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4章 末日养儿手册(三)

第54章 末日养儿手册(三)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九月初雪之后,气温骤降。

    人们还未反应过来,口中吐出的气息就已经变成白雾。

    张明樊在天气彻底冷下来之前,带着他的团队去了更远的地方,然后带回了不少的物资,也让他们足以撑过这个冬天。

    张明樊给陈立果带了新鲜的蔬菜,这些蔬菜也发生了变异,原本矮小的莴苣居然疯长至齐腰,本该小孩拳头大小的土豆变成了人脑袋那么大();。

    张明樊说这菜不少人都吃过,基本确定了没毒,让陈立果也可以吃一点。

    陈立果接下菜,对张明樊表示了感谢。

    因为末日,本该政府供应的暖气今年是没有了,好在陈立果准备了很多炭,天气冷下来之后就用铁盆在家里烧了一盆。

    他怕跑跑跳跳的陈系碰到炭盆,还特意用东西在炭盆周围围了一圈。

    张明樊他们运气也不错,在一家杂货铺子里居然找到了不少的煤炭,他本来想送点给陈立果,陈立果却拒绝了,他笑道:“家里存了不少,不用了。”

    张明樊说你存那么多炭干什么。

    陈立果说他以前喜欢野营,出去玩一般都要带一些炭,干脆一次性批发了一堆,放在家里。

    张明樊真的在陈立果家里见到了那些煤炭,也就放心了,毕竟这些煤炭这个冬天不烧完也不能带走,都得浪费。

    下雪之后,陈立果怕陈系冷着,拿出棉袄把陈系裹的像个球。

    陈系倒是很喜欢下雪,一天没事儿就坐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茫茫一片白雪发呆。

    陈立果做完午饭就喊他:“过来吃肉肉了。”

    陈系跳下桌子,走到陈立果边上,乖乖坐下。

    陈立果给他系了个小小的口水巾,把筷子递给他让他自己吃。

    陈系吃着吃着,突然问了句:“爸爸,我为什么没有妈妈呢?”

    陈立果表情一僵,低低道:“妈妈和爸爸分开了。

    陈系满面迷惑,他说:“可是为什么要分开?”

    陈立果一脸慈父的笑容,他说:“宝宝,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事。”

    陈系问:“比爱情更重要的事?”

    陈立果说:“对啊。”

    陈系听得似懂非懂,却也没有继续追问,他敏锐的察觉出,他的父亲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陈立果:“……”确实不想纠缠,因为他总不能告诉陈系说他是自己从医院偷回的吧。

    陈系长得飞快,入冬之后更像一颗雨后从地里冒出来的竹笋,蹭蹭蹭的往上涨,在十二月份的时候,模样竟然已经完全脱离了幼儿的稚嫩,已然是个挺拔的少年。

    这种飞快生长速度和极高的智商,让陈系开始陷入一种有点奇怪的状态,他好奇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陈立果都无法给他解答。

    于是陈立果给陈系搬出了一大堆的书籍,让他自己看。

    陈系一目十行,等到要过年的时候,陈立果给他的书已经看得差不多了。

    今年的冬天冷到了一种诡异的地步,比如有天陈立果给张明樊家送红薯,本来烤的热腾腾的红薯一出门,不过上个楼的时间,居然就冻的差不多了,陈立果甚至觉得他再在门口多站十几秒,这红薯就能重新变成冰块。

    但不知是不是喝了灵泉水的缘故,陈立果并不太怕冷,他送完红薯回了家,就看到陈系还坐在沙发上,保持着他走的时的姿势。

    这时的陈系看起来足足有七八岁了,他遗传了他母亲优良的基因,有一张非常精致漂亮的脸,陈立果没记错的话,陈系的人渣亲爹还有点外国血统,这一混血,就更好看了();。

    陈系见陈立果回来,叫了他一声爸爸。

    陈立果说:“系系这些书看了多少了?”

