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7章 末日养儿手册(六)

第57章 末日养儿手册(六)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吴迪给张明樊一行人安排的院子环境很不错。

    那院子里有十几间房,足以十几人分开住下。但每间房子又隔得很近,方便大家互相照应。

    在这个混乱的末日里,想要靠一个人的力量生存下去,显然是很艰难的。

    选房子的方式是抓阄,抓到哪间是哪间,陈立果运气不太好,抓到了一间比较偏僻的房间。

    张明樊见状开玩笑说要来当陈立果的邻居。

    陈立果无奈道:“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你只要住这院子里都是我邻居。”

    众人跟车跟了几个月,身体和精神都已经十分疲乏。现在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住所,要做的第一件事那便是好好休息。

    张明樊简单的说了下要注意的事项,就说放假三天,让大家好好喘口气。

    众人闻言,便各自散去。

    回屋后,陈系见陈立果神色疲惫,主动收拾了床铺,他伸手摸了摸陈立果的额头,皱眉道:“爸爸你好像在发烧。”

    陈立果抬了抬眸子,没精打采的说了句:“是么。”

    陈系说:“你好好睡一觉吧,打扫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陈立果打了个哈欠,没有同往常一样和陈系争着干活,他的空间升级正好到了紧要关头,耗费了他大量的精神力,甚至连带着身体都虚弱了许多。

    “那我睡了。”说睡就睡,陈立果像块石头一样重重的倒在床铺上。

    陈系将被子拉起,动作轻柔的盖住了陈立果的身体。

    这一觉睡的十分酣甜,一个梦都没有,陈立果再次醒来时,觉得浑身上下又充满了力量。

    他从床上坐起,嗅到屋子里弥漫了一股米饭的香味。

    “系系?”陈立果叫了一声。

    片刻后,陈系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个锅铲,显然是正在做饭。

    陈立果惊讶道:“系系,你这是在做饭?”

    陈系嗯了声,他微微笑道:“对啊,我从剩下的食物取了些新鲜的,想给爸爸做顿饭吃。”

    陈立果道:“……那辛苦你了。”

    其实直到现在,陈系都是没有下过厨的,陈立果也不指望他能做出多么让人惊艳的菜肴。只要熟了,还能吃,他都得给陈系捧这个场。

    但当陈系把饭菜端上来的时候,陈立果看了眼觉得卖相倒还不错。他拿起筷子,夹了一点红烧的腌鱼,放进嘴里后,陈立果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

    陈系期待的看着陈立果,等着他的回应,他道:“爸爸,怎么样?”

    陈立来连连点头,他其实一直不喜欢吃腌鱼,因为味道通常偏咸。但陈系却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不但综合和腌鱼的咸味,还让其多了一种让人舌尖惊艳的鲜香。

    陈立果又夹了一块,吃了后道:“你怎么学会做鱼的?”

    陈系眯起眼睛,笑的纯良,他说:“书上有写呀();。”

    陈立果的确是给陈系买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书,只是他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厨艺教程。

    他想了想,道:“系系真厉害。”

    被陈立果夸奖的陈系笑的满足,像一只被顺毛抚摸的大猫。

    在基地住下之后的几天,陈立果也大概了解了其中的大致的规矩。

    和陈立果看过的大多数末日文不同,他所在的这个基地,并不排斥甚至可以说非常欢迎难民前来定居。

    因为丧尸病毒的发病率极高,导致人口数量锐减,使得人口再次成为了一种珍贵的国家资源。

    这个基地是政府修建的,有属于自己的植物种植园和养殖场,可以维持最基本的粮食供应。入住其中的居民可以通过劳动换取一种政府发放的购买券,进行商品的交换。一般的食物和生活用品都相对便宜,但是像香烟、酒水这种享受品,就是天价了。

