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3章 末日养儿手册(二)

第53章 末日养儿手册(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坐在床上奶孩子。

    陈系这一次发烧,足足烧了三天,陈立果天天给他喂灵泉水和退烧的药物,但温度死活保持在三十八度降不下来();。

    这时候外面的医院功能已经完全瘫痪了,陈立果着急也没办法,只能让系统找了些法子给陈系降温。

    万幸中的不幸是陈系虽然在发烧,但胃口还是不错,陈立果一天喂他四五顿他还要喊饿。

    三天之后,陈立果总算松了口气,陈系身上的温度降了下来,再次恢复了之前的生龙活虎。

    身为父亲的陈立果泣不成声:“统儿,咱的孩子终于保住了。”

    系统:“……”这智障戏又来了。

    陈立果:“好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为什么就那么冷漠呢?这也是你的孩子啊。”

    系统:“……”好烦,不想说话。

    陈立果:“统子,你咋不说话。”

    系统:“说脏话吗?”

    陈立果:“咦嘻嘻嘻。”

    熟读各类经书还是很有用处的,至少现在系统没有每次听到陈立果嘻嘻嘻都会想杀人,想杀人的频率降成十次里面□□次想剁了这弱智宿主。

    孩子好的第二天,陈立果送去灵泉水的邻居张明樊又上门来了,不过这次不是来要东西的,他提了一书包的方便面,想要感谢陈立果之前对他的帮助。

    陈立果见了方便面有点惊讶,他说:“这么多?”

    张明樊说:“嗯,我们组织了一个小队伍,去稍微远点的地方扫荡了超市,这次收获很不错。”

    陈立果说:“不用了,我家里还有不少吃的。”

    张明樊道:“你别硬撑了,我看你都饿瘦了。”

    陈立果的确是瘦了点,不过那是心疼孩子熬的,他想了想,还是伸手收下了邻居的谢礼。

    见陈立果收下东西,张明樊松了口气,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道:“能问问你之前给我的干净水是在哪里找的么?家里自来水停了好久……在附近一直都没有找到干净的水源。”

    陈立果说:“这是我之前存在水箱里的,这边还有一些,你先拿回去用吧。”

    张明樊显然很想要,他女儿身体才好,超市里的水只够饮用,还得省着喝,但他长叹了口气后,还是拒绝了陈立果的好意。

    陈立果道:“拿去吧,我家里还有不少水,这一年应该都够了。”

    张明樊还是摇头。

    陈立果又说:“我一个人住,也用不了多少,咱都是邻居,互相帮衬点是应该的。”

    张明樊犹豫道:“那你要是不够了……”

    陈立果说:“等我不够了,你们肯定都找到新水源了。”他想了想,又道了句,“我记得南明后山那边有小河,等有机会了我和你们一起过去看看?”

    话都说到这份上,再不要就是矫情,张明樊受了陈立果的好意,又提着一桶水回去了。

    陈立果见他走远了,才顺手关了门。

    屋子里的肉团子正在床上乱爬,看到陈立果就奶声奶气的叫粑粑,他虽然差不多能说话,但吐字依旧不太清楚,听起来却格外的可爱。

    陈立果把陈系抱起来亲的他一脸都是口水();。

    陈系呀呀的叫着,小手拍着陈立果的脑袋。

    陈立果亲完之后看差不多快到九点了,就开始哄团子睡觉,他道:“系系乖啊,睡觉觉了。”

    陈系却不肯睡,拉着陈立果的手又要啃。

    陈立果见状有点奇怪,他道:“咱娃怎么那么喜欢我的手啊。”

    系统想了一会儿:“长牙想磨牙?”

    陈立果:“……这牙都长齐了。”

    陈系长牙齿长的贼快,现在一排小白牙,啃肉已然毫不费力。

    系统说:“不然你试试给他点磨牙的东西试试。”

    陈立果想了想,从空间里摸出一个小孩子磨牙的玩具,递给了陈系。

    哪知陈系看也不看那玩具,依旧抓着陈立果的手不肯放,啃的津津有味。

    陈立果:“……我的手有那么好吃么。”看陈系啃的那模样,他都觉得自己有点饿了。

    系统:“味道像猪蹄?”

