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07章 郁途

第007章 郁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天黑了,今夜月明星稀,不见风沙,难得的好天气。

    风衷没有再回山洞,就在山谷里简单地用树枝搭了个棚子暂歇。现在她终于可以在这个盼望已久的地方住下了,可惜傀儡是看不见了。

    瀑布哗哗作响,她在潭水旁燃起火堆,借由曦光的神力点石化锅,煮起了野菜汤。

    曦光和轩卿一左一右隔着火堆坐在她对面,中间是团成一团的穷奇幼崽,它从被抓住后就一直在闹腾,这会儿终于累趴下了,抱着脑袋呼呼大睡。

    风衷手捏骨刀,细细削着一截剥了皮的树枝,头也不抬地道:“你刚才说你乃东君曦光?”

    曦光点头:“正是。”

    “天界神仙众多,女娲大神为何偏偏托梦给你?”

    “家父曾在伏羲大神座下修习,我与女娲大神勉强算是有些渊源。”这话倒是真的,他其实也生自上古,只不过晚于种神,之前并未亲眼见过她。

    风衷停下想了想:“我记得伏羲大神座下弟子皆为上古灵兽,那你岂不就是灵兽之后?”

    曦光笑道:“上古神本就多出自天地万物,这又不是什么稀奇事,你还是从种子里生出来的呢();。”

    风衷噎了一下,她这点还真是吃亏,是个人都知道她的来历。以前她神力尚在时,只消一眼便能看穿对方原形,如今近距离嗅到气味也只能勉强辨别一下来历,实在不甘心,直接问道:“你的原形是什么?”

    曦光抱臂护胸:“询问神之原形等同要神剥光示人,我怎么能被你剥光来看呢?无礼!”

    那你不是把老娘给看光啦!风衷眼皮一抽,将削好的树枝一折为二,当做筷子捞了捞锅里的野菜汤:“女娲大神指引你来见我,可是要你助我恢复神力的?”

    曦光先在腹中盘算了一下助她恢复神力是否麻烦,然后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女娲大神只是叫我来见你,此后一切随天意造化。”

    “天意造化?”风衷莫名其妙,他们上古做派不兴弯弯绕绕,一向直来直往,女娲大神怎么忽然玄妙起来了?

    旁边忽然一阵“噗嗤噗嗤”的叫声,曦光扭头一看,肉球般的穷奇幼崽已经醒了,但显然怒气未消,正爬在轩卿身上挠他泄愤。

    风衷顿时怒了,丢了筷子起身走过来,一把将它提了起来:“混账东西,就是你害他这般的,还敢动他!”

    “噗嗤嗤嗤!”穷奇又挥着爪子想来挠她,奈何爪太短够不着。

    “等会儿再来收拾你!”风衷将它丢进曦光怀里,手指在骨刀上戳了一下,用血愈合轩卿脸上被挠出来的伤口。

    曦光一手钳着不安分的肉球,看见这举动,忽然笑道:“这虽然是个神仙,但只剩个空壳了,你如今身为凡人自顾不暇,何必带着这个累赘呢?”

    风衷捏着指尖冷冷看过来:“这话只说这一次便罢了,下次再叫我听见,你便不用出现了。”

    曦光乖乖闭上了嘴,心中错愕不已。其实他在元神回归时已经做好了轩卿被遗弃的准备,毕竟只是具空壳,但她偏偏留下了这空壳,还好生相待。

    不过这终究就是个空壳,说到底她用心对待的是当初的轩卿,那不就是他么?曦光居然有些暗爽。

    野菜汤煮好了,溢出淡淡的清香来。风衷走过去,刚捏起筷子去捞野菜,就见曦光怀里的穷奇眼巴巴地望了过来,吧嗒吧嗒地咂着嘴。

    她幽幽笑了:“怎么,饿啦?”

    穷奇这等级别的妖兽自然通人言语,闻言大怒:“嗤噗嗤噗噗!”

