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1章 果宝历险记(十二)

第51章 果宝历险记(十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本以为,袁安歌和陆美清玩一个星期就会回到陆美清上学的城市。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期间却出了意外——他们无意之中发现了陈立果和陆之扬的真实关系。

    说来也巧,当时坐在车里的陈立果和陆之扬刚吻在一起,就被陆美清和袁安歌撞了个正着。陆之扬倒是镇定自若的同陆美清和袁安歌打了招呼,反观陈立果一脸苍白,被吓的脸上血色全无,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

    陆美清和袁安歌两人惊讶的眼睛都要从眼睛框里掉下来了,他们还未说什么,便听陆之扬淡淡道:“嘉树,好好去玩儿,等会儿要回家了,我来接你();。”

    陈立果坐在副驾驶却一动不动,身体好似凝固了一般。

    陆之扬状似奇怪的看了陈立果一眼,他很无辜的问了一句:“嘉树,怎么了?”

    陈立果这才回了神,勉强笑了笑,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陆之扬开着车绝尘而去,留下气氛尴尬的三人。

    陆美清还是先开了口,她说:“嘉树,是不是他逼你的?”她看得出在车里接吻的时候,陆嘉树的神情多有不愿,她绝对不相信陆嘉树会主动和他的父亲发生这种关系。

    哪知陈立果看了一眼陆美清,神色淡漠道:“我自愿的。”

    陆美清脱口而出:“不可能——你、你们是父子呀。”

    陈立果自嘲的笑了笑,他说:“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

    怪不得陆之扬在送他到达目的地后,非要同他接吻,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无论袁安歌和陆美清是否接受陈立果和陆之扬的关系,对陆之扬来说都是好事。

    接受,那陈立果的反抗心理会淡些,不接受,陆之扬也不介意让他们三人彻底断了联系。

    陆美清满目迷惑,显然对陈立果和陆之扬的这种关系一时间完全接受无能。

    反倒是袁安歌从头到尾都显得很淡定,他成熟的早,豪门里的龌蹉事情也见了不少。兄弟阋墙,父女乱丨伦的事情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也听说了很多。

    因此除了第一时间被陈立果吓到了之外,他很快就平静下来。

    袁安歌拍了拍陈立果的肩膀,说:“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

    陈立果抿唇不语。

    袁安歌说:“若是是他强迫你的,你也不要憋着,我们虽然斗不过他,但还是能尽全力帮你的。”

    陈立果正准备说什么,却忽的想到了之前他和李瑶瑶谈话的内容都被送到了陆之扬面前。

    所以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苦笑着摇头:“算了吧,不说这个了。”

    他们三人今天本来准备去逛逛陈立果的学校,突然出了这种事情,三人一时间都没了兴致。

    陈立果见他们二人面色沉重的模样,只好打起精神活跃气氛,他道:“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在电玩城,不如我们去打电玩?”

    袁安歌笑道,道:“好啊。”

    陆美清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她觉得陈立果不是自愿的,可无论她怎么询问,陈立果都不肯回答她。

    最后还是袁安歌接下了话茬,换了个其他的话题。

    到了电玩城,三人换好了游戏币,各自为战开始玩。

    袁安歌是技术最好的那个,一般都是他带着陆美清浪,浪死了一条命就换人。

    然而今天陆美清心情不好,一个人阴沉着脸坐在那里砸地鼠,一句话也不和袁安歌说。

    陈立果玩了一会儿就停下了,他走到陆美清身边,道:“美清,不高兴?”

    陆美清看着陈立果,半天憋出来一句:“你不是自愿的对不对();。”

    陈立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陆美清道:“嘉树,是他强迫你的对吧?你不要怕,有什么就和我们说,我们真都愿意帮你?”

