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2章 末日养儿手册(一)

第52章 末日养儿手册(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躺在床上装尸体。

    系统说:“起来,做事了。”

    陈立果奄奄一息,虚弱的说:“我知道你恨我,但我没想到你居然恨我到了这个地步。”

    系统:“……”

    陈立果说:“统子,我觉得我们必要交心谈一下。”

    系统说:“谈什么。”

    陈立果幽幽的说:“你是不是念经把脑子给念坏了……我这么喜欢你,你不喜欢我就算了,居然,居然,做出这种事情。”

    系统没理陈立果,瞅了眼时间后,冷淡的说:“你还有七十二小时零五十四分钟();。”

    陈立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穿到这个世界最初的时候,陈立果居然既没有生病,也没有被追杀,身体还颇为健康。然而陈立果刚惊喜完,以为系统已经被他的真诚的爱情感动时,就接受了系统给他传输的关于这个世界信息。

    这个世界现在还是正常的,为什么说现在还是正常的呢,因为三天之后,这个世界就会走向毁灭的边缘——一种奇怪的病毒突然爆发,地球上百分之九十六的人类直接变成了丧尸。

    陈立果是看过丧尸片的人,他看片子的时候从来都觉得,自己根本不用紧张,因为他大概会成为被主角爆头的对象之一。逃是肯定逃不掉了,争取多啃主角一口吧。

    这个世界不但环境恶劣,命运之女的命运更是坎坷。

    丧尸病毒爆发之后,本来在医院生产的命运之女爆发了异能,昏迷了过去。待她醒来后,却发现她的孩子已经不见了,而她自己被人救走,已经远离了那个城市。

    末日初期的异能是很弱的,所以命运之女虽然想要回去找到自己的孩子,可却没能成功,于是这件事成了她一辈子的遗憾。

    之后命运之女又遇到了孩子的父亲,另一个异能觉醒的男人,她怀孩子这件事,那个男人并不知道,他对命运之女事实上并无爱情。

    那男人虽然长得帅,能力强,性格却很糟糕,离人渣不过一线之隔。命运之女却爱极了他,几次为他出生入死。

    直到后来,那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将命运之女抛弃在丧尸群里。

    陷入危险的命运之女,觉醒了最强异能,然后在愤怒之中毁灭了地球。

    被系统输入世界走向后的陈立果表示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辣鸡的剧情。

    陈立果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还在和系统耍赖:“我们商量一下,直接下个世界成不成?”

    系统说:“可以啊,嘻嘻嘻。”

    陈立果:“……”这个小婊砸,就知道记仇。

    上个世界陈立果是把系统得罪的挺狠的,这个世界系统摆明了态度:你要是能在逃命的时候还搞基,那我就服了你。

    陈立果心如死灰,恨不得立刻从楼上跳下去结束这让人感到悲伤的一切。

    但没办法,他不敢,看系统的态度他要是这么干了,指不定下个世界还要怎么折腾他呢。

    心中难过的陈立果去厨房煮了碗泡面,吃了之后就出门了。

    出门之后陈立果带着自己的□□和身份证开车直接去了银行,搞清楚了□□密码后,转个头又去了商品小市场。

    买了几十箱矿泉水,方便面,还有保质期比较长的小食品,陈立果叫老板帮忙把东西全都运回了家。

    老板有点奇怪陈立果买这么多东西干嘛,陈立果说:“这年头不好过啊,指不定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

    老板看了陈立果一眼,那眼神显然是在说:这人有病。

    陈立果也没解释,掏出烟在旁边抽着,一副深沉的模样。

    老板收了钱,赶紧走了,看起来很怕陈立果发疯。

    陈立果看着这一屋子东西,又抓紧时间去了买野外用品的商店一趟,买了十几套衣服,十几把多功能道具和几顶帐篷,还有一些细碎的野营物品();。

    结账的时候,陈立果再次享受“这人是个神经病”的温柔凝视。

    然而陈立果并不在乎,因为他真的爽到了。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陈立果最喜欢的就是主角在末世前段时间囤积物资的描写,这下亲身上阵更是感到了无比的酸爽。