    曦光知道身为凡人的风衷听不懂,笑眯眯地解释:“它说老子要吃肉。”

    “是嘛?”风衷从脚边的背篓里翻了翻,那是先前轩卿背在身上的,她记得里面放了块干肉来着。

    果然找到了,她故意捏着那块干肉在那小东西眼前绕了一圈,然后“啪”的一声投入了汤里。

    “嗤嗤!”穷奇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恨不得扑到锅那边去,奈何被曦光揪住尾巴扯了回来,爪子在地上生生挠出了两道杠。

    “想吃也行啊,把穷桑果核吐出来,我让你吃个饱。”风衷用筷子在锅里搅啊搅,搅的肉香四溢。

    幼崽刚转生成功,是最虚弱的时候,当然急需要进食。穷奇馋得受不了了,爪子乱挠,口中噗嗤噗嗤个不停。

    曦光继续解释:“它说自己本来只要守住了今年的穷桑果便能顺利转生,结果你屡次三番去坏它好事,险些害它无法转生,还把它给抓了回来,现在还不给它吃的,它要生气啦();!”

    风衷夹了块肉送进嘴里:“此等妖兽死后根本无法转生,恐怕是谁心怀不轨刻意为它塑了躯体,若非被我禁锢,待其长成又要为祸人间,还好意思说?”

    曦光觉得有理,按了按穷奇肉嘟嘟的脑门:“不要负隅顽抗了,好好听话吧,跟着这个人有肉吃。”

    穷奇勃然大怒,举爪大吼:“噗嗤嗤嗤!”

    风衷皱眉:“它又说什么?”

    曦光道:“它说老子以前是穷奇。”

    风衷翻白眼:“切,老娘以前还是种神呢。”

    穷奇又叫:“噗嗤嗤嗤嗤嗤嗤!”

    曦光译:“老子当初一口就叼住了舜帝的脑袋!”

    风衷又往嘴里塞了块肉:“然后你就被舜帝杀了。”

    穷奇:“嗤!嗤嗤噗噗嗤!”

    曦光:“妈哒!老子跟你拼啦!”

    “来啊。”风衷勾了勾手指,嘴里含着肉,腮帮子撑得圆鼓鼓的,怎么看都是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

    穷奇才不怕她,果然挥着爪子蹦起来,曦光侧身一让,它蹦偏了,正巧落在了轩卿身上,爬起来后不管不顾就是一通挠。

    风衷脸一沉:“我刚说了叫你别动他的呢?”

    她掐了掐指,穷奇忽然举起肉爪啪啪扇了自己脸颊两下,扑通一声摔了个四仰八叉,然后迅速爬起来,正对着轩卿恭恭敬敬抬起了前肢,仿佛作揖一般僵着不动了。

    “就这么给我好好跪着认罪!”风衷拍拍手:“最迟到明日,你要是还不肯吐出穷桑果核,我就剖开你的肚子自己取!”

    曦光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代凶神恶煞的妖兽没落至此,怎么看怎么好笑,想想轩卿的事也是叫它背了黑锅,真是对不住啊。

    穷奇双眼发直,以前这种小姑娘它一口吃十个,现在连一个都斗不过了。它有种兽生无望的凄凉:“嗤嗤嗤……”

    曦光:“嘤嘤嘤……”

    风衷冷哼一声:“装可怜也没用。”

    穷奇抬着前肢直直地往后倒了下去,不动弹了。

    曦光看向风衷:“饿晕了。你真要杀了它?它已成你的傀儡,杀了未免可惜。”

    风衷撇撇嘴,终究还是夹了块肉过去塞进了肉球的嘴里:“吓唬吓唬它罢了,穷桑果核娇贵的很,我若强取只怕会损毁,非得守护兽自愿吐出来才有效用。”

    曦光就地一躺:“那你可得快些,穷桑果本不该是凡间之物,若是被天界知晓,肯定会收回的,这是天条,就算你是种神也没用。”

    风衷心道你不就是天界的?