    这个问题一直在拷问着陆美清的内心,她不知道陈立果和陆之扬的关系是从何时开始的,她甚至不知道当初陈立果帮她说情时,有没有因此付出什么。

    那年的陈立果还是个半大的孩子,然而他经历的这些事情,却足以让成年人崩溃。

    陈立果说:“我没事。”

    陆美清说:“嘉树?”

    陈立果很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自己没事,他说:“我都说了我没事,你一定要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么?”

    陆美清被陈立果如此尖锐的态度吓到,她呆滞的看着陈立果,再也说不出话来。

    陈立果叹气道:“抱歉,我不是故意对你发火的。”

    陆美清的眼神看起来格外委屈。

    陈立果看着这样的陆美清,也知道他们想法差了太多,他呼出口气,开口道:“美清,我有点累了,就不陪你们玩了。”他说完就走,甚至没有给陆美清和袁安歌说再见。

    陆美清惶然的看着陈立果的背影,并不明白为什么陈立果会突然生气。

    袁安歌走到陆美清的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叹一声:“若是还想同嘉树做朋友,以后就别和他提这件事了。”

    陆美清说:“为什么?”

    袁安歌说:“因为他不想提。”

    陆美清说:“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愿意同我们说呢?”

    袁安歌表情有些紧绷,他说:“因为就算他说了,我们也帮不了他。”

    然而他们三人都未曾想到,这一次相聚,就是永别。

    回到自己的城市后陆美清试图再次联系陈立果,但都失败了。陈立果显然是故意同他们断了联系。

    陆美清有段时间甚至想去陈立果家里找陈立果,但袁安歌理智的将她拦下,他说:“既然他不想见我们,那他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

    陆美清虽然依旧不甘,但找到陈立果细说的想法却并没有改变。

    不过和陆美清幻想中凄惨的陆嘉树相比,这一年陈立果其实是过得很滋润的。

    吃的好,睡的香,还每周一次的性生活,真是精神头都好了不少。

    陆之扬知道陈立果放弃挣扎后,对陈立果就更宠了,几乎是有求必应。

    就这么过了一年。

    某个天气晴朗的周日,陈立果在床上躺尸,他说:“统儿,咋样了。”

    系统说:“明天。”

    陈立果打了个哈欠后,有问了具体地址。

    系统都和陈立果说了。

    陈立果得到信息后,就开始有点昏昏欲睡。陆之扬正好走进来,看到他这模样,眼里浮出些许笑意,他顺手拉过被子盖在了陈立果的肚子上,然后亲了亲他的额头();。

    陈立果还没睡着,感受到了陆之扬温柔的亲吻,他心下稍安,转眼就熟睡过去。

    第二天,陈立果早早起了床,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准备出门。

    陆之扬问陈立果去哪,陈立果瞅他一眼,笑眯眯的说:“我同学约我玩呢。”

    陆之扬好奇道:“哪个同学。”他对陈立果所有的同学都一清二楚。

    陈立果说了自己室友的名字。

    陆之扬闻言,点头同意:“去吧,注意安全。”

    陈立果哎了声,转身就去了家里的车库,开着陆之扬之前送他的生日礼物——一辆跑车就上了路。

    陈立果之前一直没来得及考驾照,这跑车虽然漂亮但一般都放在车库里积灰。因为今天情况很特殊,所以陈立果才把它开了出来。

    若是陈立果估计的不错,他离离开这个世界不过是一步之遥了。

    陈立果开车的时候还在和系统闲聊,问系统给他找的下个世界啥样。

    系统说:“可好了。”他那机械音的语气里,居然也能听出真诚。

    然而这份真诚却让陈立果有点寒毛倒立,他说:“统子啊,咱们讲道理,好歹我们是绑定在一起了,要是我倒霉了,你也不能好过啊。”

    系统回了陈立果嘻嘻嘻三个字。

    陈立果被系统吓的差点没把车开到马路牙子上。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如果没有陈立果,那袁安歌会因为出车祸丧失记忆。

