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57章 斩贺

第057章 斩贺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所有人都告诉她这世上没有凡人了,郁途更是断言人间已经没有救了,但她竟然又遇到了凡

    人。

    风衷从没这么高兴过,高兴地直想哭,最后抱着曦光又哭又笑。

    曦光僵着身子,心中的诧异不亚于当初顶着轩卿的身躯发现了她。

    那男子肩头还鲜血淋漓,风衷松开曦光抹了把脸,用龙桑杖为他治愈伤口。

    男子原本紧握着弓箭的手垂了下去,古怪地看着风衷,嘴里挤出几个字来:“不杀我?”

    风衷道:“怎么会杀你呢,世上难得还有凡人,护着都来不及了。”

    男子的眼神更古怪了,扭头捏唇,响亮地吹了声口哨。

    前方大树后躲躲藏藏的几人露了脸,打扮都大同小异,裹着兽皮,散着头发,有的握着弓箭,有的执着长.枪,竟然都是凡人。他们手里的兵器都粗制简陋,显然是自己做出来的。

    为首的是个女子,故意用黑泥在脸上画出凶恶纹样,站在几丈之外,拉满了手里的弓,对准着穷奇,瞄瞄曦光,又瞄瞄风衷,浑身绷得紧紧的。

    风衷一脸兴奋,扯扯曦光衣袖,他正意外呢,会意撤去了面前的结界。

    大约是风衷的眼神太过炽热,那女子迎着她的目光皱起了眉:“你们,干什么?”语气生冷,话说得很不连贯。

    风衷道:“你们一共有多少人?如何生存下来的?为何住在这里?”

    一连串的问题砸过去,对方有点蒙圈,陡然将手里弓箭往她身上一转:“为何告诉你!”

    风衷手中龙桑杖一横:“我乃女娲大神座下种神,职责便是守护人世,对你们绝无恶意。”

    那女子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忽然冷笑起来:“种神,我们,不信();!”

    “我真的是啊。”风衷将龙桑杖在面前一竖,立时滋生出鲜绿的藤蔓来,对面有两人直接吓得丢了手里的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女子也有些退却,缩了缩脚步又站定:“我是说,我们不信种神了!我们,再也不相信种神会护卫人间了!”

    风衷一愣。

    女子趁她晃神,一扬手,那男子立即跑去了她身边,一群人迅速往前跑去。

    穷奇嘶吼一声追了上去,它早就在旁幽幽磨了半天的爪子了,反正以前袭击风衷的妖魔鬼怪都入了它的肚子,这次肯定也不意外呀,这群人一定是能吃的嘛!

    风衷见它那架势就知道不对,赶紧去追,一边掐了掐手指。

    穷奇雄赳赳气昂昂跑到半路,咻地一下变回了幼崽,爪子浮空挠了两下啪叽摔在了地上,一脑袋的灰,忿忿地扭头“噗”了风衷一声。

    风衷顾不得理会,越过它去追那些人,曦光自她背后而来,携着她飞掠出去,速度一下快起来。

    前面逃跑的人扭头见到,更是吓得厉害,有一个哇哇大叫:“飞!他们会飞!”

    女子大怒:“快跑!”

    她似乎极有威信,没人再敢大惊小怪,倒是有个人慌乱之中摔在了地上,还滚了两圈,被另外两个人拖起来,往前跑入了林子里。

    曦光怕吓坏他们,也没追得太紧,等携着风衷穿过那片林子,发现他们已经钻进了一排高大的石头围墙后面。

    那围墙背山而建,围成一圈,是用巨石垒成的,他们进去后就立即推着块大石挡住了入口。

    原本四周高山就挨得很紧,又围了这么一堵高大的围墙,风衷竟连他们的气息都感觉不到了。

    曦光走过去,伸手摸了一下那垒成围墙的石头:“这不就是我们在地底见过的那石头么?”

    “没错。”风衷仰头望了望四周:“连这里的山都是这些石头。”

    曦光若有所思:“这石头非同寻常,竟然能隔绝他们的气息,难怪至今他们都没被外界察觉。”

    风衷细想了一下:“这石头那么巧就埋在那片土里,会不会就是用来挡着那煞气的?”

    “极有可能。”

    “不愧是女娲大神亲手所造的,我就知道凡人聪明的很!”风衷又兴奋起来,双眼都在发亮。

    她跑去那入口外垫着脚往里看,透过缝隙看到了一双眼睛,正是先前那男子的,连忙朝他招手,他又嗖一下缩回去了。

    “诶,等等!我当真是没有恶意的!”

    没有回应。

    风衷有些泄气,想了一想,转头拖着曦光去了林子里,挨着棵大树坐了下来。

    曦光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就不信他们永远不出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

    曦光只好跟着坐了下来。

    穷奇还不高兴呢,趴在一边闹脾气,肚子又饿得咕咕叫了,因为正生着风衷的气,就跑来找黑衣猎人撒娇打滚();。

    曦光按了一下它的脑壳,与风衷说了一声,起身去找吃的了。

    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个不大不小的野兽,早以神力处理干净,熟练地生出三昧真火炙烤。

    风衷搓了搓手,往火堆边坐了坐:“这里居然有野兽,好久没吃到你烤的肉了。”

    穷奇也在旁边跟着搓爪。

    曦光坐下来道:“你倒是也惦记点我别的好处,别只惦记着我烤的肉。”

    “我惦记着呢,你在我眼里好得很。”风衷盯着肉,说得十分笃定。

    曦光瞥她一眼,心道话说得漂亮,现在遇到凡人了,以后恐怕就只顾着凡人了,哼!

