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54章 能干

第054章 能干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神仙寿命无尽,但生长速度也比凡人缓慢的多,五个团子开了食便意味着他们正茁壮成长着,并且此后会越长越快。

    这是他们第一次开食,胃口有点大,曦光耗了不少神力,有些疲倦,后来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揽着蓝玉瓶就倚在火堆边睡着了。

    风衷凑过来取过蓝玉瓶时他还用手拍了拍:“乖,乖……”结果没拍到瓶子上,拍在了风衷手背上,撰在手里摸了摸,睡颜很是满足。

    风衷耐心地等他表达完了父爱,轻轻抽出手将蓝玉瓶收好,在他身边躺了下来,望着月亮发呆,心里还惦记着涂山九龄。

    直到月色泛白,她才终于抵不住睡着。

    第二日一早是饿醒的,坐起身来,曦光还在睡着();。她不知道这是他先前对付郁途元神消耗太过的缘故,只以为他是消耗了神力,将身上的黑衣脱下来盖在了他身上。

    穷奇也醒了,噗噗地哼着,爪子刨着土,大概是看出风衷身体好转了,又扑过来挠她的衣摆。

    风衷一看就知道它也饿了,拍了一下它的脑袋,招招手,握着龙桑杖起身,轻手轻脚地绕过已熄的火堆,穷奇立即跟了过来。

    周围树木丛生,定然还在东方祥瑞之地,但这里也没什么活物出现,一人一兽走了许久,连个果树都没瞧见。直到出了昨晚休息的山坡,才终于发现前面有条小河。

    风衷走去河边,喝了些水,凝视着漾开的波纹,等到水面平静,看见水里映出的脸又瘦了一大圈,这几日没睡好,眼下布了很重的一层青灰。

    穷奇在旁伸着舌头舔了几口水,身上的伤受了龙桑杖的治愈已然大好,但此刻皮毛上还沾着些干涸的血渍,它便干脆噗通一下跳入河中洗起澡来。

    风衷正撩着水往它身上泼,身后一阵轻响,鼻间嗅到了神仙气息,转头一眼看见浓眉大眼的岐云,身上墨绿的衣裳被朝光一照,隐隐生辉,夺目地好似一只绿孔雀。

    “种神原来不在汤谷了,小仙可是找了您许久了。”岐云笑呵呵地向她见礼。

    风衷站起身来,甩了一下手上水珠:“找我有事?”

    岐云走近两步:“天帝让我来问问种神借血的进展,为保种神顺利登仙造福三界,他老人家提议您最好回天界去待段时日。”

    风衷心思微动,天帝又不是不知道种神的职责,除非人间昌盛繁荣,否则种神只能行走于人世。何况成仙本就需要在世间行善积德,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等她在天上待段时日再下界,人间情形岂不是更糟?把她接去天界享福坐等成仙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天帝想得出来的。

    她似笑非笑:“哦?那天帝是不是还说我去天界后就住在你府上啊?”

    岐云一见她眼神便知道自己那点小计俩被她看穿了,讪笑着搓了搓手:“小仙的确是有这么点私心,但天帝关心种神成仙之事是真的,为了种神还特地重启了悬镜对人间的监管呢。”

    风衷蹙着眉心:“原来悬镜早已不照看人间了?”

    岐云察觉出她有些不悦,连忙解释:“悬镜也是需要神力支撑的,以往凡间都没凡人了,天界也没有必要耗费神力来维持其照看人间,不过如今种神现了世自然就不同了。”

    风衷又问:“既然重启了对人间的照看,这些时日天帝就没看到人间的情形?”

    岐云道:“看到了啊,除去中部往西一带有妖兽出没之外,人间一切如常,不过天帝还是叮嘱了小仙要多来探望种神情形,所以小仙这才来叨扰了。”

    风衷心中沉重,悬镜自上古天庭初立便悬在凌霄宝殿正中,由天界神力支撑,可以照看三界情形,也是天界执掌三界的证明,可是如今人间的情形已经照不出来了,果然天界衰微了。

    她抬头望了望天,先前没觉得,此时再看,天似乎已经离地已越来越远了。

    岐云顺着她的视线望了一眼,以为她是不想去天界,忙道:“种神想待在哪里都好,只要准许小仙留在身边侍奉便好。”

    自那意识告诉他种神不止借一个神仙的精血,他便按捺不住了。

    风衷想了想:“既然要侍奉,那便先去找些吃的来吧。”

    岐云当她是同意了,喜不自胜,忙不迭应下,转头便往林中深处跑去();。

    等他走了,身边冷不丁冒出了曦光的声音:“嗬,我睡了一觉你就多了个侍从了。”

    风衷转了转头,没见到他身影,便知道他是用了隐形术。她席地坐下,抚了一下衣摆:“省的我跑腿了,先使唤他一下再说。”

    穷奇稳稳地蹲在她身边,翘首以盼。

    风衷的衣摆上忽然凭空抛来个几个果子,她知道是曦光弄来的,拿起一个擦了擦咬了一口,耳边听到他幽幽地道:“不准带他上路啊。”

    风衷觉得他这语气似有些赌气的意味,故意道:“看看再说吧。”

    “看什么看?天帝是叫敖十三照看你的,他这手下败将会得到天帝的叮嘱?无非是耍花招罢了!”