    陈立果沉默两秒,幽幽道:“这可是咱孩子。”

    系统:“……”

    陈立果正和系统斗嘴,却突然感到手指一阵刺痛,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拇指居然被陈系给咬破了。破损的手指流出鲜血,被陈系紧紧含在口中,他也没有要放开的意思,看样子吸的是相当津津有味。

    陈立果一脸懵逼,赶紧把自己的手指救了出来。

    陈系满脸恋恋不舍,被鲜血染红的嘴唇叫着:“粑粑,粑粑……”

    陈立果心想你喊我祖宗我也不会给你再吸一口的。

    然后陈系就开始哭。

    再然后陈立果哭着对陈系叫了声祖宗,求陈系别哭了。

    不过就算是祖宗吸血也是不正常的行为,陈立果作为一个优秀的父亲必须要纠正这种行为,于是他去给陈系热了牛奶,然后把奶瓶塞到了陈系的怀里。

    陈系不肯依,继续哭,陈立果开始还哄,后来就不哄了,看着陈系哭,看陈系哭累了就给他喂点水。

    陈立果知道他听得懂自己的话,苦口婆心和自家孩子说道理。

    陈立果说:“喝血是不对的。”

    陈系哇哇哇哇。

    陈立果说:“你不是两三个月的孩子了,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都四个月了!”

    系统:“……”他开始好奇陈立果能教出个什么样的奇葩。

    陈立果又说:“陈系,我是认真的在和你说话,你不要以为你哭就能不听我的话。”

    系统心想哭有个屁用,能从陈立果身边逃开他宁愿把自己脑子炸了,还可以顺带在陈立果脑门儿上开个洞。

    但是陈系听了陈立果的话,居然真的不哭了,他一脸委屈的看着陈立果,那小眼神儿看的陈立果心都碎了。

    陈立果:“你别这么看着我,你以为这么看着我,我就会心软了吗?”

    陈系抽泣一声,叫了句粑粑();。

    陈立果:“……”他瞬间觉得自己之前做的心理建设都是狗屁,赶紧和系统求援,“统儿,咱儿子太可爱我要把持不住了。”

    系统闻言无比愤怒道:“他还只是个孩子,你怎么下得去手?!”

    陈立果:“……你似乎提醒了我什么。”

    系统:“……”妈的,被陈立果给带歪了,他赶紧转移了话题,“你给他喝点泉水,要泉眼附近的。”

    陈立果心想这要求真是高,但他还是乖乖拿了个奶瓶进了空间,脱光衣服潜入了泉水里,然后在泉眼附近灌了一瓶水。

    出来之后陈立果也来不及穿上衣服,赶紧把水喂给了陈系。

    没想到陈系喝了泉眼附近的水后,居然真的不闹了。

    陈立果看着陈系满足的咂咂嘴,居然在心里生出一丝丝的惆怅,他想,孩子,爸爸的血液还不如那没有消过毒的水好喝吗?

    陈系喝完之后就打起了小呼噜,看起来睡的十分香甜。

    陈立果哽咽一声,抹去了眼角的一滴失落的泪水。

    系统的话打破了这悲凉的气氛,他说:“你能把衣服先穿上吗?”

    陈立果:“死鬼,人家哪里你没见过。”

    系统:“……”真是辣眼睛。

    陈立果穿好睡衣,心中感叹今天真是充实又有趣的一天呢。然后他躺在陈系旁边的床上,心情愉快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气晴朗,外面的丧尸依旧充满着活力。

    陈立果在空间里刷牙洗脸,上了厕所,慢慢悠悠晃荡出来后,陈系才刚刚醒来。

    陈立果站在厨房,说:“宝宝,早上吃肉是不健康的,今天不吃肉了啊。”

    陈系咿呀抗议,一个劲的叫肉肉。

    陈立果说:“不行,吃太多肉会营养不均衡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厨房。

    哪知他前脚没进去多久,就感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贴到了自己的小腿上,陈立果一惊,扭头发现本该在床上坐着的陈系居然自己走了进来。

    陈立果一把将他抱起,惊恐道:“儿子,你怎么长的这么快?!”