    这山谷里原本天光就难以透入,现在天色又暗了下来,很快四下便沉入一片灰蒙蒙的暮色里了。

    烤肉散发出了香气,风衷故意用手扇来扇去,周围全是那焦香气味,穷奇口水都滴下三尺了,她偏偏就不让它吃,非得在那儿扇个不停。

    终于听到了围墙处的些许响动,似乎大石被挪动了,风衷这才撕了一块肉给穷奇,自己也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曦光抱臂倚着树干看热闹,有两道人影从围墙那边走了过来,悄悄走入了林中,却只躲在树后没敢接近。他当做什么也没看到,冲风衷挤挤眼。

    风衷故意咂了咂嘴,推了一下穷奇:“好吃吧?”

    “噗噗噗!”穷奇叼着肉头点如蒜捣。

    “那你就多吃点儿,反正我们两个也吃不完。”

    刚说完就隐约听到了饥肠辘辘之声,风衷冲曦光递了个眼色,忍着笑继续吃肉。

    但她低估了他们的忍耐力,一直等到眼前的肉吃完他们也没接近,可也没回大石堆后面去,而是穿过林子出去了。

    风衷起身拍拍手,拽起曦光,快步跟了上去。

    暮光朦胧,那两道人影也有些模糊,一高一矮,一壮一瘦,显然是一男一女。

    风衷悄悄尾随他们许久,经过了自己先前出来的那个山洞,眼前视野开阔起来,居然有一大片平整的田地,也不知里面种着些什么,都颓唐地耷拉着茎叶。

    穷奇“噗”了一声,被风衷一把捞在怀里捂住嘴,曦光更是反应迅速,立即在眼前施了个障眼法。

    前面两道人影回头望了望,没看到什么,转头一前一后入了田中,弯下腰一点一点拔着那种着的东西。

    风衷顶着障眼法走过去,那女子就是先前的领头人,男子就是被她捉住的那个。

    她蹲下细细看了看他们摘的东西,原来是野菜,大概他们是想多种出一点来留着慢慢吃。

    饿成这样也没被引诱,宁愿只吃自己的野菜,倒是有骨气的很。

    女子一边摘菜一边道:“你下次,小心点,那两个,不是妖怪就是神仙,惹不起,还有那个,怪物。”

    “噗!”穷奇出离愤怒了,若非被风衷牢牢扣在怀里,绝对已经冲出去了。

    说谁怪物呢!说谁怪物呢!老子可是堂堂上古妖兽!

    “他们,好像,不坏();。”男子说话比女子还不利索。

    “那也要小心,天神都靠不住,不再相信他们了。”

    “嗯。”

    风衷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心里不大好受,曾经她是人间的保护神,现在却已不被凡人信任了。这一千多年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已经对天神彻底失去了信任。

    那男子拔了些野菜之后,拈了一根在嘴里嚼了嚼,又呸的一口吐了:“没汁水。”

    女子道:“天上不下雨,山泉也干了,哪里,还有水浇。”言下之意能长这样就不错了。

    风衷此刻就站在二人面前,他们却毫无所觉,一边饿得肚子咕咕叫,一边弯腰拔着地里的野菜。

    她咬破手指滴血在龙桑杖上,手腕一转,重重竖在田边,满田的野菜顿时来了精神,倏然昂起了头,迎着风微微摇曳,甚至还齐齐长高了数寸。

    “啊啊,这,这……”男子不可思议地转着头。

    女子也呆住了。

    风衷扯了一下曦光衣袖,他撤去了障眼法,在二人面前显露了身形。

    “又是你们!”女子立即扔了野菜,从肩上拿下弓箭拉满。

    男子虽没她反应激烈,却也一手按在了腰后的长弓上。

    风衷又将龙桑杖在面前一插,野菜又长高一寸:“你们再这么下去很快就没吃的了,当真要将我拒之门外?”

    女子吃惊地扫了一圈田中,手里的弓箭稍稍垂了些:“你真愿意,帮我们?”

    “没错。”

    她朝曦光看了一眼:“他呢?”

    “此乃执掌日升日落的东君,你们长久在此,缺乏日照,种的谷物也难以生长吧?”

    曦光手臂微抬,面前亮出一道日光,照着他眉目朗朗,风姿威仪。

    等日光淡去,女子手里的弓箭早已不自觉地收起,大约是头一次见到真正的天神,双眼瞪得老大,没当场跪下来已经不错了。

    男子戳了戳她手臂,小声唤了一句:“明夷。”

    女子这才回神,弯腰把方才扔了的野菜都捡了回来,走出田中,硬邦邦地说了句:“跟我来吧。”

    风衷心中一喜,收起龙桑杖就跟了上去。

    女子走了几步,将手中的野菜递给向身后:“斩贺,你先回去,通知大家。”

    男子应了一声,接过野菜就一溜烟跑了,身手很是敏捷。

    风衷没来得及唤住他,只能问女子:“你刚才叫他什么?”

    “斩贺。”

    风衷还未开口,曦光大步走到了面前:“贺还是鄂,说清楚!”

    女子吃惊地后退了半步:“贺。”

    曦光松了口气,摆摆手:“那没事了,走吧。”

    女子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继续朝前带路,风衷跟上去小声问道:“那他有没有兄弟叫斩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