    一天二十四小时,去了两个地方时间就用的差不多了,陈立果晚上回家,屋子里已经被乱七八糟的物资堆满。

    但陈立果没有打算睡觉,他去了楼下一个卖防盗门的地方,说着自己想要加固门窗。

    那老板正准备下班,叫陈立果明天来。

    陈立果哪里有时间等,他道:“我加五倍的价钱,你给我加急做。”

    那老板一听,有这好事,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陈立果问他一天能不能做好,老板有点迟疑。

    陈立果说:“再给你加一千。”

    老板立刻答应了,看向陈立果的眼神就像在看个傻子。

    陈立果瞅了他一眼,想了想道:“我听说a市那边,好像在流行什么病毒,这两天叫你家里人存点米油吧,物价肯定要涨。”

    老板不把陈立果说的当回事儿,随口应付了。

    陈立果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老板去了自己家,看着他连夜给自己加固门窗。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门窗加固的差不多了,陈立果付了钱,去床上小憩一会儿,就又打起精神爬了起来。

    今天陈立果要去医院做件大事——他要去把命运之女的孩子偷过来。

    陈立果说:“系统,我的生活好久没这么充实过了。”

    系统心道你也好久没叫我系统了。

    陈立果说:“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系统还以为陈立果说完这句话就要出门,哪知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脱了裤子就撸了一管,撸完洗手的时候对系统说,“我还能再来十次。”

    系统:“……”妈的智障。

    撸完后,陈立果保持着看破一切的贤者时间,溜进了医院。

    命运之女刚刚才生产,孩子就放在他的身边。

    这时候任谁也想不到,大半夜的会有个人突然冲进医院把孩子掳走,所以当陈立果离开的时候,居然都没有人发现他的行踪。

    孩子才出生一天,皮肤还皱皱巴巴的,陈立果掀开襁褓瞅了眼,看到了那迷你小弟弟,知道这是个小男孩。

    在世界原本的走向里,这个小男孩应该长不大的。

    他才出生,又离开了母亲,还遇到了环境极其恶劣的末世,要是能活下来,那真是个奇迹了。

    总之直到命运之女毁灭世界,这个孩子都没有再出现。想来也是夭折了。

    陈立果是第一次带孩子,点束手束脚,他本来想把命运之女一起接到自己屋子里的,但思来想去,又觉得这有可能会导致任务无法完成();。

    因为在命运之女生命中占有重要分量的那个渣男,在命运之女的眼中却是很完美的存在,不然她也不会偷偷怀了他的孩子,再偷偷生下来。

    认识一个人的面目,只有在你最狼狈的时候才会最容易做到,况且命运之女并非纤细芦苇,在末世之中,她也是越战越强。

    综合以上因素,陈立果最后还是没有插手。

    陈立果把孩子偷回家后,又去超市买了大量的奶粉和尿布,多的超市经理都在询问需不需要帮他送回家。

    陈立果也没客气,直接让货车直接帮他把东西送到了楼下。

    陈立果把东西搬回屋子的时候,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他赶紧过去把床上的小猴子抱了起来,他道:“系统,他是饿了还是怎么了?”

    系统迷之沉默了片刻,道:“尿了。”

    陈立果哦了声,给孩子换了尿布,然后又给他准备奶粉。

    陈立果一边煮牛奶,一边说:“其实我还是支持母乳喂养的。”

    系统听后,缓缓道:“不然你挤点出来喂他?”

