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58章 决裂

第058章 决裂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没有。”女子回答地斩钉截铁,顿了顿又道:“但是……”

    风衷立即问:“但是什么?”

    她脚下未停,眼睛紧盯着风衷:“你问这个,做什么?”

    风衷并不扭捏,直言道:“三生镜揭示我与一个叫斩鄂的凡人男子有姻缘,所以我才问一问是不是有这个人,见了他或许就能明白上天安排这段姻缘的用意了。”

    女子张了张嘴,似有些吃惊,脸上画出的凶恶纹样随着眉头的皱起而动了动,看来有些诡异,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专心走路。

    风衷见她不答,以为是没这个人,干脆就不提了,却听一旁的曦光抱着胳膊边走边道:“什么姻缘,那又未必准确,那镜子放在蓬莱岛底都有万年之久了,保不定出了点毛病呢?”

    风衷瞪过去:“你居然说女娲大神的三生镜有毛病?”

    “……”曦光愤懑地闭了嘴。

    风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看见女子已经走出去很远,忙又追了上去。她对凡人热情不减,主动与女子找话谈:“我听斩贺叫你明夷,你名字叫明夷是不是?”

    “嗯。”

    “你是凡人的首领?”

    “嗯。”明夷的眼神忽然瞄到了她脚边的穷奇,歪了歪脖子,心里奇怪,这小东西哪里来的,先前那个大怪物去哪儿了?

    闲谈间几人到了围墙外,入口的大石已被挪开,风衷走进去,一眼看见正对面的山壁上比邻而列了一排的山洞,大小各异,大约是凿出来的,有四个洞中都亮着火光。

    院中架着个破旧的铁锅,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此时已经煮沸。斩贺在锅边往里一把一把地放野菜,看到他们到了,走去墙边的石槽里舀了一瓢水,端着那一半葫芦瓢走到了明夷面前来:“他们害怕,不肯出来见。”边说边望了望风衷和曦光。

    明夷似乎习惯这伺候了,埋头捞着水洗去了脸上黑泥,随手抹了抹水渍,露出张极其英气的脸来,冷声道:“叫他们来,必须来。”

    斩贺还没去传话,各个山洞里就陆陆续续走出了人来,恰好一间山洞一男一女,出来了三对,都还在青壮年,大约都是夫妇。

    那三个男人风衷都见过了,就是之前去救斩贺的那几个,便多看了几眼那几个女子,奈何她们全躲在自家男人身后,也看不分明。

    明夷领着风衷进了当中最大的山洞,那三对夫妇不敢不给首领面子,全都乖乖跟进了洞中();<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11/11667/" target="_blank">依然有情天</a>。

    洞里很简陋,石桌石凳,石板做的床,墙壁上竖着两支火把,挂着几张兽皮,角落里还有野兽的骨骸。穷奇扑了过去,对着那些骨头咬咬、舔舔又拍拍,全然不顾这是在何处。

    明夷在石桌边坐了,也不邀请风衷就坐,指了指面前站着的几人:“前两日去世了个老人,现在就剩我们八个了。除了我与斩贺,这三对是夫妇,好几年了,生不出娃娃。山泉要干了,我们也快没吃的了,我们,要完了。”

    风衷皱眉:“不会的,我找到了你们,你们就不会完。”

    明夷盯着她的脸,好一会儿才点了一下头:“我就再信你一次。”

    曦光抱臂倚在洞口,恰好斩贺进洞来,被他拦了一下,悄悄问:“你真没有兄弟?”

    斩贺木着脸:“没。”

    曦光满意地点了点头,放他进了洞里。

    一共就四个凡人男子,三个都成了婚,看来没有斩鄂这个人了,曦光这下才是真好受了。

    斩贺进洞说野菜煮好了,请首领去吃饭,明夷早就饿了,便没再与风衷说下去,招呼大家都去院中吃饭。

    风衷早已吃饱喝足,自然不在招呼之列,跟去洞口边,看着他们一群人居然就着锅一人一勺地吃,根本不用碗筷,狼吞虎咽全然没有规矩,不禁拧起了眉。

    曦光凑过来跟她咬耳朵:“你有没有发现他们说话都不大利索?”

