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6章 末日养儿手册(五)

第56章 末日养儿手册(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结果一群人回来的时候,说还真是出了事。

    张明樊一行人在附近找到了一个小村庄,见村里没人就想去里面找找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

    结果进去寻找一番之后,粮食没找着,却捅到了丧尸的马蜂窝。不知从那里冒出来了一大片丧尸,撵着他们跑。

    好在当时张明樊和胡雨蓉都在,两人费了些力气,总算带着十几个人有惊无险的逃了出来。

    逃出来的第一时间,张明樊就带着车队离开了这里,害怕那些丧尸寻着气味追过来。

    在逃跑的过程里,有个人比较倒霉,跌了一跤居然断了三根肋骨,陈立果一问,才知道那人是小弟弟上掉蛞蝓的那个。

    陈系倒是没有受伤,但陈立果还是有些担心。找不出陈系异能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他骚扰了系统许久也未曾得到答案,想来系统是没有骗他的。

    陈系第一次经历这种危险的事,却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很淡然,晚上众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张明樊还夸了陈系,说是还好陈系发现丧尸发现的得早,不然他们一群人都要折在那儿。

    陈系淡淡的笑,说:“只是运气好而已。”

    胡雨蓉道:“别客气啦,别人怎么没那么好的运气。”

    陈系不搭话。

    胡雨蓉说:“长得好看的人运气都比较好?”

    陈立果:“……”这姑娘自从和陈系表白之后,那胆子真是一天比一天大了();。

    陈系还是不理胡雨蓉,他说:“爸,我困了。”

    陈立果说:“困了就去睡吧,今天我来守夜。”

    陈系点点头,起身回车上去了。

    陈立果转念一想,忽的觉得有点惊讶,陈系这逆天的体力居然也会喊困?难不成是今天真的被吓到了?

    陈立果正想着,就听到胡雨蓉道:“叔叔,可以冒昧的问下您今年多少岁了么?”

    陈立果说:“四十一。”

    胡丽蓉惊叹道:“看不出来啊,您保养的可真好。”

    陈立果叹气,说:“对啊,生了一张娃娃脸。”

    胡丽蓉的表情很纠结,要不是陈系叫陈立果爸爸,她是绝对不信陈立果是陈系的亲生父亲的。两人年龄看起来实在是太相近,说陈立果是陈系的哥哥她都信。

    众人又瞎扯了些其他的,最后留下守夜的人便都回到车上睡觉去了。

    陈立果望着火堆一边发呆,一边和系统聊天。

    陈立果说:“你说系系是不是被吓着了?”

    系统说:“被什么吓着。”

    陈立果说:“当然是被丧尸啊。”在他的心中,他的系系纯洁又可爱,未经世事的他显得辣么的善良温柔。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发现近来系统对他冷淡了许多,他有点难过,说:“统儿,你咋不喜欢我和我说话了?”

    系统说:“我今天的经书才读了一半,不和你说了,我继续。”

    陈立果流下了悲伤的泪水,他还是失去了他的统儿,却万万没想到经书居然是小三。

    守夜守到半夜,大家都有点犯困。

    陈立果打了个哈欠,说去上个厕所,然后走到旁边抽出烟点了一根。

    香烟的味道缓解了陈立果的疲惫,他抽到一半,却突然听到身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

    陈立果立马警觉起来,正欲转身朝火堆边跑去,脚却被一根藤蔓直接绊住,身体因为惯性就要摔倒在地上。

    但那藤蔓的速度极快,一个呼吸之间,就将陈立果整个人裹的严严实实,连嘴巴都封了起来。

    陈立果呜呜的叫着,身体被这奇怪的藤蔓越拖越远。

    此时让陈立果感到最惊恐的事情是——他那本来可以随时进出的空间,居然进不去了。

    陈立果也不知道被拖行了多久,直到周围看不到一点亮光时藤蔓才停了下来。

    陈立果痛哭流涕:“统儿,我要死啦!!!”