    赚取这种购买券的还有一种方式,就是出去击杀丧尸。杀的越多,可以换取的购买券就越多。

    但用这种方法的,一般都是异能者使用,政府也并不鼓励普通人出去猎杀丧尸这种比较危险的行为。

    基地里还备有巡逻的军队,总体来说治安算是不错。

    张明樊和胡雨蓉来到基地的第二天就被邀请出去开了会,回来之后他们说是有人邀请他们参加一个佣兵团。

    那个佣兵团福利很好,但要求成员定期出去抓丧尸供基地里的研究人员研究。

    而抓的丧尸类型,却和普通的有些不一样。

    张明樊给众人带来了消息,他说:“丧尸在进化。”

    十几个人坐在屋子里,听闻这个讯息,脸上均都出现了动容之色,大部分是惊讶和恐惧。

    张明樊又说:“但是据他们说,解药正在研发,正进行到一个关键阶段。”

    胡雨蓉接了话,她道:“我和张哥决定加入佣兵团,为基地做点事。”

    张明樊的妻子听到二人的决定,心中自是涌起一股酸涩和浓浓的自豪,她强笑道:“去吧,无论你们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们。”

    张明樊伸手给了她一个重重的拥抱。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眼里大多流露出艳羡或者感动。

    陈系也很配合的表现出了羡慕,但若是了解他的陈立果看到他此时的表情,却能断定陈系一点情绪都没有。眸子里是一片漠然,就好像在看着一出无聊的戏剧。

    一年时间,便从幼小的儿童变成了成人,陈系此时的心理状态,让人无从估计。

    他彬彬有礼,态度温和,听闻悲伤之事,眉宇之间也会充斥同情哀伤,似乎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

    但心中到底如何想的,恐怕只有陈系自己知道了。

    众人又讨论了一些细节问题,比如自己想去哪里做工,对未来有什么计划之类的。

    到陈立果说的时候,他笑道:“没什么特别想要的,把系系养大,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然后有人开陈立果的玩笑,道:“陈哥,你看起来这么年轻,真不打算再找一个?”

    这问题还未等陈立果回答,便听到陈系微凉的声音响起,他说:“爸爸答应我不会再找女人了。”

    那人面色一僵,被陈系堵的有点尴尬。

    陈系继续道:“爸爸是不会骗我的。”他说着非常自然的牵住了陈立果的手。

    陈立果感到陈系手心的肌肤一片冰凉,他也没去管四周怪异的气氛,疑惑道:“系系,你不舒服么?怎么手这么凉。”

    陈系低低道:“没事。”

    陈立果说:“哪里不舒服?”

    陈系还是摇头。

    陈立果便道:“系系不舒服……我先走了,你们聊吧。”

    说完也不顾众人的反应,带着陈系一起走了出去。

    开玩笑的那人嘟囔了一句:“关系真是好到奇怪。”他说完这话,后背的寒毛便立了起来——他生出一种极为恐惧的感觉,这是一种人的本能,他唯一一次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差点没死在丧尸口下。

    张明樊见他们不欢而散,劝道:“这都这个世道了,别人家的事情你又何必去参与?过不过,怎么过,都是别人的事,你就别说三道四了。”

    那人脸色煞白,一句话也没说。

    张明樊正奇怪,鼻间突然嗅到了一股尿骚味——眼前这人居然莫名其妙的失禁了。

    出了门,陈立果看得出陈系的情绪很低落,他安抚道:“系系,我不会给你找新妈妈的。”最多给你找个新爸爸。

    陈系说:“嗯。”

    陈立果说:“我们父子相依为命这么久,你心里有什么话,都和爸爸好好说行么?”

