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8章 末日养儿手册(七)

第58章 末日养儿手册(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张明樊知道陈立果被齐漆奇抓走的消息时,陈立果已经被陈系救回来了。

    他和胡雨蓉急匆匆赶到陈立果的家里,却只看到陈系坐在客厅里慢吞吞的削土豆。

    “小系。”张明樊入门口便问道,“你爸爸没事吧?”

    陈系点点头:“被吓着了,手受了点小伤,没什么大事。”

    张明樊这才松了口气,他之前一直担心齐漆奇是个隐患,所以特意把陈系做工的地方安排的比较偏远。哪里想到出事的人居然变成了陈立果!

    陈立果和陈系两人的长相差距众人有目共睹,任谁都想不到齐漆奇居然会对陈立果产生兴趣,唉,变态的心思谁猜得到啊。

    胡雨蓉道:“陈系,我听他们说你也有了异能?”

    陈系道:“嗯。”

    胡雨蓉倒也是第一次听说被刺激了还能激发异能的,她好奇道:“你是什么系的异能?”

    陈系道:“好像是力量系的。”

    胡雨蓉长长的哦了一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略微有些诡异的笑容。

    张明樊没理胡雨蓉,他道:“等你爸爸醒了,我们再过来看看。”

    陈系说好。

    张明樊又有点迟疑的说了句:“齐漆奇那边……”他和胡雨蓉都离s级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根本不是齐漆奇的对手,他甚至都没想到,陈系居然真的能救出陈立果();。

    陈系说:“我会处理的。”

    张明樊本该怀疑陈系的,可他听着陈系的话,却对他生不出一点怀疑之心。反而是初次见到陈系时,内心深处那种一闪而过的恐慌再次升腾起来,张明樊苦笑一声,道:“抱歉。”

    抱歉没帮上什么忙,让陈立果受委屈了。

    胡雨蓉站在旁边没说话,她显然也感觉到了什么,脸上略微有点难看。

    陈立果连眸子也不抬,仔细的盯着手中的土豆,他说:“嗯,我知道,你们先走吧,让我爸好好休息。”

    张明樊和胡雨蓉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情绪,他们也没有再客气,站起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陈立果睡到下午才起的床,一起床就有刚做好的热腾腾的饭菜吃。

    他感觉幸福极了,正准备开吃,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受伤,根本没办法拿筷子。无奈之下,陈立果只好换了左手。

    陈系坐在旁边,见到这一幕,轻轻道:“爸爸,我来喂你吧。”

    陈立果道:“那多不好意思。”

    陈系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小时候你不也喂过我么?”

    陈立果还想拒绝,却见陈系已经端起碗开始准备喂他了。

    陈立果瞬间觉得自己智商又降了点,离弱智又近了一步

    陈立果一边吃,一边问:“齐漆奇那边怎么样?”

    陈系道:“你不用管。”

    陈立果其实早就知道陈系有了异能,他一开始还以为陈系是植物系的,但后来和系统讨论之下又觉得不太像。

    后来陈立果细细琢磨之下,才得出结论陈系的异能恐怕和常人不太一样,恐怕和吞噬有关系。

    陈立果问了陈系些问题,陈系都一一解答了,关于他何时激发的异能,异能的表现是什么,他都回答的十分坦然,若不是陈立果早就知道了真相,恐怕真的会信他。

    陈立果听完后,对着系统感叹道:“你儿子一岁居然就会撒谎了。”

    系统冷漠道:“一岁还没到就把他爸给上了你怎么不说。”

    陈立果:“……你这样的态度很容易失去我的。”

    系统:“谢谢,我会继续坚持。”

    陈立果:“……”辣鸡系统,迟早要完。

    接着陈立果和陈系定下了去检查异能等级的时间,齐漆奇这件事就好像一笔带过去了。

    但事实证明,陈系是个非常非常记仇的人。

    齐漆奇动的又是陈系最在乎的陈立果,这件事若是真的能一笔带过,那才有鬼。

    在陈立果这事情发生之后,很多人都等着看他们的笑话。

    因为齐漆奇的能力是基地里有目共睹的,惹上了这样一个s级异能者,怎么想也不可能善了。

    张明樊显然也这么想,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还特意让大家减少了上工的时间,叮嘱大家一定要早点回家,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但让众人都没想到的是,先出事的不是陈立果他们,而是齐漆奇。