    风衷点头:“早发现了。”

    “你不觉得他们这模样像是回到了上古蛮荒时期?”

    风衷一怔,还真是,女娲大神刚造出凡人来时,他们也是这样,说话不利索,头脑也不够灵光,靠打猎采集糊口,而且群居而生。

    “大约是与世隔绝太久,只想着生存,已经忘了规范礼仪了,但是他们还保留着夫妻婚姻,总算没有完全退化为蛮人。”

    曦光点头,忽听“嘎嘣”一声,二人低头一看,穷奇就在洞口边,爪子捧着个羊头骨,玩得太过,居然在上面咬出了个缺口,滴溜溜地转着眼珠望向风衷。

    风衷正要训它,却听明夷道:“没事,给它玩,它比那怪物好。”她已经吃完,正在石槽边喝水。

    “噗!”穷奇愤怒地砸了羊头骨,朝她噗了一地口水。

    明夷并没在意,好像还挺喜欢它的,走入洞中来,对风衷道:“你与我住,东君与斩贺住。”

    曦光道:“不用了,天神不休息也可以。”说着飞身上了院墙,盘膝坐下,惊得围着锅的几个凡人险些把铁锅给掀了。

    待到夜深人静,其他山洞里的人都已睡去,四下寂静无声。果真像是蛮荒古人,吃饱就睡,转头就将对天神到来的恐惧给忘了。

    明夷已经在石床上躺下,风衷在床尾打坐稳固元神根基,闭着眼问她:“这么几个高壮的男子,是如何肯服你管的?”

    明夷道:“因为我最聪明,话说最流利。”

    这么一说还真是。风衷又问:“你们不会纺织?”

    “好像听祖辈说过这东西,没人会了。”

    那就难怪只能穿兽皮了。“会写字么?”

    “不会();<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11/11666/" target="_blank">[综琼瑶]真爱 猛于虎</a>。”

    风衷叹息,不过千年,凡人创造出的辉煌文明便已被淡忘殆尽了。

    洞中火把都灭了,风衷以为明夷睡着了,忽然听她问了句:“你真的,和斩鄂有姻缘?”

    “嗯。”风衷忽然想起她那句没说完的话,睁开眼:“怎么了?”

    明夷没做声。

    风衷合上眼继续打坐,直接入定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人推她,她睁开眼,明夷正一脸惊诧地指着她怀间:“你那里,在亮。”

    风衷低头一看,原来是乾坤袋,不用说,又是那几个团子饿了。

    她将蓝玉瓶取出来,边下床边道:“你接着睡吧。”

    到了洞外,天已经蒙蒙亮,穷奇趴在洞口呼呼大睡,怀里居然还抱着那羊头骨。曦光坐在院墙大石上的身影犹若泼墨一笔,灵韵缥缈。

    风衷垫着脚朝他招了招手:“曦光,来来来。”

    曦光脸朝她这边一转,看到了微芒闪耀的蓝玉瓶:“这群小崽子怎么又饿了?”

    “这说明他们长得快呀,指不定很快就要出世了。”

    曦光跃了下来,接过蓝玉瓶,凝起神力往瓶中推送,口中道:“喂孩子倒想起我了,其他时候就知道找斩鄂。”

    风衷莫名其妙被他噎了一句,身后忽然扑出明夷的身影来,一把握住她手腕:“这里面是娃娃?”

    曦光广袖一遮:“不错,这是我与种神的子嗣。”

    明夷诧异地望着风衷:“你与东君有后,怎么和斩鄂有姻缘?”

    风衷道:“那不一样,我与东君是借血登仙,与斩鄂……”

    “什么斩鄂,根本就没斩鄂!”曦光打断了她的话,还切了一声。

    风衷翻了个白眼:“总之不是那回事。”

    明夷忽然跪了下来。

    风衷吃惊后退一步:“怎么了?”