    陈立果:“……”可以,这很系统。

    陈立果没奶,所以小宝宝只能喝奶粉,他抱着软软一团的宝宝,只觉得心都化了。陈立果的性向注定了他没有孩子,所以此时有点父性大发。

    陈立果:“我一直渴望一个宝宝。”

    系统没想到陈立果突然这么感性,有点愣住了。

    然后陈立果打破了系统最后的幻想,因为陈立果说:“一个像我这么可爱的宝宝,嘻嘻嘻。”

    系统:“……”真想给他脸上来两下。

    小孩子挺乖,喝了奶,换了尿布后睡着了。

    陈立果把他放在床上,转身出去了一趟,这次他是去农贸市场买了大量的粮食和蔬菜的种子,还把剩下的钱都买了香烟。

    陈立果虽然没有经历过末世,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这些东西在末世都是好东西,想买都买不到。

    况且,这具身体还有一个灵泉空间的金手指。

    这是唯一支持陈立果留下的原因,他也想看看那灵泉和空间,享受一下小说主角的待遇。

    准备的时间流逝的飞快,三天时间很快到了。

    陈立果陪着正在转着眼珠子四处看的小宝贝躺在床上,他这三天总共就睡了两三个小时,这会儿已经是困的眼皮都睁不开。

    陈立果给孩子喂好了奶,换好了尿布,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稍微有点久,但陈立果中途还是起来给孩子喂了饭,他眼圈发黑,对把他叫醒的系统说:“系统,你坦白和我说吧,这个小孩是不是你故意加进来折腾我的。”

    系统说:“我是那种随便加npc的系统吗?”

    陈立果十分怀疑。

    然后系统很坦白的说:“是的,我就是。”

    陈立果:“…………”

    系统说:“不服你投诉我啊();。”

    陈立果说:“那你给我个投诉的方式!”

    系统说:“我不给你,你去投诉我不给你投诉方式呗。”

    陈立果被系统的无耻震惊了,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也能有今天。

    陈立果:“我们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系统:“你猜?”

    陈立果:“因为爱情?”

    系统:“对,你猜对了。”

    陈立果无言以对,他发现如果系统再以这种速度升级ai,他以后都不会是系统的对手,想想都浑身发抖觉得可怕。

    给孩子喂完奶,陈立果又闭着眼睛呼呼大睡,然后他在一阵巨大的爆炸中醒了过来。

    那爆炸声非常的响,陈立果被吓了一条,躺在他身侧的宝宝因为这声音也哇哇大哭起来,显然被吓得不轻。

    陈立果安抚着宝宝的情绪,道:“不怕啊,哥哥在这儿。”

    系统冒出来一句:“你年龄能当他爸了。”

    陈立果义正言辞:“我的灵魂永远是个十八岁的宝宝。”

    系统:“……”

    小团子被陈立果哄住终于不哭,他小小的抽泣了几声,伸出小手抓着陈立果的大拇指吮吸起来。

    陈立果赶紧把手取了出来。

    小团子瘪嘴又要哭。

    系统烦道:“你让他吸呗。”

    陈立果有点尴尬:“额……我没洗手。”

    系统脸色一黑,似乎想起了陈立果睡前把手伸入裤裆的动作,他:“……”

    陈立果赶紧去厕所又洗了好几遍手,才拿给了宝宝让他继续吸。

    宝宝终于不哭了,陈立果这才松了口气。

    爆炸发生后,窗外弥漫着浓浓的烟雾,陈立果打开了屋子里的空气净化器,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新闻里里目前没有什么异样,只是如陈立果所料那般,说某某地方出现了新型病毒,让民众们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尽量待在家里。

    陈立果看着看着,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凉,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流鼻血了。他的心情有点复杂,说:“系统,我怎么看个新闻联播都能流鼻血,这主持人长得不帅啊。”

    系统:“……你能不要什么事情都往那方面想吗?”

    陈立果:“我拒绝。”

    系统:“……”好想杀人啊。

    陈立果塞了两团纸在鼻子里,本来以为过一会儿血就会止住,但他没想到的是这血居然越流越厉害。陈立果流着流着就觉得不对劲,他脸上苍白的走向厨房,拿了块冰放在后颈上,他道:“统儿啊,这血喝下去能补回来么?”

    系统说:“你见过输血用喝的?”