    在他企图强上陈立果事情发生一周后,就被人发现他死在了自家的卧室里。

    而且是死在他最拿手的冰系异能手上。

    尖锐的冰锥穿透了他的四肢,将他整个人都死死的钉在强上,那淌了一地的鲜血让人不由的怀疑他的死因是流血过多。

    齐漆奇死时的表情格外惊恐,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眼睛至死都未曾闭上。

    此事一出,基地哗然,政府立马开始严查真凶。

    一个能力为s级的异能者,是基地非常珍贵的资源,虽然他有些让人痛恨的行为,但终究是利大于弊。

    况且齐漆奇死去的方式如此诡异,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消无声息的死在了自家卧室里。

    齐漆奇死后,自然也有人怀疑陈立果和陈系。

    不过二人的嫌疑并不重,因为陈系是刚觉醒的力量系异能,而陈立果不过是普通人。此时世界上还暂未发现双系异能的存在,所以其他人就算怀疑,也找不到是他们两人动的手的证据。

    轰轰烈烈的查了一个月星期,政府却一无所获,随着时间流逝,这件事的影响也逐渐淡了下来。

    基地里冰系异能者不多,可没有一个是齐漆奇的对手。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死在冰系异能上,这或许永远都是个不能解开的谜团了。

    在另外一边,陈系的异能等级也出来了,是a级,而且有向s级进化的潜质。

    队伍里突然多了个异能者,自然是件让人高兴的事。

    张明樊还特意请客让大家好好吃了顿。

    陈系说:“爸爸,我会好好保护你。”

    陈立果听着,眯起眼睛笑的温柔,他说:“好啊。”

    就在齐漆奇死后不久,命运之女的队伍也杀完丧尸,正好回基地。

    她回来的那天陈立果找了个理由,在门口蹲了一会儿,果不其然看到了她。

    命运之女陈墨薇走在一群男人中间,却并未被周围的男人气势掩盖,她嘴里漫不经心的叼着根烟,背上还背着一把看起来十分沉重的抢,原本有些狼狈的外表,却让人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

    陈立果心想不愧是毁灭世界的女人,和其他人果然看起来不一样。

    其实陈墨薇长得和陈系真的挺像的,特别是眼睛那一块,表情冷漠的盯着人看的时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陈立果对系统说:“这么好个姑娘,怎么就看上了那么个男人!”

    系统冷漠脸:“陈系还看上你了呢。”

    陈立果:“……”这有可比性吗?

    系统继续道:“眼光和她妈不挺像的吗?”

    陈立果已经被系统伤透了心,他觉得自己和系统根本无法好好聊天,他说:“系统,你就不能不抱有偏见的看待我和陈系的关系吗?”

    然后系统对陈立果进行了致命一击,他说:“陈系才一岁半();。”

    陈立果闻言痛哭流涕:“对不起我有罪。”

    和系统这一打岔,陈墨薇那边却好像和人发生了争执。

    陈立果仔细看去,发现陈墨薇争执的对象就那个渣了她的渣男,二人不知何种原因正在争吵,而那个男人的眼里此时全是不耐烦。

    陈立果像个变态似得在旁边偷窥。

    两人越吵越凶,居然就要动起手来,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从外表看起来弱柳扶风的女人走到了那男人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不知说了什么,男人的情绪就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然而陈墨薇却好像更生气了。

    陈立果眯起眼睛瞅了瞅,道:“这人好像是那个白莲花啊。”

    系统道:“就是她。”

    陈立果啧啧啧:“长得这么清纯可人,怪不得。”

    就连陈立果都看得出,陈墨薇的情绪已经压抑到了极点。但那个男人却不想再和她说话,牵着白莲花转身就走。

    陈墨薇气的脸色铁青,看样子恨不得取下枪对着面前这对狗男女突突一梭子子丨弹。

    陈立果正看得起劲,陈墨薇的眼神一转,不知怎么就转到了他的身上。

    陈立果:“……”哦豁,看八卦遭人抓了个正着。

    陈墨薇面色不善的走到陈立果面前,道:“看什么呢你!”

    陈立果弱弱道:“看你好看。”

    陈墨薇拧着的脸色略微松了松,眼神里露出一丝笑意,她说:“油嘴滑舌。”

    陈立果小声道:“那男人真没眼光。”

    陈墨薇道:“哦?你又知道什么了?”

    陈立果替陈墨薇愤愤不平,他说:“要是我肯定选你。”

    陈墨薇眼神一转,不知道想到什么,居然伸手挽住了陈立果的手,她笑眯眯道:“现在也不晚啊。”

    陈立果:“……”这个发展,他是没想到的。

    陈墨薇见陈立果一脸卧槽,语气瞬间沉了下来,她道:“怎么?后悔了?”

    陈立果赶紧补充:“我有儿子了!”

