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56章 凡人

第056章 凡人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曦光贴着石柱站定,弹了一下手指,一团日火浮悬在眼前,照亮了面前的景象,的确没看到出路,但他总算弄清楚这里面的构造了。

    那巨石高台嵌入下来,将煞气压在了这下方,现在他们就在这巨石之下,而方君夜消失的地方就是被压成一团的煞气,方才他竟那般深入其中,想想也是凶险。

    “先别忙,能进来就能出去。”他掀了衣摆,坐下来调息打坐。

    他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他接触煞气,如今虽然没受伤他也得小心些,当下凝神细探了周身一遍,确定没有煞气缠身才放了心。

    睁开眼却见风衷就蹲在他面前,龙桑杖指着他心窝,生气涌入,顿觉身上舒适多了。曦光心中一暖,携着她起身:“走吧。”

    日火浮在面前照路,风衷被曦光牵着前行,只绕着石柱外圈走。

    只要是邪气妖气魔气什么的穷奇就喜欢,在他们前面打头前行,甩着短尾巴乐颠颠的模样。

    也不知走了多久,始终就是绕圈,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出去的途径。

    穷奇的肚子咕咕直叫,跑到风衷身边,用爪子挠她的衣摆求开饭();。

    风衷没好气道:“这才多久,你又饿了?”

    曦光道:“这可不能怪它,这里面察觉不出时间变化,我们方才见了君夜那么长的记忆,又走了这么久,恐怕一天都过去了。”

    他不说还没察觉,一说风衷也饿了,掏出乾坤袋来翻了翻,好在还剩了两个仙果,递了一个给穷奇,另一个自己叼在了嘴里,含糊不清道:“若是出不去,这就是我们俩最后一点口粮了。”

    穷奇抱着这快比得上它半张脸大的果子,刚送到大张的嘴边,听闻此言如遭雷击,再看看眼前的果子,将嘴巴抿小,小心咬了一口,狼吞虎咽变成了细嚼慢咽。

    风衷咬了口果子,忽觉怀中有异,看了一眼乾坤袋,取出蓝玉瓶递到曦光眼前:“喏,他们也饿了。”

    五个小团子在瓶中欢快地蹦跶,光芒一闪一闪,在这黑黢黢的地底分外显眼。

    “算了,那就干脆歇会儿吧。”曦光接过来,就近倚着石柱坐下,手掌凝起神力,推送入瓶中。

    五个团子吃饱了就不闹腾了,挤在一处好似睡了过去。

    风衷坐在曦光身边,托着蓝玉瓶迎着日火看了看,瓶身又蓝了许多,实在再好不过。

    穷奇还在抱着那金贵的果子数着吃,她也不催它,收好蓝玉瓶,靠着石柱闭目养神。

    不想就这么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恍恍惚惚间感觉眉心一阵阵灼热发烫,似有什么想钻入她身体里又不得而入,到后来整个人都好似落入了沸水,滚烫难忍。

    她明明知道自己在睡梦里,却怎么也醒不过来。梦里郁途扣着她的肩头冷笑:“自这煞气现世,我的机会就来了,煞气已经为我所用,你还敢深入此地,凡间除你之外一个凡人都没有了,等你也没了,就再也不可能恢复人间了……”

    然后涂山九龄拉住了她的手:“种子啊,一定要恢复人间,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了,但是你真的能做到吗?”

    被她这么一问,风衷忽然有点心慌,她知道自己又起了心魔,一定是那煞气作祟,她得醒过来。

    手指一动,她摸到了龙桑杖,猛地睁开了双眼。

    醒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靠在曦光肩头,一身是汗。

    曦光也睡着了,眉心紧蹙,那点被她点上的血迹颜色时深时淡,额上全是汗水,大概也与她感受一样。

    风衷拍了拍他的脸,他这才惊醒,眼神还有些迷蒙。

    “快走吧,虽然有封印,煞气还是会搅乱心智,时间久了肯定要出事。”风衷扶他起来,穷奇当先一步窜了出去。

    它倒是什么事都没有,时间一定过去很久了,因为那个果子它终于吃完了。

    即使有日火照着,四周还是很昏暗。风衷抹了抹头上的汗,仍觉浑身燥热,脑袋也有些昏沉,走了几步脚下一崴,身边的曦光连忙来拽她的手,两个人手心里都是汗,结果就摔到了一处。

    风衷在地上磕了一下背,又被曦光压了个正着,不禁闷哼一声。

    她想爬起来,推了推曦光,他却一动不动,直直地盯着她,眼神迷离。

    “小种子……”曦光捏着她的脸,低下头,与她鼻尖相触,脸上的汗滴在她脸上,他呼吸重了一分,那双唇几乎已经擦到了她的,微微发痒();。

    风衷心中一紧,他的唇眼看着就要压下来,又猛地撇过了头,竖起两指在眉心重重一点,低嘶一声,似是大梦初醒一般,坐起身来,将她也拉了起来。

    风衷知道是怎么回事,自然不会怪他,连忙用龙桑杖抵在他肩头,关切地问:“你也起心魔了是不是?”

    “嗯……”曦光打坐静心,额间汗水缓缓消退。

    “那你的心魔是什么?”

    曦光瞄她一眼,干咳两声,起身道:“没什么……走吧。”

    风衷示意他先等等,先去前面用龙桑杖净化了周遭浊气,四下闷热顿减,这才招呼曦光前行。

    大概是因为他们睡着之际煞气有了异动的缘故,此时十根柱子上的神光全都亮了起来,四下透亮。

    “嗤!”穷奇叫了一声,朝前面跑了过去,那里的一根柱子似乎要比其他的更亮一些,难怪会吸引它的注意。

    曦光大步走了过去,见那柱身上栖附着只五彩之鸟的图案,透着炫目的五彩神光,不禁“咦”了一声。

    风衷跟了过来,望了望那图案,奇怪道:“为什么只有这根柱子有?”

