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59章 末日养儿手册(八)

第59章 末日养儿手册(八)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之前就和系统讨论过陈系知道自己不是他亲生父亲时的反应。

    陈立果说:“统儿啊,我觉得陈系知道后,大概会有两个反应。”

    系统问他哪两个。

    陈立果说:“欣喜若狂。”

    系统道:“很有可……”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陈立果补充了第二个选项:“还是兴致全无?”

    系统当时听到陈立果的话,反应了很久才反应过来陈立果这句兴致全无是什么意思,他对着陈立果反手就是一个煤气罐:“你能不能要点脸?”

    陈立果说:“贩卖人体器官是犯法的。”

    系统:“……”

    今天陈系终于知道了真相,好在他的反应还算得上个正常人——或者说,他至少想再陈立果面前表现的像一个正常人。

    陈系说:“不可能,爸爸,你骗我!”

    身为影帝的陈立果早就看穿了陈系拙略的演技!然而他还得配合一下,努力再努力挤出一滴眼泪,哽咽着说:“系系,爸爸没有骗你。”

    陈系说:“那我的父亲呢?我的父亲是谁?”

    陈立果迷之沉默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

    陈系瞪眼。

    陈立果幽幽道:“但是我知道你母亲是谁。”

    陈系咬着牙道:“是谁?”

    陈立果道:“你还记得之前我接触的那个叫陈墨薇的女人么?她就是你的母亲();。”

    陈系一脸不敢置信,摇着头道:“我不信!”

    陈立果继续流下几滴泪水,道:”系系,这是真的。”

    陈系其实一直很疑惑,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叫季阳,可他却叫陈系,而且从小到大,陈立果几乎都没有提过关于他母亲的事情。

    陈立果很配合气氛的点了根烟,在烟雾缭绕中,沧桑道:“那是个下着小雨的下午。”

    陈系:“……”

    陈立果道:“我正在街上走。”

    陈系继续听着。

    陈立果说:“忽然听到路边的垃圾桶里,传来了小孩的哭声。”

    陈系表情变得有点奇怪。

    陈立果说:“我走过去一看,哎?!这里居然有个小孩!”

    陈系说:“然后你捡起来就养了?”

    陈立果道:“对啊。”

    陈系说:“……”总觉得的陈立果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沉默片刻后,道,“那你怎么知道我母亲是陈墨薇的?”

    陈立果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他说:“因为我是医院的护工,所以知道医院里丢了孩子。”

    陈系道:“但是你没有把孩子还给陈墨薇?”看起来陈系没有要叫陈墨薇母亲的意思。

    陈立果苦笑:“我当时突然像中了邪,居然想把这个孩子留下来,等我后悔的想要把你还给你母亲的时候,末日却突然降临了……”

    陈系凝视着陈立果的面容,从嘴里轻轻的吐出两个字:“骗人。”

    陈立果手一抖,烟灰落了一地。

    陈系道:“你根本没打算把孩子还回去。”

    陈立果表情中出现了被揭穿真相的惊慌,但他还是强行压下了这种情绪,勉强笑道:“系系……”

    然而陈系却并不给陈立果面子,他道:“若是你打算还回去,怎么会准备那么多给孩子用的东西?”尿片、奶粉和各种根本用不到的书,有哪个正常人会在末日到来时,当做物资储备起来浪费空间?

    陈立果脸色煞白,像个被戳穿了谎言的小偷,他说:“系系……”

    陈系说:“爸爸,无论你干了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边,所以,不要对我撒谎好么?”

    陈立果苦笑一声,情绪看起来有点崩溃,他点头道:“对,没错,我不打算把你还回去,我只是个卑劣的小人,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他说到这里,露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

    陈系见状再也忍不住,将陈立果一把揽入怀中。

    经过这段时间的折腾,陈立果似乎瘦了许多,被高大的陈系抱着,简直像个孩子似得。若告诉外人他们两人是兄弟,那恐怕会有人将陈系当做哥哥。

    陈系轻抚着陈立果瘦削的背脊,脑子里却是他品尝过的美妙滋味,他道:“爸爸,不要难过。”

    陈立果一动不动的任由陈系抱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陈系说:“只要你开口,我就永远待在你身边,陈墨薇这个母亲,于我而言根本无足轻重。”

    陈立果说:“不!我不能再这么卑劣下去,陈墨薇毕竟是你的母亲,你们一定要母子相认!”