    陈墨薇道:“嗯?你有老婆了?”

    陈立果道:“对啊对啊,我不能对不起她。”

    陈墨薇一把就把陈立果甩开,没好气道:“有老婆了还来勾搭别的女人,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说完就走,留下陈立果一个人经受周围看八卦的人眼神的拷问。

    陈立果:“……”都是看八卦的,就不能友好一点吗?

    见到了命运之女后,陈立果就回家去了。

    然后他的后院就起火了。

    陈立果进屋的时候就看到陈系面无表情的坐在客厅里,见到他走进来,不咸不淡的问了句:“回来了?”

    陈立果唔了声();。

    陈系又道:“去哪儿了。”

    陈立果这时候要是再察觉不出陈系态度的异样,他这个父亲也就白当了,他道:“系系,怎么了?”

    陈系缓缓道:“我看到一个女人挽着你的手。”

    陈立果:“……”真不该去看八卦的,看了更不该多嘴。

    陈系继续道:“爸爸喜欢那个女人么?”

    陈立果的面色有些纠结,他在考虑是否要告诉陈系他身世的真相,但看着陈系此时的表情,他又觉得若是这么告诉他,恐怕陈系得受不小刺激。

    陈系受刺激了,受苦的还是自己,陈立果犹豫之下,还是决定将这事情缓一缓。

    陈系道:“爸爸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陈立果道:“系系,你记住,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是你的爸爸。”

    陈系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他说:“我明天和张哥他们一起出城猎杀丧尸。”

    陈立果道:“什么?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陈系说:“没什么好说的。”

    他说完就出了门,不理会在身后叫喊的陈立果。

    这是他们父子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冷战,还是陈系主动的。

    陈立果独自坐在家中,感受着风烛残年的凄凉,他说:“系系不要我了。”

    系统说:“让你浪。”

    陈立果拭去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空巢老人猝死家中,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系统:“……”

    第二天,陈系没和陈立果打招呼就同张明樊他们走了。

    等陈立果赶过去的时候,基地门口已是空无一人。

    陈立果气的把所有购买券都用了。

    陈立果本以为陈系出门是为了和他赌气,结果晚上才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晚上陈立果躺在床上刚睡着,忽的感觉到浑身痒痒的,待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床的藤蔓。

    陈立果喊了声救命,那藤蔓这次居然没堵他的嘴,只是将他的眼睛蒙了起来。

    陈立果心想陈系你个小兔崽子真是好样的,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说好的出城猎杀丧尸呢,你就是这么给你自己找不在场证明的?

    然后陈立果就又被上了。

    这一次陈系折腾的格外厉害,陈立果哭着喊着求饶都不管用,最后直接晕了过去。

    因为没有陈系的照顾,这次陈立果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他一睁开眼,就被自己身上的密密麻麻的红痕惊讶到了。

    陈系这次居然没有消除他身上的痕迹,这是啥意思,这熊孩子想和他摊牌了吗?可是他才一岁啊啊啊啊啊。

    陈立果:“为了养孩子,我费尽了心血。”

    系统说:“你的心血为什么是白色的();。”

    陈立果:“……”系统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么奇怪的话。

    躺在床上的陈立果装着尸体,他是真的动不了了,身体被折腾的跟散架了似得。

    但为了不崩人设,陈立果一边休息还得一边演戏,绝望、不敢置信、悲伤,等等情绪全都出现在了他的面容之上。

    他缩在被窝里,不愿看见一丝的阳光,害怕阳光会照到他被污染的灵魂。

    陈立果本来是打算趁着陈系走的这个时间,和命运之女好好接触一下,但陈系完全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打算让陈立果下床,因为第二天他又来了。

    陈立果再次被吃干抹净。

    第三天,陈立果觉得继续这样下去,他离精尽而亡只有六个小时的距离,于是他机智的躲进了自己的空间。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陈立果居然被藤蔓从空间里活活的拽了出来!

    在空间里休息的陈立果在发现那藤蔓可以进入空间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不敢相信道:“系统,这是bug吗?为什么他能进来啊?”

    系统说:“你养的儿子,我哪里知道。”

    陈立果:“这不科学!!!!”

    系统冷漠脸:“可能是你的心血用的太多让他升级了吧。”

    陈立果:“……”这辣鸡系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污了。

    总而言之,陈立果被陈系从空间里抓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他躺在床上先被丨操了一顿,然后开始装死。

    那藤蔓代替陈系的手摸了摸陈立果,似乎在询问他怎么了。

    陈立果奄奄一息,哭着说:“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再插就秃噜皮了。

    藤蔓顿了顿,然后伸出了陈立果的口中。

    陈立果:“……”嘴也不行!!!

