。”

    李瑶瑶连忙道:“嘉树,妈妈还是爱你的。”

    陈立果点头:“我知道。”

    李瑶瑶还想说些感人的话,但这些话到了嘴边不知怎么的就是说不出口。面对如此脆弱悲伤的陈立果,她的敷衍居然让自己充满了罪恶感。

    陈立果拿了纸巾,擦干了泪水,冲着李瑶瑶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

    李瑶瑶拉住陈立果:“嘉树,你和妈妈吃个晚饭吧?”

    陈立果摇了摇头,他说:“妈妈,你快走吧,如果让爸爸知道了那件事……我、我和你,恐怕都……”

    李瑶瑶是怕陆之扬怕到了骨子里,她一听到陈立果这么说,也没有再客套,直接站起来就和陈立果告辞了();。

    陈立果看着李瑶瑶走远,心中充满了凄凉和无助。

    陈立果:“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要遭受这种事?我这么脆弱,他们为什么舍得这么伤害我!”

    系统:“……”

    陈立果:“你咋不说话的统子。”

    系统:“……”谁他妈叫统子!

    陈立果给自己刚才的演技打了个八十九分,看着李瑶瑶狼狈的背影,有点意犹未尽的砸了砸嘴,他知道李瑶瑶被吓得不轻,估计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

    把剩下的咖啡喝完,陈立果晃晃悠悠的回了学校。

    然后他第二天就被陆之扬传唤了。

    陆之扬把一叠照片扔到了陈立果面前。

    陈立果捡起来,毫不意外的看到了正在相拥而起的他和李瑶瑶。

    陈立果:“……”陆之扬这个变态,果然还在继续监视他。

    陆之扬看着陈立果的眼睛,状似平静的问:“你妈妈回来了怎么不叫上我?”

    陈立果:“……”叫你嘎哈,叫你和她打一架吗?

    陆之扬见陈立果不说话,只当他心虚,他说:“囝囝,你想和她走吗?”

    陈立果听到陆之扬这句问话,才惊觉陆之扬不光是在监视他,估计连他和李瑶瑶谈话的内容估计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陈立果:“……”哦豁,玩脱了。

    陆之扬说:“陆嘉树,说话。”

    陆之扬叫陈立果的全名了,那就代表他真的生气了。

    陈立果咬了咬牙,道:“我、我不想和她走的。”

    陆之扬闻言却是冷笑一声,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只录音笔,按下了播放键。片刻后,里面传来了陈立果带着泣音的哭泣,他说:“妈妈,你带我走吧,我在这里过得不好,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这录音一出,陈立果明显的感觉到屋子里的温度瞬间降了不少。

    陆之扬道:“解释?”

    陈立果身体抖的厉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之扬冷漠道:“你没什么想说的?”

    陈立果倔强道:“我和你无话可说。”

    这话一出,就像点燃了炸弹的引线,陆之扬直接起身,上前一步就把陈立果给扛了起来。

    陈立果毫无防备,被陆之扬扛在肩上,像只麻袋似得毫无还手之力。

    陆之扬扛着陈立果就上了二楼,那里原本是陈立果小时候的游戏室,但因为他年纪大,也没什么玩了就封存了起来。

    陆之扬扛着他的宝贝,停在了二楼的门口。

    陈立果全程一脸茫然加恐惧,显然是不知道为什么陆之扬要带他来这里();。

    陆之扬推开了门,把陈立果直接扔到了里面放着的充气的沙发上,他说:“囝囝,你以前不是最喜欢骑小马了么?”