    陈系的眼睛往锅里盯,他知道好吃的都是那里做出来的,他亲了陈立果一口,讨好道:“肉肉,肉肉。”

    陈立果:“你亲我一口我就会妥协了?”

    陈系闻言凝视了陈立果片刻,然后他亲了陈立果两口。

    于是陈系的营养蔬菜早餐变成了一大块炖的软软的肉排。

    陈立果和陈系之间没有什么是一口亲亲解决不了的,如果一口不行,那就两口。

    吃了肉肉的陈系真是十分的高兴,又拉着陈立果要他给自己讲童话故事。

    陈立果认真说:“你不能听童话了();。”

    陈系看起来有点疑惑,似乎不明白为什么陈立果会拒绝他。

    陈立果深沉的说:“你是时候该学点有用的东西了。”

    然后陈立果开始教陈系小学语文,小学数学,小学英语。

    陈系一开始还有点迷茫,但很快就上了手,他的学习能力已经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步,陈立果说过一遍,他就能记得一清二楚,举一反三,若不是此时身体依旧是个婴儿,口吃还不伶俐,在系统看来他的智商很快就能超过陈立果。

    面对这样的陈系,陈立果感到了一丝恐惧,他说:“系统。”

    系统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恐慌,心想你也有今天,他说:“怎么了?”

    陈立果说:“我有点慌。”

    系统说:“你慌什么。”

    陈立果说:“他学的太快了。”

    系统冷笑一声,正欲为陈立果解答这个问题,却听到陈立果接下来的话,陈立果说:“我没给他买高中课本,好害怕耽误了他学习。”

    系统:“……”妈的智障。

    陈立果继续说:“像我们这种穷人,学习是唯一的出路。”他存款都在末世前存了物资,还真是个地地道道的穷人。

    陈立果感慨:“学习使我快乐,我爱学习。”

    系统:“……”上辈子没见你有这个觉悟??

    时间在陈立果努力的教导中,一天天的流逝。

    期间陈立果和邻居张明樊的关系越来越好,张明樊见陈立果身体瘦弱,每次出门有收获了,都会给陈立果带点东西。

    与之交换,陈立果给张明樊家送了些他自己用灵泉水种的番薯,他说这些番薯他就种在阳台上,还让张明樊进来看了看。

    张明樊看这的确是个办法,回家也挖了点土,在自己阳台上种上了。

    番薯好活,被灵泉灌溉过的番薯更是产量很高,阳台地方不大,怕承重不够也不敢种太多,但已经足以补充一家三口的口粮。

    一时间楼上唯一剩下的两家住户,日子倒也变得滋润了起来。

    陈系还在继续他的飞速生长。

    大半年时间,他看起来已经像个三四岁的小孩,陈立果一开始有点惊讶,后来就习惯了,还责怪系统没告诉他灵泉有催熟功能。

    系统说陈立果胡说八道,灵泉怎么可能有催熟功能,肯定是这个孩子自己有问题。

    陈立果为这话哭了一个晚上,他说:“我怀着孩子容易么?不足月难产生下来了,你就这么说他,你到底当不当他是你的亲儿子。”

