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61章 末日养儿手册(十)

第61章 末日养儿手册(十)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系早该知道,陈立果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蠢。

    看着陈立果的眸子,他低低的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陈立果浑身抖如筛糠,看向陈系的目光好似在看着一只巨大的让他无处可逃的怪物,他哑声道:“系系,我们不能这样……”

    陈系说:“不能怎样?”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缓慢的抚弄陈立果的身体,感受着他的颤抖,感受着他的绝望,他说,“爸爸,你不是也很舒服么?”

    看陈立果的模样,他几乎是快要哭出来了,语气里带着哭音,只有强做镇定才维护住了仅剩下的一点尊严,他说:“系系,我把你当做亲生儿子的();。”

    陈系说:“但是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陈立果的眼泪一点点的从眼眶里落了下来,一颗颗的像是砸在陈系的胸口上,让他的心脏也跟着疼了起来。

    陈立果的这种反应陈系是早料到的,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了难以言喻的烦躁和心疼,他说:“别哭了。”

    陈立果摇着头,他说:“我们冷静一下好么?”

    陈系说:“你想要怎么冷静?”

    陈立果咽了咽口水,低低道:“别、被对我做那些事情了。”

    陈系伸出手指,略微有些粗暴的摩挲着陈立果红艳的嘴唇,他说:“但爸爸不是很喜欢么?”

    陈立果的眼泪流的更厉害,像是在无声的反驳陈系的话。

    陈系说:“我给你时间,你不要想着逃避。”

    陈立果如蒙大赦的点头。

    陈系低下头,吻了吻早已熟悉的嘴唇,他说:“也别想着离开我……你知道的,就算你躲进空间里,我也可以把你抓出来。”

    这个事实陈立果早就知道了,但到底为什么陈系能做到这种程度,却依旧让陈立果感到疑惑,他说:“系系,你到底有多少种异能。”

    陈系道:“我想有多少种,就有多少种。”

    他的这句话,便是证实了陈立果的猜测,他的异能恐怕和吞噬也侵占有关,这倒是完全符合陈系的性格。

    陈系不过才在世界上活了一年,就已经足以吞噬掉之前那个s级异能者齐漆奇的冰系异能,由此下去,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出最后他将是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如果陈系想,恐怕毁灭世界,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而陈立果,就是陈系的最后一根缰绳。

    陈立果感受着陈系的气息,陈系拥着他,像是拥着最珍贵的宝物,恨不得将他一点点揉进自己的骨肉里同自己融为一体。

    陈立果的脑袋昏昏沉沉,在恐惧之中陷入了混乱的浅眠。

    陈系看得出陈立果睡得不好,他一晚上都在做梦,梦到什么了陈系不知道,总之嘴里一直在叫着“宝宝,宝宝”。

    陈系猜测,他大概是梦到自己了,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梦。

    第二天,陈立果醒来后对着系统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昨天晚上梦到了一晚上的海绵宝宝!”

    系统没精打采的:“然后呢。”

    陈立果打了个哆嗦:“然后还有一个和陈系长得一模一样的派大星。”

    系统说:“然后呢?”

    陈立果说:“然后他邀请我一起去抓水母……”

    系统:“……”

    陈立果艰难的说:“最后他把我给操了。”

    系统:“……”

    陈立果感叹着说:“我真不想醒啊();。”

    系统不回话,假装自己是个不存在。

    陈系知道陈立果醒了,也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他搂着陈立果的肩蹭了蹭,撒娇道:“爸爸,我今天不想上工。”

    陈立果说:“可是不上工全勤就没了。”

    陈系的身体僵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陈立果能说出这么一句。

    陈立果继续对陈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道:“全勤没了,购买券就不够买种子了。”

    陈系从床上坐起来,他上身没穿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和漂亮的八块腹肌,很是诱人,他说:“爸爸,我重要还是种子重要?”

