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06章 相融

第006章 相融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风衷这段时日其实过得相当艰辛,没了自主意识的傀儡时刻都可能会遇险,她几乎随时随地都要将他带在身边。

    开始她完全是把傀儡供着的,虽说他有自己的目的,但毕竟是为救她才落得如此下场,她不想他再涉险,再没操控过他,每次去什么地方,她在忙活,他便呆呆地站在一旁像根木头。

    可是这样她反而又更加于心不忍,于是开始让他也做一些事情,随她挖野菜,收集果实,甚至带着他去狩猎一些小型的妖兽。

    尽管有时候很危险,但至少让她感觉傀儡还很鲜活,和以前一样是个伙伴,不是一具行尸走肉。

    偶尔隔个三五日,她会带着傀儡来这里的山谷里挖野菜,挖完后便照旧来山顶看一看情形。

    穷桑树是没了,但穷奇吞了树后魂魄中便包含了穷桑果核,若能灭之夺回穷桑果核,食之照样可以寿与天齐();。她对穷奇害了傀儡心怀气愤,又想夺到果核,自然不想穷奇被别人发现。

    偏偏今日山顶多了个不速之客。

    那人立在泉水旁,黑衣乌发,并不夺目,但遥遥若玉山独立,着实是个美男子。可惜生的好看也不是个好人,居然想坑走她的傀儡。

    风衷退回羊肠山道上,暗中观察着他,怕他夺走穷桑果核,威慑着想赶走他,可这小子竟放话说是女娲大神指引他来此的。偏生穷奇还极其畏惧他,既然如此她便将计就计了。

    穷奇被抽了两鞭子,低嘶着在对岸徘徊,时不时伸出舌头舔舐伤处,显然伤得不轻,风衷便猜想这黑衣男子来历不一般。

    趁着双方对峙,她悄悄往他身边走去,凑近他背后轻嗅。

    曦光冷不丁转过头来,险些刮到她的脸,眯眼笑道:“怎么,闻出我是仙还是妖?”

    风衷没料到他竟知道自己的意图,干咳一声站直身子:“非仙非妖,你天生为神,恐怕还是上古神的后代。”

    “哦豁,不愧是种神。”曦光笑看着她,手中又一鞭子甩了出去,偷偷摸摸准备入水的穷奇顿时被抽了个底朝天。

    大概是怒从心起,大概是认出了风衷,穷奇爬起来后转向直朝风衷扑了过来。

    风衷连忙退后,一边将傀儡也召唤了回来。

    曦光“啧”了一声,嘀咕一句“没良心”,独自迎了上去。

    东君的天职是执掌日升日落,长久下来自己身上也浸染了日光,就连鞭子抽出去都似燃了火。穷奇一个阴魂怎能忍受,畏惧无比又愤怒难当,利爪刨着地面,胸腹积聚膨胀,猛地张口吐出一团浓雾来。

    风衷连忙扯着傀儡退远,曦光也抬袖遮挡,就这一瞬间,穷奇便趁机钻入了水中不见了。

    水面隐隐震颤,下方不断传出怒吼,一声比一声焦躁愤恨。凶兽只有在极其排斥外物接近时才会这样,这模样叫人觉得水底似乎也有什么东西被它看护着。莫非真的有什么东西在水下驱使它?

    风衷摆手扫去眼前残雾,看向曦光:“要如何才能将下面的那个东西引出来?”

    曦光握着鞭柄敲着手心,正沉思对策,忽然耳廓一动,一把扯住她道:“下水试试!”说完甩鞭缠住轩卿,带着二人一起跃入了水里。

    山顶上方很快飞来一团云雾,青离站在云端低着头四下观望,除了穿流而过的山泉水和一些草木之外什么也没有。

    正准备落去泉水旁细察,日出层云,阳光陡然大盛,刺目难当。青离双眼一痛,连忙抬手遮目,险些跌下云头,多亏岐云及时赶到,扶了他一把。

    “曦光这臭小子又渎职,连太阳都不能安分了!”