    陈系看了陈立果一眼,终是什么话都没说话来。

    于是这事情就这么揭了过去。

    晚上,陈立果进到空间里想摘两个番茄吃,摘完番茄后,他忽的想到了什么并未急着出去,而是转身去了空间的一个角落。

    那个角落里堆放着大量的书籍,全是陈立果当初给陈系买的,厚厚一堆估计有几千本的样子,也就只有陈系那个过目不忘,一天好几本的变态能在几个月里就看的差不多。

    陈立果咬了口番茄,在旧书里翻找了起来。

    他运气不错,很快翻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是一本厚厚的,崭新的食谱,上面有不少食物的处理方法。

    陈立果拿起书随便翻了翻,道:“统儿,咱系系果然是天才啊。”

    系统说:“你才知道?”

    陈立果把那书又放了回去,正准备走,忽然被另外一本书吸引住了目光,他弯腰拿起来,刚翻几页脸就红了。

    陈立果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书?!”没错,这既是传说中的小黄本,而且描写的内容非常劲爆火辣,看的陈立果这种老司机都有点不太好意思。

    系统咬牙切齿:“还不是你图便宜!”

    陈立果买书的时候是去二手书市场论斤淘的,虽然他和老板说的是要给孩子看的书,但没想到其中居然夹杂了一些这种东西();。

    陈立果回忆道:“怪不得啊……”

    系统问他怪不得什么。

    陈立果说:“怪不得他技术那么好,我还以为他天赋异禀呢!”

    系统:“……”

    陈立果说:“那手法,以我多年的经验,不专研个千百遍,恐怕难以练成。”

    系统:“……”

    陈立果深沉道:“此子前途无量啊。”

    系统不想和陈立果说话,很想用这些小黄本把陈立果这个辣鸡宿主活活砸死。

    陈立果和系统聊完,番茄也啃得差不多了,他打个嗝,慢吞吞的出了空间。

    在空间外的陈系正好把做好的饭端上了桌子。

    陈立果说:“辛苦啦。”

    陈系说:“没有。”

    咀嚼着美味的饭菜,看着可爱的儿子,陈立果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如此美满,幸福极了。

    看着陈立果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样,陈系眼神里也泛出淡淡的暖意,在他看来,和陈立果封闭在屋子里生活的那段日子,却是他最喜爱的时光。

    现在终于在基地安家落户,似乎他们就要回到从前的生活。

    然而根据墨菲定律——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陈立果还是和吴迪口中的那个喜欢漂亮男孩子的异能者对上了。

    那天是个天气不错的早晨,陈立果提着他的小篮子去买菜。

    他的空间里有大量的新鲜蔬果,但还是得去菜市场采购,以掩盖自己有异能的事实。

    陈立果之前也考虑过要不要将自己的异能说出来,不过他一路上隐瞒了那么久,此时突然将自己的异能说出,未免不会让人多想。

    就算是张明樊那豁达的性子,听到这个事实,恐怕也会对他生出几分嫌隙。

    况且暴露自己异能者身份的事,对于改善陈立果和陈系的生活并无益处,所以权衡利弊之下,陈立果还是选择了继续隐瞒。

    基地也有集市,通常是一周才开一次。

    这天陈系去做事了,陈立果早上起来,吃了个早饭后就往集市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集市他来过几次,里面卖的东西都很贵,陈立果本来还想在里面买点种子再种到空间里。可后来知道种子是政府控制的资源,配额有限,于是只能作罢。

    集市的蔬菜大部分都是变异过的,脑袋大的土豆已经不稀奇了,陈立果还见过半个人身子那么大的豆角。

    只是看一眼就觉得老的塞牙。

    陈立果正一脸严肃的挑挑拣拣,忽的感到有个人走到了自己的身后,他条件反射的想要给那人让路,却不想一只手居然直接摸上了陈立果的屁股。

    被摸了屁股的陈立果一脸卧槽,他扭过头,看到了一个笑嘻嘻的男人,这男人长的倒也还不错,一双标准的桃花眼看起来很是风流,他笑道:“美人儿,早啊();。”

    陈立果条件反射的朝四周望了望。

    那人道:“别望了,我说你的。”

    陈立果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不可思议道:“我?!”他这长相,勉强算得上清秀,按照胡雨蓉的说法就是极易激发女性母爱……但怎么想都离美人这个称呼差了十万八千里。

    那人一把抓住了陈立果的手,他说:“美人儿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结婚了吗?”