    系统说咬牙切齿的说:“不会死。”

    陈立果一脸茫然,他感觉到系统已经察觉了什么真相,但就是不想告诉他,他道:“统儿!!!这这玩意儿到底是啥!!”

    系统怒道:“还不是你那个好儿子搞出来的事情!”

    陈立果:“咦?”

    就在二人对话之际,那长长的藤蔓居然开始慢慢的将陈立果的衣服博去();。

    陈立果虽然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也是看过小黄片的人,看到这样一幕,心中真是觉得又刺激又害怕,他说:“统儿!!我好激动啊!!!”

    系统看着眼前一片马赛克,只觉得统生无比的黑暗。

    没错,在陈立果还没发现他儿子对他的心思的时候,系统就察觉了。在察觉之后,他整个系统都有点崩溃。

    不过唯一幸运的地方是,陈立果居然很迟钝的没有发现陈系对他的想法。

    陈立果不发现=陈系开不了口=两个人不能在一起。

    可怜的系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然后又把经书念了一百遍。

    但眼前发生的一切像一盆冰水泼醒了系统的美梦,陈系终于不止于在旁边看着陈立果了!他终于动手了!而且一动手就这么的重口!

    陈立果的身体不断扭动,却无法挣脱,他四肢被束缚,口中的藤蔓深深的塞住了他喉咙。

    再然后,一切都不可描述。

    陈立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居然躺在车里,身上的衣服都好好的穿在身上。他从座位上坐起来,轻轻的呻丨吟了一声。

    陈系叫了声:“爸。”

    陈立果捂着头,似乎还陷在昨天混乱的记忆里,他说:“我、我怎么了?”

    陈系说:“你昨天守夜睡着了。”

    陈立果呆滞了片刻,他说:“是么……我好像做了个很糟糕的梦。”

    陈系说:“梦到什么了?”

    陈立果的脸色微微白了白,勉强笑道:“没事。”

    陈系的眼睛从陈立果的颈项上转了一圈,然后道:“爸爸不舒服,就再睡一会儿吧。”

    陈立果脸色惨白的模样,的确不像没事,他嗯了声,失魂落魄的倒在了床上。

    陈立果:“不行了,不行了,我肾好疼。”昨天那藤蔓真是花样百出,让陈立果大开眼界。

    系统沉默着没说话。

    陈立果砸了砸嘴,回味了一下,道:“哎,你别说,还真爽。”昨天那藤蔓真是非常的温柔,将他照顾的非常好,嗯,各方面的。

    系统还是没说话。

    陈立果又说:“我有个想法。”

    系统这才幽幽的开了口,他说:“什么想法。”他以为陈立果会问问陈系和藤蔓的关系,结果陈立果的下一句话就是。

    陈立果娇羞的说:“我明天晚上还想守夜。”

    系统:“…………”

    陈立果说:“啊,太刺激了,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触丨手play啊,我简直像是在做梦。”

    系统本来以为自己早该习惯陈立果的无耻了,但他发现自己依旧继续在被刷新下限。

    正和系统聊着,出去的陈系突然回来了,他敲了敲车窗,叫了声:“爸,出来吃饭了();。”

    陈立果这才慢慢爬起,他微微扫了眼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身体上本该出现的红痕居然全都不见了,想来也是陈系故意消去的。

    见陈立果行动迟缓,陈系道:“爸爸不舒服么?”

    陈立果说:“没有。”

    陈系道:“爸爸?”

    陈立果勉强笑了笑,他那苍白的脸色,任谁都看得出很不妙,但陈立果却还是坚持从床上爬了起来。

    待他离开了车,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间接的询问昨晚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哪知陈立果问了好几个和他一起守夜的人,均都露出一脸茫然,说昨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啊,怎么了?