    系统:“……”和戏太足的人真的没法说话。

    后来陈立果也想通了,长快点就长快点吧,难道长快点就不养了?他可舍不得。

    其实陈立果也知道肯定不是灵泉的问题,因为自己也在喝灵泉,如果有催熟的功能,按照这速度早就七老八十了。

    不过调戏系统,总得找个理由啊。

    陈系长得飞快,肯定和他的爸爸或者妈妈有关,陈立果回想了一下陈系他娘毁灭世界时的模样,觉得大概母亲的部分遗传的比较多();。

    因为长期和陈立果待在一起,陈系和陈立果特别的亲近,晚上睡觉都要和陈立果死活赖在一起。

    好在陈立果睡觉习惯不错,不会到处乱滚,不然他真怕把这孩子压到了。

    长得快陈立果能自我安慰是好事,但陈系身上的有一个特质却让陈立果无法自欺欺人。

    陈系喜欢血液。

    肉食的话,半生的最好,空间里的鱼他抓着就能啃的津津有味。

    陈立果对这种行为从来不惯着,每一次都认真严肃的教育,连陈系装可怜都不管用。

    陈立果:“吃一次生肉三天不给肉吃。”

    陈系嘤嘤嘤嘤。

    陈立果说:“再哭打屁股。”

    陈系瞬间止住了眼泪,可怜巴巴的看着陈立果,然后说:“粑粑不爱我了吗?”

    陈立果的心脏被这眼神射中,他说:“爸爸爱你。”

    陈系说:“想吃肉肉……”

    陈立果坚持最后底线:“吃一次生肉三天不给肉吃。”

    如此循环往复,直到陈系垂头放弃抵抗。

    不管怎么样,陈立果就是觉得自己绝对不能给这孩子吃生肉,总觉得吃着吃着就要吃出事情。

    此时距离末日发生,已经差不多七八个月。城市功能已经彻底的瘫痪,原本繁华的街道上生出茂密的杂草,甚至开始有野生动物出没。

    那天张明樊就说他在路边看到了一头豹子,虽然只是一个迅速掠过的身影,但还是让一行人出了一身冷汗。张明樊猜测这些野兽是从动物园跑出来的,只是不知道是怎么逃出锁着的笼子。

    然后他又和陈立果说他们一伙人弄到了枪。

    陈立果问他们在哪里弄到的,张明樊说是在附近的公安局。

    陈立果从兜里逃处包烟,递给张明樊,问他:“你们之后打算怎么办?”

    张明樊没想到陈立果这里还有烟,眼前一亮接过来抽出一根点上,深深吸了一口之后,才道:“去南边吧,那边气候好,这边冬天太难熬了。”

    陈立果点点头。

    张明樊说:“军丨队里面好像也被染上了,当初跟着走的人死了不少……”

    人多的地方必定要危险一些,出事的概率自然更大。

    陈立果叹气,他说:“你们这就要走?”

    张明樊说:“等明年春天吧,要是现在走,说不定就冻死在半路上了。”他是个退伍的军人,所以才知道那么多□□消息,也在这混乱的末日了,利用自己的职业优势,寻到了一席之地。

    其实他挺佩服陈立果的,这么一个看起来瘦弱无比,还特别好心的男人,居然在这种世道里活下来了。

    这时候张明樊并不知道陈立果还养着一个孩子,因为陈系的特殊性,陈立果一直将他隐藏的很好,有人进门,就把陈系丢进空间里();。

    张明樊说:“你考虑一下,和我们一起走吧,待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这边物资都被搜刮的差不多,活人也没多少了。”

    陈立果的确在考虑和张明樊一起离开,他本来打算在这里待上几年,等陈系年龄大了,身体没那么弱了再走。但以陈系目前的生长速度,陈立果好像也不用等那么久。

    张明樊说:“你要走,我会护着你的。”

    陈立果说:“谢谢张大哥。”

    张明樊苦笑,他说:“客气什么,当初要是没有你,芸芸撑不撑得过来还不知道呢。”

    芸芸是张明樊的女儿,已经七岁了,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被张明樊保护的特别好。在这末日里,居然保留了属于孩子的纯真。

    陈立果说:“我想想,等冬天过了再说吧。”

    张明樊说也成。

    天气就这么一天天的凉了下来,结果今年冷的特别早,九月份的时候,居然就下了初雪。

    陈立果是南方长大的孩子,他原来的家乡九月份还在穿t恤裤衩呢,看到这飘扬的雪花吓了一大跳。

    陈系没见过下雪,倒是表现的十分好奇,他的鼻子贴着玻璃,就像一只小猪,陈立果看了就想笑,他摸摸陈系的软头发,道:“去玩玩儿?”