    陈系看着陈立果,情绪之中很明显的出现了不悦,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依旧是温和道:“好,都听爸爸的。”

    陈立果松了口气,又有点怅然若失。

    但显然心中放下了一块名为愧疚的巨石。

    陈系盯着陈立果的嘴唇,轻轻的用舌头顶了顶自己的上颚……他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不然真的会忍不住,对着陈立果吻下去。

    父子二人的交谈,最终结束在了这里。

    陈系对待陈立果的态度依旧,只是陈立果再去偷窥陈墨薇,他没有继续惩罚陈立果。

    一想到这个,陈立果还有点小难过呢。

    陈墨薇也是异能者,虽然陈立果偷窥的很委婉,但次数多了,总有被发现的时候。

    陈墨薇找了个时间就把偷窥的陈立果逮了个正着。

    陈墨薇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陈立果说:“没有啊。”

    陈墨薇道:“你没有暗恋我?那你天天蹲着偷窥我干啥?”

    陈立果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他看着陈墨薇道:“你是叫……陈墨薇对么?”

    陈墨薇道:“对啊。”

    陈立果说:“你是不是,曾经有个孩子?”

    陈墨薇眼神和气势一下子全都变了,她冷冷道:“你怎么知道的?你有什么目的?!”

    陈立果苦笑一下,他说:“我也是a市来的……我是那个市xx妇产医院的护工。”

    陈墨薇皱起眉头:“所以你知道这个消息,是从哪里听的八卦?”

    陈立果咬牙道:“不,我知道你的孩子在哪?”

    陈墨薇道:“什么?!”

    作为一个母亲,没有人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即便孩子的父亲是个人渣。在原来的世界里,陈墨薇直到死去,都一直在内心深处,惦念着自己夭折的孩子。这件事也成了她人生中一个无法补偿的缺憾。

    可是现在陈立果就站在她的面前,告诉她自己的孩子还活着,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陈墨薇感到高兴的同时,又无比怀疑陈立果所言的真实性,

    陈立果说:“嗯……当时找到孩子,已经末日了,我没办法联系你,只能自己养着。”

    陈墨薇虽然狐疑,但陈立果说的煞有其事,况且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陈立果完全没有必要撒谎。

    陈墨薇道:“那我的孩子呢?”

    陈立果道:“哦……还有一件事我得提前和你说一下。”

    陈墨薇道:“什么事?”

    陈立果道:“你的孩子出了点状况();。”

    陈墨薇一听立马紧张了起来,她道:“什么状况?”

    陈立果干笑:“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陈墨薇其实很怀疑陈立果是打着孩子的幌子骗自己,但认真想想,又觉得陈立果没有骗自己的理由,于是她道:“走吧,你带路。”

    如果陈立果带路的地点是荒郊野外,那陈墨薇可以百分之八十的确定陈立果是个骗子。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陈立果居然真的将她带到了一个居民住宅区。

    陈立果艰难道:“你进去之后,冷静一点。”

    陈墨薇的心脏砰砰直跳,和所有要和失散孩子见面的母亲一样,她的内心充满了恐慌和期待,她嗯了声,然后跟着陈立果走进了屋内。

    陈系又坐在沙发上削土豆,他知道陈立果干嘛去了,但并不想阻拦。

    和陈立果不是亲生父子关系,于陈系而言简直就是完全没有料到的惊喜,虽然即便他们是亲生父子,他也有法子让陈立果接受他。

    不过少点麻烦,谁不愿意呢。

    陈墨薇一走进去,就看到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年轻人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个脑袋大的土豆正在削成小块,见他们二人进来,头也不抬的叫了声爸。

    陈墨薇的目光在屋子里环视一周,道:“孩子呢?”