    由内而外,从上到下,陈立果身上该被玩的地方都被玩了,不该被玩的地方也被玩了,以至于他完全进入了贤者时间,一提到撸这个字就觉得十分的污秽。

    早上陈系走后,陈立果对系统说:“我看不起以前的自己。”

    系统问他为什么。

    陈立果用他哑着的嗓子哭诉:“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玩的,我真的要被玩废了。”

    然后早上他去上厕所,被弄的太过头的身体,居然在上厕所的时候都……

    陈咸鱼回到了床上,像一只被用过头的安丨全套。

    陈系好像也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于是他善解人意的给陈立果放了一天假,陈立果终于缓了缓。

    结果说好一天就是一天,多一分钟都没有,陈系把跑到街上企图躲避的陈立果再次抓回了家,认认真真的操了一顿。

    陈立果:“……”不行啦!!!这熊孩子!!!再玩就死人啦!!!!

    陈系出去的那一个月,简直就是地狱。

    陈立果简直求着他回来();。

    这一个月陈立果别说去和命运之女见面了,他连床都没能下。

    陈系回来的那天,陈立果简直喜极而泣,想要抱着他的腿喊:“儿子再爱我一次,咱能别刺激过头了吗?”

    陈系不知道陈立果在想什么,他回到家后,毫不意外的看着陈立果躺在床上。

    陈立果没穿衣服,浑身上下都是欢丨爱之后的痕迹,躺在床上时虽然睁着眼,但那眼神里已经看不见神彩了。

    陈系走过去,叫了声爸爸吧。

    陈立果没有回应,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

    陈系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了陈立果的大腿,然后他看着陈立果的身体猛地痉挛了一下,居然就这么泄了出来。

    这就是陈系这一个月的成果,他几乎是彻底的改造了陈立果的身体。

    陈立果这种崩溃的状态持续了一个星期才缓了过去,这一个星期里陈系自然没有再继续折腾陈立果——说实话,他也害怕把陈立果折腾坏了。

    在陈立果恢复意识后,他抱着陈系就崩溃的哭了起来,口齿不清道:“救、救我……不要……不要……”

    陈系看了心疼,但更多的是一种满足感,他着迷的吻着陈立果的头顶,低低道:“爸爸怎么了?”

    陈立果摇头,道:“难受……救命……”他说的不清不楚,如果不知道的人,一定不会明白他说了什么。

    但陈系却很清楚,全都是他一手做的,他怎么可能不清楚。

    陈系说:“爸爸,你这么说,我听不懂呀。”

    陈立果不肯细说,只是道:“别走了系系,我害怕,我害怕……”

    陈系说:“嗯,我听爸爸的。”

    一个月的折腾,又过了一个月陈立果才彻底的缓过来。他没有向陈系解释他身上的痕迹,陈系也十分善解人意的没有问。两人很默契的忽视掉了发生的一切。

    陈立果缓过来后,在心里对陈系进行了一系列的批判,说这孩子实在是太熊了。

    系统听后,道:“所以你打算怎么罚他?”

    陈立果说:“嘻嘻嘻,我罚他再出去打丧尸可以吗?

    系统:“……”操丨死你算了。

    过了这么一段快乐似神仙的日子,但做的事还是要做,陈立果又开始背着陈系和陈墨薇偷偷接触。

    陈墨薇这个妹子挺直爽的,唯一美中不足就是眼神太差,居然喜欢上了那么一个渣。

    陈立果利用系统摸准了陈墨薇的生活规律,在她买菜的时候,就自己在集市上摆了个小摊卖些蔬菜。

    这么一来二去,两人也能说得上几句话了。

    陈立果和陈墨薇的互动,陈系都看在眼里,他没有特意出面阻止,哦,如果操一顿不算阻止的话。

    陈立果几乎快要习惯这种生活了,和陈墨薇见一次面,被丨操一次,见一次面,被丨操一次。

    陈立果:“……可以的,规律的性生活是身体健康的一大保证。”

    系统:“……”

    陈立果说:“两天了,我是时候去找她聊聊天了();。”

    系统:“……”妈的智障。

    然后陈立果就去了。

    张明樊挺久没和陈立果见面,等他突然想起来的,特意来找陈立果聊天时,一进屋就看到陈立果坐在客厅的椅子上。

    不过两个月,陈立果却像是变了个人似得,身上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张明樊看了一眼,居然就看呆了。

    陈立果听到声音,有点惊慌的抬头,道:“队长,你怎么了来了。”

