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67章 成熟

第067章 成熟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煞气虽未再近身,但也依然盘桓不去,层叠环绕,周围越来越阴暗,如同黑夜。

    明夷不安地放了两箭,根本无用。

    风衷知道他们心急,叮嘱道:“你们就守在这里,千万不要随便出来。”

    明夷称是,眼睛紧紧盯着她脚下光芒渐渐暗淡的阵法,心提到了嗓子眼。

    煞气席卷的圈子又迫近一分,穷奇吞吐着黑雾帮风衷驱散,却也收效甚微。

    头顶的乌云被霍然劈开,强烈的阳光照了下来,整个山谷闷热难当,煞气微有收敛。

    风衷身上压力一轻,抬头看到曦光立在双龙车驾之上,身姿修长,黑衣烈烈,手持长鞭破云而来。

    “别靠太近!”风衷先前被他施法睡过去便知道他昨夜一定是去过那煞气封印之处了,频繁接触煞气对他没有好处。

    曦光置若罔闻,车驾不停,龙大龙二当先喷出云雾来阻挡煞气,黑云好似从中开出了一条道路一般,他立在其中,对风衷道:“你再撑片刻,马上就会有帮手前来。”

    风衷正奇怪是谁,忽有琴音传来,不合老祖自他背后凌空飞来,白发如雪,负琴于背,手中托着一只小小的木盒,打开之后,源源不断的万山泥土倾泻出来,往周围的煞气卷去。

    她这才明白,差点忘了这宝贝了,好在不合老祖住得近。

    煞气被黑泥坠着往两侧越分越开,但不合老祖身有魔骨,更易招惹这邪物,那煞气忽然就朝他身上缠了过去。他以琴音将之震开,将木盒抛给了曦光,倏然退远,消失不见。

    忽有清亮的鸟鸣声破空入耳,一身青衣的青玄乘云而至,发间珠钗轻摇,腰间环佩叮当,愕然地看着眼前场景:“这是怎么了?”

    风衷正可惜少了个得力的帮手,见到她精神一振:“你来得正好,上次不是用蛊引出了万山泥里浮连的挪移术?这次再用一次,把这煞气挪移走。”

    青玄回神,手指从锦袋中捏出一只圆滚滚的虫子:“浮连的挪移术算什么,才能移那么一点远,我这些时日也是有长进的,你等着,我用这蛊虫将煞气牵引出人间,你在阵法中心可要稳住了。”

    风衷点点头,忽然问了一句:“你不会是第一次用这个吧?”

    “对啊,怎么了?”

    “……没事,你快用吧。”风衷将龙桑杖用力插.进地里,牢牢握住。

    山洞里的明夷不禁担忧起来:怎么好像神女背后汗湿的更厉害了。

    煞气被泥土拉扯着往那蛊虫冲去,青玄扬手一抛,蛊虫引着煞气往远处飞去。

    但实在是低估了这煞气,明明没有实体,却像是活物一般,被牵引时不断挣扎后撤,甚至想往山洞里扑去。风衷挡在洞口,被煞气卷住,阵法失力,她到底还是没稳住,连人带杖被拔起,被拉扯着跟随蛊虫冲向天边。

    穷奇窜上来咬住了她的衣摆,但只撕扯下一片衣角。

    “糟了!”青玄顿时慌了,乘云赶去追人,身侧的东君车驾已当先冲去。

    察觉身后青龙呼啸而至,风衷勉强转身,伸出手去,已经擦到了曦光的指尖,不想身体跟着蛊虫的牵引穿入云中,却好似穿过了一片结界,眼前景象忽变,哪里还有曦光。

    后方那巨物似乎追了过来,搅动海水,一阵倒灌,风衷被卷着不由自主地漂流打旋,头都快晕了。

    待她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忽而觉得不对劲,扭头一看,已经离那通红的双目越来越近,怀间光芒闪烁,照出了它张开的巨口和森森白牙,再靠近点就要成它腹中餐了。

    风衷抽出腰间的龙桑杖一挥,藤蔓滋生,缠绕过去,她借力在上面一踩,往那巨物的头顶飞去,落地之后也不管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一杖刺了下去。

    巨物发出一声闷吼,风衷脚下一晃,感觉整个海底都颤了颤,接着这东西倏然窜了出去,奋力扭摆身躯,想把她给甩下去。

    风衷伏低身子,握紧龙桑杖,任由它乱窜,打算等它疲惫了再做计较。

    海水翻卷汹涌,从两侧急速穿过,眼前忽然有了亮光,这东西不知何时带着她又窜到了海面,霍然冲了出去,化作为了巨鸟,几乎遮天蔽日。

    风衷往下一看,原来是鲲鹏,光是站在它头上便像是站在一座广袤的平地上了。

    大约是人间有变,鲲鹏才从北冥躲避来了镜虚界,本是神兽,糟的是它现在身上沾了煞气,难怪在海底见到时双目通红,也许那被移来的煞气都被它给沾染了。

    风衷赶紧拔出龙桑杖,给它治愈了伤口,又将不合老祖给她的那万山泥土取了出来,混以生气抹在它背上。

    虽然泥土不多,但好在煞气刚刚缠上,很容易被拽出来。煞气被牵引着退出鲲鹏身体,风衷抬脚在它头顶跺了一下:“往你老家飞,不要再待在镜虚界了。”

    鲲鹏的眼珠已恢复正常的灰黄,恢复清醒,迅速飞出,万里之遥也不过用了弹指瞬间,煞气竟无法跟上。

    前方云层流转,风衷便知不同,鲲鹏带着她穿云而过,迎面吹来了海风,下方翻滚着海浪,与先前不同,充满了人间气息。她转身迅速以生气堵住了出口,将那些煞气封在镜虚界里。

    煞气重重冲撞过来,生气一弹,震得她摔落下去,眨眼功夫鲲鹏已飞得看不见踪影。

    也就这么点功夫,已经被鲲鹏带出很远,下方已经不是大海,而是一片连绵的山脉,日头已斜,山间树影被照出一片朦胧的昏黄金辉。风衷以生气团团裹住自己,即使如此,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是很疼。

    几乎整个人都趴在地上,正压着怀间,原先活泼的团子们忽而没了动静。她心中一慌,想起连日以来这几个小团子好久都没喊饿了,今日还动了好几次灵力,实在有些古怪,可别有什么事才好。

    撑着身子坐起来,摸出乾坤袋,刚拿出个瓶口她便垂眼看了进去,五个小家伙都好得很,什么事也没有,拍一下瓶身还动了动。

    她松了口气,将整只蓝玉瓶都取了出来,只一眼便愣住了。

    整只蓝玉瓶已然通体纯蓝。

    等待了许久终于成熟了,她有些恍惚,如坠梦中,迫不及待地就想去找曦光,刚站起身来,瓶中陡然窜出了一阵冲天灵气,直冲霄汉。

    不过片刻,悠悠的天钟响了起来,一阵一阵,经久不息。

    风衷对着那阵灵气哭笑不得,扬手拍了蓝玉瓶一巴掌:“你们就不能消停点啊?出生都要闹这么大动静!”

    瓶身闪烁不断,五个团子蹦啊蹦个不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