    陈立果指了指陈系,道:“这、这就是你儿子。”

    陈墨薇愣了片刻,才明白陈立果说的儿子是谁,她扭头凝视了陈系几秒,然后噗嗤一声笑开,伸手摸了一下陈立果的脸蛋——她有一米七三,鞋底七厘米,还真比陈立果高,她道:“亲爱的,我倒更愿意认你当儿子。”

    陈立果:“……”可以,陈系果然遗传的是他娘的基因。

    话语刚落,她猛地朝旁边闪了过去,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她原本站着的地方,直挺挺的插上了一把锋利的小刀。甩刀的人显然丝毫没有余力,因为那小刀的刀刃足足没入了地下一半。

    陈墨薇冷漠的转头,看向了同样面色不善的陈系,嘲讽道:“你当我多老了,能生出这么个儿子?”

    陈立果大吼一声:“不准打!”

    马上要动手的两人强行忍下了冲动,陈墨薇脸上难看,她说:“这怎么可能是我儿子!”

    陈立果说:“我要是撒谎怎么会撒这么拙劣的谎言!他就是你儿子!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才一年就长成了这副模样!”

    陈墨薇觉得这个事实太过荒诞,但就是因为荒诞过了头,让人反而生出了一种真实感。

    陈墨薇道:“我要查一下。”

    陈立果说:“可以。”

    陈墨薇道:“给我一根他的头发。”

    陈立果走到陈系面前,叫了声:“系系。”

    陈系犹豫几秒,还是低了头,让陈立果在他脑袋上拔了几根头发。

    陈墨薇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帕,将陈立果给她的头发包了起来,她看了陈系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陈立果寂寥的看着陈墨薇的身影,心想这对母子真是像……

    陈系从陈立果的身后抱住了他,感到陈立果的身体,因为他的拥抱微微抖了抖,他用下巴轻轻的蹭着陈立果的头顶,低低道了声:“爸();。”

    陈立果道:“系系。”

    陈系道:“就算我是她的儿子,我也要和你在一起,你不要赶我走。”

    陈立果拍拍陈系的手,安抚道:“嗯,你永远是我的亲儿子。”

    陈系紧了紧手——他真是有点讨厌陈立果的这句话。

    陈墨薇验证陈系的身份用了四天时间,四天后,她又来了陈立果的住所。

    当时陈系不在,陈立果正在打扫卫生,陈墨薇敲了敲门,道:“我进来了。”

    陈立果道:“嗯。”

    陈墨薇走进来,环顾四周:“他不在?”

    陈立果道:“去上工了。”

    陈墨薇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凳子,道:“能坐?”

    陈立果点头:“请便。”

    陈墨薇坐下后,沉默了几秒后,她长长叹息一口,道:“我没想到,他居然真是我儿子。”

    陈立果见她承认了陈系的身份,正想安慰几句,就听到陈墨薇继续道:“我更没想到,我找到他后,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陈立果:“……”无言以对。

    陈墨薇道:“仔细想想原因,大概是因为他和我太像了。”一点也不软,一点也不需要人的保护——或者说,他需要人保护的那个阶段,自己却不在他的身边。

    陈墨薇说:“谢谢你了。”

    这句谢谢,陈立果是受之有愧的,他说:“我给他取的名字叫陈系。”

    陈墨薇有些落寞的说:“你和我说说他的事情吧。”

    陈立果就开始讲陈系小时候的事情。说陈系吃肉,说陈系特别聪明,说陈系长得飞快。

    陈墨薇听的很仔细,听完之后,她又叹了口气,她说:“这世道里养孩子,很难吧?”特别是陈立果这样的一个没有异能的人。要将一个婴儿拉扯大,听起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陈立果又不能告诉陈墨薇他有空间,于是只能说还好。

    陈墨薇说:“我看得出那孩子特别依恋你,你一定对他很好。”