    陈立果瞪大眼睛。

    陆之扬顺手关上了门,微笑着看着陈立果:“不乖的孩子,是要被好好惩罚的。”

    陈立果浑身一颤,目光扫视屋内,在看到了某样器物后,瞬间明白了陆之扬所言之意。

    只见屋子中央,停着一只漂亮的木马,那木马显然是特意定做的,十分逼真,然而在木马鞍部某个长长的凸起,却在暗示着它的作用。

    陈立果:“……”城里人你真会玩啊。

    陆之扬见陈立果呆滞不动,以为他吓傻了,于是轻轻在陈立果耳边道:“那是按我的尺寸定做了。”

    陈立果身体凝固住,从口中溢出破碎的哭音,像是怕到了极点。

    陆之扬说:“囝囝,别哭,你一哭,爸爸就心疼。”

    陆之扬显然是故意这么自称的,就是想要激起陈立果心中的背德感。

    陈立果双目含泪,楚楚可怜的看着陆之扬,某种一片哀求之色。

    陆之扬见状丝毫不为所动,他一下子就把陈立果抱了起来,然后朝着那个器具走了过去,无论陈立果怎么挣扎恳求,都不曾停下。

    事后。

    陈立果躺在床上接受医生的治疗。

    他双眼无神,连裸丨露在外的手臂上都是满满的红痕,任谁都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陆家医生给陈立果看病时,流露出些许同情之色。但到底陆之扬才是他的雇主,他很快就敛了心思,仔细为陈立果诊断起来。

    初步检查后,医生说陈立果有点脱水,打个点滴就好了。

    陆之扬嗯声,慢慢的帮陈立果整理的发丝,他说:“他心脏不太好,你仔细检查一下。”

    医生又检查了一遍说没问题,如果陆之扬还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去医院做个更加详细的检查。

    陆之扬点点头。

    医生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却有些顾忌,于是露出些欲言又止之色。

    陆之扬见了面无表情的叫他说。

    医生干咳一声,低低道:“少爷的精神上好像受了些刺激……房丨事……还需节制。”

    陆之扬听了这话,看向医生的目光一下子冷了,他说:“不要做多余的事。”

    医生额头上溢出一片冷汗,连声说好。

    陆之扬又说:“你走吧。”

    医生如蒙大赦,赶紧出去了。

    陈立果闭着眼睛,睡的酣熟。他的嘴角破损,脸颊上还带着情丨欲褪去后的红晕。

    陆之扬伸出手指,慢慢的把陈立果紧皱的眉头按平了。

    陈立果低泣一声,含糊的说了声不要。

    陆之扬见状还以为陈立果醒了,然而他再仔细一看,却发现陈立果还在沉睡之中();。

    陆之扬苦笑道:“是噩梦吧。”因为这个梦里有他。

    陈立果自然不会回答。

    陆之扬少有的有些低落,他没有再打扰陈立果安眠,给他盖好被子后,就离开了陈立果身边。

    这次玩的太过火了,陈立果睡了一整天才醒。

    醒来后他就感觉自己身体好像要散架了似得,根本动都不能动,一动就全身疼。

    陈立果:“哎哟,哎哟……疼死我了。”

    系统冷笑:“你爽的时候怎么不疼了。”

    陈立果立马道:“你怎么知道我爽了,你偷看我了?”

    系统:“我看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马赛克。”

    陈立果脸红道:“那你亏惨了。”

    系统:“……”

    陈立果品鉴回味了一番昨天的和谐运动后,满意的给陆之扬打出了九十分的高分,并且对陆之扬的各方面都进行了点评。

    系统已经被陈立果的无耻震惊了,他甚至怀疑如果换了个性格内向些的ai,极有可能出现自爆的情况——虽然他们总部并未给他设置这个功能,不过这次回去,他一定会建议总部加装这个功能的。

    但目前看来,曾经可爱纯洁的系统还是通过了历练,进入了大人的世界。

    不,准确说是陈立果的世界。

    即使从头到尾系统一直就没想进来过。

    陈立果一动就屁股疼,虽然陆之扬昨天没有伤到他,但该做的事都做了,各种花样百出,让人叹为观止。

    有些玩意儿连陈立果都没见过,可想而知尺度有多大了。

    陈立果醒来后,也没叫人,就躺在床上装尸体。

    陆之扬在下午的时候才来看了陈立果,见他睁着眼睛,问道:“什么时候醒的。”

    陈立果闭上眼,似乎并不想和陆之扬搭话。

    陆之扬低低叹气,他说:“先吃的点东西吧,别饿坏了。”

    陈立果一言不发的从床上坐起来,依旧是保持着沉默。

    陆之扬看着陈立果喝了半碗粥后,才道:“李瑶瑶知道你不是我的儿子了么?”