    陈立果:“……那完了();。”他头已经开始晕了。

    系统说:“你别担心,这个是…*(&)&(*”

    后面的话对于陈立果来说就是一串乱码,因为他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床上。

    八个小时后,陈立果从床上醒了过来,他还没睁开眼睛就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待他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

    只见一米八的床铺上,洁白的床单已经被鲜血染红一大片,溢出血液甚至流到了地上,陈立果:“我居然还活着。”

    系统没好气道:“赶紧去看宝宝,他饿惨了。”

    陈立果赶紧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起来,给他家宝宝换尿片喂奶。

    陈立果睡了八个小时,宝宝饿了就哭,这会儿已经有些困倦,吃饱之后没等陈立果哄,就呼呼的睡了过去。

    陈立果把宝宝放下,看了眼自己一片狼藉的床铺,心情复杂的说:“给咱孩子取个啥名字啊。”

    系统:“……”咱孩子??谁和你是咱了??

    陈立果说:“不然就叫陈统算了,多好记。”

    系统:“…………”

    陈立果正准备拍板说孩子就叫陈统了,却听到系统幽幽的问了句:“你下个世界还想当人么?”

    陈立果:“……你威胁我。”

    系统:“你看着吧。”

    陈立果委屈极了,他说:“一点都不在乎我们的宝宝,好吧,不叫陈统。”

    系统以为陈立果就这么妥协了,结果第二天,他听到陈立果开始叫宝宝陈系……

    系统:“……”他妈的还不如陈统呢!

    面对愤怒的系统,陈立果淡然表示:“爱生活,爱系统,爱快穿。”

    系统:“……”爱你奶奶个腿。

    但名字陈立果坚持不再修改,并且表示这是他的心血,谁改和谁急。

    系统忍了两天,但在他发现,陈立果叫陈系小名叫“系系”的时候,他就有点忍不了了。

    系统说:“你能别叫他系系么?”

    陈立果一脸无辜:“为啥啊?”

    系统说:“你不觉得系系很像嘻嘻吗?”

    陈立果说:“不像啊,一个是四声,一个是一声。”

    系统:“……”

    陈立果安慰的说:“你别太敏感。”

    系统:“……”陈立果,你可以的。

    陈立果流了一床的血后,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异能,就和系统说的一样,他的异能是是个独立的空间,空间里有土地可以种植植物,还有一口泉水。

    陈立果喝了口泉水,当即感到自己那么多血不是白流的,值!

    这水喝了之后,陈立果体外排出了许多黑色的污渍,他洗澡将那些污渍洗净后发现他的皮肤更加光滑了,身体上的一些小毛病也全都痊愈了();。

    陈立果神龙活虎,恨不得冲出房子找个男人打两炮。

    但非常遗憾的是,系统选择的这个世界果然是有无限的先天优势,因为此时病毒已经爆发,外面的街道上没有一个活人,全都变成了追着人啃的丧尸。

    陈立果目前还没有重口到去找具丧尸解决生理问题的地步。

    陈立果在有了灵泉后,尝试性的给宝宝喂了一些,见宝宝并没有什么坏的反应,干脆就用灵泉给宝宝冲奶粉。

    这团子很喜欢灵泉的味道,喝了一次之后就再也不肯喝一般的水。

    陈立果想着这孩子从小就洗精伐髓,长大了一定是个惊世奇才,阻止他娘毁灭世界定然不在话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立果真相了。

    有了空间,陈立果把从外面买的各种物资都装进了里面,还进去刨了土,种了些菜下去。

    陈立果居住的地方,离市中心有点远,所以人口密度没那么大,丧尸灾也那么严重。

    之前加固的门窗都起了作用,实在不行还能躲空间里。

    丧尸灾难发生的前两天,陈立果趁着人们都很慌乱,独自去了超市一趟,扫荡了而不少东西进空间里,还特意装了不少的药物。这些东西以后肯定都是要用到的。

    陈立果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拿着铁棍一脸警惕的往外走的邻居,邻居看到是活人,明显松了口气,他说:“大兄弟,好巧。”

    陈立果点点头,也回了句好巧。

    邻居说:“外面那怪物多么?”