    陈系歪歪头说:“看了一大半了。”

    陈立果说:“没事儿,使尽看,还有不少书呢。”

    一边说一边坐在了陈系身边,陈系见到陈立果靠近,伸手直接搂住了陈立果的腰,低低道:“爸爸,我饿了。”

    陈立果说:“晚上想吃什么?”

    陈系说:“想吃鱼。”

    陈立果点头同意了,或许是因为幼年时期太短,陈系对陈立果特别的眷恋,就连陈立果去个厨房都要粘着他。

    陈立果说:“再过两天过年了,爸爸包点饺子给你吃。”

    陈系点头说好。

    面粉一点点变成面团,陈立果穿着围腰认认真真的和面,陈系坐在陈立果身后,目光凝视着陈立果背影。

    陈立果没觉得陈系有哪里不对,他头也不回的问:“想吃什么馅儿的?”

    陈系说:“有肉就行。”

    陈立果想了想,干脆全部做了猪肉白菜。

    空间里的蔬菜已经收割了很多次,因为灵泉水和特殊的土地,这些菜的味道都非常好。陈立果也不敢送给外人吃,全都和陈系内部消化了。

    陈立果包完饺子,扭头一看陈系躺在沙发上居然睡着了,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陈立果盯着他的睫毛看了一会儿,没忍住:“系统,我忍不住了。”

    系统:“……你要嘎哈?”

    陈立果说:“我要干一件我忍了很久的事。”

    系统:“????”

    他正满脑子问号,就看见陈立果鬼鬼祟祟的进了空间,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盒火柴。

    系统依旧是满头雾水,然后他就看见陈立果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根火柴,然后更加小心翼翼的把火柴放到了陈系的眼睫毛上。

    陈立果放上去后一脸惊叹:“没有掉耶。”

    系统:“……”耶个屁。

    陈立果搞完之后还拿手机拍了个照,然后才开开心心的煮饺子去了。

    他没有注意到,他一转身,原本闭着眼睛陈系就睁开了眼,看向了陈立果的眼神里多了一点其他的情绪。

    热腾腾的饺子出了锅,配上新鲜的蘸料让人胃口大开。

    连陈立果都吃了快一斤,更不用说陈系了,他把剩下的饺子全部吞下了肚。

    陈立果担心陈系撑着,还和他说叫他少吃点。

    陈系拍拍肚皮,认真道:“我还能吃呢。”

    陈立果伸手在他肚子上也摸了一把,发现那小肚子居然真的没有鼓起来,所以吃的那么多的饺子,到底去了哪里?真是个不解之谜……

    吃完饺子,就是休憩时间,陈系看书,陈立果坐在他旁边调试收音机,却没想到真的搜到了频道();。

    那频道好像是官方的,简单的重复着目前国内的情况,呼吁民众积极求生,说专家已经在研制抗病毒血清。

    陈立果正听着广播,就见到陈系走过来,把下巴靠在在了陈立果的肩膀上,道:“爸爸我想睡觉。”

    陈立果关了收音机,道:“嗯,睡吧。”

    他把床铺铺好,陈系脱光了就往里面钻。

    陈立果道:“快把睡衣船上,都多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似得。”

    陈系委屈的说:“我才一岁呢。”

    陈立果:“……”居然无法反驳。

    陈系眨着他的全是小星星的眼睛,说:“爸爸,来呀,外面那么冷。”

    陈立果看着这个模样的陈系,心中居然少见的生出点罪恶感,但他找不到拒绝陈系的理由,只能穿着自己的秋衣秋裤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之后才了床。

    一上床,陈系就像八爪鱼一样黏在了陈立果身上,他小声的说:“爸爸身上好香啊,好想咬一口……”

