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51章 姻缘

第051章 姻缘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风衷暗暗退了半步,因为方君夜的眼睛一睁开就紧盯着她,眼神混沌森冷。

    只不过一瞬,他忽然冲了过来,手中凝起的剑气横扫而至。

    风衷闪身避开,冷喝一声:“方君夜!你又入魔了不成!”

    方君夜置若罔闻,与她离了不到两丈远,手臂一卷,数道剑气袭来。这封印的空间极其狭小,风衷闪避之间已经要靠近郁途身边,他仿佛就等着这一刻,还朝她伸出了手来。

    风衷偏要往他反向跑,冲到对面又是一阵剑气,但没落到她身上,面前霍然落下一道巨影,一挥手将方君夜挥了出去。

    方君夜摔在墙壁上,墙壁便是藤蔓所结,看起来却像是玄铁一般,他这下大概摔得不轻,捂着胸口滑坐在地,许久没有动弹。

    风衷这才看清眼前挡着的就是小黑,他的魂魄也苏醒了,巨大如小山一般,在这样的地方根本无法站直,只能微微弓着背。

    “难怪,原来这是你当初的那个巨人傀儡。”郁途看着小黑已经淡的快看不清楚的魂魄:“看来是长久漂泊在外做了孤魂野鬼,即使这样都不愿入冥府,是对我这个冥神不满?”

    小黑陡然朝他冲了过去,四下一阵猛烈的摇晃,几乎要将这里掀翻。

    郁途虽然避开了,却也有些忌惮。他伤势未愈,先前又被四个神仙围攻,再加上解开封印术耗费了太多神力,此时已经不能再随意动手了。

    风衷的封印术向来霸道,他根本没能真正解开,其实是靠着这里面的东西才得以进来。

    他朝风衷看了一眼,扬手挥去一阵阴风,小黑果然及时挡了过去,他趁机往方君夜身边掠了过去,伸手探向他的脊背。

    方君夜周身忽然仙气一震,郁途手指一缩,险险站稳,冷声道:“我找了许久才发现你被封印了,如今这么做难道不是解救你出苦海?”

    方君夜周身依然仙气流转,双眼清亮,显然已经清醒,手中凝起的剑气忽然朝他甩了过去,起身时红衣猎猎:“我会落得如今的地步,你必然脱不了干系。”

    郁途退至角落,抬眼环顾四周,一定是有人布了阵法才唤醒了他();。

    既然有这阵法在,更要速战速决。只沉思了一瞬,郁途便又与方君夜动了手,风衷有轮回咒,暂时构不成威胁,而小黑只会护着风衷,他完全可以专心对付方君夜。

    一白一红两道身影快如疾风,片刻之间过招数百。

    风衷身上的咒术又起了效,浑身冰冷,双脚无法动弹,小黑严严实实挡护在前,也叫她看不清情形,忽闻方君夜一声闷哼,她立即唤了一声:“小黑!”

    小黑与她数千年的默契,自然明白,踏步上前一掌挡开郁途,将方君夜拽了回来。

    方君夜摔在风衷身边,瞥了她一眼,低声道:“我知道他想要什么,反正我也出不去,倒不如多个作伴的。”

    小黑退了回来,矮下身半蹲在风衷身前,肩头挨着她,仿佛还有躯体时一样,可以让她坐上去。他转过头望着风衷,淡薄的轮廓,五官几乎也只是一层白雾了,什么神情也看不出来,但风衷明白他的意思。

    风衷抬手抚了抚他的肩,虽无实感,却觉得仍如以往那样可靠。

    “那好吧。”

    封印外面,山洞顶上,曦光领头结阵,与周围四人分散而坐,围成了一圈。

    敖十三坐水位,不合老祖坐土位,涂山十方坐金位,轩卿坐木位,他身处火位,阵法笼罩,整座山头都仙气翻卷。

    青玄从山下飞身而至,落在旁边,一眼看到这景象,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这……这五个人什么时候凑一起去的?

    不过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拎拎神,对曦光道:“天才刚亮,山上便日光大盛,我便猜到是东君醒了,东君结的这阵法莫非是上古五行阵?”

