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60章 末日养儿手册(九)

第60章 末日养儿手册(九)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立果和系统魂不守舍的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一系统一人回家路上一句话都没说。陈立果站走到门口拿着钥匙对着锁孔对了许久都没打开。

    系统说:“你钥匙拿反了。”

    陈立果这才如梦初醒,换了把钥匙进了门。

    陈立果失魂落魄的坐在客厅里,点了根烟,不可思议道:“我是在做梦吗?”

    系统冷漠脸:“不是。”

    陈立果说:“为什么命运之女是这样的啊?”

    系统说:“我还想对你问这个问题呢();。”

    陈立果挠了挠头,十分不解,他想了想觉得这或许只是一个误会?看陈墨薇那个眼神,她很可能只是想吓吓自己。

    陈立果保持着这样的想法到了晚上。

    然后凌晨两点左右,熟睡的陈立果被系统从梦中叫醒,系统说:“完成度涨了。”

    陈立果睡意朦胧中,就听到系统说:“涨了不少。”

    陈立果道:“多少了?”

    系统道:“涨了十五点。”

    十五点!已经算得上很大的一个事件了,但这半夜三更的能发生什么事让命运之女突然张完成度?待陈立果脑子清醒了一点,他忽的冒出了一个念头:“卧槽,不会陈墨薇真的把白莲花上了吧?!”

    系统已经习惯了这些刺激,他比陈立果冷静许多:“很有可能。”

    陈立果想到白天陈墨薇对他抛的那个媚眼儿,浑身抖了抖。

    结果下半夜陈立果都就没睡着,这是第一次命运之女身上出现了如此大的分歧,陈立果伸手抹了把脸,颤颤巍巍的冒出三个字:“真刺激。”

    系统:“……”刺激死你算了。

    第二天,陈立果眼睛下面全是黑眼圈,他吃早饭的时候都是一副灵魂出窍的模样,让陈系看了微微皱了皱眉。

    陈系道:“爸爸怎么了?”

    陈立果说没事。

    陈系低低叹气,他道:“无论发生什么,饭也是要好好吃的呀。”

    陈立果遇到了什么事,陈系清楚的很,但他又不能明着劝陈立果,只能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意见。

    陈立果点头称是,但还是没什么食欲。

    陈系见状,也不劝了。

    陈系走后,陈立果坐在家里发呆,他说:“统儿,咱还去偷窥么?”

    系统说:“去啊。”

    陈立果纠结道:“那要是我看见不该看的,怎么办?”

    系统冷漠到:“我会帮你马赛克的。”

    陈立果:“……”统儿,你这么淡定我好慌啊。

    不过虽然惊恐万分,任务还是要做的,陈立果随便刨了几口饭,就又去找陈墨薇了。

    这次他在陈墨薇家门口找到了她,陈墨薇正穿着一个吊带站在她家院子里抽烟。

    陈立果小声道:“这难道是事后烟?”

    系统还没说话,陈墨薇家的门就被推开了,披散着头发的白莲花从里面走了出来。

    陈立果:“……”

    系统说:“哦豁,你来晚了,马赛克用不上了。”

    陈立果:“……”

    白莲花脸上还带着餍足的娇羞,但她故意露出嗔怒之色,道:“陈墨薇,你简直不可理喻!”

    陈墨薇道:“你昨天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她一口烟吐到了白莲花脸上。

    然后陈立果就看到白莲花的脸一点点涨红了,然后他就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啃啃啃,然后陈立果的眼睛就瞎了。

    “啊啊啊啊!系统你对我的眼睛做了什么!!”陈立果眼睛一阵刺痛,眼泪不住的流出,眼前一片模糊。

    系统麻木的声音传过来:“马赛克啊。”

    陈立果:“……”你这个恶毒的ai。

    等陈立果眼睛好了后,陈墨薇和白莲花已经进屋子里去了。

    陈立果从偷看的地方爬下来,摇摇晃晃的回了家。

    但这不是最打击陈立果的,最打击他的是一到家系统就告诉他命运之女的完成度又涨了。

    陈立果痛哭流涕:“我是不是等着她和白莲花结婚的那天就能走了?”