    明夷道:“之前冒犯神女,请神女恕罪,神女既然能留后,请为那三对夫妇留后吧。”她说完话就紧盯着曦光手里的蓝玉瓶。

    风衷瞥见她视线,叹气道:“蓝玉瓶留后靠的是精血,凡人没有精血,是无法依靠它留后的,而且它只能为种神留后。”

    明夷愕然道:“可是,传说它能让凡间万物多生娃娃。”

    风衷无奈:“这玉瓶的确有种族繁育之力,但现在你们是不能生,而不是生的少,何况这还需要种神的神力催使,我现在和你们一样是凡人,没有神力。”

    “连神女都成了凡人……”明夷失望地垂下了头,又猛然抬起头来:“上天不是说神女,与斩贺有姻缘?”

    风衷点头:“是啊,可这里并没有斩鄂这人啊。”

    “有!”明夷爬起来就冲入了旁边的山洞里,不多时就将睡眼惺忪的斩贺拽了过来:“他就是斩鄂。”

    “啊?他不是叫斩贺?”

    明夷指指自己的嘴:“我们好多人,分不清鄂和贺,叫错太多次,所以叫他改名了();<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11/11665/" target="_blank">奸佞!给朕跪下</a>。”

    曦光一把将风衷挡在身后:“改了就定了,他就叫斩贺!”

    斩贺打着哈欠:“对,我叫斩贺,没错的。”

    曦光指着他:“看到没有,他自己也这么说。”

    其他山洞里的人都被吵醒了,纷纷探出头来观望。

    风衷拨开曦光,紧盯着斩贺,黑黑壮壮的老实人,并无特别之处。

    听明夷所言,这里的四对青年男女之中结了三对夫妇,成年男子中唯有他尚未成婚,难道姻缘的意义是要叫她与之结合为凡人繁衍后嗣?

    曦光抬手在她面前摇了摇,将蓝玉瓶一把塞回她手里:“想什么呢?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风衷小声道:“我们从那煞气的源头出来就遇到了他们,难道不是天意?他既然以前叫斩鄂,那应该就是他没错,女娲大神一定早有安排,所以才在三生镜里做了揭示。”

    “对对!”明夷将斩贺往她面前推了推:“老天做主,那你们就成婚生娃吧,我们就不会绝后了。”

    “嘎?”斩贺一下惊醒,发出声怪音,转着头看着明夷,回不过神来。

    明夷移开视线:“不要看我,这是命令。”

    斩贺又讷讷地看向风衷。

    风衷抿着唇不做声,竟在认真的考虑。

    曦光不敢置信地拨了一下她的脸:“难不成你还真想嫁给他?”

    风衷道:“若这是我的职责,那我就该履行。”

    “……”曦光后退两步,拂袖就走。

    风衷一怔,连忙追上去:“你怎么了?”

    她一走,明夷赶紧扯着斩鄂跟了出来,曦光看到斩贺就来气,扭头便飞身而去。

    “等等!”风衷掐了掐手指,穷奇狂吼一声变为成年,她翻身而上,追了上去。

    明夷这才发现那白团子一样的幼崽居然就是那大怪物,呆在原地半晌回不过神来。

    曦光飞身出了山谷,一路不停,直到前面隐约可见那巨石高台的封印,他径自飞了过去。

    风衷一路追过来,急急忙忙地叫他:“你要去做什么?”

    “我去救了君夜离开这里,你要嫁人就去嫁吧!”曦光落到高台外围的石柱边,刚一脚踏进去,神光大亮,竟将他逼得连退几步。

    果然方君夜根本不想离开这里了。曦光捏了捏手心,招来云头,一跃而上。

    风衷终于追到了跟前,扯住他衣袖,皱眉道:“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你这般生气做什么?”

    “没错,你没错,种神职责在身,你半点错也没有!”

    曦光狠狠拂开她的手,风衷身子一歪,滑下了穷奇的背,急忙扯住它毛发才没摔下去。曦光停了一下,想来拉她,咬了咬牙,还是扭头走了。

    穷奇落到了地上,风衷双脚踏到了地面,仰头望着天际,曦光已经没了踪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