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完美命运 > 第63章 末日养儿手册(十二)

第63章 末日养儿手册(十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陈系的状态在一天天的好转。

    他开始逐渐有了自己的思维,虽然这思维和两三岁的孩子差不多。

    但这也足以让陈立果松口气了——毕竟陈系本来就只有两岁嘛。

    陈系坐在陈立果的身边叫着爸爸,陈立果把成熟的水果喂到他嘴边,他便接过来慢慢的啃,吃的非常认真,一点也舍不得浪费。

    陈立果推测,陈系应该是被高级的丧尸病毒感染,才出现了现在这种体貌特征();。但具体看来,陈系和丧尸又有很大差别,让陈立果也有点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陈立果也问了系统,系统想了想道:“你就没考虑过,陈系本来就和丧尸有关系?”

    陈立果警惕道:“什么意思。”

    系统道:“他不是从小喜欢吃生肉么?”

    的确,陈系从小到大,对生肉都有一种固执的执念,后来被陈立果硬生生的掰了回来,加上他长得飞快,逐渐知道什么事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但这事情现在由系统提起,陈立果不由的多了些联想,他道:“你的意思是陈墨薇在医院怀着陈系的时候,就已经被感染了?”

    系统说:“很有可能啊。”

    陈立果叹气:“那可怎么办。”

    现在这个模样的陈系,决不能带回基地。

    系统思考道:“你先把这个消息告诉陈墨薇吧,先看看她知道消息后的完成度有没有变化。”

    陈立果觉得也是这么个理,对于系统没有对他冷嘲热讽,而是进行一系列理智的分析指导,陈立果十分感动:“统儿,你果然还是爱我的。”

    系统心中冷冷的想,我只是不想自己的世界只剩下单调的马赛克。

    陈立果带着陈系,拖拖拉拉的往基地的方向往回赶。

    陈系在陈立果面前倒是挺乖的——陈立果叫他乖乖的待在空间里,他就不到处乱跑。

    陈立果走了一个月多,总算是回到了基地附近。

    回程的道路比寻找陈系时还要简单,大概是因为陈系独特的气息,陈立果这一路上不但没看见丧尸,甚至连一只异化的动物都没看见。全程安全的简直像是在郊游。

    陈墨薇从未想到过她还会接到陈立果的无线电,虽然当初陈立果离去时说的十分自信,但她依旧对陈立果是否能够回来报以怀疑的态度。

    没想到仅仅过了半年时间,陈立果就传来了消息,说他将陈系带回来了。

    陈墨薇马不停蹄的赶过去,进入了森林不久,就看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越野车。

    陈立果坐在驾驶室里,陈系坐在副驾驶上。

    和半年前相比,陈立果的头发边长了,但看起来并不狼狈,脸蛋甚至还圆了一圈,显然没受什么苦。

    陈系则完全变了个模样,他皮肤变得异常苍白,眸子是漂亮的橙色,一看就不是正常人类。

    陈墨薇看见陈系身上的变化,惊异说:“怎么会这样?”

    陈立果道:“他变成丧尸了,但好像还有意识。”

    陈系不认识陈墨薇,他眼神里流露出警惕之色。

    陈立果拍拍他的脑袋,叫他放松。

    陈系含糊的叫了声爸爸。

    陈墨薇满脸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她从未见过有人变成这个样子的丧尸。

    陈立果叹气:“陈系这种情况有点奇怪。”他在回来的路上,用其他动物做了试验,发现陈系的唾液和血液并不像一般丧尸那样有传染性,但他的血液不再流动,心脏不再跳动,浑身冰冷的特征,不是丧尸又是什么呢();。

    陈墨薇道:“……可以抽一管他的血液么?”

    陈立果同意了。

    陈墨薇和陈立果都隐约感到,解开这个末日浩劫的钥匙,或许就在陈系身上。

    陈立果拿起针管抽了一管血液,递给了陈墨薇。

    陈墨薇慎重的接过针管,小心翼翼的放好后,才抬头问陈立果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陈立果说:“我和系系就在基地附近安家……我会尽量保护好他的。”

    陈墨薇有点犹豫,不过此时显然没有了更好的选择,她说:“有什么需要就联系我。”

    陈立果说好。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陈立果回来之后才知道,现在整个世界的总体趋势非常糟糕。虽然研发出了血清,但这血清并不能大量生产,异能者在飞速进化的同时丧尸也在疯狂进化——就好像自然界两种天敌在赛跑一样。