    系统道:“可能哦。”

    陈立果说:“那那个渣男岂不是戴了两顶绿帽子?”

    系统道:“嗯,我觉得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白莲花也成了你的妈。”

    陈立果生无可恋,躺在沙发上装死,他说:“这剧情我是没猜到的。”

    系统:“嘻嘻嘻嘻。”陈立果,你这个小王八蛋也有今天!

    陈立果被系统嘻的浑身一抖,如坠冰窖,他甩了甩头,道:“不行,我要去冷静一下。”

    陈立果去冷静了一下午,还是没什么用。

    当天晚上他本来以为自己会继续失眠的,但陈系很了解他爹,于是找准机会把陈立果给操了一顿。

    陈立果就累得睡着了。

    操完之后,陈立果还回味了一下,才满意的睡去。

    藤蔓散去,陈系出现在了熟睡的陈立果的屋内,他伸手摸了摸陈立果的脸颊,轻轻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懂……”

    陈立果这时候要是没系统的限制,估计会拉着陈系的手一脸真诚的说:“我懂啊,什么我都懂的,昨天晚上第一个姿势是老汉推车,第二个是意大利吊灯……”

    但陈立果睡着了,所以什么都没有发生。

    陈系依旧面色忧郁,他低头亲了亲陈立果的嘴唇后,便转身离开。

    第二天起床,陈立果没有精神去做监视陈墨薇,躺在床上装尸体。

    结果陈墨薇不请自来,居然跑来找了陈立果。

    看到她进门的时候,陈立果浑身肌肉都紧绷了一下,他说:“你咋来了。”

    陈墨薇说:“你今天怎么不来偷窥我?”

    陈立果嘟囔:“我又不是每天都来。”

    陈墨薇笑道:“你这么天天来看我,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暗恋我了。”

    陈立果的屁股还疼着,没精打彩的哦了声。

    陈墨薇道:“昨天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陈立果警觉的瞅了陈墨薇一眼,道:“我什么都没看到();。”

    陈墨薇理也不理陈立果的自欺欺人,她笑道:“没错,我和白莲花在一起了。”

    陈立果:“……”啊,屁股疼,脑袋疼,浑身都疼。

    陈墨薇的语气,像是在引导什么似得,她说:“你很反感和同性在一起?”

    陈立果没回答,脑子里冒出一个荒谬的想法,陈墨薇不会是为了向他证明同性之间是可以存在爱情,为她的儿子铺路,才突然对白莲花示了爱?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陈墨薇绝对是英雄级别的母亲啊!

    陈立果顿时对她肃然起敬。

    陈墨薇说:“这都末日了,多尝试一下不会有坏处的。”

    陈立果警惕道:“你尝试了吗?”

    陈墨薇毫不在意的点头。

    陈立果说:“感觉怎么样?”

    陈墨薇无所谓道:“不错啊,肤白胸大,皮肤和绸缎似得,是挺爽的。”

    陈立果:“……”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gay,为什么会出现一种陈墨薇一言不合就要把他掰直的错觉。

    陈墨薇回味了一下,很肯定的说:“比和渣男在一起爽。”

    她说完这话,陈立果眼睁睁的看着她头顶上的进度条又进了一点。

    陈立果见状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或许是他的扭曲的表情没绷住,似乎被陈墨薇看出来了,陈墨薇急忙安抚:“当然,我只是说自己的感觉,不是要逼你去尝试……”

    陈立果:“……我知道了。”

    陈墨薇道:“你知道什么了?”

