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5章 末日养儿手册(四)

第55章 末日养儿手册(四)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初雪一化,大地上的植物便开始疯长起来。

    原本低矮的灌木变得比人还高,给车队的行进带来了不少麻烦。

    好在张明樊的团队里不止他一个雷系异能,其中还有一个可以控制火焰的姑娘。

    他们离开城市的时候,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吸引来了一小批丧尸。这是陈立果第一次和丧尸亲密接触,然而他却并未有丝毫的不适感。

    原因很简单,那些血肉模糊的丧尸全被马赛克掉了。

    陈立果对系统说:“这也能被马赛克?!”

    系统冷漠脸回应:“这不是适应十八岁以下的儿童观看。”

    陈立果:“……我已经成年了。”

    系统说:“你的灵魂不是永远是个宝宝吗?”

    陈立果无言以对,望着窗外一片密密麻麻的马赛克暗自垂泪。他发现他要是继续在这个世界待下去,那他的眼睛里大概会充满了马赛克,和在马赛克里战斗的人们。

    张明樊本来还以为陈立果和陈系会慌一下,还特意派了人过来帮他们开车怕他们出事。

    结果派过来开车那个人,看见陈立果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陈系面无表情的看着陈立果();。

    这画面略微有点诡异,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的反应。

    那人后背有点发凉,刚想开口找找话题缓和一下这诡异的气氛,就见陈系冷漠的扭头,瞪了他一眼,示意叫他别说话。

    按理说这司机也是风里来雨里去,杀过不少丧尸的人了,但他居然被陈系的眼神吓到了,于是安安静静的闭了嘴,更加安安静静的继续开车。

    陈立果一行人运气特别的好,虽然吸引了一部分的丧尸,但数量并不大,还不如植物疯长给他们带来的麻烦。

    车队慢慢的出了城,在开到城外高速上时,视野终于开阔了起来,虽然周围还是密密麻麻,看起来十分渗人的灌木丛。

    这样的旅程是很枯燥的,但却又必须打起精神,因为一点马虎,就能要了你的命。

    陈系倒是依旧对一切都表现的很好奇。

    他紧紧的贴着车窗玻璃,凝视着窗外近在咫尺的丧尸,眼神里全然没有正常人该有的惊恐。

    陈立果甚至都要怀疑陈系脑子是不是也有个马赛克,帮他屏蔽掉了一切了。

    好在这种情况只出现在了第一天,陈系很快觉察到他的态度并不正常,所以迅速的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修正。

    他不再看窗外,开始翻一本带在身边的书。

    陈立果本来还想和陈系聊聊书的内容的,但他在发现陈系看的是高等数学后,他就放弃了。

    算了,让这个孩子去吧……他是帮不上什么忙了,陈立果寂寞的想。

    晚上在路边修整的时候,张明樊来问陈立果感觉怎么样。

    陈立果说还行,怎么没看到你老婆女儿出来吃饭?

    张明樊闻言苦笑,他说:“她们吐了整整一天。”

    陈立果道:“这样啊。”

    张明樊说:“这真是你第一次接触丧尸?”

    陈立果说:“我之前不是和你们一起去找过水源么?这不算是第一次接触了吧。”

    张明樊想了想,哦了一声,想到这茬就觉得正常多了。

    其实找水源那次,陈立果只是遥遥看见国丧尸,并未有近距离接触,然而只要丧尸靠他靠的太近,就会变成一片和谐的马赛克,这个功能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陈系一天都没说话,连晚饭都少吃了很多。

    陈立果以为他身体不舒服,还特意问了他。

    陈系却道:“爸爸,我们是要去哪儿?”

    陈立果说:“我们要去南方,找个气候没那么恶劣的地方。”

    陈系疑惑的说:“可是这里的气候也算不得恶劣啊。”

    陈立果见周围没人,凑到陈系耳朵边上轻轻说:“那是因为爸爸有空间,记得帮爸爸保密。”

    他移开之后,才发现陈系耳朵居然红了。

    陈系低低的嗯了声,说:“我听爸爸的话();。”然后像小时候那样凑过来亲了亲陈立果的脸。

    陈立果有点不好意思,他说:“系系,你是大孩子了,以后不能这样亲爸爸了。”

    陈系惊讶的说:“为什么?”

    陈系说:“你……”他话说了一半,又想起陈系其实只有一岁……

    陈系说:“爸爸,你不喜欢系系了吗?”他似乎被陈立果这话吓到,眼泪都开始在眼眶里转圈。

    陈立果看到陈系的眼泪,将想要说的话硬生生的憋回了嘴里。

    陈系见状,这才满意的又亲了陈立果一口。

    陈立果:“……”唉,育儿事业道阻且坚。

    陈立果这几天又询问了一下系统命运之女的情况。

    系统说:“吃饭,睡觉,打丧尸。”

    这个说法一年间几乎就没变过,陈立果说:“她异能升级了么?”