    人类只要慢一步,就会被大自然抛下,成为被历史车轮碾死的一只小虫。

    若是在原世界,这时候离陈墨薇毁灭地球也不远了。但她的情况与那时完全不同,已经可以说走上了相反的人生。

    渣男至今都不知道陈墨薇给他生了个孩子,他在戴了双重绿帽子之后,精神上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很久很久才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白莲花每天和陈墨薇甜甜蜜蜜,毫无疑问陈墨薇的确比渣男更适合她,也更懂她。

    这两人在一起后几乎没有争吵,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懂得对方的默契。

    陈墨薇生命中唯一的美中不足,好像就剩下了陈系了。

    而陈墨薇在知道陈系和陈立果已经安全后,她的命运的完成度就开始反弹,陈系恢复的越好,她的完成度越高,陈立果也总算是有了奋斗的目标。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立果开始了和陈系两人独居的生活。

    他是过的挺开心的,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然后教陈系一些常识,有了空闲还能打两炮。

    系统每日念佛,和之前那些被马赛克围绕的日子比起来,其实也算过得不错,他表示已经很满足。

    世界的轨迹依旧在往前发展,很快就出现了陈立果在原来的世界里没有见到的情况——丧尸开始大规模有计划的袭击人类基地。

    虽然目前陈立果所在的基地还没出现这种问题,但听说南边的一个中型基地居然因此沦陷了。那个基地里据说有上千个异能者,为了保护民众们都没有撤走,全部无一生还。

    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这些异能者被感染后,会直接进化成高级丧尸,就算没有自我意识,但也够麻烦的。

    这种事情越来越多,陈立果所在基地的特殊性就凸显了出来——他们居然没有被袭击过一次。

    陈立果起初还没察觉什么,后来逐渐总结出规律,将这个特殊情况归功在了陈系身上。

    陈系每天都要在基地绕一圈,就好像一头狮子巡视自己的领地,将领地染上自己的气味防止其他野兽侵入。

    陈立果曾经目睹陈系对着基地的方向尿尿();。

    陈立果:“……”他在看到陈系的动作时,心情也很复杂的,对着系统问了句,“丧尸还需要尿尿?”

    系统冷漠的说:“丧尸都硬了,为什么不能尿尿?”

    陈立果:“……”有道理。

    然后他对陈系说:“儿子,你尿尿的时候可以找个没那么空旷的地方。”

    陈系听的似懂非懂,不过下一次他终于学会了刨个坑,陈立果对此深感欣慰。

    陈墨薇带去的那一管属于陈系的鲜血起了大作用,据说基地的人在里面找到了一种活性霉菌,那种霉菌居然可以让已经丧尸化的人丧失行动能力——这种发现简直就是奇迹,不,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神迹。

    现在陈系就是可以拯救全人类的神。

    但陈墨薇直到这个消息后,却连夜联系了陈立果,她说:“带陈系走吧。”

    陈立果问怎么了。

    陈墨薇说:“他们问我血液是从哪里来的,我找了借口,他们肯定不会罢休。”

    陈立果说:“那种霉菌不能量产?”

    陈墨薇叹气:“没那么多时间了。”

    陈立果心中了然,他说:“陈系走了,你们基地会被丧尸袭击啊。”

    陈墨薇苦笑,她说:“我管不了那么多,他是我的儿子。”还是我欠了那么多债的儿子。

    陈立果想了想,还是没走远,他将陈系拉入了自己的空间,并且叮嘱他绝对不能乱跑。

    陈系满面懵懂,天真的好似稚童,他说:“听爸爸的话。”

    陈立果见他这模样,凑过去亲了亲陈系的额头,他说:“乖,爸爸疼你。”

    这一刻,单纯的父子关系让陈立果的灵魂受到了洗礼,他说:“我要忘掉污秽的欲丨望。”

    系统幽幽的声音传来:“下个世界满足你。”

    陈立果表情僵住:“我这不是开玩笑么?”