    陈立果说:“还不太多,你小心点应该没事。”

    邻居叹气,他说:“政府说这事情能压下来,我怎么就不信呢,我刚接了南边的消息,说那边也是一片一片的。”

    陈立果说:“是不太可能压下来。”

    邻居说:“嗯,我就是想趁着情况不太糟糕,出去找点吃的。”他看了眼陈立果手里提着的包,道,“我先去了。”

    陈立果说:“去吧,小桥街那边的怪物少点,你可以先去那边。”

    邻居道了声谢,出门去了。

    陈立果回了家,把包一放,又开始哄宝宝。

    因为喝了灵泉的水,又长大了些,宝宝脸上不再像刚出生那般瘦,多了些婴儿肥。但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这宝宝长得太快了,不过几天的时间,就长得和一个月的小婴儿似得。

    但陈立果没养过孩子,也就没啥经验,觉得长得快是好事啊,长得越快,母子相认越早,说不定那姑娘就不会那么想不开。

    末日最开始的一周,新闻里都在说叫民众不要恐慌,政府已经派出了军队。第二周就开始说让民众战略性的转移,往人少的地方跑,且尽量储存食物,第三周就没有电视看了,哪个台都是一片麻子。第四周也就是一个月的时候,全楼断电,像陈立果这种早就准备好发电机的人还好,没有发电机的其他家,就有点惨了。

    不过这时候政府开始组织民众转移,陈立果是没有要走的打算,但也有不少的民众决定跟着军队走。

    街道上更加的安静,唯有寂静的夜晚能听到丧尸低低的嘶吼声。

    因为没有电,四处都是一片漆黑,陈立果有吃有喝,还有系统提供的海绵宝宝看,日子过的很是滋润();。

    就这么过了两个月,陈立果家的大门第一次被敲响。

    陈立果拿起准备好的铁棍,走到了门边打开猫眼,问了声谁啊。

    男人的声音从那头传来,他说:“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家里人有发烧了……你可以,借一些药物给我么?”

    陈立果听出这声音是之前那个在楼道里遇到的邻居,他道:“你等一下。”

    他转身进了里屋,取了退烧的药物,把门打开了一个缝将药物递了出去。

    那人接了药,连说几声谢谢,转身就要走。

    陈立果却问了句:“是谁生病了呀?”

    邻居苦笑:“我的女儿……”

    陈立果对这个邻居没啥深刻的印象,只是依稀记得邻居有个不大的女儿,他道:“你们怎么没跟着军队走?”

    邻居低低道:“我有些□□消息……说最好不要去军队。”

    陈立果闻言叹气:“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邻居摇了摇头:“不怎么好。”他家里储备的东西并不多,经过几个月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但女儿却突然发起高烧,他一户一户的敲门,心中已经不抱希望,却不想居然这栋楼里还有活人。

    “发烧?”陈立果想到了什么,他说:“你等一下。”

    他回屋将空间里的领泉水灌了一桶,然后提了出来递给了邻居们,他道:“这是我自己存的水,你们拿回去喝吧。”

    邻居说:“那你呢?”

    陈立果道:“我这里还有一些。”

    邻居显得有些犹豫,他不是那种伸手的人,但此时处境艰难,就算他不需要,他女儿也需要,所有纠结之下,他还是接下了陈立果的好意,他道:“我叫张明樊,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我能帮得上忙的,你尽管说。”

    陈立果点点头,看着邻居离去了。

    按照陈立果的计划,他是准备至少在屋子里待至少三年再出去。

    三年之后,正好可以遇到已经变强的女主角和正在渣女主角的男主角,而且那时候丧尸的数量少了很多。

    一般人即便囤积了很多屋子,在屋子里蜗居三年也是不现实的,但陈立果仗着灵泉,开始愉快的过着他的宅男生活。

    系统已经不对陈立果的上进心抱有任何的希望,他知道陈立果如果可以躺着绝不会坐着,如果可以坐着绝不会站着。

    陈立果从医院带回来的陈系发育速度惊人,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居然就能走路了,还走的有模有样。