    陈立果憋着没说话。

    陈墨薇挠了挠头,似乎拿陈立果有点没办法。她是因为知道自己儿子对陈立果动了手,才一时兴起去吻了白莲花,没想到感觉还不错,所以又进了一步。

    看陈立果这要哭不哭的样子,显然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的行为,陈墨薇叹了口气,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让陈立果别对她产生些不该有的心思——她可不想和陈系抢男人。

    不得不说,陈墨薇和陈系果真母子,两个人的思维都非常一致,喜欢一个人,可以,想方设法搞过来就行,实在是被伤的很了,那就谁都别想讨到好。

    陈墨薇说:“季阳,你对陈系怎么看?”

    陈立果两眼含泪,道:“他比我亲儿子还亲。”

    陈墨薇闻言语塞,还想继续的话题就这么噎在了嘴里。

    陈立果说:“你不要对他灌输这些思想……他是个好孩子。”

    陈墨薇心中暗道,还好孩子呢,都不知道偷偷的把你操了多少顿了,但她显然不能将这句话说出口,不然以陈立果纤细的精神,还不得直接崩溃。

    无奈之下,陈墨薇只好告辞了,她出门一拐角,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瞪着她的陈系。

    陈系问了句:“怎么样?”他知道这几天陈立果的异样是因为看到陈墨薇和白莲花两人的互动,对于太过单纯的父亲来说,陈墨薇的举动将他吓到也是正常的——太过单纯,这想法若是让系统知道了,估计能笑一辈子();。

    陈墨薇摇摇头,她说:“他暂时接受不了,你别逼他。”

    陈系的心情略微有点烦躁,他道:“接受不了?为什么?”

    陈墨薇没好气道:“你能接受和你亲生父亲在一起?”

    陈系坦然回应:“能啊。”

    陈墨薇:“……”她怀孕的时候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才生出了陈系这么这个样子的孩子。

    陈墨薇深吸一口气,认真道:“你如果不想和他决裂,就最好慢慢来,这是我对你的忠告。”看陈立果那个眼泪欲垂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精神强悍的人。说不定陈系一刺激,人都给刺激疯了。

    陈系虽然不情愿,但也不能否认陈墨薇说的是事实。他可是记得他当初折腾陈立果一个月,差点没把人给折腾坏了的事。

    陈墨薇说:“我这个当妈的不称职,但也不想你走到无可挽回的一步,他是个好人,你多点耐心吧。”

    陈系点头称好。

    陈立果并不知道陈墨薇又为他说情了,他已经愉快的决定躺在床上装一天的尸体。

    傍晚,陈系回家,身上多了几道伤口。

    陈立果一看就心疼了,立马扶着自己的老腰爬起来,他说:“系系,怎么会受伤了?”他们父子二人在物资上完全不短缺,之所以做工事是为了掩饰陈立果的空间,所以陈立果平日里都让陈系别那么拼命。

    陈系淡淡道:“没事。”

    陈立果哪里会相信没事,但他连声追问,陈系都不愿意给他回答。

    陈立果心中难受:“孩子终于长大了,都不理我了。”

    系统说:“……所以?”

    陈立果又道:“儿子不理爸爸怎么办,爸爸给儿子操一顿就好了。”

    系统:“……”到时候你别喊肾疼!!

    因为陈系的沉默,陈立果不得不去找了张明樊了解情况。

    张明樊因为忙着佣兵的事,一个月没和陈立果见面了,他一看到陈立果,眼里就流露出些许惊讶,他说:“季阳,你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陈立果一脸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张明樊道:“上次见你的时候你就好看了不少,这次见你你怎么又变漂亮了。”是漂亮不是英俊,皮肤更白,腰肢更细,眼神里也多了种撩人的味道。

    这种气质的变化在陈立果身上显得格外明显,简直就好像……一朵终于盛开的娇艳花朵。

    陈立果说:“……”我怕把方法给你说了,你也不肯用。

    陈立果还没说明来意,张明樊却已经知道他要问什么了。

    张明樊道:“他和组的一个小伙子起了点矛盾。”

    陈立果听完一愣,道:“矛盾?怎么回事?”陈系的性子,怎么看也不像主动和人起冲突的样子啊。

    张明樊简单的描述了一下事情经过,陈立果一听就火了。

    原来是张明樊在的佣兵小组有个女孩喜欢上了陈系,但陈系态度一直很冷淡,不知怎么的就惹火了女孩的护花使者,导致冲突发生();。

    陈系没怎么还手,一味的隐忍躲让,居然因此受了伤。

    陈立果咬牙切齿:“欺人太甚!”