    随着陈立果的叙述,陈墨薇脑袋上的进度条也开始往前推进,和陈立果预料的差不多,足足快要到达五十,才慢慢停下。

    看的出虽然陈墨薇没有表现出来,但她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挺在乎陈系的。

    二人又聊了些其他的事。

    陈立果也得知陈墨薇这一路走来也不容易,她虽然在末日前夕就苏醒了异能,但一开始却也过得过得十分狼狈,直到异能升级,入了基地,生活才终于好了起来。

    两人越聊越投机,不知道不觉就到了下午,陈系也做完工作回来了。

    他早就知道陈墨薇在家里,所以进门时一点也不惊讶,只是道:“爸,我给你买了点种子();。”

    陈立果闻言惊喜道:“真的?”

    陈系点点头。

    陈立果道:“来来来,给我,我拿去用盐水泡泡,等下场雨就种下去。”

    陈系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递给了陈立果。

    陈立果接过来,屁颠屁颠的去了厨房,他其实也没那么急,只是想给这对母子留下点独处的时间。

    陈立果一走,陈墨薇的下一句话就是:“你喜欢他?”

    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很快就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

    陈墨薇又道:“他是自愿的?”

    陈系说:“他还不知道。”

    陈墨薇说:“你会考虑他的感受吧?”

    陈系说:“若是我不考虑他的感受,早就同他坦白了——你以为他逃得掉。”

    陈墨薇心情十分复杂,身为高级异能者,她明显能感觉到陈系身上透出的不同寻常的气息,这种气息甚至让她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颤栗,就好像眼前这个人不是人类,而是危险的野兽。

    母子相认,没有感人肺腑的互诉衷肠,反而开始讨论起了另外一个人。

    陈墨薇说:“你不要逼他太过。”她看得出陈立果是个性子软的人,若是陈系真的出手,陈立果是完全没有反抗余地的。

    陈系说:“我会等。”

    陈墨薇稍微松了口气。

    然而陈系下一句话却是:“不过我不确定自己能等多久。”

    陈墨薇拧眉,她说:“你该不会已经——”

    陈系说:“对。”

    陈墨薇不可思议道:“他居然没反应?!”

    陈系说:“他不知道是我。”

    陈墨薇也不知道对陈系该说什么了,她是应该劝陈系的,但看着眼前这个已经称得上成熟的男人,她觉得始终无法以母亲的身份规劝。

    最后陈墨薇只能苦笑着道:“别让自己后悔。”

    陈系点头,但看模样,似乎并未将陈墨薇的话放进心里。

    陈立果再从厨房里出来时,陈墨薇已经要告辞了。

    陈立果叫她留下来吃饭,她却摇头笑道:“不了,回去还有点事。”

    “那下次一起吃个饭吧。”陈立果提议。

    陈墨薇点头同意,告辞离开。

    陈墨薇走后,陈系主动去做了饭,陈立果再怎么迟钝,也察觉了这母子二人的相处似乎不对劲,他有点纠结,但又不好意思去问为什么,毕竟他就是让这对母子分别的元凶。

    这顿晚饭吃的格外沉闷,吃完后陈立果早早上了床,躺在床上和系统聊天,他说:“陈系和陈墨薇怎么回事啊?”

    系统说:“我怎么知道。”

    陈立果说:“系系不高兴吗?”

    系统说:“可能吧();。”

    陈立果难过道:“唉,都怪我,难过的我都睡不着了。”

    系统闻言沉默几分钟,正准备开口安慰陈立果几句,就听到陈立果打起了小声的呼噜。

    系统:“……”这就是你难过的睡不着了???