    系统说:“升了。”

    陈立果说:“渣男遇了么?”

    系统说:“遇了。”

    陈立果:“……你为啥突然对我这么冷淡。”

    系统说:“我以前对你很热情?”

    陈立果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然后他说:“你以后可以对我热情一点。”

    系统:“呵呵。”ai也是有尊严的谢谢。

    张明樊带着的这个团队内部挺和谐的,因为就他和一个年轻女生是异能者,所以也未出现异能者欺负普通人的情况。

    十几个人相互扶持,艰难的时候还能开开玩笑,互相缓解一下紧张。

    这旅程让人无比的疲惫,不停的开车,不停的清理路边的植物,小心翼翼的野营和休憩,总之无论干什么都很累。

    趁着这个机会陈立果教会了陈系开车。

    陈系学什么都学的很快,开车也不例外,陈立果只是稍微说了一下操作,陈系就自己上手,十分钟后干脆利落的掌握了这项技能。虽然至今不知道陈系的异能是什么,但他的体力出乎常人的好。

    就算一个人开一晚上,面容上也丝毫不见疲惫。

    陈立果早上惊醒:“你怎么不把我叫起来?不是说好了半夜换吗?”

    陈系温柔的说:“我看爸爸睡的那么熟,想让爸爸多睡一会儿。”

    陈立果无奈的说:“那你也不能自己撑一晚上,疲劳驾驶容易出事的。”

    陈系说:“我不累。”

    陈立果开始以为他在强撑,后来发现陈系居然真的不累,因为第二天他依旧精神抖擞的在看书,若不是陈立果催着他去睡觉,恐怕他都能看一天的。

    现在最困扰陈立果的问题是,他知道陈系有异能,可是他不知道陈系的异能是什么。

    陈立果也问了系统。

    系统说:“原来的世界没有陈系的轨迹,所以查不到他的异能到底是什么?”

    陈立果说:“你就不能有根据的,合理的,推测一下?”

    系统冷笑一声,冷漠道:“我觉得他的能力是精神控制();。”

    陈立果:“咦?”

    系统道:“因为他有个精神不正常的父亲。”

    陈立果幽幽的说:“死鬼,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

    系统:“……”

    斗嘴是没用的,反正陈立果还是不知道陈系到底有啥用。陈系对此也没有什么概念,或者说,他已经有概念了,却不愿意告诉陈立果。这孩子从小到大都特别有主意。

    车队行了几十天,从路牌上来看,他们已经跨越了省界限。

    这期间十几个人没有遇到什么特别危险的事,最危险的也不过是被几百只丧尸追着跑罢了。

    但车开了这么久,油却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于是张明樊决定去附近寻找一下加油站。

    丧尸灾难爆发后,地球人类数量锐减。

    他们开了这么久的车,竟是一个活人都没看见。

    不过今天却有点稀奇,他们居然遇到了一对正在路边挖红薯的母女。

    看到这对母女时,众人都很惊讶,因为这两个人看起来都很柔弱,那个小女孩最多不过六七岁的年纪。

    不过末日里,看起来柔弱的东西,总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张明樊还是很小心,先远远的朝他们二人打了招呼。

    那对母女看到突然出现的车队,惊讶之色不比他们少,那母亲站起来道:“你们是从那里来的?”

    张明樊说了他们省的名字。

    那母亲道:“那么远?你们开了多久了?”

    张明樊说几十天了,然后他问他们知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可以使用的加油站。

    母亲似乎有点疑惑,她说:“你们过来点?我听不太清楚。”

    于是张明樊稍微往前走了几步,正欲开口说话,就神色大变朝着后面一个后滚翻。在他滚开的一瞬间,他原本脚踩着的地方,居然从地上钻出了一片细细密密的藤蔓,这些藤蔓绝对不是自然界的产物,因为它们还在地上蠕动着,乍一看竟是有些像蛇类。

    那女人见一击不中,冷笑一声,朝着空中挥了挥手,下一刻,众人的周围都出现了一大片的藤蔓。

    但这些藤蔓却好像在忌惮着什么,只敢在他们周围舞动,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你做什么?!”车队里拥有火系异能的女生叫胡雨蓉,她见到这些藤蔓,毫不犹豫的使用了自己的火系异能。