    曦光眼睛未睁,“嗯”了一声。他脚边卧着穷奇,身上伤痕累累,似乎是睡着了。

    青玄有些心惊,看来风衷的情形比她想象的还坏,穷奇居然伤成了这样,东君还用了这阵法。

    上古五行阵虽然简单,但对于施阵之人要求过高,不禁要契合五行属性,还要彼此配合默契。在她看来,这五人并不熟识,动用这阵法未免有些冒险。

    刚想问风衷醒来没有,涂山九龄翩然落在了她身旁,看到眼前景象也很诧异,眼神在涂山十方和曦光身上来回扫视了几遍,很是疑惑这二人为何会坐在一处结阵。

    青玄见了她便赶紧问:“主岛情形如何了?”

    大约是亲手对付了些妖魔,涂山九龄不大痛快,嫌脏一般一直甩着衣袖,朝涂山十方努努嘴:“我们涂山族这好小子好歹也是个山大王,带来了一群帮手,你放心吧,那些妖魔鬼怪掀不起风浪来了。”

    涂山十方闭着眼睛笑了一声:“那是,本王别的没有,打手一堆。”

    青玄稍稍放了心。

    涂山九龄走去曦光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头:“种子如何了?”

    曦光睁开眼:“她中了轮回咒,眼下虽然逃出了冥府,但现在又被郁途扣在了封印之中,我想救她出来,又不能破坏封印,尚未想到对策。”

    涂山九龄顿时沉了脸:“郁途连轮回咒都给她用上了?”

    曦光忽然竖手打断了她,因为坐在木位的轩卿受到了傀儡术的感应。

    “有消息了?”青玄立即问();。

    曦光皱着眉:“有是有了,但小种子也太冒险了。”

    话音刚落,山洞一阵剧烈摇晃,几人齐齐低头望下去,便知封印里有了变化。

    封印里的郁途浑身缠满了阴气,狭小的空间里顿时阴寒刺骨,大约这压制了他身上的伤势,他又袭了过来,气势更为逼人。

    阴气裹着方君夜卷了回去,郁途手刚伸向他,方君夜发出一声冷笑,忽然挣开阴气,一身剑气悉数朝他袭去,整个人也跟上去紧紧扣住了他肩胛,压着他直到抵上封印墙壁。

    “风衷!”

    他大喊了一声,郁途顿觉有异,刚要挣脱,小黑挡了过来,重重一拳击在他身上。四下一震,郁途几乎陷入背后的墙壁里去,猛咳了几声,若非有阴气护着,这一下必然又要叫他元神受创。

    风衷闭着眼站在对面,竖指念诀,指尖鲜血淋漓过手背,滴到地上,藤蔓所结的地面愈发牢固了些。

    脚下忽然一颤,郁途忽觉自己正缓缓下沉,看向风衷,眼中幽光阴沉:“看来你是要连我一起封印了。”

    风衷专心凝神,不予理会。不合老祖说过方君夜应该与煞气有关,郁途想解开他封印,必然也是因为那煞气,若让他计谋得逞,人间想要恢复更是遥遥无期。

    周遭藤蔓开始挤压过来,地方越来越小,郁途的身形都被挤压地扭曲起来,风衷也被挤到了他面前,几乎要贴在一处。

    那指尖血里的生气让郁途十分不适,他却还是冲着风衷笑了起来:“生死二神封印在一处,倒也有趣,难得你愿意这样与我朝夕相对。”

    快被挤压成一团的小黑又一拳挥到他身上,他闷哼一声闭了嘴。

    风衷忽然睁眼:“我可没说要与你封印在一处。”

    头顶忽然浮现五色柔光,彼此轮转成为一圈,相生相克,循环不息,五行阵法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方君夜挥袖掠去一道剑气,刺入光中,开了个豁口,风衷陡然被拽了出去,顷刻就不见了踪影。

    方君夜早已猜到外面结阵的就是曦光。曦光天资过人,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但生性疏懒,从不勤加修炼,这五行阵法还是在他督促之下才练成的,他当然了解。

    五色柔光淡去,郁途没了压制,卷起重重阴气裹住自己,阻挡着封印收缩,一手朝方君夜背上伸去,浑不在意:“有轮回咒在,她又能跑到何处去?”