    陈立果听到这话,动作一顿,神态之中透出些惶然,看起来像之前陆之扬对他做的事,把他吓的不轻。

    陆之扬道:“乖,只要你听话,我就对你好。”

    陈立果心想抬眸看了陆之扬一眼,又垂了眼睛。

    陆之扬继续道:“李瑶瑶走了,今天早上的飞机。”

    陈立果很配合的抽泣了一声,他说:“我、我不想这样。”

    陆之扬说:“不想怎样?”

    陈立果有些麻木道:“我不想和你做那些事……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做父子呢?”

    陆之扬说:“因为我喜欢你呀,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不好么?”

    陈立果茫然道:“可是父子也能永远在一起啊();。”

    陆之扬继续给他心目中的小白兔洗脑,他说:“我们怎么能永远在一起呢,你会找喜欢的人,我也会找喜欢的人,到了那时候,我们要怎么在一起?”

    陈立果眼中茫然更甚,也不知是不是身体太过虚弱的缘故,他的逻辑似乎被陆之扬严重的搅乱了。

    陆之扬趁热打铁:“我们一直这样下去不好么?我疼你,爱你,就和以前一样。”

    陈立果说:“和以前一样?”他的目光飘向了未知的地方,不知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何时的记忆。

    陆之扬说:“况且,你真的觉得不舒服么?”

    陈立果闻言,脸瞬间红了大半,他嗫嚅着说:“可是……好、好奇怪。”

    陆之扬说:“这有什么奇怪的,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每个男人都会这样。”

    陈立果似懂非懂,他似乎被陆之扬承诺的美好未来迷惑,神色之间的反感去了大半,然而终究是有些瑟缩、畏惧和恐慌。

    陆之扬没有把陈立果逼得太紧,他说:“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陈立果不说话了,他盯着天花板,眼皮又重了起来。

    陆之扬看着陈立果睡去,眼神更温柔了。虽然漫长,但总有一天,他能将自己的宝物纳入怀中,无论其过程有多么的艰辛。

    陈立果休息了三天,身体才彻底的恢复。

    陆之扬在这三天里,没有再给陈立果压力,反而是无比的体贴温柔,典型的抽顿鞭子给个枣。

    陈立果这几天都很沉默,在他去上学的路上,接到了陆美清的电话。

    陆美清和陈立果上学的地方离的挺远,两人在开学之后虽然还有联系,但没有以前那么密切了。

    陆美清电话打来,陈立果即便有些无精打采,但还是打起精神询问了她的近况。

    袁安歌早就回国了,他没有再读书,而是去了家族企业。

    陈立果开玩笑似得问过他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陆美清说至少要等她大学毕业了。袁安歌在旁边开玩笑,说哪里用得着大学毕业,明天就能去领证。

    陈立果当时还没有和陆之扬在一起,于是只能默默的啃了这口狗粮。

    在电话里,陆美清询问了陈立果的近况。

    陈立果说他过得还不错。哪知陆美清听后居然冒出来一句:“听你有气无力的,不会是纵欲过度了吧。”

    陈立果:“……”咦,这都能猜到。

    陆美清倒是觉得自己只是在开玩笑,陆嘉树那个乖宝宝,被他爸看的那么严,怎么可能出现大学里就和人鬼混的情况。

    但是陆美清万万想不到的是……陈立果的爹居然很不要脸的先下了手。

    陆美清说她和袁安歌有事情正好要回来一趟,叫陈立果到时候出来聚一聚();。

    陈立果说好啊。

    陆美清又问他大学生活过得开不开心。

    陈立果本来想对陆美清炫耀他才找了个可爱的女朋友,但碍于陆之扬就坐在他旁边,只能忍了,含糊了一句还不错。

    陆美清心情不错,和陈立果哼了几声歌后才挂了电话。

    哪知陈立果刚挂完电话,陆之扬就冒出一句:“你喜欢她吧。”

    陈立果瞪着眼睛,心想陆之扬为啥这么说。

    陆之扬淡淡道:“你上学的时候每个月都要去看她……而且学校里的那个乐之桃,和陆美清有三分神似。”

    陆之扬没说陈立果还不觉得,他一说陈立果想了想后发现这两个姑娘眼睛真的有点像,他:“……”这下子有嘴都说不清了。

    陆之扬看了一眼陈立果,道:“怎么?还放不下?”