    至于他会不会在失忆后忘记陆美清,爱上另外一个女人,就不在陈立果的考虑范围内了——因为他压根不打算让袁安歌失忆。

    袁安歌的失忆不是天灾而是*,有人不想让他活了,所以才制造了一场车祸。

    陈立果今天就要把这个祸根掐死在萌芽状态。

    出事的地点离主城有点远,乍一看非常的荒凉,陈立果找好位置,停车后靠在车旁点了根烟。

    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体其实是不能抽烟的,但灵魂毕竟已经习惯,所以咳嗽两声后陈立果就很快适应了。

    陈立果深沉的说:“我有点后悔。”

    系统乍一听,也觉得稀奇,陈立果这小婊砸也会后悔?他谨慎的问道:“后悔什么?”

    陈立果说:“后悔早上没有和陆之扬告别。”

    系统说:“你又不是去死!”

    陈立果张口就来:“救完袁安歌我就回老家结婚!”

    系统:“…………”

    陈立果继续说:“干完这一票我就金盆洗手!”

    系统:“………………”

    陈立功还嫌不够,他道:“我只是想做个好人啊!”

    系统看到冥冥之中,无数个死亡flag的旗帜朝着陈立果插了过来,插的陈立果千疮百孔,血流不止();。

    然后陈立果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车牌朝着他开了过来。那个车牌他被系统科普过很多次了,就是撞向袁安歌的那辆。

    陈立果温柔一笑,身后好像亮起了圣父光环,他说:“袁安歌的生命,由我来守护。”

    系统发现自己已经没什么想对陈立果说的了。

    陈立果坐进驾驶室,对着那车一脚油门就冲了过去。对面开车的哥们儿完全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辆豪车不要命一样直接撞到了他的车头。

    接着陈立果立的死亡flag完美发挥了作用,本来这事故应该只是小伤,但他居然被弹出来的安全气囊弹断了几根肋骨。

    陈立果奄奄一息:“……”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作死了。

    系统:“……”真他妈的活该。

    那人显然也知道能开陈立果这车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虽然是陈立果造成的事故,但他还是连滚带爬的下了车,然后他看到了驾驶室里奄奄一息的陈立果。

    他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陈立果没理这个人,直接道:“系统,多少了?”

    系统瞅了瞅,道:”九十九。”

    陈立果:“……”居然这么快???

    陈立果艰难的从车里爬了出来,朝着那个正在打120,一脸惊恐的兄弟说:“我要回家。”

    那人不可思议道:“你要回家?”

    陈立果说:“我要见我爸爸最后一面……”

    那人道:“你疯了吗?你会死的!”

    陈立果心想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那我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他要做最后一件事!

    那人还想再劝陈立果,却听陈立果幽幽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么?袁安歌现在正在见陆美清的路上。”

    那人表情僵住了。

    陈立果说:“你不把我送回家,我就送你进监狱……”

    话都说到了这里,再说其他的好像也没啥用了,那人在陈立果的威胁下,将陈立果搬上了车,然后开着车头已经憋掉的车,带着陈立果回了陆宅。

    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陈立果逼着那人把衣服换给自己。

    那人已经被吓麻木了,他说:“你到底要做什么?”

    陈立果说:“快点,要你脱你就脱!”

    那人在陈立果的瞪视下,苦着脸把衣服脱了。

    陈立果这时候被系统屏蔽了大部分的痛觉,只觉的自己依旧生龙活虎,能单手劈一百块砖。

    然而在那人眼里,此时脸上苍白的陈立果离死亡不过一步之遥,他道:“你、你真不去医院么?!”

    陈立果:“大丈夫在世,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那人:“……”你别欺负我没文化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啊大兄弟。

    陈立果说:“我有必须要见的人,有必须要做的事();。”

    那人:“……”头脑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这人到底在说什么鬼。

    陈立果:“再会。”

    他从车里下来,一路小跑回了家。

    陈立果回家之后直奔书房,果不其然,陆之扬正在书房里低着头处理公事,听到他的脚步声微微笑道:“回来了?”