    并且陈立果很惊讶的发现陈系的智力已经超出常人的范围,他拿着一本童话书对陈系讲了一遍,第二天陈系就能根据他第一遍的诉说,一个个指出童话书上的对应人物。

    陈立果说:“不愧是咱们的孩子,这智商,太牛了。”

    系统:“数学三十六的智商?”

    陈立果:“……你能别揪着这件事么?”

    系统道:“语文作文二十多分的智商?”

    陈立果:“……”可以,你赢了();。

    如果不是陈立果知道原世界的发展轨迹,他真的怀疑小陈系不是个人类了,这娃第三个月的时候就开始长牙,一口小白牙还长得非常整齐,牙齿长齐之后就主动断了奶,并且对肉食表现出了极度的热爱。

    这要是一般人,恐怕早就养的心惊胆战的,也就陈立果这个没心没肺的养的贼开心,天天想方设法的给陈系找新菜谱,生怕陈系营养不均衡。

    长齐牙齿不到一个星期,陈系口齿清楚的说出了第一个词,爸爸。

    陈立果听到这个词满脸惊喜,他从未当过父亲,被人叫爸爸自然是特别的高兴,特别还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孩。

    他亲的陈系满脸都是口水,眼睛都笑的看不见了,他说:“系系乖啊,再一声。”

    陈系瞪着他的黑眼睛,鼓着脸蛋又叫了声:“爸爸。”

    陈立果:“哎嘿嘿嘿嘿,真乖,晚上想吃什么,爸爸给你做。”

    陈系又说:“肉肉……”

    陈立果又问了什么肉,陈系都一一回答了,陈立果和陈系对话完才发现,陈系居然可以和他完成最简单的对话,他什么都听得懂,且都能回答。

    完全被蠢爸爸灵魂附体,毫无育儿经验的陈立果满脸灿烂,他说:“统儿,儿子太可爱啦。”

    系统也没提醒陈立果这孩子的异常,很不屑的哼了声。

    陈立果把陈系抱起来,又亲了个痛快,小孩子脸上全是婴儿肥,亲起来可舒服了。

    陈系由着他爸发疯,他的眼神里全是小孩子的天真好奇,还有对陈立果深深的依赖。

    当天晚上,陈立果做了一顿全鱼大餐,让陈系敞开了吃。

    陈系吃的十分开心,最后小肚子都吃撑了。

    灵泉里的鱼对身体很有好处,陈立果也没去想吃多了会不会出事,他想着小孩子吃不了多少,于是由着陈系随便吃。

    然后陈立果收拾碗筷的时候,就发现一条六斤的鱼居然啥都没剩下,他自己就吃了几口,剩下的全进了陈系的肚子。

    陈立果掀开陈系的衣服,看着他鼓鼓的小白肚皮,有点忧虑的说:“系系,你怎么吃了那么多,不难受吗?”

    陈系摇摇头,奶声奶气的说好吃。

    陈立果揪了他的脸,嘱咐道:“以后不准吃这么多了。”

    陈系有点委屈,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陈立果把他抱到玩具堆里,就去厨房洗了碗,但他洗完碗出来,却看见陈系倒在地上,两眼紧闭,呼吸急促。

    陈立果心中一凉,赶紧走到陈系身边,抱起陈系才发现小孩子身体滚烫,显然是在发高烧。

    陈立果赶紧把陈系抱到床上,然后去空间取了领泉水给他喂下。

    陈系喝了泉水,身上的温度稍有下降,但状况依旧不太好。

    陈立果心疼极了,心里想着以后决不能这么惯着陈系,这是要惯病来,小孩难受,自己也跟着难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