    张明樊苦笑:“我也教训了那个人,让他道了歉,陈系受的伤也不重,我就想这么算了。”

    陈立果说:“那个姑娘呢?没说什么吗?”

    张明樊道:“年轻女孩子面皮薄,性子又骄傲,被陈系这么打脸,一气之下就退了组。”

    陈立果说:“你让她退了?”

    张明樊说:“我没说什么,她又让几个老人一起劝回来了。”

    陈立果听了生气,但他知道在张明樊也不好做,转身就回了家。

    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拍了桌子。

    陈立果道:“陈系!”

    陈系抬眸。

    陈立果道:“你的a级异能不是让你受欺负的!”

    陈系有点讶异陈立果的态度,他一直以为陈立果是那种与世无争的人,即便是受了委屈,也会尽量选择委屈求全。

    陈系说:“爸?”

    陈立果说:“以后有人敢欺负你,你就狠狠的揍!”你丫有那么多异能光想着来偷偷摸摸的□□了,就不能干点正事么!

    陈系一直阴郁的表情终于像是雨后初晴的天空,露出了灿烂笑颜,他道:“爸。”

    陈立果说:“叫叫叫,叫魂啊,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伤。”

    陈系屁颠屁颠的坐到了陈立果的面前,陈立果取了酒精绷带就开始给陈系处理伤口。其实这些伤口都不太重,全都是轻轻擦过,绷带都用不上,消个毒就行了。

    但就算是这样,陈立果还是不开心,还是觉得自己的宝贝被人糟蹋了。

    陈系着迷的看着给他处理伤口的陈立果,那眼神无比的露骨,就算是普通人也会略有不适。

    可陈立果却没有,他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陈系的眼神,认真处理完了陈系的伤口,就叫陈系一起吃饭了。

    饭桌上,陈系忽然问道:“爸,那些东西还来找你了么?”

    陈立果面容一僵,似乎没想到陈系会突然问这件事。夜晚的记忆于陈立果是恐怖且耻辱的,被陈系如此直白的挑起,让他瞬间涨红了脸颊,低头嗫嚅不语。

    陈系道:“爸?”

    “系系……”陈立果艰难道,“你、你能别提那些事了么?”

    陈系闻言,不咸不淡道:“为什么?他们没有再来继续找你了?”

    陈立果的沉默却已是明确的答案,他死死的握着筷子,下唇快要被咬出血。

    陈系是舍不得逼陈立果的,可是有些时候他又不得不逼,陈立果就像一只躲在乌龟壳里的乌龟,只有在后面戳他,他才愿意伸出脑袋慢慢悠悠的前行,可他又不敢戳的太狠,怕把乌龟直接给戳死了。

    陈立果隔了好久,才有些不情愿的回答了陈系的问题,他说:“还、还来过();。”

    陈系说:“那爸爸怎么不来找我?”他们父子在陈立果强烈的建议下分了床,陈系因为这事情不高兴了很久。

    陈立果低低道:“来不及。”

    陈系闻言,很平静的提议:“那我和爸爸睡一张床好了,这样爸爸不用来叫我,我也能保护爸爸。”

    陈立果却略微有些迟疑,他看着碗里的米粒,道:“但是这样会不会不方便……”

    陈系说:“哪里不方便?”