    陈立果总不可能将他梦的内容说出来,于是只能作罢。

    陈立果的一言一行,都被陈系看在眼里。

    陈系跟在陈立果的身后,简直就像他的影子一般。

    陈立果得到了答案,心中的不安似乎终于消去了,昨晚那荒诞的一切,只是一个糟糕的梦,从未发生过。

    陈系看着陈立果的脸色一点点好转,心中被怜惜和奇怪的情绪充斥着。

    他想要温柔的对待陈立果,可灵魂深处却在渴望着血丨腥。想要将陈立果弄哭,看着他崩溃,看着他求饶。

    这两种情绪在陈系心中交织,让他的心情格外复杂。

    吃了午饭,满脸疲惫的陈立果在车上睡着了。

    陈系负责开车,他偶尔会转过头,看看陈立果的睡颜。

    这种和谐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傍晚。

    补充了睡眠的陈立果感觉精神好了许多,他打个哈欠,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陈系的目光停留在了陈立果因为伸展而露在衣服外面的白皙腰肢上。那腰肢又白又细,看起来盈盈不堪一握。

    只有陈系知道其中滋味,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眼神也跟着暗沉起来。

    陈立果却一点没有发现陈系眼神的危险含义,他揉了揉眼睛,脸上还有些迷糊的睡意。

    陈立果说:“系系,我睡了多久了。”

    陈系道:“四点过了。”

    陈立果似乎没想到自己居然睡了那么久,有点不好意思,他道:“晚上我来开车。”

    陈系说:“爸爸,开车不是小事,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陈立果还想再说什么,却注意到陈系的神态无比固执,他只能苦笑一声,应了声好。

    这好似只是一个不足为道的插曲。

    一周之后,陈立果仿佛已经从那噩梦中解脱了出来,记忆也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但某天晚上,张明樊规划完车队行进的路线后,便又安排了守夜的人选。

    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陈立果的身体不着痕迹的僵硬一下。

    陈系很敏锐的注意了陈立果的反应,他十分善解人意的说:“爸爸,今天我来吧();。”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低低道:“昨天你就守夜了,今天还是我来。”

    陈系眼神里全是担心,他说:“真的没问题么?”

    陈立果笑道:“当然没事,我可是你的爸爸。”

    陈系见状,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但看陈立果强做镇定,他又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这个模样的爸爸,真是异常的可爱呢。

    陈立果会让陈系守夜吗?他肯定不会啊,他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好久了,咦嘻嘻嘻,性生活万岁!!!

    晚上,陈立果坐在火堆旁边抽烟。

    平时和他关系不错的人同他开玩笑,问他怎么愁眉苦脸的。

    陈立果抖了抖手里的烟灰,道:“有愁眉苦脸的?”

    那人道:“对啊,平时你不都挺喜欢讲笑话么?”

    陈立果摇摇头,低叹一声并不解释。

    那人见陈立果面色沉重,也识趣的停止了自己开玩笑的举动。

    结果陈立果等到半夜去上了两趟厕所那藤蔓都没有出手,陈立果心中遗憾无比,简直恨不得冲过去把车里的陈系摇醒,问他怎么还在,知不知道时间有多珍贵啊啊啊啊。

    然后陈立果又耐下性子等了一会儿,快到三点的时候,该来的还是来了。

    细细的藤蔓悄无声息的捆住了陈立果,将他整个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然后拖向了密林深处。

    坐在陈立果身边不远处的人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身边的动静,依旧安静的凝视着火光,简直就像一尊尊没有生命的蜡人。

    陈立果被狼狈的吊了起来,这次藤蔓撤掉了封在他口中的细藤。

    “你是什么东西——”陈立果的声音狼狈且惊慌,他浑身抖的厉害,不住的想要缩成一团,却被迫展开身体。

    没有回答。

    “不要——不要——”陈立果哑声叫着,他眼睁睁的看着藤蔓从衣服的缝隙探入他的身体,一切都和那晚的如此相似。

    “我是在做梦,快点醒来,快点醒来,求你了——”陈立果的眼角溢出泪水,不断的摇着头,拒绝着侵犯。

    然后他的眼睛就被蒙上了,一个温柔的,湿热的吻覆盖到了他的嘴唇上。

    陈立果被捏着下巴,细细的亲吻着,口腔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被放过。

    那人的唾液里似乎含着什么奇怪的成分,被吻之后,陈立果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晕晕乎乎,他的头无力的歪向一边,身体也跟着软了下来。