    岐云揪着袖子要来给他擦眼睛:“哎哟喂真可怜,没伤着眼睛吧?”

    青离拍开他的手,揉了一下双眼,朝下方望去:“本来感觉这里有些生气的,原来什么也没有。罢了,去别处吧。”

    岐云不死心地朝下方扫了一眼,发现的确是什么都没有,只好驾云随他离开,没前行多久,忽然指着远处一处荒凉的山脉道:“哎哎,我听说轩卿就是在那里被紫洇杀的。”

    青离懒得看:“死了不是更好,少了个争夺种神的对手。”

    岐云大叫:“哦哟哟,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青离一脸冷漠:“我是鸟();。”

    “……”

    毕竟是两个神仙,也只有曦光感觉到了他们的踪迹,风衷此刻浸在水中狐疑丛生。

    脚下水流湍急,似乎深不见底,穷奇时不时往上袭来,被曦光一脚踹回去,片刻后又不甘心地窜上来,再被踹下去,如此反复了好几次。

    轩卿是神仙之体,在水中无碍,可是风衷是凡人,哪里经得起这般耗,已经要憋不住气了,推了一下腰上扣着的手便想要往上游去。

    曦光又一脚踹下穷奇,转头看到她神色,覆过来渡了口气给她。

    她这段时日一定又消耗了自己的血来救轩卿,双唇很凉,但很柔软。曦光退开,仔细听了听,外面再无动静,这才把她往上推了一把。为了将穷奇吸引出水,他将日头也隐去了。

    风衷爬上岸,抹了一下唇,不悦道:“我不知道你入水有何高招,最好是能把那东西给揪出来。”说完掐指念诀,轩卿也从水中跃了出来。

    曦光的笑声从水下传了出来,夹杂着穷奇的嘶吼,越来越远,恐怕是往深处去了。

    风衷站起来拧了拧衣摆,再去看水面,已然一片平静,连声音也没有了。她皱了皱眉,这位神仙不会也被穷奇拍出元神吃了吧?

    过了许久,水面慢慢漾开了波纹,一圈一圈,由小到大,接着轰隆震荡的声音传了出来,越来越剧烈,水面哗的一声,曦光跃了出来,黑衣飒飒,水珠淋漓,拖着长鞭立在水边喘气,看来也很吃力。

    “让他来水边做饵,那东西就快出来了。”他指了指轩卿,自己退开几步。

    风衷眼珠轻转,点了一下头,掐了掐指,轩卿立即紧挨着水边站定。

    水下猛地一震,曦光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水面。

    风衷却在全神贯注地看着他,手背在身后掐了几下,轩卿猛然调头过来紧紧抱住了曦光。

    曦光一怔,抬头就见风衷朝自己跑了过来。

    风衷才没那么傻会相信一个陌生人的空口白话,这神仙目的不明,行事古怪,不管女娲大神有没有托梦给他,都不能叫她全然放心,顺着他的话说不过是为了对付穷奇罢了。

    能让她放心的法子只有一个,就是受她掌控,届时就算他有歹意也难以得逞,若无歹意更好,大可以回他的天界去,此后井水不犯河水。

    她的指尖渗着血,正要触到曦光眉心,水中一声巨响,穷奇恰在此时跃了出来,夹带一阵阴风直袭向她后背。

    风衷就地一滚险险避开,忙将指尖血甩出去,穷奇退后几步,曦光已经挣开轩卿挥鞭而上,仿佛并未看出端倪。

    水底又传出那种震颤之声,好似暗号一般,穷奇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双目红光冷冽,通体的毛发尖针一般竖起,口中尖牙暴长寸余,朝曦光毫不畏惧地扑咬过来。

