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03章 忍了

第003章 忍了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回到山洞时已是午后,风衷浑身酸痛,倒头就睡,眼角余光扫到轩卿的伤手还渗着血珠,只当做没看见。

    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不惜命之人,亏她还不惜以血救了这小子,他竟然有心自戕,既然如此又何必怜惜他,当个工具用就是了,管他乐不乐意!

    这一觉睡得极沉,后来实在觉得身上难受才醒来,入鼻便是一股腥臭味。她坐起来看了看身上,唯一这身兽皮做的衣裳沾满了梼杌的血,现在已经风干,粘在了身上,难怪这么不舒服。

    瞥一眼傀儡,那小子靠山壁坐着,正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

    洞外天已经黑了,当空一弯新月,四下一片惨白的透亮。

    风衷站起身来,刚要掐指,听见旁边的小子问道:“你又要干什么?”

    “做傀儡的不需要问那么多,好好做事就行了。”风衷翻个白眼,默念口诀,轩卿立即拔葱一般站了起来,一手揽住她,飞身朝洞外飞去。

    轩卿的内心是拒绝的,可是扛不住傀儡术的操控,心比月色凉啊();。

    飞了很远才落地,眼前是一片山头的顶端,因为天生下陷,里面积满了雨水,看起来像是一汪小池。

    “妖兽都有灵性,喜欢聚集在水源处,只有这里地势高它们来不了,我平常都在这里取水用,只是攀爬比较麻烦。”风衷这么说的意思就是以后取水的任务交给他了。

    她走去水边,弯腰撩水清洗了一下脚上的伤口,血迹溶到了水里,水面竟生生涨高了寸许。

    轩卿先前自残失血过多,此时有些气力不支,一边喘着气一边将这场景不动声色地看在眼里。

    风衷走入水中,至中央时水居然漫到了她的脖子,她将长发拢在一侧慢慢清洗,敛着眸子映着月色,少女娇媚,又揉了几分端庄。

    轩卿看了一会儿才惊觉自己居然大咧咧地看一个女子入浴,赶紧背过了身去。

    风衷在水中低低的笑:“你有什么好避讳的,就一个傀儡而已,何况又算不上是男人了。”

    “……”轩卿蹙紧了眉,尴尬难当,心里其实已经要炸了。奈何分.身的性格本体也无法控制,他就快憋死了!

    风衷清洗完上岸,身上缠着的兽皮*地滴着水,肯定不能再穿下去了。不过现在这都不算什么事了,她瞥一眼轩卿的背影,掐了掐手指。

    轩卿额间一烫,自发自觉地转身上前,以指沾水,搭在衣裳上催动术法,不消片刻整件衣裳便洁白如新,迎风猎猎。

    风衷扯住他的衣襟,用力撕扯下一块布来,瞬间暴露了他大半胸膛,错落的新伤旧伤隐约可见,有的还在流血。她将那块布披在肩头,看着轩卿。

    轩卿心里哭笑不得,脸上却是一片羞红。他看明白了风衷的意思,手指点了点那布,顷刻便化作了她身上不大不小的一件衣裳,再朝自己身上一点,原本被撕坏的衣裳已经完好无损。

    做神仙有诸多便利,比如衣服,天衣无缝,滴水作法便可焕然一新,且用之不尽,显然风衷对这些再了解不过。

    “看来你真的是种神。”

    风衷冷哼:“还提什么种神,我如今不过一介凡人,他日飞升也是成仙,若非落得如今这般,又岂会叫你这样的小子瞧不起!”她捧着衣裳气呼呼地去了山石后。

    轩卿摸了摸鼻子。

    据说种神是当初女娲大神以己身精血浸润种子而生,女娲名为风里栖,而她叫风衷,他怎么早先没想到这层呢?难怪他破不了额头的傀儡封印,原来带了女娲大神的血。

    只是传闻种神女体妖娆,风姿卓绝,她怎么会成了这样一个凡人小姑娘?

    三界之中一直有个传言:谁能得到种神,谁就能留下后嗣。她恐怕还不知道自己被多少雄性觊觎着呢。

    风衷很快就穿戴好走了出来,又指使轩卿变了鞋袜发带出来,一件一件穿戴整齐,冷着脸还在生闷气。

    穿上天衣,人也更有灵气了。轩卿不禁多看了她两眼,结果发现她又在掐指念诀,接着人就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揽住她飞身往洞口方向掠去。

    完了,他怎么越来越像个傀儡了啊!

    事实比他想的还坏,做傀儡算什么,还是个没尊严的傀儡。风衷已经一改之前对他和颜悦色的模样,此后都是一副颐气指使的架势。

    托那块梼杌肉的福,轩卿连着几日都没被指使出去觅食,但被指使做了伙夫();。

    “切些肉下来烤了,不要太老,也不要太嫩。”风衷躺在原本给他垫的那块兽皮上,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搭在膝头指点江山:“人间的火带着浊气,我要三昧真火烤的。”

    你咋不上天呢!

    轩卿的脾气实在太好了,这样都没生气!