    系统:“呵呵。”

    陈立果感觉很不妙,但下个世界到底如何,只有他去了才知道……

    陈系进入空间后,对周围土地的控制力渐渐减弱,有丧尸尝试性的开始攻击基地。

    陈立果也没客气,叫陈系直接去把那个领头的丧尸灭掉了。

    现在陈系的能力强的惊人,陈立果最震撼的一次,是看着十几万丧尸直接朝着陈系站的地方跪拜了下来。

    那宏大的场面,陈立果觉得比看3d大片过瘾无数倍。

    然而逃避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人类开始和丧尸爆发大量的冲突。

    初春的时候,人类第一次动用了核武器。

    陈墨薇说:“我不知道我们还能撑多久。”

    陈立果说:“能撑多久撑多久。”情形在恶化,但陈墨薇脑袋上的进度条却在增长,虽然十分的缓慢,但也可以从中看出她坚决的内心();。

    陈立果说:“万一看到明年春天了呢。”

    陈墨薇温柔的笑了笑,她说:“你可要好好活着,说不定你就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了。”

    陈立果道:“我又不能生孩子,那还不是灭绝了。”

    陈墨薇道:“也对哦。”

    两人聊着天,陈系慢慢的走到了陈立果身边,他手里捏着一枝花,小心翼翼的放到了陈立果的头上。

    陈立果笑道:“好看吗?”

    陈系含糊道:“好看。”

    陈墨薇看着二人互动,眼神里充满了温暖的味道,她说:“能遇到你,是陈系最大的福气。”

    陈立果脸上笑着心里有点虚,也不知道陈墨薇直到了这孩子是他偷的,会不会直接掏出枪来把他给崩了。

    陈墨薇说:“我走啦,以后聊。”

    陈立果看着陈墨薇,心里叹气,他开始好奇是陈墨薇的命运完成度先满,还是世界先毁灭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陈系的的智商也开始逐渐升高,但好像等不到他恢复原来的状态,决战就来了。

    决战没有发生在陈立果所在的基地,但他们基地也派出了几乎所有人手,陈墨薇就在其中。

    陈立果也没劝她,他道:“保重。”

    陈墨薇笑道:“嗯,会的。”

    陈系抱着陈立果,像是害怕他同陈墨薇一起起来了一样。

    陈立果觉得陈墨薇这次出行大概是凶多吉少,命运之女一死,陈立果同时也得离开,这个世界最后的走向,他就看不到了。

    陈立果只能祈祷陈墨薇运气好一点。

    这一场决战足足打了三年。

    陈系恢复的进度缓慢,虽然有了意识,但他的意识很模糊,只能隐约认出陈立果一个人。

    陈立果也不急,就慢慢的养着他。他其实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反而觉得挺有意思的。

    在第三年的冬天,前线传来了消息,说人类赢了,惨胜,活下来的能力者只有十几个。

    陈墨薇就是其中之一——她终于可以回来看看她心爱的白莲花,看看她担心的儿子。

    地球上最强的丧尸王被消灭,陈墨薇世界和平的愿望也达成,但她的完成度还没有满。

    陈立果一开始还想着她还有什么事情放不下,结果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陈墨薇在回到基地,看到迎接她的三人后,头顶上的完成度瞬间到达了一百。

    陈立果这才明白,原来她最后的愿望,是看见基地里的三人都平安。

    陈立果扭头看向陈系,陈系瞪着橙色的眼睛看着他,里面是孩子一般的纯真,陈立果没忍住,亲了亲他的眼睛,他说:“陈系,以后要乖乖的啊。”

    陈系说:“好,听爸爸的话。”

    陈立果看着陈系好看的脸,居然有点心酸——他有种自己辛辛苦苦养的白菜,以后会被猪拱了的感觉();。

    但自己到底是要走的,所以陈立果说:“陈系,忘了我吧。”

    陈系一脸茫然,看着陈立果的身体在自己的怀中软了下去。

    陈立果的死亡从来都是这么突然,只要任务一完,谁都拦不住他。

    陈立果有点郁闷,和系统商量道:“就不能缓和几天么?”

    系统说:“缓和几天你能做什么?”

    陈立果抹了抹眼泪:“缓几天让我再把我家的嫩白菜再拱几次啊。”

    系统:“……”

    陈立果难过的流出了泪水,他说:“下个世界咱可没儿子了。”

    系统:“……”

    陈立果说:“也没有藤蔓,冰火两重天,酥酥麻麻电和……”他话还没说完,就眼前一黑,被系统拉入了新的世界。

    陈立果的死亡谁都没有料到,陈墨薇上一秒还看着他脸上带着笑容在同自己说笑,下一秒就看到他软倒在了陈系的怀里。

    陈系还一脸茫然的叫着爸爸。

    陈墨薇脸色大变,将陈立果接过来,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眼前的人居然生息全无。

    陈墨薇惊道:“怎么回事?!”

