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62章 末日养儿手册(十一)

第62章 末日养儿手册(十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系生日一完,陈立果就生了场重感冒。

    陈立果鼻塞喉咙疼,连灵泉水灌下去都不管用,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对着系统忏悔道:“我错了。”

    系统冷漠的好像教堂里的神父,他说:“你哪里错了。”

    陈立果说:“我错在不该和系系玩那么多花样。”

    系统继续保持冷漠脸:“哦。”

    陈立果凄惨道:“忽冷忽热,易感冒。”爽的时候是挺爽的,爽完了问题就来了。

    系统每天受陈立果的黄段子洗礼,此时内心已经完全没有波动,甚至觉得自己还能接上陈立果的黄段子。

    这大概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吧。

    陈系也有点心疼陈立果,这次做完后,好好怜惜了陈立果一段时间。

    怜惜的陈立果的具体表现在,不再强迫陈立果,而是用他的手、脚、大腿各个部位解决欲丨望。搞得陈立果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一个飞机杯,还是最便宜的那种。

    但无论怎么说,在陈系的“疼爱”之下,陈立果的病情大有好转,总算是退了低烧,能下地走路了。

    期间陈墨薇来看了陈立果几次,每次都给陈立果送了不少补品。其中居然还有一条虎丨鞭,不知道她从哪里搞来的。

    这是陈立果第一次喝这玩意儿熬的汤,喝完后他发誓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再喝了,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陈立果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无论陈墨薇和她嫁白莲花怎么秀恩爱,她脑袋上的进度条是一点都没涨,死死的卡在85一动不动。

    陈立果旁敲侧击问陈墨薇她还有什么没有实现的愿望。

    陈墨薇却笑道说没有了,她觉得现在挺好的。

    要是看不到陈墨薇脑袋上的进度条,那陈立果还真信了,但既然从陈墨薇身上得不到答案,陈立果就只能耐心等待,反正他早就习惯了在每个世界毫无罪恶感的蹉跎时间。

    基地里的丧尸研究一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陈立果病好的第一个月就迎来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

    好消息是基地里最初级的丧尸疫苗研发出来了,效果非常好,注射血清的人会对低级丧尸的病毒产生抗体,此时距离末日不过两年时间,能造出这样的疫苗,已经是耗尽了人类的人力物力。然而坏消息也同时传出,这种疫苗是没有办法防止高级丧尸的感染的——高级丧尸的数量在随着时间的流逝飞速增加();。

    在末日初期时,一万个丧尸里最多一个高级丧尸,现在这个比例开始飞快的上升,简直就像是在应对人类的升级一样,丧尸也开始自我进化。

    它们开始出现一些简单的智力行为,甚至有计划的围攻过基地几次,虽然都被打退了,但这种情况却让人们的心情有些发沉,开始思考人类和丧尸的决战会不会因为丧尸的加速进化将时间提前,而人类却尚未备好完胜的筹码。

    这些事情陈立果也是知道个大概的,但他能帮忙的地方不多,而且如果按照原来世界的轨迹——丧尸还没来得及进化出丧尸王,整个地球都被陈墨薇给毁了。

    现在陈墨薇显然没有毁灭地球的倾向,她和白莲花天天蜜里调油,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陈立果嫉妒都嫉妒不来。

    因为丧尸进化速度变快,陈系离开基地的时间也变多了。而且最近他们基地和另外一伙异能者产生了矛盾,好几次基地里的佣兵们出任务的时候都被那伙异能者暗中狙击,损失了不少人手。

    这种事情对别人来说是坏事,但对陈系来说,却再好不过。

    他利用这个机会,再次吞噬了大量异能,将自己的异能轻轻松松的到升了s级,成为了基地里第四个s级的异能者,肯定也是最年轻的一个——他才两岁呢。

    陈立果一想到这个就莫名的有点心酸,别人家的儿子两岁时在喝奶,他儿子两岁已经开始揍丧尸,拯救世界了。

    陈系和陈立果摊牌之后,父子二人的关系变得有些奇怪。

    陈立果开始有意识的避开陈系,陈系哪里会允许他的逃避,经常是回到基地就用藤蔓把陈立果逮回家认认真真的操一顿。

    陈系每次增加了新的异能,陈立果差不多都是知道的——因为陈系这兔崽子每次都会用在他的身上,什么雷系啊,水系啊,风系啊。有些时候连陈立果这种老司机都没眼看。

    陈立果自我反省过陈系为什么会知道这么种新玩儿法。最后研究了许久也没研究出个结果,只能怪那堆二手书没有选好,里面肯定掺杂了些奇奇怪怪的内容。

    这日陈系不在家,陈立果撅着屁股正在浇地。

    陈墨薇急匆匆的走进来,第一句话就是:“季阳,陈系出事了。”

    陈立果闻言瞬间急了,他道:“陈系怎么了?”