    片刻后,藤蔓便被点燃了。

    女人没想到这队伍里居然有两个拥有异能的人,她脸色微变,抱起小孩就转身欲走。

    张明樊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一道雷光便朝着女人射了过去。

    女人感到身后危险,想要升起藤蔓拦下了张明樊一击。

    陈立果本以为这里会有一场恶战,但让众人没能想到的,本该奋力反抗的女人居然突然泄去了所有的防备——就好像异能的能力被剥夺了一样();。

    张明樊控制的雷光直接击中了目标,她惨叫一声,和小女孩一起倒在地上。

    张明樊眼里有些惊异,他和胡雨蓉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不解。

    张明樊见女人突然被打倒,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她诱敌的计谋,可等了些时候,都不见女人有动静,张明樊才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她,仔细一看,发现这女人已经倒在地上,显然已经被电晕了。

    “怎么回事?”张明樊道,“你弄的?”

    胡雨蓉一头雾水,她道:“我、我也不知道啊。”

    张明樊挠了挠头,还是去车里取了绳索,将女儿和小孩儿都绑了起来,为了挟制女人,他还特意将小孩儿绑在了其他地方。

    张明樊的那一击特意控制了力道,没有伤及他们的性命,两个小时后,女人昏昏沉沉的醒来,她看到自己被十几个人围着,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张明樊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咬了咬牙,道:“我叫谭妃,我的女儿呢?”

    张明樊说:“她没事,我们找你问个路,你干嘛突然出手?”

    谭妃闻言冷笑:“问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就算你们抓了我,我也绝不会告诉你们路线的。”

    胡雨蓉这火系异能本来就是个暴脾气,听到谭妃这话,一脚直接踹到了她的脚上,冷笑道:“好啊,那我们就把那个小女孩和你一起剁了吧。”

    这谭妃一言不发突然攻击,若张明樊是个普通人,这会儿说不定尸体都凉了。

    谭妃听到小女孩,眼里流露出几分痛苦,但更多的却是冷漠的决绝,她说:“好啊,你就把我们母女两个都杀了吧。”

    胡雨蓉转身就走,张明樊对她很了解,知道她不会对一个小女孩做什么,所以也没拉她。

    然而谭妃却误解了胡雨蓉转身的含意,她的眼眶里浮现出一片湿气,轻声的抽泣起来。

    张明樊无奈道:“我还没哭呢,你哭什么啊。”

    谭妃哪里会理张明樊说的话,她道:“你、你们这群禽兽,你们不会有好报的!”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这什么都还没做呢,自己怎么就变成禽兽了。

    张明樊道:“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的路人,想找你问问路,你就突然对我们出了手。”

    谭妃还是一副不信的样子,她说:“呵呵,别找借口了,你们不就是想骗我寻到桃源乡的入口吗。”

    张明樊一脸茫然:“桃源乡?”

    谭妃咬牙不肯说话。

    这时候,不远处一辆车里开始发出小女孩哭着喊妈妈的声音。

    谭妃面色一紧,道:“你、你们想对我女儿做什么?”

    张明樊往后望了一眼,然后微笑道:“你猜?”

    谭妃到底是个女人,听到女儿的哭声,眼泪落的更凶了();。

    陈立果在旁边看着张明樊和谭妃的互动,陈系也站在他旁边,只是他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好像在研究什么。

    陈立果道:“系系,你在看什么?”

    陈系歪了歪头,轻轻道:“我没看什么呀。”

    陈立果就随口一问,听了陈系的回答就转移了注意力。

    那边张明樊还在和谭妃讲道理。

    陈立果看了一会儿,觉得他们估计还要折腾很久,于是一个人回到了附近抽了根烟,再回来的时候,却见两人终于解除了误会。

    原来谭妃口中的那个桃源乡,是个只收留女人和小孩的地方,而之前有个女人心软,将一个受伤的男人带了回来,却没想到那个男人包含祸心,竟是将桃源乡的消息传了出去。

    桃源乡里的弱者被保护的很好,传闻那里没有丧尸,非常的安全。于是向往那里的人越来越多。

    张明樊也向谭妃解释清楚了他们的来意,谭妃说:“我可以为你们提供汽油,但你们得先把我和我女儿放了。”

    张明樊同意了,他反正也没指望从这对母女身上得到什么。

    被轻易的解开束缚后,谭妃的表情却有点奇怪,但她什么都没说,带着女儿就离开了。

    胡雨蓉不信道:“她真的会回来给我们汽油?”