    陈立果想要把手收回来,但他发现这人力气真是大的出奇,他咬牙道:“结婚了,孩子都有了。”

    那人说:“我叫齐漆奇。”

    陈立果:“……”这名字比他给陈系取的还随便。

    齐漆奇又道:“结了婚可以离嘛,怀了孩子可以打嘛,这要是生下来了也没关系,不还能放弃抚养嘛。”

    陈立果:“……”你说的这么押韵是在讲相声么。

    齐漆奇说:“我出门时就看了黄历,今天是个好日子,不知道美人能不能赏脸陪我吃顿饭?”

    陈立果的手上已经被抓出淤痕了,齐漆奇虽然在笑着,但他显然不打算给陈立果任何拒绝的机会。

    陈立果试探性的说:“我孩子还在家里等着我做饭呢。”

    齐漆奇说:“一顿饭的时间,耽误不了什么。”

    陈立果见齐漆奇不肯松口,脸色沉了下来,他道:“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齐漆奇凑到陈立果的颈项间,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坦然道:“对啊,我就是在强人所难。”

    陈立果的胸口是没有白色徽章的,这就意味着他不是异能者。

    基地里,虽然政府倡导平等的关系,但普通人和异能者到底是划出了地位上的差距。比如齐漆奇,他强抢民男这么多次,却从未出过事。

    没办法,一个普通人,在法律已经失效的世界里遇到这种事,除了认栽还能怎么办呢。

    唯一的欣慰就是,这齐漆奇强迫人最多两三天,然后还会给被强迫的人一笔丰厚的补偿——不过就算这样,还是不能洗白他是个强丨奸犯的事实。

    陈立果被齐漆奇拉着往前走。

    周围的人对他投来了同情的目光,但没有一个敢上前帮忙。

    陈立果咬着牙一脸倔强的挣扎着,就像一只被拎着后颈毛的可怜兔子。

    齐漆奇看着他这模样,眼里的兴味居然又浓了几分。

    陈立果见状,对系统说了句:“哎呀,人家好害羞啊。”

    系统还在念他的经。

    陈立果道:“人、人家哪里有他说的那么好看,真是讨厌!”

    系统觉得陈立果要是穿成个娘炮,一定可以把娘炮扮演的活灵活现。

    陈立果说:“哼,以为夸我漂亮,我就会不生气了吗?我漂亮这件事,明明大家都知道的。”

    系统问:“大家是谁?”

    陈立果说:“冉青空();。”

    系统:“……”

    陈立果想了想,又说:“燕景衣?”

    系统:“…………”

    陈立果说:“哦,还有个秦步月。”他倒还余下了最后的节操,没有说那个可怜的陆之扬。

    系统牙齿已经咬碎了一地。

    齐漆奇一点也不介意陈立果的厌恶和挣扎。陈立果越是反感,就让他越觉得越兴奋。他喜欢长得漂亮的男人,他欣赏的美大多数时候都会得到周围人的认同,但有些时候,旁人却看不到其中韵味。

    他手里拽着的这个男人就是这种类型。

    丰满结实的臀部被包裹在紧绷的牛仔裤里,只扫过一眼便能想象出用手挤压它时那让人满足的手感。两条腿修长笔直,□□的受不了时,夹住他腰的动作一定很性感。皮肤白皙,在上面定然可以轻易的留下自己想要留下的痕迹。眸子里全是柔和的笑意,齐漆奇已经开始期待那双眼睛里落泪的场景。还有声音也不错,叫起床来一定很带劲。

    走到一半,齐漆奇就硬起来。

    陈立果还挎着他的小篮子,踉跄的跟在齐漆奇身后。

    他被齐漆奇拽住的手腕已经出现一圈青紫,齐漆奇的力量让陈立果生出一种除非自己把手臂砍了,否则不可能逃开的感觉。

    陈立果骂道:“你是神经病吗?我已经结婚了,有儿子了——”

    齐漆奇不理。

    陈立果道:“像你这样强迫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齐漆奇脚步停住,扭头:“我不强迫你你会和我走?”