    陈立果说不出哪里不舒服,但看着儿子笃定的模样,他又觉得陈系的确是为了他好。

    陈系凝视着陈立果的面容,忽的伸出手在陈立果的嘴角上点了点。

    陈立果被陈系的动作吓了一大跳。

    陈系却若无其事道:“有颗饭粒。”然后他伸出鲜红的舌尖,将手指上的饭粒卷入口中。

    原本普通的动作,被陈系一做却莫名的有种色气的味道。陈立果看了脸红心跳,半晌都未曾说出话来。

    但父子再次合床的事情却就这么定下了。

    晚上,陈立果躺在床上,有些辗转反侧。

    但他右边的陈系却完全没有他的烦恼,不过眨眼之间便陷入了深眠之中。

    陈立果有些苦恼的凝视着自己儿子的睡颜,想要强迫自己入睡,可越是这样,他就越睡不着,直到后半夜天都要亮了,他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

    早上吃早饭时,陈立果的精神显得极差。陈系却好像失去了他那敏锐的洞察力,没有注意到陈立果萎靡的精神,什么话也没有问候,吃完饭就出门去了。

    陈立果看见他走后,对着系统道:“他天天躺在我身边我哪里睡得着?!”

    系统也没啥精神的回答:“然后?”

    陈立果道:“然后我又舍不得和他分床睡。”

    系统:“……”活该。

    陈立果又喝了一口粥,有点难过的说:“系系不会是要和我摊牌了吧。”

    系统道:“摊牌又怎样?”

    陈立果抹了抹眼泪,艰难的说:“摊牌之后我岂不是又要装不情愿了。”

    系统:“你可以表示自己很开心。”

    陈立果说:“你就这么想离开这个世界?”居然完成度都不要了,还要建议他崩人设。

    系统幽幽的说:“还好。”

    陈立果立刻想起了陈墨薇,立马长叹一口气,对系统道:“我懂!”以前的世界都是他一个人刺激系统,这个世界居然命运之女也开始刺激系统了,他家统儿这么柔弱娇小脆弱,怎么受得了这么大的刺激!

    系统:“……”你懂个屁。

    其实不光是陈立果,父子同眠对陈系也是个很大的折磨。

    他昨晚看似熟睡,其实一只听到陈立果在他身侧不断的翻身,而他只要转过身,便能尝到那身子美妙的滋味();。

    修长结实的大腿,白皙光滑的肌丨肤,带着哭音的求饶和红润的嘴唇,无一不在提醒陈系那是一道怎样的美食。

    要控制住自己,陈系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意志力,而这不过只是第一夜。陈系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二天晚上,陈立果做好了心理建设,开始呼呼大睡。陈系背对着陈立果,听着陈立果均匀的呼吸深,眼神却暗沉的吓人,但他再次忍住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陈墨薇和白莲花的关系进展神速,陈立果隔了一个月,再去偷窥她的时候正好看到三人决裂的场景——没错,是三人,陈墨薇,白莲花和那个渣男。

    渣男看着被陈墨薇护在身后的白莲花眼睛都要从眼眶里掉下来了,他颤声道:“你们在搞什么?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墨薇浅淡的笑,说:“你说的没错,她是个好姑娘,值得更好的人。”

    白莲花嘤嘤嘤嘤,对渣男说出:“对不起哥哥,我是真的喜欢姐姐。”

    远远围观的陈立果都能看到渣男头上冒出的那些问号。

    渣男说:“什么叫你们在一起了?你们在一起了???”

    陈墨薇冷漠的回应,她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渣男估计和第一次知道这事情的陈立果和系统一样懵逼,完全不知道直直的陈墨薇怎么说弯就弯,弯的如此坚决。

    渣男说:“墨薇,我知道你喜欢我,但你也别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啊,你以为我会信?”他话语刚落,就看到自己面前的两人轻轻亲吻了一下对方,还是白莲花主动的。

    渣男:“……”

    陈立果道:“略微有点心疼。”

    系统:“……”

    陈墨薇亲完,漫不经心的对渣男说:“你看到了?走吧。”

    渣男看样子都快疯了,他一个劲的说这不可能,又质问陈墨薇是不是逼白莲花了。然后白莲花当即表示,我是自愿和姐姐在一起的,你不要再多说了。

    渣男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两个能在一起?