    曦光道:“这是家父坐骑所化,这根柱子一定就是家父结印的那根。”

    “原来如此。”风衷推了他一下:“不是说父子连心么,你看看能不能靠这根柱子出去?”

    “……”曦光没好意思直说,他就这么跑到了煞气的源头来,若真能与他父亲连心相通,这会儿八成会被怒骂一顿吧。

    他凝起神,伸手附在五彩鸟的图案上。这鸟是为了封印才寄身于石柱之中的,自然还存有元神,就算口不能言,也能彼此感应。

    等他收回手,就见图案缓缓变了模样,鸟头朝下,长长的羽尾朝上。

    他恍然大悟:“原来是要往下方走。”

    “什么?”风衷看了看地面:“你是说往这地下走?”

    “对。”曦光手中幻化出长鞭,一鞭抽在地上,地上立即裂出了道裂痕。

    石柱上神光流转,蔓延过来遮盖住四周,这是五彩鸟在防范着煞气趁机从这裂痕里钻出去。

    曦光毫不耽搁,又用神力劈了一掌下去,下方闷响,裂缝张大到了足以容纳一人的宽度,他率先跳了下去,接着风衷的手将她也抱了下去,穷奇已经迫不及待地一头扑了下来。

    日火浮在前方引路,有神力作用,一路斜着往下走去,沟壑自行裂开,后方的裂缝却在自动合拢,就这么踏出了一条密道一般的路。

    走了许久,已经到了更深的地底,风衷搓了搓手臂,哪里还有先前的闷热,此刻只会感受到地下的寒气了。

    曦光停下,往上甩了一鞭,这下又变成了斜着往上而去。

    风衷这下明白了:“原来那五彩鸟的意思是叫我们先往地下深处走远一些,再钻出地面?”

    “嗯,这样出去后就远离了封印的高台,可以不破坏封印。”

    一路顺利,走了许久,没那么寒冷了,风衷料想很快就能破土而出,哪知面前忽然就没了路,眼前堵着厚厚的一层岩石。

    曦光示意风衷退后,一鞭甩去,岩石咔咔作响裂出几道缝来,却没有碎开,他很是惊讶:“这石头竟然这么坚硬,连神力都无法破开();。”

    风衷上前伸手一抹,土层与岩石毫无相融痕迹。“这石头不像是天生便有的,也许是被故意埋在这里挡路的,你再试试,我在旁助你。”

    曦光点点头,将她挡去身后,接连甩了几鞭下去,风衷的龙桑杖竖在地上,岩石刚出现裂口,藤蔓便滋生而去,重重钻入了裂缝里,顿时咔咔之声不断。曦光怕她灵力不够,又助了她一把神力,岩石终于碎开了个缺口。

    缺口中有风吹了过来,曦光很是惊喜,搂住风衷的腰,迅速穿过缺口跃了过去,穷奇也跟着蹦跶了过来。

    外面居然是个山洞,洞口很大,就在眼前,微风徐徐自外吹入。

    风衷忙不迭跑出了山洞,洞口之外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两侧都是高山,高不见顶,越往上越互相紧靠,日光只照了一线进来,这下方便有些昏暗。

    原来这是一处深谷底下,不知道距离那封印的巨石高台有多远,也不知道已经过去几天了。

    曦光已走去前方查探,转身朝她招手道:“前面很是开阔,快来看看。”

    风衷领着穷奇走过去,尚未到他跟前,脚边忽然射来一箭,自后而来,险些入了她的小腿。

    她立即转身,背后一棵大树上有道人影一闪而过,飞快地跑远了。

    风衷一掐手指,穷奇化作成年,驮着她飞奔追去。

    那人影跑得虽快,却快不过穷奇,不过片刻便被穷奇一爪按住肩头压在了地上,大概是摔疼了,叫了两声。

    风衷翻身而下,看到他模样不禁一怔。

    那是个年轻男子,肩头被穷奇的利爪割破,正汩汩流血,滑过光裸的上身和手臂,只有身下裹着兽皮,头发割的很短,皮肤黝黑,双眼晶亮,在她身上扫来扫去,似乎有些畏惧。

    曦光飞掠而来,落地后看了一眼,那男子更是害怕了,手抓了抓地,随时准备起身逃跑的模样。

    忽而面前又射来几箭,穷奇一闪退开,男子迅速爬起来就跑。

    远处有道女子的声音在高呼:“这里,快!”听起来十分生硬,像是舌头打了结一般。

    风衷看见前方树后闪过几道身影,必定是他的同伙,龙桑杖一竖,藤蔓拖住了男子的脚步,她冲过去一把扣住他肩头。曦光已经轻轻巧巧飞落在他身前挡住去路,随手一挥在周围布了结界,那些同伙射来的箭羽一个也没能近身。

    风衷正要逼问他来路,嗅到他身上气息,忽然愣住。

    “我倒要瞧瞧是何方妖魔鬼怪敢如此大胆。”曦光施施然走近,却见扣着他的风衷一脸震惊地抬起了头来。

    “曦光……他……”她的脸上神色变幻,甚至隐隐透出了潮红来。

    “怎么了?”曦光走到她身边,看一眼那男子,忽然也愣住了。

    “凡人,他是凡人啊!”风衷跳起来搂住了曦光的脖子,一阵猛摇:“这居然是个凡人啊!!!”

    男子呆若木鸡,远处的几个同伙没敢露头,四周静谧,整座山谷都回荡着她兴奋的笑声,笑到后来似乎像哭,如癫如狂。

    “这世上竟然还有凡人,太好了,太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