    陈立果说:“当然不会!”

    齐漆奇哦了声,转身继续拖着陈立果走。

    陈立果为了减少手腕仿佛要被扯断的疼痛,只能强行跟上齐漆奇的脚步。

    结果到达齐漆奇家的时候,陈立果的手腕还是脱臼了。

    陈立果:“……”这人撩人的技术只能给个三十二,还是看在他颜值的份上强行给的。

    齐漆奇一手开了门,把陈立果直接拉进了屋子里。

    然后陈立果被直接甩到了沙发上。动作非常的粗暴,以至于陈立果的头直接撞到了木质沙发的手柄,砰的一声,头晕眼花。

    齐漆奇转身,关门,一气呵成。

    陈立果戒备的看着他,声音在发抖:“你冷静点,我们能不能谈谈?”

    齐漆奇说:“谈什么?”

    陈立果说:“我和好几个异能者都是不错的朋友……你这样、这样,我不会放过你的。”

    齐漆奇听到这话,露出灿烂的笑容。他走到陈立果面前,垂了眸子,那目光诡异的让人后背发麻,他说:“你要和他们仔细的描述,你是怎么被我操的吗?”

    陈立果:“……”

    齐漆奇说:“怎么被我剥了衣服,绑起来,掰开大腿,一点点操开你的内部?”

    陈立果脸色越来越难看();。

    齐漆奇说:“哦,你还要和他们说,我有多大多粗,你的里面有多热多敏感?”

    陈立果再也听不下去,骂了一句:“混蛋闭嘴!”

    齐漆奇说:“若是你想说,请便。”

    陈立果气的浑身发抖,他咬牙道:“你这个变态,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齐漆奇吹了个口哨,随手脱掉了自己的外套,转身去一个角落里取了绳子——他显然对这些过程,已经是非常的熟练了。

    作为一个“普通人”,陈立果的神色已经惊恐到了极点,随着齐漆奇的靠近,一点点的往后缩去,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个团。

    这个模样的陈立果,让齐漆奇看了觉得十分可爱,他感到自己下丨体已经硬的发疼,他说:“嗯,不要怕,我会很温柔的,你也会……很舒服……”

    眼见齐漆奇走到了面前,陈立果演戏的瘾也过足了,正准备动用异能,躲进空间,就听到一声巨响——有人在踹齐漆奇家的门。

    “咚”、“咚”、“咚”——只是三脚,子弹都打不穿的防弹门就被踹开了。

    齐漆奇面色一凝,声音瞬间没了刚才调戏陈立果时的柔软,冷的好似坚冰,他说:“谁?”

    陈立果看到陈系面无表情的从门后面走了出来。

    他走出来后,显示打量了屋内的场景一番,在看到陈立果身上的衣着完好,他身上那股恐怖的气息稍微减少了些,但随即,他却又注意到了陈立果肿的好像馒头的手腕。

    陈系脚下的砖石开始出现醒目的裂缝。

    齐漆奇后背气了一层冷汗。他的异能等级是s,在整个基地里s等级的异能者不超过三个,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光明正大的干这些勾当的重要原因。

    齐漆奇不害怕基地里另外的两个s级,他甚至觉得自己同他们打起来,最差也是五五开。但今天,在面对眼前这个不善的来客时,齐漆奇竟是觉得自己胜算最多不过一层,不,一层都算太多,因为他居然因为恐惧无法动弹了。