    陈立果走过去,对着陆之扬低低道:“爸爸,我们来做吧。”

    系统:“……这就是你必须要做的事?”

    陈立果:“对啊对啊,你要一起来吗?”

    系统:“……”来你个鬼。

    陆之扬听到陈立果的问话,愕然抬头,他道:“嘉树?”他从未想过他的宝贝居然会这么要求。

    陈立果微笑道:“但是我想和你玩点新花样。”

    陆之扬眼睛里全是耀眼的光。

    陈立果取了一根领带,系在了陆之扬的眼睛上,他亲了一口陆之扬的鼻尖,然后脱了陆之扬的裤子,直接开上。

    陆之扬完全没料到陈立果如此热情,一时间居然有点吃不消。

    陆之扬说:“宝贝,是出什么事了么?”

    陈立果不说话。

    陆之扬感受着某个部位的紧致,额头上溢出冷汗。然后他耳边响起了陈立果低低的泣音,他心中一颤,以为是陈立果受不了刺激,于是握住陈立果的腰肢主动动了起来。

    陈立果哭的像个孩子,事实上他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他对系统说:“系统你个王八蛋,你不是只屏蔽痛觉吗???”

    系统语气冷漠:“我咋知道。”

    陈立果:“????为啥我感觉不到爽????”

    系统:“大概是因为你被玩坏了。”

    陈立果:“……”可以,他看出来了系统真的是恨他的。

    事实上陈立果不但感觉不到痛,还感觉不到爽,他的身体变成了一块和自己脑袋没有连在一起的肉,随便陆之扬怎么揉搓都感觉不到。

    陈立果越想越伤心,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陆之扬还以为他把陈立果做痛了,正想扯下掩盖在眼睛上的领带就被陈立果阻止了动作,陈立果说:“别动。”

    陆之扬迟疑的叫了声:“嘉树。”

    陈立果说:“别说话。”他吻上了陆之扬的唇。

    二人缠绵到了极致,陆之扬在这一刻甚至觉得陈立果是真的爱上了他。

    陈立果的动作却缓了下来,他听到系统说:进度条百分之百了。便明白陆美清和袁安歌已经见了面。

    袁安歌生命中最大的那个变数已经被陈立果解决,他接下来的人生便是一片通途,再无忧患。

    陆美清有袁安歌护着,显然也会幸福一生。

    陈立果的使命走到了尽头,他的呼吸逐渐微弱,最后将自己的头靠在了陆之扬的怀里();。

    陈立果:“……”死不瞑目,系统这个ai界的耻辱,居然连最后一次都不让他爽到。

    怀着幽怨的心情,陈立果被无情的系统带出了这个世界。

    陆之扬感到陈立果的动作迟缓了起来,他一开始还以为是陈立果累了,然而反复呼唤陈立果的名字都无法得到回答,他很快察觉了不对劲。

    陆之扬将眼前的场景记了一辈子。

    他的宝贝,歪着头倒在他的怀里,身上全是淤青,鼻间已没了呼吸。

    陆之扬轻轻叫了声:“嘉树。”

    眼前的人不答,他的容颜是如此的安详,就好像此时不过是睡着了。

    陆之扬勉强笑了笑,他说:“嘉树,你不要吓爸爸。”

    陆嘉树给不了陆之扬回应了,没了陆之扬的拥抱,他从陆之扬的怀里滑落,犹如一个破碎的娃娃一般摔倒在地上。

    陆之扬露出惊恐无比的眼神,踉跄着去找了医生。

    然而等医生来的时候,陆嘉树的尸体都凉了。

    医生看向陆之扬的眼神是很奇怪的,里面有着浓浓的厌恶,他是这对父子不伦关系的见证者,但他万万没想到他们两人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看看少年身上那些狰狞的伤口,他都不敢相信陆之扬居然下得去这么狠的手。

    陆之扬道:“怎么样?”