    算了,她是种神,忍了。他默默掐灭心头火,燃起三昧真火。

    每日早上他要飞身去山头上取来水供风衷洗漱,但凡她说饿了就要立即准备吃的。

    他迫切地想要回到本体,可这日子似乎还没个头了。

    风衷这几日除了出山洞如厕之外,基本上就没挪过窝,好吃好喝的,居然整个人都圆润了几分。

    午后一觉睡醒,洞中果然又弥漫着一股烤肉的焦香。

    她坐起身,火堆只余残烟袅袅,上方悬着的肉块滋滋的流着油。那小子靠着山壁坐着,似已睡着,脸色苍白如纸,搭在膝头的手旧伤未愈又添了新伤,泛着红,大概是这几日烤肉时被火灼了。

    风衷取下肉块,一口一口咀嚼,眼睛却时不时往他的伤手上瞄。

    梼杌肉并不算多美味,但这妖兽乃是上古四凶之一,极具灵性,食其肉对灵气也有所助长,吃多了会有气息顺畅,精力充沛之感。她擦了擦手,朝那小子走了过去,忽然捉住他的伤手舔了一口。

    那小子居然被惊醒了,她立即一脸嫌弃地甩开了他的手:“我只是试试灵力是否有所增长罢了。”

    轩卿低头翻了翻手掌,果然伤口开始愈合了。

    “看来有用。”风衷朝外看了一眼:“今日天气算好,你帮我出去找些东西来。”

    眼见她又要发起傀儡术,轩卿叹了口气道:“我、我自己来。”

    他当初做出这个分.身的时候绝壁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日,什么神仙,简直就是伙夫兼打手兼坐骑!

    算了,对方是种神,忍了。

    风衷要他找的是藤条,山洞中也有一些,但远远不够。这种藤条生命力顽强,生长在人迹罕至之处,越是年代久远韧性越强,但艰险之处她去不了,让傀儡去就好了呗。

    轩卿施法移来了一大摞藤条,洞中堆不下,只能堆在下方山谷里。于是风衷每日除了吃喝睡之外又多了件事情干,每天下去山谷里处理藤条。

    哦,准确的说是轩卿处理,她只是指挥的。

    轩卿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狭隘了,他不只是伙夫兼打手兼坐骑,他还兼职做了工匠。

    这些藤条最后被用术法编织成了一个一个长圆高大的笼子,前口开阔,后口细窄,前后边沿处都可以拉拢收住,好似鱼笼子一般。

    “你要捕鱼?”轩卿觉得这么大都可以用来捕鲲了吧。

    “我倒是愿意捕鱼,那也得有鱼给我捕啊。”风衷掐了掐指,轩卿立即带着她飞身而起。

    这次居然又飞到了那日撞见梼杌的地方。

    穿过那片洼地,那里的水还在,风衷往那几棵快死的树木后方走去,果然如她所料,越往深处走,脚下的土地越见湿润,甚至有的地方还长了些许的草皮。

    上次那小子在这里引来了妖兽,她就猜想这附近是它们的盘踞地,那就意味着前方必定有水源();。只要杀光这里的妖兽,就夺回水源和附近的果树,还有助于她修炼神力,简直一箭双雕。

    她指挥轩卿将笼子挨个放在附近,自己就在笼子附近徘徊。

    以前她在什么地方待久了都会有妖兽寻来,她一直以为是巧合,直到上次发现那梼杌眼里只有她,才明白可能是因为血脉里的灵气对妖兽们有吸引力。若当真如此,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妖兽被吸引过来了。

    轩卿总算看明白她的目的了,“你好好地来捕杀这些妖兽做什么?”吃梼杌肉吃上瘾啦?

    风衷绕着头发丝玩儿:“这是我恢复神力的第一步,你照做就行了。”

    大概上古神的修炼之法都比较奇葩,轩卿表示不太懂。

    “这附近的妖兽恐怕不少。”弦外之音是他会很吃力。

    “没事,我们笼子多。”

    “……”

    果不其然,很快就有妖兽现身了,是只犼,阴恻恻地从侧面绕了过来,状如马而有鳞,浑身雪白。

    这也是吃人的玩意儿。风衷深吸口气,小心挪动着脚步,忽然钻进了笼中。

    犼一见她动脚便追了过来,一头扎入笼中。

    轩卿立即施法在其前后阻截,犼进退两难,愤怒嘶吼,风衷趁机从细口处钻出来,轩卿立即施法将笼子两头收紧。

    风衷刚松口气,忽听头顶似有婴儿啼哭之声,抬眼一看,一只蛊雕伸着利爪朝她扑了过来,看来是早就等着趁人之危了。

    蛊雕似鸟非鸟,似豹非豹,独角长喙,在天上是猛禽,落到了地面又成了凶兽。风衷跐溜又钻进另一只笼子,它追过去双翅未来得及收住,无法进去,只能伸着利喙试图去啄,但被赶来的轩卿一剑斩断了半边翅膀,一脚踹入笼中。风衷如法炮制,从细口钻出,指挥轩卿收拢两端封口。

    不管什么样的妖兽,只要困在笼中就太好对付了,要除之轻而易举。

    首战告捷,风衷喜不自胜,驾着轩卿回去的路上攀着他的脖子,难得露了个笑脸:“我就是做人也还是厉害得很!”

    呸,没我你试试!轩卿想把她丢下去。

    算了,她是种神,继续忍吧。

    这方法实在是简单易行,尤其是对付那些没脑子的妖兽,简直百发百中。风衷甚至为此研究出了各种各样不同的工具,针对飞禽的一类,针对走兽的一类。

    然后轩卿的生活变成了每日伺候风衷吃喝睡,做笼子,打妖兽。

    而风衷要做的只有一件,指挥轩卿。

    到后来捕杀的妖兽太多了,风衷甚至找了一处干燥阴凉的山洞,把它们当做储备粮一样藏了起来。

    “要不明天我们试试爆炒?清蒸也行呐!”这晚她举着烤好的肉,居然开始点菜了。

    “不会。”

    “什么都不会也好意思做神仙?”

    “……”轩卿脸上竟被说出了赧然之色。

    他心真累,再这样下去,种神他也忍不了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