    陈系不满的看着陈墨薇,他道:“把爸爸还给我!”

    陈墨薇急道:“系系,你别急,你爸爸好像生病了,妈妈找个医生来看看。”她转身赶紧回去基地找人,但等她再次回来的时候,却只看见了一脸恐慌的白莲花。

    “人呢??”陈墨薇胸膛剧烈的起伏。

    白莲花声音抖的厉害,她说:“走、走了……拦不下来,我差点被他杀掉了。”

    陈墨薇知道陈系若是想走,那真是谁都拦不住,她脸上有些点茫然,有点绝望,她说:“走了?系系能去哪儿呢……”季阳……不在了啊。

    陈系是不知道什么是死亡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不动了,像是坏掉了的娃娃。

    他和爸爸说话,爸爸不回答,他想和爸爸玩,爸爸也不理他。

    陈系问季阳,说:“爸爸,你生我的气了吗?”

    季阳躺在陈系怀里,无法给他任何的回应。

    陈系把头埋到季阳的怀里,有点难过,他说:“爸爸,我错了,我再也不淘气了,你理我好不好。”

    若是陈立果还在,那他大概是要拍拍陈系的脑袋,安慰他一番的,但他已经走了,这里只是一个壳子,所以依旧躺在陈系的怀里,闭着眼睛,无声无息。

    陈系开始带着季阳的尸体流浪。

    说来也奇怪,季阳的尸体居然没有腐烂的迹象,除了没有了呼吸,简直像是随时可能醒过来。

    陈系虽然依旧不懂事,但他的能力够强,随随便便就能找到食物,所以也饿不死。

    陈系到处走着,他想进入那个有泉水,有小房子的空间里,但奈何一直找不到入口。于是便走啊走,走啊走,走的自己都迷了路。

    如果可以,陈系宁愿选择自己痴傻一辈子();。

    他不想明白死亡的含义,更想当个傻子一样,只以为他的父亲睡着了。

    然而几年过去,陈系的脑子却越来越清醒。他回忆起了他和季阳的过往,在高楼里与世隔绝的日子,在车队里旅行的时光,在基地的所有记忆。

    这些回忆都是些碎片,陈系偶尔才能捡起一块,但他每次捡起来,脑袋都疼的痛不欲生,他脑海里那个活生生的季阳,和他怀里失去了生命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陈系说:“爸爸,你醒醒吧,我求你了,我再也不逼你,你醒来好不好。”

    季阳不说话,也不动,继续着他没有尽头的沉默。

    陈系的眼泪落到季阳的眼睛上,鼻子上,嘴唇上,他低下头,又把这些水渍全都舔干净。

    陈系说:“爸爸,我错了。”

    季阳给不了他回应,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说:“乖孩子,知道错了就好。”

    地球上的环境开始一天天的变好。

    丧尸王被清除不久后,基地就培植出了陈系血液里的那种霉菌,开始大量撒到丧尸身上。

    丧尸接触到这种霉菌之后,便会丧失攻击性变成了普通的尸体。

    人类居住环境终于得以改善。

    陈墨薇在陈系走后找了他很久。

    但在末日里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她也曾听说有人见过双目橙色的丧尸,但待她细细询问,却都大多是一些没有什么根据的传言。

    所以几年过去,她几乎是没有得到什么实质的消息。

    白莲花陪着陈墨薇一起寻找,她一开始对陈墨薇为什么如此在乎一个男人有些不满,但后来她陈墨薇告诉了她真相。

    陈墨薇说:“那是我的儿子。”

    白莲花惊愕道:“你多少岁了?”她以为陈墨薇不过三十。

    陈墨薇道:“三十多啊。”

    白莲花说:“那陈系多少岁?”

    陈墨薇想了想,道:“……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和他过两岁生日么?”

    白莲花无言以对,但她还是信了。这个世界都要毁灭了,还有什么是不能信的?