    陈墨薇冷笑着说:“因为你又小又短。”

    陈立果为这兄弟点了根蜡烛。

    没一个男人能接受承认这样的事实,被陈墨薇点破的渣男居然发动异能对陈墨薇出了手,好在陈墨薇早有防备,毫不犹豫的还击了。

    之前就说过,陈墨薇的异能等级是比渣男高的,这下子更加更显的体现了出来。

    在陈墨薇的重力技能下,渣男不过几个来回就狼狈落败了,他被重力压的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陈墨薇走到他面前,一脚踩在他某个部位上,慢慢的碾压,语气冷漠又嘲讽,她说:“我以前真是被屎糊了眼睛,才看上了你这么个垃圾。”

    白莲花走到陈墨薇的身侧,抱着她的手,道:“姐姐别生气了,为了这种人不值得的。”

    陈立果:“……”算了,不看了,回家去了。

    他和系统回家的时候又一路上什么话都没说,好像他们每次来偷窥完了陈墨薇,都要失魂落魄的回去。

    陈立果说:“统儿,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

    系统:“……”这弱智每次看完陈墨薇就要对他说这么一句,看起来是被刺激的狠了。

    陈墨薇那边是确定和白莲花在一起了,陈系也在加快自己的进度想让陈立果早点接受他。

    加快进度的一大重要表现就是——他开始晚上对陈立果动手动脚的。

    趁着陈立果迷迷糊糊的时间,亲亲眼睛,亲亲鼻子,亲亲耳朵,搞的陈立果酥酥麻麻,一睁开眼又看到陈系无辜的看着他。

    陈立果迷迷糊糊:“系系你怎么还不睡。”

    陈系说:“嗯,爸爸先睡。”

    陈立果又开始睡,又被陈系搞醒了,他怒道:“陈系!”

    陈系眨眨眼睛:“爸爸我错了。”

    陈立果:“……”这熊孩子真是越来越熊了。

    就这么一天天的循序渐进,陈立果好似习惯了陈系的小动作。

    陈系心中满足,不断的告诫这件事决不能着急,但美味的食物就在身边,他千叮咛万嘱咐,还是没忍住,某天晚上抓着陈立果熟睡的时间,给了陈立果一个缠绵的舌丨吻。

    陈立果睡梦之中毫无防备,居然被吻的起了反应,他似乎以为陈系是那藤蔓,口中还是轻声哼叫:“不要……”

    陈系差点没忍住。他看的出,虽然陈立果的精神上依旧反感,但他的身体因为那一个月的侵丨犯,已经习惯了这种事,甚至说不定还期待着。

    陈系慢慢解开了陈立果的睡衣,看到了他光洁的胸膛和胸丨膛之上嫣丨红的两点。

    陈系伸出手,捏住了其中一点,然后开始用手指慢慢的碾磨。

    陈立果低呼一声,缩起肩膀想要躲避,但陈系却抓住了他的手,强行将他固定在了原处。

    “什、什么?”陈立果睁开眼睛,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何事,但他睁眼看清了眼前的人时,下一个反应却是直接闭上了眼,嘴唇也失去了血色。

    陈系一直观察着陈立果的反应,陈立果的这般动作,让他的心好像浸入了冰水里。

    陈立果不但没有惊愕,还闭上眼睛,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早就知道自己对他做了什么,并且装作不知道,以此逃避。

    陈系的表情凝固住了,他凑到陈立果的耳边,低低道:“爸爸,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陈立果的身体一颤,给了陈系最真实的答案。

    陈系也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他摸了摸陈立果颤动的眼球,语气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冷漠,他道:“爸爸,睁开眼。”

    陈立果不动。

    陈系继续道:“睁开眼。”

    陈立果还是不动。

    陈系笑了一声,没什么感情的说:“你要是再闭着眼,我就在这里把你操了。”

    陈立果的眼睛这才不太情愿的睁开,眼神之中,全是满满的恐慌和羞耻。

    父子二人终于撕破了最后一层遮羞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