    张明樊道:“我、我来看看你,季阳,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陈立果的某个部位里还有根在折腾的藤蔓,他咬了咬牙,说了句我没事。

    张明樊迟疑道:“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陈立果说:“我真的没事。”

    张明樊说:“……季阳,有什么事你和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其实他隐约察觉了什么,但又觉得太不可思议,以至于都没敢多想。

    陈立果低低笑道:“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呢。”

    张明樊还欲再说什么,却听陈立果直接下了逐客令,他说;“你先走吧,我想去睡觉了。”

    话都说到这里了张明樊再多说什么好像就是不识趣。

    他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屋子。

    陈立果在张明樊离开的那一刻就崩溃的哭了起来,他用手捂着某个部位,悲伤的哀求着:“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今天放过我吧,求求你。”

    那藤蔓根本理也理,直到陈立果的身体彻底瘫软,才结束了一切。

    陈系回来后,看到陈立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叫了声:“爸爸。”

    陈立果微微抬眸,低低道:“系系。”

    陈系道:“爸爸,你怎么了?”

    陈立果沉默两秒,似乎终于忍不住什么似得,抓着陈系的袖子便哭了起来。

    陈系由着陈立果哭,他时不时安抚陈立果的情绪,却没有再追问陈立果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要等着陈立果主动说出来。

    不过虽然陈立果不说,却更加黏陈系了。

    那藤蔓好像十分惧怕陈系,只有在陈系出现的时候,才会消失不见。

    如果陈立果真的是季阳,那他或许会如陈系预料的那般,逐渐被改变心理,对陈系产生浓浓的依赖之情。

    但很可惜,换了陈立果,就变成了:你活这么好,花样这么多,人家真的好喜欢哦。

    天天活在马赛克里的系统这时候已经是觉得啥经都不好使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陈墨薇和渣男再次发生了矛盾。

    矛盾的原因是渣男居然想把白莲花以干妹妹的身份接回自己的住所。

    陈墨薇当即嘲讽了一番:“干妹妹,干妹妹,你这个妹妹连用途都想好了啊();。”

    白莲花姑娘眼泪落了下来,说:“姐姐,你不要误会我,我和齐哥真的什么都没有。”

    陈墨薇冷漠脸:“哦。”

    齐渣男说:“墨薇,我爱的是你啊。”

    陈墨薇说:“上的是她?”

    齐渣男:“……”

    陈墨薇冷冷道:“可以啊,齐渣男,你要是哪天让我发现你上了她,我就把你的家伙剁了。”

    三人争执时,陈立果“正巧”也在场,听到这句话,第一个反应是:原来命运齐渣男非要把陈墨薇弄死的原因不会就是这个吧……

    齐渣男说:“好!墨薇,你信我!”

    陈墨薇一脸冷漠的走开了。

    陈立果照例听完八卦,回家挨操去了。

    结果让陈立果惊讶的是,今天陈系居然早早的回了家。

    陈立果叫他:“系系。”

    陈系说:爸爸去哪儿了?”

    陈立果说:“去菜市场了一趟。”

    陈系说:“菜呢?”

    陈立果机智的回答:“我是去卖菜的。”

    陈系说:“卖菜的购买券呢?”

    陈立果继续机智:“买糖吃了。”

    陈系:“……”

    陈立果说:“怎么啦?”

    陈系似乎在强行忍下自己的怒气,他沉默了几分钟后,才到:“爸爸喜欢那个女人么?”

    陈立果小心翼翼道:“哪个?”

    陈系道:“那个叫苏墨薇的女人。”

    陈立果心想陈系连人家名字都知道了,好像再隐瞒也不像回事儿,于是他吐了口气,低低道:“不是这样的系系。”

    陈系说:“那是怎么样?爸爸不是说好了永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么?”

    陈立果握了握拳,好似做足了心理准备,他说:“系系,那个女人……是你的妈妈。”

    陈系脸上一下子就变了,他说:“你和她发生过关系?”

    陈立果苦笑一下,低低道:“你、你不是我亲生儿子,是……是我捡来的。”

    陈系猛地瞪大眼了眼,他说:“这不是真的——”

    陈立果:“……”行啦,熊孩子,别装了,你这演技只能给你十分还是看在颜值的份上,那嘴巴咧的是不是快要笑出声了啊!

    陈系一把握住了陈立果的手,他说:“爸爸,我真的不是你亲生的?”

    陈立果缓缓点头,然后很配合的说:“但我永远把你当成我的亲生儿子。”

    陈系:“……”并不高兴咋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