    陈立果机智的说:“你去上了工你就比种子重要。”

    陈系:“……”

    他表情有点委屈,还是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了,当然出门之前照常给陈立果准备好了早饭,不忘“和善”的叮嘱陈立果:“爸爸,不要到处乱跑,我要一回来就看见你哦。”

    陈立果哪里敢说不好,头都要点掉了。

    然后陈系就走了,他也不怕陈立果逃跑——陈立果逃到空间里都能被他逮出来,还有什么地方藏得住。

    陈系走后,陈立果独自一人在床上落泪,他说:“我真傻,真的,为什么系系会这样,都怪我没有教好他。”

    系统全程冷漠脸看着陈立果演戏。

    陈立果说:“他需要一个妈妈,对,肯定是他长期和我生活在一起,才会混乱了这两种感情。”

    他说这些话,纯粹就是给暗中监视他的陈系看的,一边说还一边哭,看的系统觉得辣眼睛。

    然后陈立果穿了衣服就去找陈墨薇了。

    陈墨薇和白莲花在一起后,命运完成度涨了不少,但离完成还有一段距离,陈立果得去搞明白,剩下的完成度怎么搞到。

    他到了陈墨薇的住所,就听到里面传来白莲花优美的歌声,然后陈墨薇的声音传来:“你以前唱给他听过?”

    白莲花哼了声:“不是为了钱谁和那个臭男人在一起?”

    陈立果:“……”这一对狗女女。

    陈墨薇直到外面有人来了,还不等陈立果敲门,就道了声:“进来吧。”

    陈立果失魂落魄的走进去,看见白莲花和陈墨薇都穿的十分暴露,两人均是□□,身姿姣好,十分赏心悦目。

    然而陈立果是个gay,再好看于他而言也是没什么卵用。

    陈墨薇道:“小白,你先进去,我有事情和他说一下。”

    白莲花亲了亲陈墨薇的嘴唇,转身对着陈墨薇,指了指自己的头发。

    陈立果坐在陈墨薇的对面,看着陈墨薇漫不经心的将白莲花及腰的长发随手挽起,然后白莲花才满意的进了里屋。

    陈墨薇说:“怎么突然想起过来了?”

    陈立果艰难的说:“系系……”

    陈墨薇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看陈立果这难看的表情,酸涩的语气,脸上隐约的泪痕,无非是陈系统他摊了牌();。

    陈墨薇没想到陈系还是这么心急,不过这性格倒是和她一模一样。

    陈墨薇说:“系系怎么了?”

    陈立果垂着头,小声道:“系系,好像喜欢男人。”

    陈墨薇说:“就这个?”

    陈立果没想到陈墨薇的反应如此淡定,他惊愕的抬头,道:“你作为他的母亲,难道就不想管管他吗?”

    陈墨薇无奈道:“虽然我是他的妈妈,但是我却没有尽到责任,又有什么资格去管他呢。”

    陈立果摇头,似乎完全不相信陈墨薇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他说:“但、但是,系系喜欢的是男人啊——”

    陈墨薇状似无意的问了句:“系系喜欢的是哪个男人?”

    陈立果一时语塞,他还没有到可以坦然告诉陈墨薇,陈系喜欢的是他的地步。

    陈墨薇说:“而且就算他喜欢男人,又如何呢?在这随时可能死人的末日里,痛苦的活上几十年,不一定比快乐的过几个月强。”

    陈系似有难言之隐,他说:“不,你是系系的妈妈,只有你能纠正他的想法……”

    陈墨薇说:“季阳,你错了,这个世界唯一可以改变陈系想法的只有你一个人,若是连你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就更不可能做到了。”

    陈系瞪着眼睛,陈墨薇甚至都能看到他眼神里的绝望,她心下有些不忍,但又不知该如何劝陈立果接受这件事。

    陈立果知道自己是从陈墨薇这里得不到帮助了,他也不再说话,踉跄着起了身,转身走了出去。

    陈墨薇看着他单薄的背影,还是没忍住给陈系送了消息,叫他看着点陈立果。

    陈系得了消息就往这边赶,他赶到的时候,看到陈立果一个人坐在路边,眼神放空,身体看起来格外的单薄。

    陈立果不知道他在,抬起手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苦涩至极的笑容,然后陈系听到了他口中的喃喃,陈立果说:“都怪我,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陈系心中一痛,上前几步就将陈立果拥入怀中,他说:“爸爸,不怪你,都是我的错。”

    陈立果没料到陈系会突然出现,被陈系拥住后整个身体都僵住了,他讷讷道:“系系。”

    陈系说:“你不要怕我好不好?”