    陈系条件反射的亲一口陈立果,软软道:“谢谢爸爸。”

    陈立果笑眯眯的看着他。

    小孩儿站在阳台上接雪花,天气还不够冷,雪花一落到手上就化了,他见状撅起嘴,一脸不高兴的模样。

    陈立果说:“喜欢吗?”

    陈系说:“喜欢。”

    陈立果拍拍他的肩膀:“喜欢一样东西,不一定要拥有他,有时候远远看着,也是一种幸福。”像你妈妈那样,为了个人渣毁灭地球,就更不值得了。

    陈系扬起脑袋,告诉陈立果他听懂了,

    陈立果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自己已经完美的扮演的父亲的角色——直到多年之后,他才发现,陈系这熊孩子早把他的谆谆教诲当做屁放了。

    就在陈立果和陈系赏雪的时候,陈立果听到自家门口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还有女人着急的叫喊:“季阳、季阳你在吗?”哦,忘了说,陈立果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季阳,倒是陈系的亲生母亲姓陈。

    陈立果过去开了门,看见张明樊的妻子杜萌满脸冷汗,神色惊恐,她说:“季阳,明樊突然生病了,你能不能过来帮我看看?”

    陈立果说好啊。

    杜萌说:“那就谢谢你了。”

    两人一起上了层楼,刚进客厅陈立果就看到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张明樊。

    陈立果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发现张明樊在发烧,烧的整张脸都通红,陈立果手贴上去,居然觉得烫手。

    陈立果问怎么回事。”

    杜萌说:“昨天送回来的时候就这样。”她说的,眼泪还是没忍住,哽咽着小声道,“我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肩膀上有个伤口,像是个牙印子。”

    陈立果心中一沉,道:“烧了一天了?”

    杜萌点点头();。

    陈立果想了想,道:“把他搬到我家去吧,你们母女两个身体不好,万一传染了……”

    杜萌咽了口口水,她说:“可、可是,万一……”

    陈立果说:“我把他关在卧室里……不会有事的。”

    杜萌呜咽着哭了出来,但没哭多久,就强行振作起来。即便张明樊出了意外,她还得养她的女儿,还得艰难的挣扎着活下去。

    陈立果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和杜萌一起把张明樊搬到了楼下。

    陈立果把他放到没怎么用的客卧床上,叫杜萌先回去。

    杜萌强笑道:“我没事。”

    陈立果说:“你先回去吧,先给他喂点药,有什么动静就叫你。”

    杜萌咬了牙,红着眼圈道了谢,踉跄着走了。

    陈立果看着张明樊这模样,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去空间里取了泉水给他灌了下去,又喂了些退烧的药物。

    泉水能不能治好丧尸病毒全然是未知数,陈立果说:“张明樊,你自己争气啊,你死了你女儿老婆怎么办。”

    张明樊居然对陈立果这话有反应,眉头重重的皱了一下。

    陈立果又说了些话,见张明樊身上越来越红,心中叹了口气,就转身出去把卧室门给关上了。

    这一关就关了两天。

    期间陈系一直待在空间里,陈立果偶尔进去陪陪他,毕竟屋子里有个丧尸,陈立果可舍不得把他的宝贝置于危险境地。

    这两天杜萌根本睡不着觉,整天守在门外,她女儿也察觉了不对劲,表现的异常乖巧。

    也不知是不是他们三人的祈祷被上天听到了,两天过后的傍晚,紧闭的卧室门里传来一声嚎叫,这嚎叫在叫着杜萌和张明樊女儿的名字,是丧尸决不可能说出来的。

    杜萌脸上一喜,正准备打开门,却被陈立果拦住了,他道:“情况不太对,等一会儿再开门吧。”

    杜萌脸上有些疑惑,但到底是听了陈立果的话。

    果不其然,门里面开始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还有张明樊的嘶吼。

    杜萌颤声道:“这是怎么了?”