    这可不是虚言,敖十三拔得比试头筹后又得了借血的机会,天帝的确叫执法神传了这么句话给他。

    何况曦光早就怀疑敖十三中咒跟岐云有关,心里对他有气的很,迟早要教训这小子,岂会叫他得逞。

    偏偏风衷不喜欢敖十三那腻歪模样,又咬了一口果肉,含糊不清地道:“那还不如考虑岐云。”狗腿的比好色的好。

    这话一说,她的手指就被撰住了,吃了一半的果子就靠在嘴边,死活送不进嘴里,她干脆凑过去把果子叼了过来,却咬到了曦光的手指,他先嘶了一声,又哼了一声。

    岐云恰好回来了,手里拎着只野味,竟然都烤熟了,大约是赶得比较急,还有些喘,一眼看到风衷在吃果子,连忙将野味送了过来:“种神请用。”

    风衷指指旁边穷奇,他怔了怔,只好将野味又送去了穷奇面前。

    穷奇早就饿了,搓着肉爪扑了过去,忽闻一声低咳,它转头朝风衷身边望了望,再扭头,一爪子就将野味挥开了,愤怒地“噗嗤”了两声,一脸嫌弃地背过身去。

    岐云转头四下看了看,仿佛听见了低咳,又怀疑是不是听错了,回头看到穷奇这模样,不禁惊讶:“连肉它都不吃啊?”

    风衷瞥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身旁:“也许是你找的东西不合它胃口呢。”

    岐云反应迅速,立即道:“这里没什么吃的,不如小仙随种神上路,去别处再好好找一找。”

    风衷刚要说话,耳边被吹了口气,曦光的下巴搁在她右边肩头,几不可闻地说了两个字:“不准。”

    她抿抿唇,对岐云道:“要跟着我倒也不是不行……”

    话未说完,曦光整个人都贴了上来,牢牢扣着她的腰,唇贴在她耳边又说了遍:“不准。”

    风衷用力掰着他扣在腰上的手,死活掰不开,倒惹得岐云眼神古怪:“种神这是在做什么?”

    她眉头跳了一下,按着腰揉了两下:“没什么,刚吃了果子,消消食罢了。”

    手下正是曦光的手背,被她揉了这一通,他低笑了两声。

    岐云走过来要扶风衷:“种神请起身吧,您要去何处,小仙这便随你上路。”

    手刚伸过去,她的身形忽然往后移了一下,仿佛被什么拽开了一般,岐云一愣,当她嫌弃自己,讪讪收回了手。

    风衷此刻整个人都被曦光扣在怀里,他的下巴又移到了她左边肩头,低低道:“你带着他我就走,自己喂孩子去吧!”

    岐云转着头嘀咕:“奇怪,为何总觉得有人在附近说话?”

    风衷在曦光手背上狠狠掐了一把,他便在她肩头轻轻咬了一口,互不相让();。

    僵了片刻,到底还是风衷让了步,任由他扣着自己,抬头看着岐云,将先前要说的话说完:“你要跟着我也不是不行,我正要去东北方找那煞气的源头,正缺个打头阵的。”

    岐云顿时后退了一步,自觉失态,脸上又堆出笑来:“种神为何要去那地方,您现在是凡人,不可接触那极魔邪物啊。”

    风衷道:“那就算了,与其跟着我,你倒不如费些心思盯着冥界,那也算帮我了。”

    “冥界?”岐云一愣。

    风衷“嗯”了一声,拍了一下腰上的手。

    曦光听了她说的话可算安分了,那手松了松,她终于得以起身。

    “哦对了,你先前不是问我借血的进展?”风衷朝岐云幽幽一笑:“我已经借够了。”

    “……”岐云顿时目瞪口呆。

    身前忽起狂风,风衷眼前什么也看不清楚,身子被捞了起来,等到再看清东西,人已经落在云上,朝下方一望,早已看不到那片林子和那条小河。

    曦光这时候才显露了身形,身上黑衣尚未穿戴齐整,衣襟敞露,随手一拢,往身边望去,穷奇被他带走前居然还把岐云的那野味给顺来了,正暗搓搓地缩在云边埋头啃咬,忽然抬头看到他的眼神,又一把丢开。

    曦光蹲下来顺了顺它的毛,从那野味上扯下块没被咬过的好肉递给风衷,这才道:“没事,现在你可以吃了。”

    没得罪给它猎食的黑衣猎人就行,穷奇放心了,“噗嗤”一声,一头扑在了野味上大快朵颐。

    风衷盘膝坐下,接过那块肉,左右望了望:“这是往北方去的?”

    “是啊,你不是说要去找那煞气的封印?”

    风衷点头:“郁途如今竟能将煞气收为己用了,我肯定要去看看。”

    曦光道:“他大费周章就为了夺走君夜的画卷,我自然也要去一探究竟,那地方我去过多次,熟悉的很。”

    风衷料定他是位甘渊神女去的,怕惹他难受,也没多问。

    很快天边变了颜色,沉沉紫黑,下方一片昏暗,分不出是早是晚。

    曦光按云落地,风衷当先跃了下去,却险些被风吹得摔倒,眼前是一片漫无边际的荒野,到处都是飞沙走石,几乎叫人睁不开眼。

    她用手护着双目,透过指缝看见远处有一座若隐若现的高台,四周竖着高柱,隐隐有神光相护。

    曦光走过来道:“就是那个。”

    风太大了,风衷连往前迈步都困难,被吹得东倒西歪,穷奇都扒拉着她的衣摆怕被吹走。

    曦光拉着她的胳膊往自己肩头一搭,将她背了起来,一手捞起穷奇,一手托了托她,边往前走边道:“你看你看,带什么岐云,岐云有我能干?”

    风衷搂着他的脖子,担心被沙子迷住眼,埋着脸窝在他颈边,低声道:“好好好,你能干,你最能干。”

    “哼,这还差不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