    陈立果没听清,问陈系说什么。

    陈系却说没什么,亲了陈立果一口,这才满意的闭上眼睛。

    今年过年注定热闹不起来,人多嘈杂的地方容易吸引丧尸,没谁会蠢到这时候还聚在一起庆祝。

    张明樊邀请陈立果去他家过年,陈立果拒绝了,说自己一个人就行。

    张明樊劝了好久,见陈立果不是客气,是的确不想去,于是只能放弃,但还是说晚上的时候给陈立果送点饺子过来。

    陈立果今天倒没有再包饺子,他把空间里的食材收拾了一下,做了一顿火锅。

    干豆皮,蔬菜,鱼肉,粉条,还有冻牛肉,各种各样的食材被放进了火红的底料里。

    陈系第一次吃火锅,他在旁边桌子旁正襟危坐,眼睛死死的盯着锅里的东西。

    陈立果轻轻拍了他脑袋一下,笑道:“小心把眼珠瞪出来。”

    陈系听到陈立果说可以吃了,赶紧伸筷子夹了菜,也不怕烫,就这么塞进了嘴里。

    陈立果看他狼吞虎咽的模样,叹道:“平时也没苛刻你,怎么每次吃起饭来都这个样子。”

    陈系闻言,难过道:“因为吃不饱……”

    陈立果一愣,这话他倒是挺陈系第一次说,他说:“你吃不饱?”

    陈系垂了头,似乎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不吭声了。

    陈系的饭量几乎是陈立果这个成人的三倍了,陈立果没想到他居然还吃不饱,他说:“那你每次说吃饱了,都是装的?”

    陈系说:“我怕爸爸难过。”

    陈立果:“……我难过什么,你没吃饱说呀,家里东西管够。”

    陈系说:“真的吗?”

    陈立果说:“真的();。”

    然后陈系就把陈立果准备的所有菜都吃完了,吃完了打个嗝之后一脸渴望的望着面前的火锅汤。

    陈立果满脸无奈:“这个汤不好喝的。”

    陈系:“爸爸……”他露出小狗狗样的眼神。

    陈立果坚持了三十秒,然后放弃抵抗,他说:“喝吧,喝吧,今天晚上你洗碗。”

    陈系闻言开心的端起锅,连辣椒带香料全部喝下去了。

    陈立果看他这么喝觉得某个部位也跟着疼,他说:“统儿,他这么喝会不会……”

    系统说:“会什么?胃疼?”他正想和陈立果说以陈系的身体状况是绝不可能胃疼的,就听到陈立果补完了下一句。

    陈立果说:“上厕所的辣屁丨眼啊。”

    系统:“…………”为什么感觉你很有经验的样子。

    陈系去洗了碗,就乖乖上床等着陈立果了。

    陈立果没急着去睡,在阳台上点了根烟,和系统聊了会儿天。

    陈立果说:“我死之前啊,最不喜欢过年了。”

    系统道:“为什么?”陈立果其实不大喜欢说以前的事,系统至今只听他提起过只字片语。

    陈立果说:“因为一过年就要放假,我就得回家。”

    系统说:“你不想回家?”

    陈立果深沉的说:“我的父母在我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去世了,我跟着我的姑妈一起生活。”

    系统有所动容,他道:“你姑妈对你好么?”

    陈立果说:“她觉得我是灾星。”

    系统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放在心上。”

    陈立果说:“她对我很不好,不想让我上学,还让我住在楼梯的小隔间里。”

    系统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但还是说:“你姑妈的做法是错的。”

    陈立果长叹一声:“对啊,要不是我有惊人的魔法天赋,哪里会有今天呢。”

    系统:“……”

    陈立果说:“请叫我哈陈波特。”

    系统:“……”

    这次系统受的刺激大发了,陈立果喊了半个多小时他都不理陈立果。

    陈立果心怀内疚,然后倒头就睡。

    这个年陈立果和陈系其实已经算过得非常不错,年三十吃的饺子,初一吃的火锅,初二吃的全鱼宴,初三也做了一大桌子好菜。

    陈系吃的多,借着这个机会又蹭蹭涨了好几厘米,陈立果拿手比了比,发现陈系居然到了他胸口。

    陈立果说:“你咋长得这么快啊。”