    陈立果听到一声轻笑,接着被彻底卷入了迷乱之中。

    第二天,陈立果是在火堆旁边被人叫醒的。

    叫他的人满面疑惑,道:“季阳,你没事吧?怎么睡的这么沉?”

    陈立果惊慌失措的坐起,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他强笑道:“昨天……我睡着了?”

    “对啊。”那人道,“你凌晨睡着了,我们看你太困就没把你叫起来();。”

    陈立果表情扭曲了一下,任谁都能从他的神色里看到惊恐和绝望。

    那人迟疑道:“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没事。”陈立果有些神经质的摇摇头,站起来踉跄着朝着自己的车走回去了。

    陈立果的身体上并未留下什么痕迹,但灵魂却已经被彻彻底底的侵犯。

    他能记起那人的热度和形状,还有藤蔓冰冷的感觉。

    陈立果拉开车门,看到刚起床的陈系。

    陈系说:“爸爸,怎么了?”

    陈立果凝视着陈系那张年轻的,英俊的,被朝阳度上了一层金色的脸,心中羞涩的想,儿子,爸爸很满意。

    陈系见陈立果不说话,伸出手摸了摸陈立果的脸,发现上面一片冰凉。他伸手将陈立果拉进了车,道:“爸爸,到底出什么事了?”

    陈立果垂着头,死死的咬着下唇,道:“没事。”

    陈系知道陈立果会说没事。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说得出口?被藤蔓束缚,被男人占有,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大概都是可怕到无法将之述说的事。

    陈系亲了亲陈立果的脸颊,他说:“爸爸,我好担心你,你若是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好么?”

    陈立果点了点头。

    陈系眼里流出些许满意的神色。

    这件事情似乎对陈立果打击巨大,大到周围的人都看出他的虚弱,主动帮他减轻负担让他别去守夜了。

    陈立果说:“我可以的,我没事。”

    张明樊说:“你别强撑了,你那脸色,谁都看得出来有没有事。”

    陈立果说:“我是认真的,没和你客气……明樊……”

    他还想再说,就听到张明樊不容置疑的语气,他说:“你要是把我当朋友,就别去守夜了!”

    说完就走,头也不回。

    留下陈立果一个人在他身后暗自垂泪,陈立果难过的想,大兄弟,就算咱两是朋友,你也别阻拦我的性生活啊,你是不知道我有多不容易啊。

    陈系也建议陈立果别去守夜了,说他可以帮陈立果干所有的活。

    陈立果苦笑道:“我有手有脚,何必麻烦别人。”

    陈系低低道:“这不是麻烦别人,只要为了爸爸,我什么都愿意做。”

    陈立果心中恍惚,差点没把嘴里的话说出口:事不宜迟,那咱们今晚就去……但他最后的理智让他忍下了这句话,且做出一副沉默的模样。

    陈立果这几天脸上的确是有点不好,但他研究之后发现这不是他因为有了性生活后出现的后遗症,而是他的空间开始升级了。

    灵泉水的浓度变得更高,植物也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变异,甚至吃个番茄都能生出神清气爽之感。

    陈立果脸色苍白一定是因为身体受不了空面快速升级——绝对不是因为性生活,绝对不是!

    张明樊是个很讲义气且说一不二的人,他说要断陈立果性生活,就断了陈立果性生活,很是固执的帮陈立果接下了守夜的活儿();。

    陈立果眼睛都哭肿了,他对着系统说:“这友情太沉重,我有点遭不住啊。”

    系统说:“你可以把你友情的小船一脚踢翻嘛。”

    陈立果说:“可是我怕崩人设!”