    风衷被拽了出去,可要命的是又陷在了阵法里。

    头顶就是五色柔光,但因为她刚从封印里出来,尚未恢复正常大小,身体也是缩微之态,此时看着这柔光便如同仰望天宇上的彩云一般高远。

    柔光之上似层水面一般,映出端坐的四道身影,围绕了一圈。此时在她看来也都如同巨人一般,她就像是个膜拜天神的渺小蝼蚁,心中好笑,但也庆幸,那般凶险,能不被封印就不错了,总不能还挑个地方再出来。

    四周茫茫一片虚无,她往前跑了几步,看到上方金云之上坐着的涂山十方,连忙朝他挥了挥手,但他看不见,涂山九龄的脸却忽然从他身后探了出来,小声问他:“你怎么与东君在此结阵,你们何时如此默契了?”

    涂山十方撇了一下嘴:“我们五人都借了血给那祸水,如今联手救她也是应当的啊。”

    涂山九龄先是愣了愣,接着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眼光一动,拍了一下涂山十方:“好小子,果然有一手!你一定是第一个借出去的吧?”

    涂山十方一副恨不得银牙咬碎的模样,半天才道:“先不提这个了();。”

    他们说的话听来犹如天外来音,可风衷喊破喉咙也没人听见,只好又往前跑。

    玄水之色的柔光上端坐着敖十三,风一眼看到他,皱了一下眉,不想开口。又往前几步,看到土黄光色上的不合老祖,那双深邃双目正盯着阵法,风衷心中大喜,连连挥手,可约莫是她现在身形太小,他根本没瞧见自己。

    风衷撑着膝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封印有没有完全封好,忽然想到轩卿,忙又朝前跑去,很远才在青光之上看到他的身影,赶紧催动傀儡术感应。

    轩卿果然望了过来,但眼神并未落在她身上,而是盯着阵法细细找寻着。

    风衷这才明白过来,他们面前定然没有这层水面,近在咫尺远在天边大概就是说的眼下这情形了,不禁有些泄气。

    “小种子。”

    风衷猛地抬头,看见了曦光的脸,顿时惊喜万分:“你出来了!”说完才想起他听不见,又闭上了嘴。

    曦光隔着那层水面冲她笑了笑,仿佛能看见她一般:“不合老祖的万山泥是浮连身躯所化,青玄会用蛊术引出其中术法,看看能不能用浮连的挪移术将你从这里挪出来。”

    风衷立即从怀里取出当初不合老祖给她的那点万山泥,握在手心里盘膝坐了下来,又感应轩卿问了一下穷奇的状况。

    曦光将穷奇捧了过来,此刻在风衷眼里看来它哪里是幼崽,简直如同成年一般巨大了,那双原本圆溜溜的眼睛此时紧紧闭着,看起来不大好,风衷叹了口气。

    忽闻青玄唤了一声“东君”,她抬眼望去,曦光走开了,大约是有了进展。

    没多时,手中泥土忽然溢出了丝丝微风,越来越狂,直到风衷周身都被裹住,眼前景象开始模糊扭转,形成了漩涡。她当即起身,自己钻进了旋涡里。

    风卷着摔了出去,却没落在地上,倒是落在了一双手臂里。风衷一抬头就撞到了对方的下巴,他松开只手捂着下巴道:“这见面礼真是特别。”

    她跳下地,拂开他手,捧着他的脸左右看了看,的确是曦光本人。

    “还好还好,我险些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曦光很是受用,愉悦地笑了两声,从怀中取出乾坤袋递给她:“喏,这是我的见面礼。”

    “你找回来的?”风衷连忙接过来,打开看了看,除了那封印之外,东西都没少,竟然还有几只仙果。

    曦光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是啊,我可是翻遍了整座山头才找到的呢,还不忘给你带吃的,谁叫我心善呢。”

    风衷早就饿了,拿起一颗果子几口就吃了下去,忽而一怔,扫视四周:“这是什么地方?”