    陈立果苦笑:“你是我从小养大的,我怎么会怕你。”然而他话语刚落,就看到眼前冒起了一根翠绿的藤蔓。

    这藤蔓好像将他内心深处最害怕的记忆再次掀起,他的声音瞬间尖了起来:“不要——拿开,陈系,把这个拿开!”

    陈系说:“爸爸,你说好不怕我的。”

    陈立果剧烈的喘息着,他感到藤蔓从他衣服缝隙伸入,轻轻的触碰着他的肌肤,已经被调丨教完成的身体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起了反应,他发出近乎濒死的呻丨吟:“陈系……别这么对我……”

    陈系亲了亲他的脸颊,道;“爸爸,你总是要习惯的。”习惯我。

    虽然陈系并未用藤蔓侵犯陈立果,但陈立果整个人都软掉了,他倒在陈系的怀里,被他抱起来,带回了家();。

    陈立果的双眼凝视着虚空,对着系统说:“一想到这个藤蔓,就感到身体被掏空。”

    系统:“……”他也想起了那一个月里被马赛克支配的恐惧。

    陈立果说:“我的肾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

    系统:“……”

    陈立果说:“但是还是好爽,唉!”

    系统:“……”你去死吧。

    陈立果咂咂嘴,道:“这辈子都忘不了~”

    系统不想和陈立果说话,并向他扔了一万张马赛克。

    到家后,陈系把陈立果放到了床上,此时陈立果依旧浑身发软,因为惧怕藤蔓甚至动也不敢动。

    陈系摸了摸陈立果的脸,有些着迷的叫了声:“爸……”

    陈立果开始低低的抽泣,他说:“陈系,我没有对不起你,你放过我吧,我不想这样……不想这样……”

    陈系说:“爸爸,我放不掉的。”

    陈立果缩着肩膀,然而他的拒绝在陈系看来是如此的无力,以至于多了些惹人怜爱的味道。

    陈系慢慢的压了上去,他像剥一颗珍贵的糖果一样,剥掉了陈立果的衣服。

    陈立果一直在拒绝,他的眼泪他的哭喊,都在告诉陈系,他是不想要的。

    但陈立果并未忍受住第一次和陈立果面对面做丨爱的诱惑,,陈系想要陈立果看着自己,看着自己怎么彻彻底底占有他。

    陈立果被进入的时候,整个人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他昂着颈项,不断的哽咽,喉咙里挤出一丝丝的被欺负狠了时才有的哭音。

    陈系一点点打开陈立果的身体,享用着期待已久的美味。

    他享受着陈立果身体给他带来的欢愉,享受着陈立果给他精神上带来的满足,这一刻几乎恨不得和陈立果彻底融化在一起。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只有身上的人才是热源,陈立果被迫搂住陈系,不然他害怕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冻僵。

    陈系察觉到自己失控的时候,陈立果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他肌肤上甚至凝结起了一层薄薄的霜。陈系赶紧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将陈立果带入空间中,给他灌了泉眼处的灵泉水。

    感受着陈立果的身体一点点的恢复了柔软和温暖,陈系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他的头抵在陈立果的胸膛上,发出一声喟叹:“爸爸,对不起。”

    陈立果闭着眼睛,不能给陈系任何的回应。

    陈系不敢再折腾陈立果,将他放回了床上,等待着陈立果的苏醒。

    陈立果半夜醒来的时候还有点疑惑,他说:“统儿,我咋晕啦。”

    系统说:“我怎么知道?”