    陈系委屈的说:“我也不想呀。”他也想多当几年他爸爸的小宝贝。

    陈立果说:“啊——你要是个头超过我,我就再也不给你吃肉了();。”

    陈系:“……”

    陈立果严肃道:“我是认真的。”

    陈系难过的说:“好吧爸爸,我尽量。”

    被陈立果无理取闹的陈系很难过,一个人去空间里睡了一晚上,然后在出来的时候,他和陈立果一样高了。

    陈立果:“……你到底在空间里做了什么?”

    陈系说我把空间泉水里的鱼捞起来全吃了。

    陈立果看着这个外表足足有十七八岁的陈系,整个人都处于了崩溃的边缘,他奶孩子只奶了三个月,陈系就断奶长牙下地走路,两个月后长得像四五岁的孩子,四个月后那长相已经可以去上高中,此时差不多到了一年的时间,陈系说自己和陈立果是兄弟,恐怕都有人信。

    陈立果心中悲凉,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当够爸爸,他多么怀念以前抱着他为了吃块肉奶声奶气求他的肉娃娃。

    陈立果和陈系两人相互无言,两人心里都被无边无际的委屈充斥。

    陈立果的委屈是他还想继续当好爸爸,陈系的委屈是他爸爸居然不喜欢长大的他。

    但好在陈立果很快就调整了心态,孩子大了就大了吧,大点也没什么,自己表现的太明显,反而伤了孩子的心。

    于是陈立果妥协是说:“算了,长大就长大,你以后就是大孩子了。”

    陈系表情忧郁的看着陈立果,他说:“爸爸为什么不喜欢我长大呢,我长大了就能帮爸爸做事了呀。”

    陈立果听了陈系的话,自我洗脑了一晚上,第二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过他虽然接受了这个事实,有件事却始终无法接受,那就是长大了的陈系还非要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当身体骨骼已经是青年人的陈系舒展的躺在大床上,露出白皙的肌肤和匀称的身体时,陈立果表示,他完全把持不住。

    陈系明明天天待在家里什么都没做,可身体却非常的标准,结实的胸肌和八块腹肌,还有那性感的人鱼线,五一不在提醒着陈立果他已经不是那个肉肉的团子,而是一个漂亮的年轻人。

    陈立果怂在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和系统大吐苦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禽兽,陈系才一岁啊!才一岁!

    系统念他的经,听着陈立果废话。

    抽完了两根烟,陈立果听到陈系幽怨的声音传来,他说:“爸爸,你还不来睡觉吗?”

    陈立果身体一僵,他道:“你先睡吧。”

    陈系说:“没有你在身边我睡不着。”

    陈立果默默的流出眼泪,他说:“统儿,我怕我崩人设啊。”

    系统冷漠的说:“这是主给你的考验。”

    陈立果:“……”

    陈系又催促了几遍,陈立果无奈的进了屋子,他一进屋就看到陈系只盖着下半身,上半身裸丨露在外面,表情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陈系说:“爸爸不想和我睡了吗?”

    陈立果艰难的说:“陈系,你已经是大孩子了,我们两个睡在一张床上有点挤……”

    陈系一脸悲伤:“爸爸嫌弃我了吗?”

    陈立果:“不……”

    陈系:“我果然好奇怪();。”他说着,在被子里侧过了头不再看陈立果,在被子里蜷缩成了一团。

    陈立果:“……”面对陈系这样的攻势,陈立果抵抗了三分钟就妥协了,他安慰自己,陈系不过是个一岁的宝宝,自己一定能够把持住,不因为崩了人设被送出这个世界。

    然而陈立果所有的心里安慰都在第二天他被某个硬物抵住臀部时全部垮塌,陈系睡的迷迷糊糊,见陈立果起床,还叫了声爸爸。

    陈立果说:“你睡。”他坐起来开始穿衣服。

    陈系也跟着清醒了,但他的下一句话让陈立果心情很复杂,他盯着自己晨丨勃的部位道:“爸爸,这里为什么硬了呀。”