    陈墨薇说:“他——他们遇到了高级丧尸。”陈墨薇说这话的时候脸色难看极了,看得出这件事绝不是小事。

    陈立果急急发问:“然后呢?”

    陈墨薇眼圈有点泛红,她说:“他们小队目前就一个异能者活着回来。”

    陈立果的心随着陈墨薇的话沉了下去,他知道那个人肯定不是陈系。

    果不其然,陈墨薇低低道:“不是陈系。”

    陈立果勉强的笑了一下,他说:“那陈系呢?你快和我仔细说一下。”

    陈墨薇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清楚了。原来这次出去,陈系他们的队伍一开始就被一只高级丧尸盯上了,那丧尸的等级到底有多高,回来的那人根本说不清楚,只是说那丧尸很聪明——非常的聪明,甚至还设计把他们引入了圈套。

    没有防备的他们中了招,被十几万只丧尸包围了起来。

    虽然陈系的佣兵团里都是高级异能者,但在十几万只丧尸面前,依旧是无能为力的,很快众人就被冲散,失去了相互间的联系();。

    回来的那个人运气比较好,丧尸的主要目的也不在他身上,于是他受着重伤跑回来了,可剩下的人却也凶多吉少,其中就有陈系。

    陈立果听完后,立马向系统询问,他道:“快查一下陈系的情况。”

    系统查询之后,语气里竟是含了些叹息的味道,他道:“没了。”

    陈立果脑袋发蒙,他说:“没了?”

    系统:“嗯,他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他说完语气里似乎有些疑惑,“但他的身体还在移动,大概是变成丧尸了?”

    陈墨薇见陈立果不说话的模样,以为他在伤心,她强笑着拍了拍陈立果的肩膀,道:“别担心季阳,陈系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其实她自己心里都清楚,这一次,就算是陈系那样的s级异能者,逃出来的概率也是小的可怜。

    陈立果抬头望了眼陈墨薇脑袋顶上的进度条,发现那进度条在缓慢的往后退,从85直直的掉到了50。

    显然陈墨薇并不像她说的那般不在乎。陈系毕竟是她的孩子,还很有可能是唯一一个孩子。

    陈立果说:“我知道了。”

    陈墨薇眼睛红了一圈,她以为季阳会哭出来,却没想到季阳在听完之后神色淡淡,并未有多少伤心。

    陈墨薇心中低叹,或许是陈系把陈立果逼得狠了,才让陈立果对陈系的死亡无动于衷?但她刚冒出这样的想法,就听到陈立果说:“我要去找陈系。”

    “你疯了。”陈墨薇脱口而出,“你只是个普通人,出去不是找死么?!”

    陈立果说:“我不是普通人。”

    陈墨薇皱眉。

    陈立果说:“我有空间系异能。”

    陈墨薇闻言满目惊讶,空间系异能是最稀少的一种异能,也是目前研究进展最慢的一种,其他异能都和自然元素扯得上关系,唯有空间异能的原理和机制,至今都没有研究出任何的结果。

    陈立果说:“你不要担心,我会把陈系带回来的。”有空间异能躲避丧尸和野兽,有系统做导航,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去寻找陈系了。

    陈墨薇说:“不……我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万一陈系回来了,他会怪我的。”

    陈立果慢慢的说:“陈系不会回来。”

    陈墨薇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陈立果说:“你和我都清楚,如果我不去找他,陈系不会再回来了。”

    陈墨薇到底是个做母亲的,听到陈立果这句话后,眼泪瞬间落了下来。但失态于她不过是片刻的事,陈墨薇很快又恢复了平时的坚强,她说:“你有多少把握?”

    陈立果想了想,道:“百分之八十吧。”

    陈墨薇道:“那么大?”

    陈立果笑道:“我知道他在哪儿。”

    陈立果的话说的这么满,本该是在撒谎的,但看他的神情言语,陈墨薇又觉得他是在说实话。

    陈墨薇伸手抹了一把脸,道:“需要我帮你准备什么?”

