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50章 五人

第050章 五人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郁途也不惊讶,袖口中弥漫出阵阵阴气,将风衷刚回魂的身体禁锢地无法动弹,复又伸出手去。

    洞口轰然巨响,穷奇火红的身影撞了进来,一下将他冲开,叼住风衷衣襟往背上一甩便跃出了洞外。

    郁途的伤刚有所好转又被牵动,咳了两声,追出去时看到月色之下一地淋漓的血迹,穷奇居然为了救人硬生生撞开了他的结界。

    可惜并未跑出多远穷奇就一头仆倒在地,风衷摔在地上,迅速爬起身,咬破手指,抹了血迹在它额上。

    穷奇身上的毛发都竖了起来,尖针一般,但因为撞击结界许多都刺入了自己的皮肉,腹下还在吧嗒吧嗒地滴着血,受了她的血才稍稍好转。

    直到此时风衷才察觉出这里并不是汤谷,耳中听到不远处有海浪拍击之声,偶尔周围还有一两声鸟鸣传出,她心里便有数了,问穷奇道:“青玄带我们来了蓬莱?”

    穷奇伤得太重,无精打采地点了点脑袋,术法就没了,变作幼崽晃了晃,倒在了地上,低低地“噗嗤”了两声。

    风衷心中一紧,那曦光呢?

    刚才醒来并未见到曦光的肉身,他的元神只怕还困在那假地狱里没回来,元神未归之前肉身若是不见了可就糟了。

    她将穷奇连同那封印一起抱在怀里,想去找曦光,但乾坤袋还在郁途手里,不敢轻易离开。

    不疾不徐的脚步声传了过来,郁途一手提着乾坤袋走出了山洞,另一只手朝风衷伸出,口中低低念了句咒语。

    风衷身上顿时如同死人一般冰冷,不受控制地朝他走了过去。

    郁途拎着她怀里的穷奇随手仍在一旁,取过了那个封印:“我说过你出来也没用,这轮回咒一日不解,我便随时可以召唤你来身边,领着你下冥府。”

    风衷咬唇不语,这咒术的威力她多少也料到了,只是没想到比她想象的还要霸道。

    郁途揭去帷帽,露出一头白发,双手扣着那封印凝神催动,因为太过用力,苍白的手指隐隐透出铁青。

    这封印是风衷施加上去的,外人无法解开,她并不认为郁途就可以。

    然而不出片刻,封印竟然传出了裂开之声,从轻微到剧烈,越来越响。

    她变了脸色,用力挤了挤指尖,血珠滴在脚边,生气溢出,咒术受到压制,她手臂刚能动就拼力挥出一掌。

    郁途侧身一让,不想她的目标却是封印,一掌拍上去,封印脱手而飞,滚入了山洞之中,仍不断传出“咔咔”的碎裂之声();。

    他从洞口收回目光,看着风衷:“来不及了,封印很快便会解开。”

    风衷又朝洞口跑去,山道两侧忽然黑影幢幢,妖魔鬼怪呼号着奔上山来,有的还在咋咋呼呼的大喊:“蓬莱要被灭了,蓬莱要被灭了!”

    她脚下一顿,被郁途一掌掀开,摔在山道旁,喉间一甜,生生忍了下去。

    不知道青玄如何了……

    蓬莱主岛上的确情形惨烈,羽族子弟死伤惨重,岸边海水都微微泛红,青玄也身受重伤。

    眼前的妖魔忽然撤去了大半,直往东边而去,青玄便猜想郁途已经找到了风衷所在,连忙追了上去,却不支跪地,撑着剑直喘气。

    四周阴寒,阴魂包抄过来袭击她,却被从天而降的一阵火势给掀开。

    那火橙红一片,似是狐火。青玄错愕扭头,身后站着几个银发白衣的涂山氏族人,为首的正是她以前见过的涂山九龄,身边跟着个少女,天色朦胧,看不清楚少女容貌,只听到她脚腕间铃铛脆响。

    “这位姐姐是蓬莱岛的岛主吗?我是青丘涂山族的涂山秀秀,这是我奶奶,涂山族的族长。”

    “我见过。”看到一下来了好几只九尾狐,青玄的脸色愈发白了一分。

    涂山奉从涂山秀秀身后走出来:“放心好了,我们不是来吃你们的。”

    “对啊。”涂山秀秀跑过来扶住她的胳膊:“我们是来找风衷的,我奶奶以前在她身上设过追踪的阵法,前两日她忽然感觉到风衷死了,可把我们给吓坏了,所以我们就赶紧来找她了!”

    涂山九龄银发挽成云鬓,虽然面容妩媚,但不笑时很是威严,提着涂山秀秀的后领将她扯了回去,总算打断了她的聒噪。

    “小青鸟,风衷是不是出事了?”

    青玄陡然回神,对她道:“说来话长,我稍后再为几位解释,这里就有劳几位相助了,我这便去支援风衷。”说完提气朝东方飞去。

    涂山九龄想跟上去,却被猖狂的妖魔所阻,顿时来了气,对族人道:“把这些邪物都除了!”