    医生低低道:“肋骨断了……几根,已经,不行了。”

    陆之扬咆哮道:“你放屁!!!”他一把将陆嘉树的尸体拽入怀中,情绪几乎崩溃,他说,“囝囝,爸爸错了,爸爸不逼你了,你回来好不好?你回来好不好?”

    没人给他回答。

    陆之扬的眼眶里流出了泪水,他绝望的哭嚎着,那悲伤的模样让医生也生出几分同情。

    陆之扬低低的说了句话。

    医生没听清,小心翼翼的问:“先生,您说什么?”

    陆之扬瞬间加大了声音,他怒吼道:“查!!!叫人去查!!!为什么嘉树身上会有伤!!”

    医生悚然,原来这些伤不是陆之扬弄的,那陆之扬为什么知道;陆嘉树有这些伤,还要对他做出那种事情了。

    陆之扬耸动着肩膀,哭着喃喃:“我该知道……我就该知道……为什么没发现,为什么没在你蒙住我眼睛的时候发现……”

    医生从这三言两语中总算是了解了事情大概真相。

    然而这真相荒谬的可怕,让他有些接受无能——更不用说身为当事人的陆之扬。

    陆之扬低低的喃喃,他说:“你是想报复我,你想报复我对吧?那为什么不冲我来,陆嘉树,你怎么那么蠢……”

    医生已是不忍心再看下去,转身离开了这间卧室。

    陆之扬要人查,很快就出了结果,居然是有人想对袁安歌不利,不知怎么的却撞上了陈立果。

    陆之扬想起了那天陈立果离家时干净漂亮的模样,还有那一声好听的:“爸爸,再见();。”

    得到消息的陆之扬面无表情,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报应。

    若是以陆之扬以前的性格,他知道了陈立果的死和袁安歌他们有关系,定然不会放过他,但陈立果的死亡却改变了陆之扬的性格,他不但没有怪罪袁安歌,还在袁安歌和陆美清结婚时,送去了一份贺礼。

    至于袁安歌和陆美清看到那份贺礼时会想些什么,就不是陆之扬考虑的了。

    李瑶瑶在知道陆嘉树的死讯后,回家闹了一场,说是陆之扬对陆嘉树不好,想要陆之扬给她赔偿。陆之扬对李瑶瑶冷眼相待,看着她撒泼打滚,直到她累了,他才说了句:“如果你不是囝囝的妈妈,你已经死了。”

    李瑶瑶露出悚然之色,她以为失去了陆嘉树的陆之扬会变得脆弱,却不想陆之扬居然更恐怖了。

    李瑶瑶一身狼狈的离开,再也不敢回来。

    后来,有小道消息说李瑶瑶在国外活的很不好,投资失败,婚姻破裂,过的还不如一个踏踏实实的普通人。

    陆之扬帮陆嘉树报仇了,然而他心爱的宝贝,却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陆之扬在陆嘉树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求生*,他脑子里全是陆嘉树死在他身上的一幕。

    陆之扬不知道陆嘉树到底有多恨自己,才会选择这种方式作为报复的手段。

    陆美清和袁安歌过的很好,他们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偶尔还会来祭奠陆嘉树,祭奠他们那个时光永远停留在二十二岁的朋友。

    陆之扬不想活,却也死不了,他像一具行尸走肉般,艰难的熬着余生。

    原本漫长的生命变成了上天对他无情的酷刑。

    在陆嘉树走后,陆之扬甚至没有在梦里梦到过他一次,他多想再看看那张他心爱的容颜,但这已然成了奢望。

    陆之扬知道,是自己毁了陆嘉树。

    他若是没有强迫陆嘉树做那些事情,陆嘉树定会有一个不同的结局。

    死亡是解脱,所以陆之扬不敢死,他知道他的宝贝想要罚他,他也认命受罚。

    陆嘉树死去的第二十个年头,陆美清带着她刚生下的一对双胞胎来为陆嘉树扫墓。

    虽然袁安歌没有对陆美清说,但她也依稀知道了当年陆嘉树死去的真相,因此对这个弟弟心怀愧疚。

    她找到陆嘉树墓碑的时候,却见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站在墓前,手里拿着一根烟,看着地上的烟头,他显然在这里站了许久了。