    就好像食草动物遇到猛兽时的反应,级别上的碾压,让他甚至生不出一点反抗之心。

    齐漆奇的冷汗滴落在地上,晕开小小的水渍。

    陈系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将目光转向了狼狈的躺在沙发上的陈立果,叫了一声:“爸。”

    陈立果哽咽道:“系系,你怎么来了。”

    陈系说:“爸,你受伤了。”

    陈立果摇摇头,他说:“爸爸没事,我们快走吧。”

    陈系说好,看也没看齐漆奇一眼,便走到沙发旁边将陈立果抱了起来,然后转身出了门。

    在陈系出门的刹那,齐漆奇真个人都瘫软了下来,他浑身发抖,就像刚才被他逼迫的陈立果那样。

    “怎么回事。”齐漆奇的眼睛因为太多的汗水,甚至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物,他不敢抬头看陈系的背影,只能低声问着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连……看他一眼,都不敢……”

    陈系直接抱着陈立果走了一段路后,陈立果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想要自己走();。

    陈系却理也不理,黑着脸色把陈立果往家里带。

    吴迪和张明樊都以为要注意自己安全的人是陈系,却没想到到头来出了问题的居然是陈立果。

    陈系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陈立果苦笑道:“我哪里知道他口味那么重。”不是说好的喜欢漂亮的男孩子么,他虽然没有他说的四十一岁,但也是奔三的人了,和男孩子这个名词哪里沾得上关系。

    陈系听了后气闷道:“爸爸从来不知道自己有多好。”

    陈立果露出有点尴尬的表情。

    陈立果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和陈系的长相根本不是一个等级,以至于车队里偶尔有人好奇的问起陈系的母亲该是怎样一个大美人才能生下陈系这种妖孽。

    陈系的母亲确实长得不错,但是也没有好看到陈系这种有点不真实的地步,要细究起来,还得说基因变异。

    到家后,陈系帮陈立果处理了手腕上的伤痕,撒了要还包扎了绷带。

    陈立果看着陈系半蹲在他面前仔仔细细的为他处理伤口,突然好奇的问了句:“系系,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

    陈系垂了眸子,说的风轻云淡,他道:“我回家拿点东西,见你不在就听说了那人抢人的事。”

    陈立果哦了一声,明显感觉陈系在撒谎,但他并未深究,只是沉思片刻后,道了句:“系系,你的妈妈其实还在。”

    陈系给陈立果包扎的动作一顿。

    陈立果又道:“我想找到她。”

    陈系道:“你还喜欢她?”

    陈立果说:“不。”

    陈系的手这才又动了起来,他说:“嗯,我都听爸爸的。”

    命运之女就在这个基地里,但是因为出去猎杀丧尸,大概还有半个多月才能回来。

    她此时和那个渣男还有接触,而那个渣男目前还未和白莲花在一起,同女主还有那么一丝丝情谊。

    对于陷在恋爱中无法自拔的女人来说,这一丝情谊就足够她幻想了。

    陈立果也知道其中滋味,所以对命运之女略有同情。

    不过现在有个很大的问题摆在面前,陈立果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高上不少的陈系,心中无奈的想,要怎么让命运之女相信,她丢掉的儿子,一年时间就长成这副模样了呢?

    陈系并不知道陈立果心里在想什么,他现在的情绪有些焦躁,但他还是强行压了下来。

    在踹开那扇门,看到缩在沙发上的陈立果,和朝着陈立果逼近的齐漆奇时,陈系心中困囚的野兽险些出笼。

    但他和陈立果的目光对上,那些血丨腥的念头,终于被强行压了下来。

    若是当着父亲的面做,还是不合适,陈系有点漫不经心的思考,自己私下另外找个时间处理掉这件事吧。

    哦,还有父亲口中的母亲。

    陈系想,这也是个多余的人,不出现还好,若是出现了……总之,爸爸是他一个人的,谁都别想将他从自己身边夺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