    涂山秀秀最生气,记挂着风衷又无法及时见到她,逮着个妖魔便重重踩了几脚,脚腕上铃铛急响:“烦死了,烦死了!敢伤了我家风衷,饶不了你们这群混蛋!”

    青玄匆匆赶到孤绝小岛上,刚入山中便冲过来郁途的爪牙拦路,挥剑斩杀了两个,实在撑不下去了,靠着树干从袖中锦袋里取了枚药丸吃了下去。

    好在她平日里修炼的是这些辅助药蛊的术法,还能靠这个撑一撑。

    正要往山上冲去,一只巨灵鬼落在了眼前,她被自己震碎的心脉都因为这一阵地动山摇而生疼。

    斜刺里忽然掠来一道身影,枪如游龙,凌厉干脆,巨灵鬼连吼都没吼出来便烟消云散,那人一身玄甲,横枪而立,居然是给风衷借过血的敖十三。

    “你……”

    青玄刚开口,就被他腻歪的眼神看了一眼:“这位美人瞧着不大好,暂且休整片刻吧。”

    “……”青玄愣住,他已转头朝山上冲去,所过之处,妖魔鬼怪悉数灰飞烟灭。

    郁途此时就挡在山上的洞口前,耳中听着封印破碎之声,手中解开了手中的乾坤袋,修长两指夹出了蓝玉瓶的瓶口();。

    半截还在袋中的瓶身微微有了些蓝色,里面时不时闪出一阵微亮的光芒,他冷幽幽地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沾了轮回咒他们就活不了了,没想到居然还活得好好的,看来还是直接毁了干脆。”

    风衷刚从地上爬起来,指尖挤出鲜血,甩在他左右身侧,朝他冲了过去。

    左右生气四溢,郁途后退避开,手背上也沾了一滴血珠,被灼出了青烟,他却浑不在意,夹着蓝玉瓶的两指用了力道。

    乍闻一声琴音入耳,他手指一麻松开,蓝玉瓶微芒一闪,自行退回了乾坤袋里。

    风衷脚下一停,抬头望去,月已隐去,天光熹微,山道右侧的大树上,不合老祖点足于枝头,一手抱琴在怀,一手刚刚收回拨弄之势。

    “老夫的后嗣谁也别想动。”

    “这就是借血给你的神仙?”郁途不屑冷笑,身前忽又有人袭来,一点寒芒携带枪风似雷,擦过了他的手背,带出一道血痕,乾坤袋险些脱手。

    敖十三挡在风衷身前,瞬间扫清了一片妖魔,眼睛盯着郁途,口中却对她道:“种神受苦了,这次的事都怪我,我这般爱慕种神,竟然惹了这样的祸端,害了种神,心都要碎了。”

    风衷一心只想夺回乾坤袋,没空理会他,忽而感觉到了傀儡的气息,抬头就见一袭白衣的轩卿仗剑飞至,斩杀了后方追来的两个妖魔,一挽剑花,疾刺向郁途。

    郁途没料到会忽然冒出三个神仙来,左右血迹限制了他脚下步伐,唯有后退戒备,腰间忽的抵了什么,斜眼一瞥,是柄玄铁折扇。

    涂山十方笑眯眯地绕到了他身前,妙目含波地望了过来,郁途意识强盛,不过晃了眨眼的神,便挣脱了他的幻术。

    但这一瞬已经足够,不合老祖又一声琴音传来,郁途指尖一颤,乾坤袋终于震飞而出,被轩卿一把接住。

    风衷松了口气,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同时出现,真是万幸。

    郁途本就有伤在身,被四个围攻的确吃力,却也不慌不忙,倏然抬手,阴气遮蔽了天光,他身形顿时消隐不见。

    “上次的老伎俩又想再来一次不成?”轩卿冷哼一声,竟扬手一抛,将乾坤袋往山下抛去。

    风衷大惊失色,险些扑下去,咒术又起,郁途从她身后闪现,拖着她往洞中而去。

    见轩卿把东西扔了,他便改了目标。

    又是一大群妖魔鬼怪奔上了山来,上方阴云忽被一鞭甩开,强烈的日光照了进来,鬼怪们顿时嘶嚎着逃窜,纷纷往岛边海水里钻去。

    曦光黑衣飒飒,落在地上,手中提着乾坤袋,往山洞望去,那里已经布上严严实实的结界,什么情形也看不清。

    背后接连落下四道身影,他扫了一眼,似好笑似无奈,若非元神为了拖住郁途的意识难以脱离那地狱,他也不会想到将元神分散离去,几千年来这还是头一回这么现身。

    风衷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但看不见外面情形,因为这洞中不仅布了郁途的结界,还有封印。

    她已不在洞中,实际上已经在封印里。

    郁途在对面操控着,小黑的魂魄被解开,朝她这里飘了过来,团成一团还没苏醒。她有意挡着魂魄,紧盯着前方郁途手下渐渐舒展开的身影,一身红衣的方君夜缓缓睁开了双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