    夜已很深,肉球不闹腾了,四周顿时静了下来,只有瀑布的声音一如既往,听多了竟有催眠的效果。

    风衷草草收拾了一下躺了下来,忽然又坐起来,看了看坐着的傀儡,又看看躺着的曦光();。

    以往在山洞里通常都是她在火堆里侧睡,傀儡在火堆外侧或躺或坐,怎么曦光一来就直接把傀儡的位子占了?

    她纠结了一瞬,又觉得这实在不是什么大事,这位东君说走就会走,让他睡吧。想完一头倒了下去。

    至后半夜时,风衷忽然冻醒了,坐起来看了看,火堆已经灭了,傀儡坐在旁边一动不动,对面躺着的曦光却不见了,再一扭头,发现穷奇幼崽也不见了。

    风衷彻底醒了,爬起来就要去找穷奇,一面驱使傀儡跟上自己。迈出脚的时候忽然想起昨晚曦光的话,莫非是他把穷奇带回天界去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他毕竟是东君,岂会违背天条?何况除了他之外,这里也没别人有能力带走穷奇了。

    她凭着对穷奇的感应往前行走,绕过水潭,穿过灌木,前方隐隐绰绰的一团迷雾。她没在意,破雾前行,然而穿过雾后发现眼前仍然是那片水潭,往前仍然长着那丛灌木。

    风衷稍稍退后,背贴着傀儡站定,仔细观望四周,她知道自己着了道了。

    一道声音冷幽幽的传了过来:“风衷?”

    风衷侧过头去,灌木之后忽然亮起了一簇一簇的鬼火,幽蓝跳跃,一个男人慢慢从中走了出来,从头到脚都罩在白袍之下。

    “郁途?你不好好在冥界待着,来人间做什么?”

    “我想看看是谁把穷奇夺走了,却没想到是你,你竟然从沉睡中醒来了。”

    风衷冷哼:“原来让穷奇重生的是你,想必梼杌和其他妖兽都是你放出来的吧?”

    郁途低低地笑:“人间已经没有人了,而冥界却多的是无法转世投胎的亡魂,既然如此,何不将这广袤之处让与我呢?”

    风衷不悦:“你这样也配做冥神?”

    郁途不答,缓步接近,抬手揭去帷帽,一头白发铺下,直曳到地面,抬头露出的脸苍白如纸,眸光微蓝,更胜鬼火。

    “风衷,你我多少年未见了?为何你成了这般模样?以前我连靠近你都会不舒服,现在居然感受不到你半分神力了,看来三界颓势已定,就连种神的真元都被摧毁了。”

    这次换风衷不答了。

    “不过这样也好,你成了人,我就能碰你了。”郁途倏然抬手掐住她脖子:“终于等到这一日,你可以入冥府常伴我身边了。”

    风衷顿感窒息,连忙掐了掐手指,旁边的轩卿转了转手中白骨朝郁途刺了过去。

    郁途抬起空着的那只手伸指一夹,斜睨一眼:“居然还有个神仙给你做傀儡,怎么,你很想恢复神力?”

    他轻轻一推,轩卿退开,白骨不慎刮到了风衷的脸颊,渗出了血珠来,滴到郁途的手上,他陡然松了手,连退几步:“原来你还有灵力在。”

    风衷捂着喉咙一阵干咳,脸上的伤口迅速愈合了。扫到他手背被灼出了青烟,她边咳边冷笑:“我主生,你主死,本就殊途,这点永远不会改变。”

    郁途将受伤的手纳入袖中:“那我就更不能让你得到穷奇了,待他日你寿终正寝,终究会下来陪我。”

    他的脚边霍然钻出了雪白圆润的穷奇,张牙舞爪地对着风衷龇牙咧嘴。

    风衷一愣,穷奇在他这里,那曦光去哪儿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