    陈立果听到这句话,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原来他和系统都是妖艳的小贱丨货,他儿子才是清纯不做作……

    陈立果无奈道:“爸爸给你找本书。”

    他赶紧去空间里翻了关于生理健康的书籍给陈系送了出来。

    陈系没想到一起床他爹就要他看出,脸上还有点委屈。

    陈立果这次没心软,说好好看,然后他就做饭去了。

    陈系眉目长开了之后,身上混血的特征更加明显,头发不是纯黑而是漂亮的亚麻色,高鼻深目,皮肤白的和牛奶的颜色似得,眼睛却又是纯净的浓黑。

    一般亚洲人的眼睛都是偏棕色,但陈系却和婴儿似得,一双眸子又黑又亮,长长的睫毛投下淡淡的阴影。

    陈立果做完饭,陈系的书页看得差不多了。

    陈立果说:“来吃饭。”

    陈系走过去坐在陈立果的对面,脸上带着些迷惑,他道:“爸爸也会这样吗?”

    陈立果坦然说对啊。

    陈系说:“那我为什么没有见过呢?”他喝着粥,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

    陈立果继续表情坦然,他说:“因为爸爸身体虚。”

    系统:“……”亏你说得出口。

    陈系:“什么叫身体虚?”

    陈立果道:“就是身体不好,身体不好就要少做这种事情。”

    陈系似懂非懂。但不得不说,身体上的反应已经证明陈系是个成熟的男人了,陈系站起来收拾碗的时候,陈立果才发现他好像又长了点。

    陈立果现在的这具身体算不得强壮,身高一米七八的样子,陈系现在估计已经有一米八五,也不知道还不会继续往上长。

    陈系正洗着碗,张明樊又来找陈立果了,他说他们正在规划南下的路线,问陈立果有没有什么想法。

    陈立果想了想道:“不是说南边有好几个基地么?不然我们去那里?”

    张明樊说:“基地是有的,但是听说普通人在那里的待遇并不太好。”末日里觉醒的异能者数量不算太多,也因此受到了政府的极度重视。因为这很有可能是人类进化的一个方向,也是将人类从这场灾难中拯救出来的巨大希望();。

    陈立果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张明樊简单的将自己的想法和大致路线说了一下,他是退伍军丨人,和自己的几个战友现在还有联系,所以知道的也比常人多一些。

    陈立果听到张明樊的路线,便同意了张明樊的提议,因为他们要路过陈系母亲所在的基地。

    张明樊是异能者,感官比常人更加的灵敏,他和陈立果说话的时候,听到厨房里传来细微的水声,他疑惑道:“厨房里有人?”

    陈立果在陈系长大之后就没有打算继续隐瞒他的存在,他说:“嗯,昨天我一个朋友照过来了,说要和我们一起走。”

    陈立果刚说完这话,陈系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靓丽的外表是第一眼看去最吸引人的地方,然而张明樊的刚生出惊叹之心,就和陈系的眼神对上了。

    陈系的眼神里还带着微微笑意,可却让张明樊生出了一种自己被浸在冰水里的恐怖错觉。这种感觉就好像一只兔子看到了豹子,知道他是自己的天敌,而自己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被一口咬中颈项直接绞杀。

    两人的交锋不过在刹那间,张明樊的危险的感觉一眨眼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但他的额头还是上溢出了些许冷汗,看向陈系的眼神里充满了戒备。

    然后陈系开口叫道:“爸。”

    陈立果:“……”他之前和陈系说过,让他不要再人前叫他爸爸,陈系这么叫,显然是故意的。

    张明樊愣住了,他道:“这是你的……”

    陈立果苦笑,他道:“这是我儿子。”

    张明樊一脸不敢置信,他说:“你多少岁了?”