    曦光甩鞭出去,竟被它张牙咬住,自己也被扯倒在地,连忙抬手绷直鞭子,才堪堪挡住它挥下来的利爪。

    “我来助你!”风衷立即爬起来往那边跑,眼中却只有曦光,到了跟前伸指在他裸.露的手臂上迅速画上了傀儡符。

    血迹渗透浸入了他体内,她这才将血珠甩向穷奇。

    穷奇惊惶退开,风衷心中暗喜,掐指操控新傀儡,却见曦光从地上一跃而起:“咦,你这是什么术法,竟叫我精力恢复不少,果真是来助我的啊();。”

    风衷一愣,连忙又掐指念咒,他依然稳稳地站着,不见任何被驱使的迹象。

    曦光舒展了一下四肢,的确浑身舒畅,再看看风衷神情,更觉舒畅。

    这上古傀儡术的确霸道,可以同时禁锢对方的躯体和元神,但并不能对同一对象重复使用。轩卿的元神本就来自于他,他们就是一人,已经被禁锢一次,岂会再被禁锢一次?

    虽然轩卿的元神回到本体后仍带着禁锢,但这缕元神太过微弱,压不过本体元神强盛。加上饲主的血和傀儡的元神会随着傀儡术的使用渐趋融合,本体元神接纳了轩卿元神对她血脉的投契感,又压过了那份禁锢,所以他不仅没被禁锢,反而与她的血相融了,而她血里的生机又有治愈之效。

    “难怪女娲大神指引我来找你,原来你我是相辅相成的啊。”他似笑非笑,挥鞭迎向穷奇。

    风衷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数月以来她灵力更盛,怎会无法操控他?

    水中忽然传来了奇怪的声响,她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看见水中缓缓浮出朵红莲来,乍一眼还以为是和上次一样的幻觉,但眨了眨眼,那当真是朵红莲,莲瓣之中似乎包裹着什么,传出一阵一阵奇怪的震动之声,正是先前他们无数次听到的那种声响。

    这一定就是那个在水里驱使穷奇阴魂的东西了。风衷站了起来,曦光的脸色也沉凝起来。

    原本怒火滔天的穷奇忽然安静下来,低喘着退去水边,警惕地挡在红莲之前,蓦然嘶吼一声,红莲裂开,它化作一团黑雾钻进了莲瓣之中,被一团白影重重包裹住,而后莲瓣迅速合拢,沉入了水底。

    风衷不想再让轩卿做饵,将他挡在身后问曦光:“接下来呢?”

    曦光鞭子一甩追到水边,笑道:“有你滴血相助,我当然说什么也要把它揪出来了。”

    风衷暗自气结,就见他一鞭甩了出去,泉水像是被生生劈开了一般,当中传出一声古怪的嘶嚎,比穷奇的叫声更慑人心魄。水中浮出一片片碎开的红莲花瓣,当中一团白影窜了出来。

    曦光的鞭子疾风般游过去将其紧紧箍住,一把收至眼前,顿时皱眉:“这是何物?”

    与想象的完全不同,那居然是只幼兽,一团雪白圆胖,牙都没长齐,大眼尖耳,短尾肉爪,根本看不出哪里吓人。

    风衷也惊愕地说不出话来:“这似乎是……穷奇幼崽?”

    曦光恍然:“怪不得穷奇的魂魄钻进它体内去了,原来一直防着我们就是为了等待时机附体重生啊。”

    幼崽的叫声噗嗤噗嗤的,挥舞着肉爪扭来扭去地想挣脱鞭子,始终无果,它陡然一停,气鼓鼓地瞪着曦光,然后“嗞”的一声,对着他的脸吐了口水。

    曦光闭了闭眼,哭笑不得,将它甩至风衷面前:“随你处置了。”

    风衷一把接住它,挤出指尖血在它额头上迅速地画上了傀儡符,待血迹隐去,才将它放在地上。

    “嗤嗤!”幼崽立即想跑,风衷掐了掐指,它立即安分地坐下不动了。

    “嗬,这是什么术法,竟然这般厉害?”曦光装作看不懂的样子。

    风衷拧眉不语,明明她仍能操控生灵,可为何傀儡术独独对他没用,难道他没说谎,女娲大神真选中了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