    陆美清定睛一看,发现这个男人居然是陆嘉树的父亲陆之扬,她心中略有愕然,陆之扬本该正值壮年,为何会满头花白的头发。莫非陆嘉树的去世对他打击竟是如此的大?

    陆之扬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牵着孩子的陆美清,他说:“好巧。”

    陆美清干笑一声,说了句好巧。

    他们两人对陆嘉树都心中有愧,一时间倒也不好互相指责。

    陆美清说:“你……每年都来么?”

    陆之扬闻言自嘲的笑了笑:“我每个星期都来。”

    陆美清心中惊讶更甚();。

    陆之扬道:“嘉树这孩子从小胆子小,没人陪着,怕他孤单。”

    陆美清闻言感到有些酸涩,她强笑道:“都是过去的事了……”

    陆之扬摇了摇头,他说:“你来吧,我走了。”

    陆美清看着陆之扬的背影忽的问了一句,她说:“当初撞上嘉树的那个人你抓到了吗?”

    陆之扬说:“抓到了,怎么了?”

    陆美清说:“他怎么说?”

    陆之扬淡淡道:“他说是嘉树非要回来,还说嘉树说,有必须要见的人,有必须要做的事……”这些话他是不太信的。

    哪知陆美清闻言,却是迟疑道:“当初……我问嘉树他是不是被强迫的,他死活不肯说。”

    陆之扬不为所动。

    陆美清又道:“我说可以帮他,哪知他却生了气,再也不肯和我们见面了。”说完这个,她有些落寞的垂了头,他们到底是没能见到陆嘉树最后一面。

    陆之扬说:“所以?”

    陆美清迟疑的,小心翼翼的说:“所以……你说嘉树,是不是也对你,有一点喜欢?”

    陆之扬暗如残灰的眸子里,突然就燃起了一束光,他说:“真的?”

    陆美清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是真的吧。”

    一点希望,也足以让陆之扬狂喜了。

    当天晚上,陆之扬第一次梦到了陆嘉树。梦里的他还是那么年轻,他对他说:“你不要难过了,我真的不怪你。”

    陆之扬说:“那你喜欢我么?”

    陆嘉树闻言灿然一笑,他说:“我不能喜欢你,我有喜欢的人了。”他神态之中,全是狡黠的笑意,看起来活泼又可爱。

    陆之扬也跟着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又哭了,他说:“嘉树,我好爱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陆嘉树不答,只是身形越来越淡,最终消失在了梦境之中。

    陆之扬醒来后,躺在床上默默的流泪,心里念着,他是真的撑不下去了。

    陆美清听到陆之扬死讯,是在他们巧遇的第二年。

    据说陆之扬是死于一场车祸,纯属巧合。然而陆美清却有些怀疑。

    陆美清说:“安歌,我们欠了嘉树太多。”

    袁安歌苦笑,他说:“是啊。”

    陆美清叹息,脑海里却已经开始幻想,若是当初那个笑的温柔的少年还活着,到底该是什么模样。

    他会和陆之扬在一起吗?还是会取个女孩,生个孩子?

    陆美清想的入迷,渐渐闭上眼睛,陷入了酣眠。

    袁安歌看着她的睡颜,吻了吻陆美清的鬓脚,然后像哄孩子那样,道:“睡吧。”

    时间终将冲淡一切,无论是那个叫陆嘉树的少年,还是那个叫陆之扬的男人,都会在人们的记忆中逐渐淡去,最终被彻底的遗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