    陈立果说:“给我准备一辆改装好的越野车就行了,越快越好();。”

    陈墨薇点头,转身离去,不过两个小时,她就再次出现在了陈立果面前——开着一辆改装过的越野车。

    陈墨薇说:“我同你一起去。”

    陈立果摇头拒绝,他道:“不用了,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陈墨薇说:“我可以把陈系带回来……”

    陈立果苦笑道:“你打不过陈系的。”

    陈墨薇抿唇。

    陈立果说:“我把他装进空间就行了,你别担心。”他上了驾驶座,简单的熟悉了一下越野车的操作。

    陈墨薇突然叫他:“季阳。”

    陈立果嗯了声。

    陈墨薇说:“你恨陈系么?”恨他对你做那些事情。

    陈立果心想我喜欢还来不及,恨他干啥,但脸上却浮起一层圣母般的微笑,他说:“我的字典里,没有恨这个字。”然后他给自己装的这个逼打了个满分。

    陈墨薇显然也被陈立果装逼的光芒刺伤了眼睛,她动了动嘴,啥都没说出来。

    陈立果说:“我马上出发,你叫人给我开开城门。”

    陈墨薇说:“你这就走?不准备一下?”

    陈立果说:“有啥好准备的,我东西都在空间里。”

    陈墨薇说:“那你走之前至少证明一下你有空间吧。”

    陈立果当着陈墨薇的面就掏出了一个西红柿,在衣服上擦了擦后递给了陈墨薇:“吃!”

    陈墨薇接过来,啃了口,道:“有空间你平时种田种的那么认真干嘛。”

    陈立果无辜的说:“我无聊啊。”

    陈墨薇:“……”

    陈立果听系统报陈系的坐标越来越远,也不打算和陈墨薇继续废话了,他道:“快叫人给我开门吧,再迟点就更不好办了。”

    陈墨薇点头,坐到副驾驶上跟着陈立果一起出了基地。

    两人在基地外面告别的时候,陈墨薇有千言万语,也只化作了一句:“保重。”

    陈立果说:“嗯,你也是。”

    陈墨薇心里沉甸甸的,她说:“季阳,你是个好人。”

    陈立果:“……”莫名其妙就被发了好人卡,他很礼貌的回道,“陈墨薇,你也是个好人。”

    他说完就开着车走了,轮胎在地上卷起飞尘,模糊了他离去的身影。

    陈墨薇看着他远去,重重的擦了擦眼睛。

    系统报给陈立果的目标,离基地其实已经非常远了。

    只陈立果担心陈系会离他越来越远,所以这才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这是陈立果第一次独自一人和末日亲密接触。此时气候已经快要入冬,植被们都不如春夏那么茂盛,但也不像末日之前那般萧瑟();。

    陈立果开着车,哼着歌,感觉自己像个去乌龙手上拯救公主的骑士,心中充满了一种十分伟大的使命感。

    有灵泉水的帮助,陈立果也不怎么需要休息,一连开了五六天的车,睡两三个小时就足以缓解精神上的疲乏。

    当然,陈立果在赶路的时候陈立果还不忘监视陈系的情况。

    系统说陈系情况大概是不太好的,因为他丧尸了生命的体征,且周围有大量丧尸的存在,应该也是变成了丧尸中的一员。

    陈立果说:“唉,我估计这个世界要黄了。”命运之女的进度条硬生生的减到了五十,看样子就算把陈系带回去弥补的也不会太多。

    系统思量道:“应该是。”

    陈立果说:“不过我还是拯救了世界嘛。”

    系统道:“嗯。”

    陈立果说:“所以我能不能带走点东西?”

    系统还清楚记得上次陈立果说他要带走东西时,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他警惕道:“你想带什么?”

    陈立果道:“你看我这空间这么方便……”

    系统:“不行!”

    陈立果眼泪汪汪:“统儿……你就依了我嘛。”

    系统一脸冷酷,对陈立果的撒娇视而不见,他道:“不行。”

    陈立果啐了口:“死鬼,咱儿子都出事了,你还这么无情!”

    系统:“……”

    一连开了十几天的车,或许是陈立果的运气好,他都没有遇到什么大型的丧尸群,只有一些不长眼的动物找上门来,被陈立果一枪一个给崩掉了。

    陈立果好歹也是在其他世界当过兵的人,虽然这个世界被陈系护的柔柔弱弱,但真要干起架来,其实也不虚什么——反正他眼前都是一片片马赛克。

    陈立果第一次的杀掉动物的时候,捧着那只比他人还要大的兔子哭道:“我这双手也染了鲜血,终于不干净了……”

    系统全程死人脸看着陈立果演戏。

    没办法,陈系不在了,陈立果已经好久没演,戏瘾犯了也是正常的事。

    然后陈立果就一边哭一边把兔子烤来吃了,吃完了打个嗝,说要给陈系带去,这兔子味道还真是不错。

    系统:“……”

    越靠近陈系所在的地方,丧尸的数量就越多。但陈立果却发现了一个非常神奇的现象,那些丧尸居然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嗅到他的味道就开始逐渐散去。

    陈立果不可思议道:“统儿,你给我开了金手指吗?”