    系统说:“????”

    陈立果回味着说:”下个世界肯定没这好事了……”藤蔓啊,他做梦都没想到的玩法!

    系统:“……”每次他想忘记,这弱智都要提醒他。

    但事情已经定下,陈立果再挣扎也没什么用,反正性生活暂时是没了,唉……

    陈系没打算把陈立果逼的太紧,他眼睁睁的看着陈立果消瘦下来,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可虽然心疼,陈系却没打算陈立果放手。

    他要将陈立果一点点的侵蚀,让他习惯这种事,最后将陈立果纳入囊中。

    这想法要是让陈立果知道了,他估计会一拍自己大腿,喊一声:大兄弟,我早习惯了啊!

    不过在这一点上,两人是注定做不到心意相通了。

    车队已经离开原本的城市快要一个月了,原本平坦的地势开始出现起伏的山脉。

    张明樊掏出地图,点了点其中一个地方,道:“我们差不多到b城地界了。”

    旁边有人问到:“离基地还有多远?”

    张明樊研究了一下地图,道:“可能还有个两三天吧。”

    b城再过去一些,据说就有个大型的基地。

    南边的气候好,植物疯长虽然出现了一些危险,但也让人们可以寻到一些食用植物,不至于出现食物短缺的情况。

    这一路上车队总体算得上顺利,没有遇到多的无法解决的丧尸群。

    朝着基地的方向开,人类活动的痕迹就多了起来。

    公路显然被整理过,易于车辆通行。

    张明樊本以为车队可以一路畅通的到达基地,哪里想到半路上还是出了事。有人在基地的必经之处,设下了路障,专门用来拦住高速路上的人。

    车队被拦下的时候,张明樊第一个下了车,胡雨蓉跟在后面。

    他没有靠过去,谨慎道:“大兄弟,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路障后面有着一群拿枪的人,那些人遥遥吼道:“过路费懂不懂?公路维修也要钱的!”

    张明樊道:“要多少?”

    那人说了个数,不算太过分,勉强能接受。

    张明樊想了想,又道:“大兄弟,我们北边逃难过来的,你们能不能稍微通融一下,降点?”

    那人一口回绝。

    胡雨蓉皱着眉头问怎么办。

    如果只有张明樊一个人,他自然可以选择打过去,但是这里还有十几个普通人,他的女儿老婆都在其中,如果可以,他自然是不想冒险();。

    犹豫之中,张明樊和队伍里的兄弟们讨论了一下,正准备缴纳了粮食就过去,却听到陈系轻轻的说了声:“那边好像有动静。”

    张明樊抬头,看到路障那边开过来几辆军用的汽车。

    那军用汽车本来好像只是路过,但在看到正站在路边讨论的十几人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见车停下,车队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

    就在众人揣测这车停下做什么的时候,一个长相帅气的军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他隔着老远便大声吼道:“排长!”

    张明樊神色一松,道:“你小子怎么在这儿?”

    那人道:“没想到你居然今天到!怎么不提前和我说,让我准备一下?”

    张明樊苦笑:“你那么忙,还是算了吧。”

    两人显然是战友关系,从称呼上听来,张明樊似乎还是这人的上司。

    看到叙旧的二人,原本紧绷的气氛一下子松懈了下来。

    张明樊介绍道:“这是我兄弟,吴迪。”

    这名字取的倒有意思,众人闻言眼里都流露出笑意。

    吴迪道:“我是排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走吧,我先带你们进去!”他说着上了车,带着众人通过了路障。

    当然,之前说的过路费自然也没给。

    过了路障,又往前开了十几分钟,一个大型的基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基地周围守卫森严,随处可见拿着枪四处巡逻的军人。

    吴迪道:“走吧,先去做个检测,没问题就能领牌子了。”他的眼神在张明樊带来的十几个人里扫过,却微微的在陈系的脸上顿了顿,还轻皱了一下眉头。

    这些动作虽然细微,但在异能者的眼里却是非常的显眼。

    张明樊道:“怎么?”