    眼前景象很陌生,根本不是山洞所在的那深山里,倒像是在山腹之中的一条密道,头顶悬着几颗夜明珠,照的四下亮若白昼,脚边流着一条浅浅的山泉,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曦光道:“那挪移术只是临时借来的,青玄又受了重伤,施展此术难免有些偏差,我在旁护法,和她一同被卷入术法挪移了地方,好在我与你落在了一处,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风衷想了一下道:“浮连的挪移术不会挪出太远,这里应当还在蓬莱,在附近找找看。”

    这里也没别的路,只有沿着山泉前行,通常水流尽头都会流出山去,可能会有出路();。

    风衷率先前行,一边问道:“我看到九龄也来了,蓬莱的情形现在如何了?”

    曦光脸色顿时凝重起来:“惨烈的很,青玄也受了重伤,这次是我们连累蓬莱了。”

    风衷心中分外沉重,说到底是她连累了他们才是。

    没走几步,曦光忽然握住她手臂,指了一下地上:“你看。”

    风衷低头,地上有点滴血迹,一路往前而去,山泉在前面转了个弯,那血迹也消失在了那里。

    曦光当先走了过去,越往前走越是山腹深处,头顶的夜明珠也越发硕大,晕白的柔光照着脚下。

    风衷跟在他身后,忽闻前方传来一阵低低的咳嗽,似乎是青玄的声音,精神一振,连忙朝前跑去。

    绕过那个弯果然看到了青玄,她闭着双眼靠着山壁坐在地上,一身青衣全是血迹,鬓发散乱,脸也白寥寥的。

    风衷立即取出龙桑杖走了过去,抵在她背上为她疗伤。

    青玄睁眼看到她,似是松了口气:“你们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们一起出去。”

    风衷扶她起身:“出去为何要往这里走?这可是越走越深了。”

    青玄道:“这是蓬莱山底,无路可通,唯有靠女娲大神赐予的三生镜指引才能出去,三生镜就在岛底深处。”她朝前方指了一下,远至尽头处模糊可见矗立着个高台,高不见顶,四周隐隐透着青光,显然是有结界防护。

    曦光一手揽过风衷,一手握住她手臂:“你伤得太重,我带你上去吧。”说完御风而起,携着她们往深处掠去,黑衣烈烈,踏风而起,直上高台。

    真正飞上去才发现这高台看似高不见顶,却原来是障眼法,不过瞬间他们便落到了台顶。

    蓬莱山底显然多年不曾有人来过了,这高台周围一丝生灵气息也没有,台上却纤尘不染。台顶两丈见方,四角各有一柄青剑驻守,中央一方石案,上面嵌着面八角铜镜,在夜明珠的照射下泛着晕黄的微光。

    曦光和风衷一左一右扶着青玄到了跟前,松开手,青玄站定,凝神施法。

    镜面如水般晃动,渐渐化作一人多高,从中投出光来,直到她脚下,仿若一座窄桥一般。

    “走吧。”青玄领头踏着光朝镜中走去,一边对身后的风衷道:“凡人穿过镜子时会揭示姻缘,不知你会不会被揭示。”

    跟在最后的曦光不禁朝镜子多看了几眼。

    风衷好笑:“种神怎么会有姻缘?”说着一脚踏入了镜中,光晕一闪,眼前忽然浮现出了几个古字,她怔了怔,停下了脚步。

    曦光大步走到她跟前,那几个字就浮在半空,悬在风衷头顶,他一字一句念了出来:“斩鄂,凡人……”念完看向青玄,“这是什么意思?”

    青玄看着他,眉心微蹙,有些讪讪:“意思是……与风衷有姻缘的是个名叫斩鄂的凡人。”

    “什么?”曦光几乎嚷了起来。

    风衷也万分错愕:“凡人?这世上哪里还有凡人?”

    “那定然是不准的!”曦光沉着脸,扯着风衷手臂往前走去,她却还扭头一直盯着那行古字,直到完全穿过镜子才收回视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