    人类果然是种很有韧性的生物,不过几年间,就从那场浩劫中缓了过来,又开始生息繁衍。

    陈墨薇这辈子没打算和白莲花分开了,她们两个收养了几个末日中的孤儿,想着就这么过一辈子吧。

    陈系在陈立果死后的第八年,恢复了所有的记忆。

    他记起了全部关于季阳的记忆。

    这对于以前的陈系来说,或许是件好事,但对于现在的陈系,毫无疑问是折磨——还是最痛苦的那种。

    季阳的死亡,如此的突然,突然的甚至让人有种讹谬的滑稽感。

    然而陈系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他觉得季阳的死亡同他有莫大的关系,可能是和他生活在一起太久,可能是被他身上的奇怪霉菌侵入了身体,季阳才会突然死去();。

    陈系哭了,也叫了,但该离开的人,却永远都不会回来。

    冬天的时候,陈系带着季阳的尸体,回到了他们最初相处的地方——那栋已经完全荒废的高楼。

    陈系打开了门,看到里面破败但熟悉的景色。

    他把季阳放到床上,开始打扫屋子。

    离开这里,已经有十几年,但陈系却记得里面的每个物品的摆放,甚至记得阳光从窗□□入的角度。

    陈系对季阳说:“爸爸,我们回来了。”

    季阳闭着眼睛,安静的躺着,如果这时候他能睁眼,大概会露出笑容吧。

    陈系把整间屋子打扫干净,就坐在季阳身边发呆。正夏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并不让他感到温暖——虽然恢复了记忆,但他却再也不是人类。

    陈系打了个哈欠,他道:“爸……你晚上想吃什么?”

    没人回答。

    陈系说:“吃饺子好不好?”他回忆起了季阳给他包的饺子的味道。

    陈系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他说完,亲了亲陈立果的嘴唇,进入了空间——陈立果死后,那空间就变成了陈系的。

    之前他一直傻着,不知道该怎么用,直到近来神志彻底清醒,才察觉了这件事。

    空间里到处都是陈立果的痕迹。

    菜地还是被精心的侍弄着,陈立果最喜欢的番茄已经足足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了。

    陈系眯起眼睛笑的温柔,他取了材料,从空间出来,在厨房里开了火。

    没过一会儿,浓郁的香气萦绕了整间屋子。

    陈系把饺子盛起来,端到了陈立果的面前,然后一个个的吃掉了。

    两斤的饺子,平时陈系轻轻松松就能吃完,但今天吃着,却有点反胃的感觉,他吃了一半,实在是吃不下去,强笑道:“爸,这饺子好难吃。”

    安静片刻。

    陈系又说:“你快点起来给我做饭吧,这饺子太难吃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抱住了季阳,无声的哽咽起来。

    季阳还是几年前的模样,时光在他身上已经凝固,这也给陈系带来了一个十分残酷的幻想——看,他的身体还好好的,或许他没有死,只是睡着了,再等等,再等等他就能醒了。

    陈系不再旅行,就在这里住下。

    楼上原本张明樊住的地方已经空掉,陈系在上面随便种了点植物。

    张明樊的小队在末日里没能活下来,但他的女儿和妻子,在基地里受到了很好的照顾。

    现在看来,还真是一切都物是人非。

    陈墨薇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找不到陈系了,但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又得到了陈系的消息,并且寻到了陈系的行踪。

    当她离开基地,在自己故乡的一座小城里寻到陈系时,母子二人已经分别了十年之久();。

    陈墨薇起初还不敢确定那是不是陈系,直到她看到了那双橙黄色的眸子,她惊喜的喊出了陈系这个名字。

    陈系几乎都要忘记自己叫做陈系了,他扭过头,看到了陈墨薇,隔了许久才认出了眼前的人,陈系没有叫母亲,而是道了一声:“陈墨薇。”

    陈墨薇胸如擂鼓,她说:“陈系,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去哪儿了?”

    陈系说:“去了很多地方。”十年过去,他依旧年轻,脸上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

    陈墨薇欲言又止,她显然是想问季阳,但又害怕触碰到陈系的禁忌。

    陈系看了她一眼,轻轻道:“进来吧。”说罢转身上了楼。

    陈墨薇跟着陈系走进了眼前破败的高楼。

    陈系走的很慢,他淡淡道:“爸爸是在这里把我养大的。”

    陈墨薇手心有点发汗,她隐约猜到了什么,她说:“嗯。”

    陈系自言自语道:“他是个好人。”

    陈墨薇心中苦笑,她也知道季阳是个好人啊,但这个世道,好人……太难了。

    陈系走到了门口,掏出钥匙开了门,道了声:“爸爸,我回来啦。”

    陈墨薇跟在陈系身后进了屋子,她惊愕的发现,季阳居然躺在沙发上,像是睡着了。

    陈系说:“别睡啦,今天天气这么好,快起来晒晒太阳。”

    陈墨薇闻言,甚至都以为季阳是真的睡着了——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季阳不是睡着了,是死了。

    因为陈系动手将他搬到了床上晒得到太阳的地方。

    陈墨薇艰涩道:“陈系,你不该这样。”

    陈系说:“不该怎样?”