    吴迪道:“……这孩子,长得太好看了。”

    张明樊不明所以,他说:“长得太好看怎么了?”

    吴迪苦笑,他道:“排长,这基地哪里都好,就是个有……人。”

    张明樊说:“有个人?”

    吴迪说:“一个实力强劲的异能者,他就喜欢漂亮的……男孩子。”

    张明樊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他瞅了一眼陈立果和陈系,见他们没有注意到自己和吴迪的交谈才放下心,他说:“那我让陈系隐藏一下。”

    吴迪叹气:“隐藏也行不通……这人……唉,一眼就能看出你好不好看。”

    张明樊无语道:“那怎么办?”他完全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吴迪想了想,他说:“不然这样,你们先去检查,我进去问下那人在哪儿,再来接你们。”

    张明樊只能说好了。

    于是一行人到了入口,在吴迪帮忙下很快就进了检察室();。

    进入基地时,检查的内容不止是是否携带病菌,还有就是异能等级。

    张明樊和胡雨蓉一个a级,一个b级,在基地里都不算低,因此还得到了一枚特殊的银色徽章。

    检查的人说,这枚徽章就是基地里异能者的特权,可以在基地里买到一些有配额的用品。

    张明樊和胡雨蓉都挺高兴的。

    然后轮到了陈立果和陈系一起检查,他稍微有点紧张,怕自己的异能被检查出来。

    但让陈立果没想到的是,他和陈系都显示没有异能。

    陈立果从检查室出来后,有些讶异的看了陈系一眼,他说:“系系知道自己是什么异能了么?”

    陈系一脸茫然的摇头。

    他的表情那么真诚,若不是陈立果知道真相,估计还就真信了。

    但陈系不想说,陈立果也不逼他,换了个话题将这件事一挑而过。

    进去问情况的吴迪很快就出来了,脸上还带着点喜色,他对张明樊说:“那人正好出去打丧尸了,你们赶紧在里面找个地方住下,叫那个小伙子千万别乱走。”

    张明樊实在没忍住,问了句:“要是被发现了会怎么样?”

    吴迪面色尴尬,他说:“会……会被抓过去。”

    张明樊:“……”

    吴迪说:“关几天。”

    至于关几天里面到底做些什么,是个人心里都明白。

    无奈之下,张明樊只好将这件事给陈立果说了,陈立果听后第一个反应是:那我岂不是也要躲起来?

    但他还是很理智的没把这话说出口,陈立果说:“好的,我知道了。”

    张明樊说:“吴迪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大院儿,我们一伙人能住在一起。”

    陈立果说:“那就再好不过了。”

    两说说话的时候,胡雨蓉又开始调戏陈系,她说:“陈系啊,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我们只走肾不走心嘛。”

    陈系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胡雨蓉继续说:“哎呀,你别这么冷淡嘛,我绝对不是因为美色才喜欢你的,我是个看重内在的人。”

    陈系哦了一声。

    胡雨蓉再次勾搭无果,挫败而归,然后她就看着陈系走到了陈立果身边,用一种眷恋的眼神看着陈立果……这眼神,要不是这两人是父子,她都要怀疑他们有一腿了,等一下,季阳和陈系,这么不像且看起来年纪相近的人,真的是父子么?

    胡雨蓉心中突然充满了狐疑。她正这么想着,就看到陈系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然后非常自然的亲了亲陈立果的脸颊,两人的态度都镇定自若,显然已是习惯了这般交流。

    胡雨蓉脑子里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然而还未等她仔细想,就和陈系的眸子对上了。那双眸子像一条没了耐性的毒蛇,盯的胡雨蓉全身血液都凉了下。他然后她看见陈系张开嘴朝着她做了个口型:别惹我。

    一时间,胡雨蓉心里那些旖旎的念头,全都没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