    结果陈立果这个觉还是没能睡安稳,因为半夜陈系又来找陈立果了,还是那密密麻麻的藤蔓,陈立果是被爽醒的。

    他泪眼朦胧的睁开眼睛,只看得到一片黑暗,耳边传来低低的喘息声,他感到有人在轻轻的咬着自己的耳垂。

    被调丨教的敏丨感无比的身体,轻易的被再次进入,陈立果难耐的喘息,只感到浑身好似燃烧一般的热了起来。

    陈立果被细细的藤蔓捆的牢牢的,根本没有一点拒绝的机会,他的眼睛开始泛出水汽,口中不由自主的抽泣起来。

    陈系爱死了这声音。

    他着迷的看着陈立果白皙的背部皮肤,把脸放上去轻蹭几下。

    陈立果浑身抖如筛糠,一个劲的往前爬想要挣脱。

    陈系怎么会让他如愿,再次毫不留情的将他拽回,再次侵入。

    陈立果崩溃的哭了起来,他说:“为什么是我……”

    陈系听着陈立果的问话,却是轻笑一声,并不回答。

    第二天,陈立果艰难的醒了过来,他觉得自己的眼皮无比的沉重,只是睁开眼睛这个动作,都让他用尽了力气。

    陈系坐在陈立果的旁边,见他醒过来,道:“爸爸,你醒了。”

    陈立果哑声道:“系系。”

    陈系道:“嗯,我在。”

    陈立果说:“救救我——”

    陈系说:“爸爸,怎么了?”

    陈立果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他身上既没有衣服,也没有被子,陈系的目光让他觉得羞耻,可虚弱的身体无法动弹,他口齿不清的说:“藤、藤蔓,难受……怪物……”

    陈系说:“爸爸,你被怪物怎么了?”

    陈立果面上出现惊恐之色,之前发生的,被他刻意遗忘的一切再次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那糟糕的一个月,被玩到崩溃的身体,让他发出低低的哭泣。

    陈系平静的听着,没有催促。

    待陈立果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他才又问道:“爸爸,你被怪物怎么了?”

    陈立果哀求的看着他,似乎想要陈系换个话题。

    但陈系无视了陈立果的恳求,他继续道:“爸爸,你被怪物怎么了?”

    一个问题问了三遍,好像鞭子一样抽打在陈立果的脊背上,他羞耻道:“我、我被它侵犯了。”

    陈系说:“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陈立果道:“是、是藤蔓……好多,藤蔓,还有人……”

    陈系说:“爸爸觉得舒服么?“

    陈立果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好像不敢相信陈系居然会问出这个问题,他说:“系系……”

    陈系伸出手,轻轻的点了点陈立果被红痕斑驳的肩膀,他说:“爸爸觉得舒服么?”

    陈立果似乎想要说不舒服,但才被侵丨犯的身体,依旧有快丨感停留,让他无法说出不舒服这三个字();。

    陈立果说:“不……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

    陈系说:“没关系。”

    陈立果慢慢把身体缩成了一团,他耸动着肩膀,似乎耻于再和陈系交谈。

    陈系说:“爸爸,没关系的。”

    陈立果哑声道:“怎么会没关系,这种事情,怎么会没关系?”

    陈系说:“我会保护爸爸的。”

    陈立果立马想起,只要陈系在他身边,他就不会被侵犯的事,差点对陈系说:“你走。”——他好歹是忍住了,且朝着陈系投去了可怜兮兮的目光,说了句:“你别走。”

    陈系怜惜的看着陈立果,若不是理智使然,他几乎就要低下头,亲一亲陈立果那双可怜又可爱的眼睛了。

    陈系说:“爸爸,别怕。”

    陈立果说:“有系系在,我不怕……”

    陈系弯下腰,把没穿衣服的陈立果抱起来,然后让陈立果将他一起带进了空间。

    用空间里的灵泉,将陈立果身上的那些痕迹洗净,陈立果乖乖的任由陈系摆布,像个失去了灵魂的布娃娃。

    陈系把他洗干净,然后说:“爸爸,好好睡一觉吧。”

    被安抚情绪的陈立果慢慢闭了眼睛,陷入了深眠之中。

    身体太过疲乏,即便是用了灵泉,也需要休息。

    陈立果完全恢复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他起床就点了根烟,开始慢慢的抽。

    陈立果吐了口烟雾,道:“我这脏污的身子,不要也罢。”

    系统:“……”你能不能先把烟熄了再说话?