    陈立果张口就来:“今年满四十一。”

    张明樊:“……”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没看出来啊。”

    陈立果道:“嗯,脸小。”

    张明樊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父子关系刺激到,再和陈立果说了几句,就魂不守舍的转身回去了。

    张明樊走后,陈立果无奈道:“系系……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么?”

    陈系垂着头不说话。

    陈立果见他丧气的模样,也没能忍心继续责怪,这孩子毕竟是他从小养大的,怎么可能不心疼。

    陈系说:“爸爸不想当我的爸爸吗?”

    陈立果叹气:“不是不想,是不想同他们解释。”他的模样看起来最多二十几岁,要怎么和其他人说他有个比自己看起来还大的儿子?

    陈系说:“为什么要和他们解释呢?”

    陈立果哑然。

    陈系说:“我就想和爸爸两个人在一起,不要其他人。”

    陈立果摸了摸他的脑袋,陈系的头发已经没有小时候那么软了,但摸起来手感依旧很好,他说:“听话……”

    陈系抿了抿唇,低低的应了声。

    新年过后,本以为雪二三月份就能停下,却不惜竟是足足四月份了春天才有影子。

    积雪大片大片的从房檐上落下,整个世界都好像从冰冻之中复苏了过来();。

    张明樊他们一家很快习惯了陈系的存在。

    虽然末世已经快一年了,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是很奇怪的情况,但别人家的事情,外人也无权置喙。

    陈系每天晚上还是赖着要和陈立果一起睡。

    陈立果忍过了冬天,毕竟冬天天气冷,穿的多,也不怕什么身体上的接触,但眼见着天气一天天热起来,他就有点忍不了了。

    陈立果和陈系商量,他说:“系系啊,你看你这么大了,是不是该分床睡了?”

    陈系原本懒洋洋的表情立刻变得可怜极了,他说:“爸爸是嫌弃系系了么?”

    陈立果:“……”

    陈系说:“爸爸,我会听好好听话,乖乖的。”

    陈立果:“不、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说你不乖……”

    陈系说:“那为什么爸爸不和我睡了?”

    陈立果说:“你长大了呀。”

    陈系又继续道:“可是我们都是男人啊。”

    陈立果泪流满面,他总不能告诉他儿子,世界上有男人喜欢男人吧。

    陈系道:“爸爸不是说,只有男人和女人睡在一张床上才会怀孕吗?”

    于是陈立果的分床计划再次失败了。

    然而还未等陈立果成功和陈系分床,张明樊他们一行人就准备按计划离开这里。

    离开的准备工作已经做了整整一个冬天,他们备好了大量的食物,还改装了找到的汽车,总而言之便是做了所有能做的事。

    末日里的旅行,注定充满了艰辛和未知,他们也不知道能走多远,能不能到达目的地。但有希望的迁徙,总比绝望的等待来的好。

    陈立果的车也拿了出去,他还拿出了不少存起来的汽油。

    张明樊在陈立果家拿汽油的时候开玩笑说:“你家存了那么多东西,拿到早就料到有着一天了?”

    陈立果说:“懒人有懒福嘛。”

    陈立果要带的行李不多,但为了不太引人注目,他还是把能带的都带上了。

    几大袋冬天存下来的红薯干,一些张明樊家送来的熏肉,干净的水和风干的蔬菜,还有许多生活必须用品。

    陈立果身体虽然看起来瘦弱,但有异能的人也弱不到哪里去。

    而陈系的异能却至今没有明确的展现出来,以至于陈立果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他已经隐约感到,陈系的异能或许非常的特别。

    出发的时间定在了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十几个人静悄悄的将行李运上车,然后便准备离开。

    走的时候陈立果看了一眼自家屋子,心中居然有点不舍。

    陈系注意到陈立果的目光,他轻轻道:“爸爸要是舍不得,等有机会了,我们再回来好不好。”

    陈立果开着车,听到陈系这句话,笑着点头道了声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