    张明樊说:“不回来也没事,再问问其他人吧。”

    胡雨蓉道:“哪里来的其他人。”

    张明樊做出个无奈的表情。

    结果让人没想到的是,谭妃第二天居然真的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回来的很急,她说:“汽油给你们带来了,你们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张明樊的老婆听到这句话,直接扭头看向张明樊,那眼神就是:你给我好好的解释清楚,什么叫“你们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张明樊一脸茫然:“什么?”

    谭妃咬牙道:“我的异能没有了。”

    众人这才悚然。

    异能不见了?谭妃口中的话让张明樊无法理解,于是二人几乎就要争吵起来。

    最后还是胡雨蓉说:“别逗了,我们要是能让你的异能不见,还会被你暗算?”

    谭妃瞪了胡雨蓉一眼。

    胡雨蓉说:“你别是自己受了刺激,怪到我们头上。”

    谭妃注定无法从张明樊这里得到答案,但她看众人神色又不似做假。而且如果这群人真的心怀不轨,那一个没有异能的她岂不是更好对付?

    谭妃重叹一口气,转身走了。

    张明樊看着她的背影,满头雾水,他说:“一个人的异能会突然不见?”

    胡雨蓉显然不信谭妃的话,她不屑道:“谁知道是不是她骗我们的。”

    陈立果站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陈系轻轻叫了他一声爸爸他都没反应过来,直到陈系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肩膀,他才猛地回神,道:“系系?”

    陈系说:“爸爸喜欢那个谭妃么?”

    陈立果莫名其妙,他说:“不喜欢啊,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陈系说:“真的不喜欢?”

    陈立果摇摇头();。

    陈系看得出陈立果不是在撒谎,眉间绽开灿烂的笑意,他说:“我最喜欢爸爸了。”

    陈立果点头:“我也最喜欢系系了。”

    陈系长得好看,这长相即便是在主要看实力的末日里,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反正就陈立果看出来的,就有两三个——这车队里就六个女生,其中一个是张明樊的老婆,一个是张明樊的女儿。

    陈立果还和系统讨论过这个问题,问系统喜欢哪个儿媳妇。

    系统用一种已经脱离红尘的语气说:“女的就行。”

    陈立果:“……”

    谭妃给车队带来了不少汽油,她走之后,车队就再次上路了。

    此时春意渐浓,大地之上一派生机勃勃,这若是末日之前,本该是好事,但是放到现在,就出现了其他的困扰。

    春天来了,昆虫也变多了。

    陈立果那天正在刷牙,就看到一个车队里的大兄弟尖叫着从草堆里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他的裤子还在脚上,显然是去蹲坑去了。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他光着的屁股,而是他某个部位上挂着的巨型鼻涕虫。

    陈立果看了一眼,就倒吸一口凉气,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恶心感。

    等人把虫子从那兄弟的某个部位上取下来后,大兄弟已经奄奄一息了。

    帮他取虫子的另一个人忍着笑道:“这是蛞蝓,没事的,没毒。”

    大兄弟捂着下腹,像个被糟蹋的小媳妇:“我完了。”

    那兄弟说:“你怎么完了?”

    那大兄弟嘤嘤嘤嘤的哭了起来:“我被活生生吓软了,还能硬起来吗???”

    那人一听,终于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人找了个草丛解决*,结果头顶上直接掉下来一直黏糊糊手臂那么粗的蛞蝓,然后那蛞蝓还黏在了他的小弟弟上面。

    陈立果对此感到非常的同情,他想,还好是蛞蝓,要是换了其他的虫子……啧,想想都头皮发麻。

    出了这事情后,就变成了两个人组队去上厕所了,一个人上一个人望风。

    陈系和陈立果自然而然的成了一队。

    陈立果上厕所的时候发现陈系就盯着他的小弟弟看,他说:“系系,你看什么呢?”

    陈系疑惑的说:“为什么爸爸的和我的不一样?”

    陈立果一开始还没明白这话什么意思,结果陈系一脱裤子,露出他的十八厘米时,陈立果就明白这句不一样是什么意思了。

    陈立果默默的从怀里掏了根烟,沧桑的点上。

    陈系尿完,叫陈立果回去();。

    陈立果说你先走,我想静静。

    陈系走后,陈立果对系统说:“统儿,咱商量商量吧。”

    系统:“什么?”

    陈立果吐了口烟,深沉的说:“我也是个男人。”

    系统:“……”

    陈立果说:“你说没有十八,你好歹来个十二啊。”

    系统:“……”

    陈立果说:“为啥连十二都没有呢?”

    然后陈立果清清楚楚的听见系统冷笑了一声,他听着系统说:“给你了又没用。”

    陈立果:“……”他是不是历史上对一个被系统嘲讽短小的男人?