    系统说:“我是那种随便给你开金手指的系统?”

    陈立果:“……对,你不是。”你是天天巴不得我去自杀的系统。

    就在和系统的互相伤害中,陈立果终于靠近了陈系。

    此时距离陈立果离开基地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期间他利用无线电和陈墨薇通讯了一次,之后无线电超出了范围,他才和基地彻底的断了联系();。

    陈系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因为植物疯长,树木的体型也跟着高大起来,陈立果走在其中,简直就像一只小小的蚂蚁,一个不小心就再也出不去了。

    好在陈立果有穿越的好伙伴,系统先生。

    系统说:“陈系就在附近。”

    陈立果来到这片区域已经三天了,这期间他感觉很不好,就好像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监视着一样,陈立果浑身都不自在,但他问系统,系统又没办法查出来什么东西在盯着他。

    陈立果摸了摸皮肤上的鸡皮疙瘩,他说:“你说统儿还记得我吗?”

    系统说:“肯定不记得。”

    陈立果难过的感叹:“唉,我们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啊……”

    系统:“……”为什么他有种陈立果把陈系当做人形按丨摩丨棒的错觉。

    陈立果走着走着,就有点走不动道了,他觉得心里发毛,浑身上下都跟着抖了起来,他颤声道:“统儿,我觉得自己现在是一部恐怖片的主角,完了,要吓尿了。”这种被狩猎的恐惧感,让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以至于陈立果再也挪不动步子,就这么僵硬的停在了原地。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好像是风声,好像又是人的脚步声,陈立果其实挺怕那些神啊鬼啊的东西,所以当他身后响起一个轻微的呼吸声时,他没忍住哇的哭出了声。

    站在他身后的东西似乎被陈立果吓到了,连退了好几步。

    陈立果艰难的转身,眼睛还半闭着,害怕自己看到什么脏东西。

    但当他看清楚身后到底是什么,他一下子就放松了:“系系!”

    没错,站在他身后的人就是陈系,和离开基地时相比,陈系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的皮肤变得非常的苍白,眼睛从黑色变成了炫目的橙黄色,身上有些狼狈,但这掩盖不了他惊人的美貌。

    可以说,这个模样的陈系完全不像丧尸,反而像在森林里迷了路的精灵。

    陈立果对着陈系的流的口水还没滴落到地上,就被陈系的动作弄的兴致全无。

    陈系这熊孩子一口咬在了陈立果的咽喉上——不是情趣的那种咬,而是货真价实的狩猎,要不是陈立果直接躲进空间,估计就被他一口咬死了。

    陈立果在空间里痛哭流涕:“这和小说里写的不一样啊!”

    系统说:“小说里怎么写的?”

    陈立果说:“这种情况不该是他看见了心爱的老父亲,恢复了人类的记忆,最后天雷勾地火来了一炮吗?”

    系统说:“重点在哪?”

    陈立果想了想道:“天雷勾地火?”

    系统:“……”哪本小说这么写过???

    陈立果在空间里躺尸:“我不想出去了,我出去了陈系那熊孩子还会继续咬我的。”

    系统:“咬死你算了。”

    陈立果嘤嘤嘤嘤。

    陈立果本以为自己可以在空间里多一会儿再出去,然后对冷静下来的陈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爸爸的爱”感化他。

    但他忘记了之前陈系就可以随意进出他的空间,而变成了丧尸的陈系只强不弱();。

    于是一刻钟后,陈立果的空间里多了个人——不,准确说的是多了只丧尸。

    还在地上装尸体的陈立果被突然进来的陈系吓了一大跳,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陈系像抓只小鸡一样抓到了手里。

    陈立果:死了死了死了死定了!

    但陈系这次却没有直接对陈立果发动攻击,他的鼻尖在陈立果身上不断的嗅,好像闻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

    陈立果被他闻的胆战心惊,生怕陈系对着他又来一口。

    幸运的是这次陈系没有那么粗暴,他这次不咬,换成舔了。

    陈立果很没出息的瞬间被他舔硬,他嘤嘤嘤嘤道:“系系,别这样,我是爸爸啊。”

    陈系的动作竟是顿了一下。

    陈立果颤抖着道:“系系,你不记得我了吗?”

    陈系喉咙里含糊道:“爸……”

    陈立果心中一喜,正打算继续用无私的父爱唤醒陈系,就看见陈系直接把他裤子撕了。

    陈立果:“……”一来就上吗?这也太刺激了吧!