    陈立果认真的回忆了一下,感觉自己就记得冷了,这会儿想起来还直打哆嗦,他说:“你就不管管你儿子嘛?他都要把我冻死了!”

    系统咬牙切齿:“我儿子?”

    陈立果说:“对啊,他的名字可是陈系,我又不姓陈,名字里也不带系();。”

    系统:“……”

    陈立果说:“这熊孩子还行不行,这技术分完全不及格啊!”

    陈立果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陈系回来了,他叫了声:“爸。”

    陈立果听到这声爸,立马抖了一下。

    陈系说:“爸,对不起,我昨天失控了。”

    陈立果警惕的看着他。

    陈系被陈立果的眼神有点伤到,但他也知道昨天是自己不对,若不是他及时发现了问题,恐怕陈立果的小命就真没有了——陈立果很有可能被直接做死在床上。

    陈立果说:“你别过来。”

    陈系抿着唇,站着没动。

    陈立果说:“我想要一个人静静。”

    陈系还欲再说什么,但看到陈立果拒绝的眼神,终是沉默着转身离开了。

    陈立果难过的说:“……我早晚有一天要被这熊孩子搞死在床上。”陈系以后拥有的异能越多,花样肯定越多,陈立果想到一个词叫冰火两重天,脸上瞬间挂上了诡异的笑容。

    系统被陈立果笑的心里发麻,他说:“你可以选择自杀。”

    陈立果义正言辞:“不,我自杀了陈系一定会毁灭世界的,为了这个世界的人民,我必须要牺牲自己!”

    系统:“……”他要是不是跟了陈立果这么多年知道陈立果到底什么尿性,他还真信了。

    陈立果从床上爬起来,说:“我愿意为了世界的和平献出自己卑微的身躯!”

    系统:“……”顺便再多爽几次?

    因为和陈立果性生活严重不和谐,陈系小同志将自己的情绪带入了工作中。

    他们的佣兵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去抓丧尸。陈系在外面展现出的是力量系异能,这种异能通常干的都是粗活重活,并不太讨好。

    又因为陈系长得好看,深的队里姑娘的喜欢,因此又得罪了队里几个男人,所以几乎他每次出任务,都是要被为难一下的。

    陈系之前不和他们争,是因为懒得计较,但这段时间他心情不好,于是在又有人找茬的时候,他直接把那人痛痛快快的揍了一顿。

    同队的人因为这场战斗大开眼界,心想力量异能还能这么用啊!

    一个被揍了,不服,两个被揍了,还是不服,等三个五个全被陈系揍爬下,还是一点尊严都没有的输掉时,整个队都服了。

    陈系还是不太爱说话的样子,但他成功成为队里名副其实的男神。

    陈立果本来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可因为陈系太受欢迎,喜欢他的姑娘想要曲线救国,居然找到他这里来了。

    那姑娘长得挺可爱的,见到陈立果在种菜,还主动要求帮他担水。

    陈立果看着一米六的姑娘,有点无奈:“我自己可以的。”

    姑娘说:“别呀,叔叔,我来帮你吧!”

    陈立果:“……真不用了();。”

    姑娘说:“叔叔,哎,叔叔,给我个机会!给我个机会!”

    陈立果:“……”他走在前面,那姑娘跟在他后面叫,直到他到家了才住了口。

    姑娘说:“叔叔,陈系有喜欢的姑娘吗?”

    陈立果:“……没有。”只是有喜欢的男人。

    姑娘说:“叔叔,你看我怎么样啊?”

    陈立果发现自己身边的女孩全是豪放派,胡雨蓉也好,陈墨薇也爱好,喜欢什么就特别的直白,或者说稍微委婉点的都被物竞天择的末日给淘汰了??