    陈立果想了想,道:“或许是后遗症,我们在外面等等。”

    这一等就等了半天,卧室门也亏得一起加固了,不然早就碎了。张明樊从里面打开门栓,走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杜萌看见他这模样,哇的一声就哭了。

    张明樊伸手重重的搂住了她,他说:“老婆,我还活着。”

    杜萌说:“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要不是有季阳,我。我……”

    然后坐在沙发上的芸芸也走了过来,一家人哭着抱成一团。

    陈立果被这气氛感染,恨不得冲进空间抱着陈系的脸亲个够。

    然后杜萌把张明樊接回了家,他修养了半个月才恢复了元气。

    张明樊修养好了之后,就来找了陈立果,他在对陈立果表示感谢之后,还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简单来说,就是他身体发生了变异,获得了异能,还向陈立果展示了一下他的能力();。

    张明樊的异能是雷系的,比较少的一种异能,进阶难度较大,但一旦升到高阶,会比其他的异能更强一些。

    陈立果道:“恭喜张哥,这次是真的因祸得福!”

    张明樊道:“要是没有你帮忙,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呢。”

    陈立果笑了笑,他说:“大家都这么熟了,互相照顾本就是应该的。”

    张明樊道:“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陈立果笑道:“我以后还要靠张哥保护呢,张哥可别和我这么客气。”

    张明樊又和陈立果聊了些,便回家去了。

    陈立果把门关上后,这才将在空间里待了几天的陈系放了出来。

    陈系嘟着嘴,显然被关的很不高兴。

    陈立果见状赶紧哄,在答应晚上给陈系做三块肉排后,陈系才又露出了笑容,他说:“爸爸,我不喜欢那个叔叔。”

    陈立果说:“为什么不喜欢?”

    陈系说:“和爸爸靠的太近的人我都不喜欢……”

    陈立果一愣,忽的想起什么,他说:“叔叔?你不是在空间里么?怎么会知道叔叔来了?”

    陈系满脸疑惑,他说:“可是我想看到的话,就能看到呀。”

    陈立果又问了陈系些问题,但小孩子回答的很模糊,让陈立果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反正陈系的意思就是,即使他在空间里,也能看到空间外面发生的事情。

    陈立果想到之前陈系发烧的情况,隐约感到这种能力和陈系的异能有关系,虽然之前陈系一直没有表现出来,陈立果都快以为那场发烧只是个意外不是什么异能觉醒。却没想到时隔这么久,陈系却展现出了他的不同寻常。

    看着陈系天真的小脸,陈立果有点失落,他说:“统儿,咱孩子居然是个全方位的天才。”

    系统道:“是天才不好吗?”

    陈立果满脸阴沉:“这肯定不是遗传的我的基因,说吧,你去哪里勾三搭四搞大肚子的,当初你怀孕的时候我就怀疑,你这个不守妇道的系统!”

    系统:“……”真想照着陈立果屁股上就来两脚。

    陈立果说:“你咋不说话了?你心虚了啊?”

    系统不说话,在心中咬牙切齿的想,他这次回到总部一定要把陈立果这个案例交上去,申请研发系统保护程序。

    陈立果:“(⊙v⊙)统儿,你不会在琢磨下个世界怎么折腾我吧,我错啦。”

    系统:“……”陈立果,你丫给我等着!!!!

    陈立果心虚无比,他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就已经够惨了,但看系统的反应,怎么总有种自己下个世界会更惨的错觉呢。这一定是错觉吧,他和系统都有爱的结晶陈系了,统儿怎么舍得下得去手呢。

    系统要是知道陈立果在想什么,估计会冷笑一声,然后告诉陈立果,他不但下得去手,他还下得去狠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