    陈系哪里管陈立果在想什么,他现在全凭本能做事,陈立果看着他的动作委婉的拒绝着:“啊,不要……别这样系系……哎?”他发现陈系真的只是在舔他,没有其他动作了。

    陈立果忽然想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道:“……丧尸能硬吗?”

    系统说:“血液系统都没了硬个屁。”

    陈立果:“我和陈系的父子之情已经走到了尽头,我没有他这样不中用的儿子!!”

    系统:“……”

    陈系完全不知道他爹现在脑子里全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舔完陈立果之后,把陈立果直接抱起来,扔进了附近的泉水,然后自己也跳了下去。

    陈立果心中一悚,尖叫道:“不行,不能在泉水里!”

    陈系不管陈立果的挣扎,把陈立果直接压在水里,在陈立果快要窒息的时候再把他给提了起来,就好像要将陈立果身上的一些味道洗干净一样。

    陈立果觉得自己好像一块抹布,上上下下最后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然后他被陈系放到了泉水上的一块石头上,感到后面一个冰冷但坚硬的东西抵到了自己的屁股。

    陈立果有点奇怪道:“……说好的没有血液系统了呢。”

    系统冷漠的说:“可能死的时候就硬着,保持下来了吧。”

    陈立果:“……”为什么你能这么坦然的说出来啊。

    不顾陈立果的挣扎,陈系把陈立果又给上了。

    陈立果这次哭的格外凄惨,哭着喊着要从泉水里挣扎出来。

    这要是以前的陈系或许还会考虑一下陈立果,但现在的陈系只余本能,陈立果的挣扎反而成了他的调味剂,陈立果挣扎的越厉害他反而觉得越兴奋。

    这次没什么花样,奈何陈系体力惊人,在陈立果以为自己要挂掉的时候,陈系终于放过了他();。

    陈立果躺在泉水之中,眼神放空,连求饶都说不出来了。

    陈系亲着陈立果,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呜咽,他蹭了蹭陈立果的下巴,然后一口含住陈立果的胸。

    陈立果:“……”吸个屁啊,再吸也没有奶喝。

    这次运动结束,陈立果元气大伤,休息了足足一周才能下地行走,而系统也终于明白陈立果为什么被陈系按在泉水里做的时候叫的和杀猪一样了。

    因为这泉水,陈立果还要喝的。

    陈立果喝了口泉水补充体力后,恹恹道:“……总感觉这几天的泉水味道都不太对。”

    系统:“……”

    陈立果说:“你看系系身上那么脏,我也几天没洗澡了。”

    系统:“……”

    陈立果又喝了一口,有气无力道:“算了,多了点咸味当补充盐分算了。”

    陈系做满足了,好像把陈立果当做了他的雌性,乖乖的坐在旁边等陈立果恢复。

    陈立果下半身瘫痪,看着陈系这乖乖的模样,脑补出了一个:瘫痪父子卧床多年,孝顺儿子日夜照顾的社会版新闻。

    一周后,陈立果身体恢复,光着屁丨股正准备去找两个番茄啃啃,找件衣服穿穿,结果就又被陈系扑倒在地。

    陈立果被扑倒的时候哭的像个孩子,他说:“墨薇,我对不起你,我看我是回不来了!”

    远在基地的陈墨薇突然打了个喷嚏:“谁在念我?”

    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陈立果都渴望着禁欲且节制的生活,他觉得性真是一种肮脏的东西,唯有禁欲,才是升华人生最优选择。

    陈系这个王八蛋,变成丧尸其他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就这茬没忘,陈立果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装作什么都忘了的样子好占自己便宜。

    反正这一做,就做了足足三个月。

    做的陈立果都想出家当和尚了,陈系才终于又恢复了一点神志。

    当他含糊的问出:“我是谁,我从哪儿来,到哪儿去。”的问题时,陈立果喜极而泣,他说:“儿啊!我是你的父亲啊!”你要是再想不起来,你爹就要被你活活做死啦!

    陈系有些迷茫的看着陈立果,他抱着陈立果的身体,低低的叫出了一声“爸”

    陈立果道:“系系,系系,你快想起来,你妈妈需要你,全世界都需要你啊!”

    陈系橙黄色的眼睛里全是迷惑:“全世界?妈妈?”

    陈立果:“……你爸想你。”

    陈系:“爸!亲亲!亲亲!”

    哎,这熊孩子,脑子里就不能有点其他的东西么?怪不得眼睛变成了橙黄色,一定是被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污染的吧!

    但好在,陈系总算是有了最基础的理智——没有再拉着他爹在泉水里胡乱搞了,嗯,他们换了个地方,换到屋子里去了。陈立果虽然还是有意见,但意见总算小了些,勉强能忍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