    系统说:“给你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陈立果一口就把烟吸到了头,他难过的说:“你昨天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系统:“……”

    陈立果说:“那个说还要,用力,不要停的小妖精是谁?”

    系统:“你睡醒了吗?”

    陈立果说:“孩子都有了你和我说这个?”

    系统:“……”

    陈立果再次从草丛里走出来的时候,脑子里冒出的是这样的广告:老陈总是不行,每每面对妻子白眼。

    陈系见到陈立果情绪低落,他道:“爸爸,你怎么了?”

    陈立果幽怨的看了陈系一眼,这人啊,没有对比还好,一对比起来,就觉得人生无趣。

    陈系被陈立果瞪的莫名其妙。

    陈立果觉得他过的真是咸鱼一般的人生。自从和陈系住在一辆车上后,他就再也没撸过了,毕竟在孩子面前他做这些好像不太好,而且重点是,陈系才一岁……一岁……一岁……

    陈立果要是和人说,我儿子一岁就比我粗比我长了,那人一定会好奇的反问:你到底是有细有多短,能有唇膏那尺寸么?

    陈立果:“……”都怪系统。

    因为这事情,陈立果低落了好几天。

    他情绪再次高涨的原因,是因为车队里的有个妹子开始公开追求陈系。

    陈立果心想,我儿子一岁就有人追了,他爸爸却单身了二十多年。

    胡雨蓉,那个有火系异能的妹子,就是陈系的追求者。她有这么大的天然优势,一出手其他对陈系有年头的女生只能退步。

    胡雨蓉的性格和她的异能很像,非常的火辣,决定追陈系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你。”

    第二句话就是:“如果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先发展*关系。”

    陈立果被胡雨蓉的开放震惊了,他明显感到胡雨蓉对陈系的内在完全不感兴趣,她就是想把陈系睡了。

    陈立果心想这年头的女生都这么彪悍吗???

    陈系对于胡丽蓉的热烈攻势表现的很冷淡,他回答胡丽蓉的答案分别是:“我不喜欢你”“我也不想睡你();。”

    胡丽蓉还不死心,她说:“睡了我也你不吃亏啊,我还没有过男朋友呢。”这末日,指不定哪一天就死了,死前还是处女,真是亏。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胡丽蓉和陈立果……还真是像啊。

    陈系说:“你不亏我亏。”

    陈立果站在旁边安静如鸡,心里唯一的想法是:儿子要早恋了,他该不该阻止呢。

    胡丽蓉也被陈系的坦然震惊,她说:“你就没有一点兴趣?”

    陈系慢慢的说了一句:“有啊。”

    胡丽蓉说:“有就可以呀。”

    然后陈系说:“可惜不是对你。”

    胡丽蓉:“……”

    她愉快的告白,愉快的被拒绝,第二天依旧生龙活虎。

    陈系私下里问陈立果,他道:“爸爸想要我谈恋爱吗?”

    陈立果为难道:“按理说,你这个年龄……”还没上幼儿园呢。

    陈系说:“嗯?”

    陈立果道:“你开心就好。”

    陈系闻言,却有点不高兴,他说:“爸爸,我不要新妈妈。”

    陈立果一听,奇怪道:“我去哪里给你找新妈妈?”这一车的人都以为他四十多岁离异带一子,目前对他儿子的兴趣比对他的大多了。

    陈系说:“我不管,你不准找其他女人。”

    陈立果赶紧掏了根烟点上配合一下这家庭剧般的气氛,他说:“系系,只要你开心,爸爸怎么都行。”

    陈系把下巴靠在陈立果的头顶上,慢慢的摩擦,他说:“爸爸最好了。”

    背对他的陈立果没有看到,陈系在说出这句话后,他脚下的土地里,居然缓缓的生出了几根藤蔓——这藤蔓和谭妃使用过的藤蔓一模一样。

    车队里的整体气氛还是很好的,不存在什么欺压的问题。

    张明樊见粮食快要消耗完了,就开始组织男人们组团出去打猎。

    陈立果报名说也要去却被陈系拦下了,他说:“我去。”

    陈立果说:“系系,你不要和爸爸闹。”

    陈系看了陈立果一眼,居然就妥协了,他说:“好啊。”

    陈立果以为他放弃了,心里一松。

    结果第二天,他诡异的睡过头,等他起来的时候,车队里就剩下了女人和几个护卫这里的男人。

    陈立果愣道:“他们人呢?”

    其中一人回答:“你才起来?他们早上太阳还没出来就走了……”

    陈立果闻言,心悬了起来,陈系的异能还没被发现,这末日如此危险,可千万不要出事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