    陈立果说:“一个破碎的我,要怎么拯救一个破碎的你。”

    系统:“爽够了吗?爽够了去干活行不行?”

    陈立果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完全不见昨天的虚弱,他把烟熄了之后,大喊一声:“走!”

    陈墨薇又和齐渣男吵架了。

    这次吵架的原因是因为齐渣男背着陈墨薇给白莲花买了饰品,花光了他自己的购买券。

    陈立果来的时候,他们正吵的激烈,那白莲花躲在齐渣男身后抽抽噎噎,好不可怜。陈立果看了都觉得十分心软。

    陈立果:“啧啧啧,真是可怜。”

    陈墨薇那边说:“你走开,我要和白莲花单独谈谈。”

    齐渣男哪里肯,他说:“墨薇,你别激动,我真的把她当做妹妹();。”——这渣男还牵着白莲花的手。

    陈墨薇冷漠的说:“要么让我和她单独谈谈,要么我我揍你一顿,我再和她单独谈谈?”

    白莲花虽然害怕,但这时候依旧表现的非常的善解人意,她细语道:“齐哥,你、你先走吧,墨薇姐人这么好,一定不会打我的。”

    齐渣男还在为难,但鉴于他是打不过陈墨薇的,所以纠结之下,还是被迫做了决定,他道:“好吧,你千万不要伤害小白。”

    白莲花眼里盈满泪光,看着齐渣男不舍的走开。

    陈立果之所以在这里偷窥,是因为这里是个转折点。原来的世界,陈墨薇在白莲花的恶意挑衅下,一个没忍住伤了白莲花,齐渣男的心瞬间更加偏了。且对陈墨薇也失去了信任。

    陈立果守在这里,就是想守着陈墨薇,让她别一个冲动就对白莲花动了手。

    白莲花见齐渣男走远了,抽泣道:“陈姐姐,我是真的喜欢齐哥,求你成全我们吧。”

    陈墨薇脸色难看,她说:“你再说一遍?”

    白莲花抽抽噎噎,道:“齐哥说你太凶了,他、他不喜欢……”

    陈墨薇猛地握紧拳头,陈立果瞪眼正准备跳出去阻止陈墨薇,就见陈墨薇眼神朝他所在的地方瞅了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的动作一转,一把掐住了白莲花的下巴。

    白莲花被这么一掐,完全被掐愣了。

    陈墨薇居高临下的看着白莲花,笑意盈盈道:“小白呀,你难道不知道我经常和他吵架,是因为他满足不了我么?”

    白莲花瞪眼,正欲说什么,就被陈墨薇封住了唇。

    陈立果:“?????”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到来给了陈墨薇一个诡异的新思路???

    陈墨薇的吻技应该是很好,因为陈立果眼睁睁的看着白莲花从开始的挣扎到后来的沉醉最后满脸通红身体发软。

    陈立果:“……系统,我有点懵。”

    系统冷漠的说:“我跟在你身边的时候,每天都这么懵。”

    陈立果:“……”居然有点理解系统的心情了,他家统统真可怜,对不起。

    陈墨薇一吻结束,手指摩挲着白莲花的嘴唇,温声道:“跟着他有什么好的?我比他厉害,比他有钱,比他温柔……技术还比他好,你要不要和我试试?”

    陈墨薇长得本就是御姐范,此时眼角微挑,漫不经心撩人的模样,简直让陈立果gay都觉得赏心悦目。

    白莲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傻的跟根木头似得。

    陈墨薇说:“我晚上来找你。”她又亲了白莲花一下,便转身离开,走之前还对着陈立果所在之处抛了个媚眼。

    陈立果:“……”这对母子有毒吧???

    最让陈立果没想到的是,那白莲花看着陈墨薇的背影,丝毫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娇羞的低了头。

    陈立果麻木的对着系统道:“女主百合去了,这个世界的完成度会有影响吗?”

    系统也同样麻木的回答:“我哪里知道。”

    一人一系统,得不到答案的两只木着脸回了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