    陈立果只能装作情圣一般,淡定的说一句:“都过去了。”

    陆之扬冷笑一声,没说话。

    到了学校,陆之扬下车之前按例给了陈立果一个热吻,直到把陈立果亲的气喘吁吁了,才放他离开。

    陈立果下车后直接回了宿舍,正好遇到他那个东北室友在刮腿毛。

    室友见陈立果回来,大叫一声:“你咋回来了?”

    陈立果道:“我不回来你就在寝室乱搞?”

    室友眼睛瞪圆,有点不好意思:”这不是毛太多了不好看吗。”

    陈立果:“……”那得看是哪个部位的毛毛。

    室友说:“你们南方的女孩子,都喜欢毛少的,是不是啊。”

    陈立果认真想了想,道:“好像是……等等,什么叫你们南方的女孩子?我是南方的女孩子么?!”

    室友站起来拍了拍陈立果的肩膀,道:“得了吧,你这个身板,到我们那里连女孩子都打不过。”

    陈立果:“……”他柔弱,他自豪,话说回来,这兄弟刚抠过脚的手,怎么转眼就按到他肩膀上来了。

    室友说:“那你这几天嘎哈去了?又进医院了?”

    陈立果低低道:“嗯。”

    室友道:“哎呀,以后你跟着我一起锻炼,保证能像我这样。”然后他挤了挤自己的胸肌。

    陈立果看着他室友魁梧的身形,再想了想他现在这张脸,发现两个元素搭配在一起真是有种说不出的酸爽……然后默默的抖了一下……

    室友又和陈立果说了几句,就出去打球了,寝室又安静了下来。

    陈立果坐在寝室床上,开始按理骚扰系统,他说:“统儿~”

    系统:“……”他居然能隐约看到陈立果语尾的波浪线。

    陈立果说:“完成度多少了呀。”

    系统说:“五十八。”

    五十八,就说嘛这几个月来涨了八点,证明陆美清过得不错,而且规避掉了一些糟糕的小事();。

    陈立果说:“车祸啥时候啊?”

    系统给了陈立果一个时间。

    陈立果听后点头:“果然往后推了。”

    改变命运之女的命运,或多或少的会影响她周围人的命运,之前就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陈立果也不惊讶。

    陈立果算了算时间,觉得自己可能见不到陆美清的婚礼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不知为啥的一时间有些遗憾。

    陈立果说:“一想到离开这里,就有些莫名的伤感。”

    系统闻言,幽幽的来了句:“未来是无限的。”

    陈立果咦了一声,他道:“宝宝,你啥意思啊。”

    系统说:“你怎么知道,下个世界没有更好的男人在等着你呢。”他说的如此真诚,陈立果差点就信了。

    陈立果想起了上上个世界在轮椅上艰难度日,上个世界在柠檬黄瓜味里达到生命大和谐的经历就有点难过。

    陈立果:“你以前不这样的。”

    系统冷漠脸:“哪样。”

    陈立果说:“你已经不是那个清纯不做作系统了。”

    系统:“……”那个清纯不做作的系统,已经死在了日复一日的经书里,还亏得陈立果有脸提。

    陈立果感慨的说:“原来我们之间的信任已经在日复一日之中消磨殆尽……不知我们支离破碎的信任,是否还能回到当初。”

    系统:“……”随便陈立果怎么说,他都不会信的!!!

    因为这一次把陈立果折腾的太狠了,陆之扬很是消停了一段时间,十几天都没有再碰陈立果。

    而十几天后,陆美清和袁安歌也如约回来了。

    陆美清见到陈立果吼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又瘦了?”