    陈立果还没回答,就看到嘴里叼着根烟的陈墨薇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进门就掰了根黄瓜擦了擦啃上了。

    那想来曲线救国的姑娘看见陈墨薇就瞪大了眼睛。

    陈墨薇瞅她一眼:“季阳,这位是?”

    陈立果没好气道:“她来找陈系。”他可不信陈墨薇是正巧赶来的。

    陈墨薇哦了一声,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那姑娘一看见陈墨薇心里就生出点自卑,陈墨薇那身材那气势,要放在末日之前绝对是明星级别的女神,现在放到末日就更是显眼了,而且看她似乎认识陈系……和这样的人竞争,自己似乎没有什么胜算啊。

    姑娘也十分的干脆,想通了这茬,找了个借口就溜了。

    陈墨薇和陈立果全程都没说话,看着姑娘跑掉。

    陈立果无奈道:“陈墨薇,你难道就不想让系系找个女朋友,给你抱抱孙子?”

    陈墨薇哼了声,她说:“陈系的性格我还不清楚?”就是她性格的翻版,要是真乖乖会娶个女人那就奇了怪了。

    陈立果说:“那你也别把你未来的媳妇吓走啊。”

    陈墨薇若无其事的说:“我未来的媳妇不就在我面前吗?”

    陈立果闻言,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他说:“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陈墨薇见陈立果生气了,赶紧解释,她说:“我不知道啊,我要是一开始就知道了,肯定得劝劝他!”

    陈立果低头看了看自己侍弄的菜地,低低道:“你能帮帮我吗?”

    陈墨薇闻言,第一个反应是警惕的看了眼四周,她在看到了墙角的一根藤蔓后,无奈道:“季阳,我……”

    陈立果抿了抿唇,不再提这个话题。

    其实陈墨薇心情很复杂,陈立果辛辛苦苦的末日里将陈系拉扯大,怎么看都是她的恩人,可现在她儿子想把这个恩人上了,恩人还不愿意——怎么看都是恩将仇报啊。

    陈墨薇说:“季阳啊,你看陈系条件也不挺不错的,要不你就……将就将就?”

    陈立果心说我知道条件不错,器大身材好花样还多,虽然技术有点问题但多锻炼一下总能练出来的,可是和我商量没用啊!

    陈墨薇说完,自己都有点接不下去,她长叹一口气:“是我们母子对不起你。”

    陈立果把手里的水瓢放下,他说:“陈系叫你来的?”

    陈墨薇说:“嗯,他怕刚才那个姑娘给你找麻烦();。”

    陈立果低低道:“那么多人喜欢他,为什么……偏偏是我。”

    陈墨薇说:“大概是雏鸟情节……吧?”

    陈立果面容苦涩,他说:“所以怪我?”

    陈墨薇赶紧摇头,她说:“不怪你,不怪你。”

    陈立果知道陈墨薇是不会帮他了,他也不再和陈墨薇多说什么,提着水桶回了屋子。

    陈墨薇站在陈立果身后欲言又止,终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因为那姑娘来找了陈立果,今天陈系回家回的特别早,还特意给陈立果买了包种子。

    陈立果坐在椅子上看书,见到陈系回来头也没抬。

    陈系说:“爸,今天有人来找你?”

    陈立果冷漠道:“你天天监视我还需要我回答?”

    陈系说:“……抱歉。”

    陈立果有点疲惫的说:“陈系,我们一定要这样么?”

    陈系说:“爸,我不会放手的。”

    陈立果哀伤的垂了眸子,他说:“你太让我失望了。”

    他说完就放了书,转身进了卧室。

    陈立果:我都进卧室了,你配合一点啊!