    陈墨薇道:“入土为安……”她说这话的时候格外艰难,但她知道,若是她不说,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能对陈系说了。

    陈系冷漠道:“爸爸又没死,为什么要入土?”

    陈墨薇道:“你就在这里,等了十年?”

    陈系不回话,但他的表情已经告诉了陈墨薇答案。

    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悲伤,陈墨薇蹲下来,发出崩溃般的哭声,她说:“系系,求你别这样了……季阳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的,系系,季阳也想让你好好的啊。”

    陈系说:“你不是季阳,你怎么知道他想让我好好的?”

    陈墨薇哽咽着。

    陈系说:“你都不知道,我对他做了多过分的事。”

    陈墨薇摇头,她说:“你没有意识的日子里,一直是季阳在照顾你……他、他从未说过一句抱怨的话,他一直把你当做他的亲儿子。”

    陈系冷漠的回答,他说:“可是我从来不想当他的儿子。”他有点泄气,道,“一定是爸爸生我的气了,才不肯醒过来。”

    陈墨薇看着这个模样的陈系,浑身发冷,她说:“系系,你和我一起回去吧,带着季阳也行……我们在一起生活好不好?妈妈想要照顾你();。”

    陈系拒绝了陈墨薇的邀请,他说:“我怕爸爸回来,找不到我。”

    陈墨薇蹲在地上,哭的直不起腰,她说:“陈系,放下吧,他走了,你让他安心的去吧。”

    陈系说:“你走吧。”

    陈墨薇预料到了陈系的拒绝,但她未曾想到陈系会拒绝的这般生硬。陈系断绝了自己所有活路,他现在路只有一条,那便是等季阳回来。

    可季阳回得来吗?他回不来了。

    陈墨薇抬起头,看见季阳被阳光照射的面容,季阳和陈系一样显得那么年轻,就好像陈系说的那样,他不是死了,是睡着了。

    但谎言说一千遍,还是谎言啊。

    陈墨薇道:“陈系,季阳不会想看见你这样活下去的,他照顾你那么多年,不就是想让你好好的么?”

    陈系无动于衷。

    陈墨薇说:“你乖一点,听妈妈的话好不好?”

    陈系淡漠道:“你不是我妈妈。”

    陈墨薇脸色的血色褪去。

    陈系说:“我只有陈系一个亲人。”

    陈墨薇无法反驳,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在陈系所有最需要人照顾的时间里,她都未曾贡献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唯有季阳。

    季阳将年幼的陈系喂养长大,去寻找变成丧尸了陈系,在陈系再次变成幼儿时,也不离不弃,陪伴在陈系身旁。

    陈墨薇忽然就明白了陈系的执念,她不再劝说,从地上慢慢的直起身体,她说:“既然你不回来,那我就搬过来住吧。”

    陈系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季阳身上,其他人做什么与他何干。

    陈墨薇带着白莲花搬到了陈系的楼下。

    她以为总有一天,陈系会想明白的。

    但陈墨薇没想到的是,她没能等来那一天。

    陈系带着季阳不见了,屋子里什么东西都在,唯独少了两个人。

    陈墨薇就住在楼下,楼上有什么动静她都很清楚,这次陈系消失的悄无声息,简直就像是一只手直接将他从世界上抹去了一样。

    白莲花安慰她,说陈系和季阳一同走了,未尝不是解脱。

    陈墨薇闻言苦笑,她说:“是解脱么?”

    白莲花摸了摸陈墨薇长长的黑发,声音软软的暖暖的,她说:“对啊,如果你不在了,我还活着,那还不如去死了呢。”她倒比陈墨薇洒脱。

    陈墨薇亲了亲她的下巴,胸中有千言万语,但都化作了一声长长的嗟叹。

    白莲花眨眨眼睛,道:“你别担心了,这不是还有我么?”

    陈墨薇看着窗外无边的夜色,拥住身侧的人,她说:“对啊,我还有你呢。”

    陈系离开时,怀抱里也应该抱着季阳吧,那他走时一定没有太过孤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