    陈立果说:“有么?”

    陆美清眼睛认认真真打量了陈立果一番,最后确认似得点头:“有啊,你以前下巴都是圆的。”

    陈立果道:“哦……大概是天气太热了吧。”

    他说的敷衍,本以为陆美清只是随便问一下,哪知仔细看去,却发现陆美清和袁安歌的眼里都是满满的担忧,他愣道:“你们怎们这么看着我。”

    陆美清心有不忍,她咬着唇道:“嘉树……我们、我们都知道了。”

    陈立果一脸茫然:“知道什么?”

    陆美清道:“知道你……和陆之扬……”

    陈立果第一个反应是陆美清知道他和陆之扬干的那些事情了,霎时间有点脸红,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陆美清和袁安歌知道的肯定不是这个。估计他们是知道自己不是陆之扬亲生的事情了。

    袁安歌以为陈立果心里难过,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他道:“嘉树,别怕,你还有我们。”

    陈立果眼睛一红,又开始彪演技了,他说:“你们都知道了?”

    袁安歌见陈立果如此伤心,有点手足无措,他嗯了一声后,低低道:“圈子里都在传这件事……你、你不要太难过();。”

    既然圈子里能出现这消息,那肯定是陆之扬在里面动了手脚。

    陈立果就知道陆之扬是个变态,之前询问自己是否想和他脱离父子关系,恐怕只是一个伏笔。陆之扬想做的事情,哪里轮得到陈立果来决定。

    陈立果苦笑一声,道:“没错,我不是他亲生的。”

    袁安歌和陆美清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无措。小道消息是一回事,从陈立果口中听到消息确认,又是另外一回事。

    既然陈立果都这么说了,那便说明这事情肯定是真的。

    陆美清急忙安慰道:“嘉树,你别伤心,你看你爸爸现在都没有找其他女人,对你还是那么好……他肯定把你当亲生儿子在养的。”

    陈立果摇摇头,满面苦闷,他说:“你们不懂,你们什么都不懂。”

    袁安歌见陈立果面色如此痛苦,疑惑道:“嘉树,到底怎么了?”

    陈立果却不准备回答,他沉默的看向远方,眸子之中是浓浓的痛苦。

    袁安歌和陆美清在这时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陈立果会是这样的反应,直到后来他们知道了陈立果和陆之扬的关系,才明白了陈立果的眼神,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此时他们二人只能茫然的看着陈立果,做着几乎无用的安慰。

    陈立果见了袁安歌和陆美清后,回家就发了火。

    他第一次如此生气,以至于陆之扬都没反应过来。

    陈立果指着陆之扬鼻子骂:“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让别人知道?一定要让别人知道我们不是父子?陆之扬——我恨你!!”

    陆之扬听着由着,只是心疼陈立果,他说:“囝囝,不生气,是爸爸不对,你别气了啊,你一生气爸爸就心疼。”

    陈立果道:“心疼个屁!!”他说完这话,感到胸口一阵闷痛。

    陆之扬见陈立果捂着胸口的动作,原本宠溺的神情一下子惊恐起来,他叫道:“囝囝,你别吓爸爸。”

    陈立果摇着头,却已是说不出话来。

    陆之扬赶紧去找了药,喂陈立果吃下,他抱着陈立果的手居然有点发凉,显然已是害怕到了极点,他说:“囝囝,不生气……”

    陈立果躺在陆之扬的怀里,半闭着眼睛,悲伤的对系统说:“统儿,我是不是要死了。”

    系统说对啊。

    陈立果:“……”戏接不下去了,他家系统真是一点都不给面子。

    系统继续说:“永别啦!”

    陈立果:“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

    系统说:“路人的床铺说上就上。”

    陈立果道:“你嫉妒了吗?”

    系统说:“呵……”

    陈立果觉得自己还是闭嘴吧,把系统得罪了,下个世界遭罪的还是自己。不过这时候收手,好像怎么看都太晚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