    但陈系和他并无这种默契,这天晚上,陈系在自己的房间里睡了。

    陈立果躺在床上独守空闺,彻底难眠。心中是满满的凄凉和无助,他说:“对不起要这么对我,我只是个孩子。”

    系统很理智的提醒他:“下个月是陈系的两岁生日。”

    陈立果:“……”

    他好高兴呢,自家宝宝终于两岁了呢,会叫爸爸了呢,会自己吃饭了呢,还要上幼儿园了呢,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好像对他爹有点不同于常人的兴趣呢——陈立果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陈系自从差点把陈立果冻死之后,连续一个月都没和陈立果上丨床。

    陈立果心中忧愁,只能天天挑水以慰藉内心的孤寂。

    那一块原本是用来做做样子的菜地居然被他种的十分茂盛。

    一个月后,陈立果和陈墨薇两口子给陈系过生日。

    生日蛋糕还是白莲花做的,她真对得起自己这个名字,厨艺非常的好,居然和陈系有的一拼。做出来的蛋糕光闻味道都十分香甜可口。

    就是插在上面的两根蜡烛有点碍眼。

    白莲花是不知道其中具体情况的,她以为两根蜡烛就是二十岁,还咋感叹陈系果真是小鲜肉。她万万想不到这块肉比她想的还要鲜太多。

    陈墨薇主动给陈系唱了生日歌,陈立果虽然表情有点别扭,但还是跟着唱完了。

    陈系目光盈盈,轻轻的吹灭蜡烛,开始许愿。

    陈墨薇感叹道:“这是我给你过的第一个生日……”

    白莲花有点奇怪他们关系为什么这么好,但陈墨薇不解释,她也就懒得问了();。

    许完愿,吃蛋糕。

    陈系给陈立果切了好大一块。

    陈立果接过来,慢吞吞的吃完了。

    陈系说:“爸爸什么时候过生日?”

    陈立果道:“已经过完了。”

    陈系说:“爸爸怎么没告诉我?”

    陈立果表情漠然,他说:“是你第一次出去打丧尸的时候过的。”

    陈系的表情凝固住,他显然是想起了那一个月他对陈立果做了什么,用藤蔓将陈立果玩弄到崩溃的地步,甚至有时候晚上还会找机会回来操陈立果一顿。

    陈立果心想——我还要过个那样的生日啦啦啦啦啦。

    结果陈系手里捏着的刀硬生生被他捏出了指痕。

    陈墨薇和白莲花都听不懂他们两人打的是什么哑谜,陈墨薇只能随便找了其他的话题,强行活跃了一番气氛。

    但陈立果和陈系都有点心不在焉。

    陈立果想着快点到晚上。

    陈系还在心疼他爹。

    陈墨薇实在是受不了了,和白莲花找了个借口离开,临走之前还瞪了陈系一眼,示意他别太过分。

    陈系根本没看陈墨薇,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陈立果身上。

    蛋糕剩了一大半,可以说除了陈立果,其他人都只吃了一小块。

    陈系忽的问:“爸爸多少岁了?”

    陈立果漫不经心的回答:“二十七。”

    二十七,还很年轻啊,陈系看着被他逼成这样的陈立果有点心疼,但他又不敢放手,他怕自己一放手,陈立果就跑了。

    晚上的时候,陈系本来是想放过陈立果的,结果他还是没忍住,因为在客厅里睡觉的他听到卧室里传来一些很暧昧的声音,待陈系进去一看,才发现陈立果居然在自丨慰。

    到底是异能者,若陈系是一般人,那他肯定是听不见的,陈系叫了声爸。

    陈立果看见他,慌乱的停了手,把自己缩进被子叫他滚出去。

    陈系哪里舍得走,他抓着陈立果的手,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舔干净,然后说:“我还想多尝点。”

    陈立果没出息的又硬了。

    陈系这下不再客气,不顾陈立果的拒绝再次把他吃干抹净——这次虽然没有用上藤蔓,但陈立果却尝到了其他的滋味,陈立果发现陈系背着他吸收了不少的异能,其中一种就是将身体的某个部位变得忽冷忽热。

    陈立果觉得自己快要被玩废了。

    最后结束的时候,陈系蹭着陈立果的头发,说季阳我喜欢你。

    陈立果差点没冒出一句我也喜欢自己,但他好歹忍住,闭着眼睛在陈系的怀中沉沉睡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