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09章 长生

第009章 长生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风衷躺在潭水边的棚子里,就这么足足睡了一整天。

    曦光托腮坐在旁边,拧着眉思索对策,忽闻穷奇“噗嗤噗嗤”在叫,转头就看到它又在挠轩卿泄愤。

    轩卿还是被他扛回来的,这小东西也太不给面子了。曦光一把揪住它提到眼前,指指风衷:“你一定知道这是什么缘由,快说。”

    穷奇嗤嗤两声,别过脑袋不理他。

    “不知?你守着穷桑树这么多年,岂会不知?”曦光一伸手,变出一块鲜肉来在它眼前晃了晃:“真不知道?你再好好想想呢?”

    穷奇早就饿了,见着肉登时口水淋漓,划着爪子去够,脑袋猛点,“噗噗嗤嗤”全给说了。穷桑果核都吐了,秘密也无所谓啦,重要的是捞块肉吃。

    “原来如此……”曦光明白了,原来穷桑果并不是只要吃下去就可以的,与*还有个融合的过程。

    凡人吃了穷桑果后并不舒服,通常需要静坐七七四十九日方可与*合而为一,从而褪去体中秽物杂质,成就长生之体();。而风衷吃的是穷桑果核,威力是穷桑果的千百倍,凡体根本难以承受。

    他将肉抛给穷奇,扶起风衷,以神力细探她体内,腹部的穷桑果核果然炽火蕴结,凝而不散,她浑身滚烫得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再这么下去恐怕真的要去冥府了。

    唯有用神力强行催使果核与*融合了,他凝力于指尖,自她颈后到腰间尾椎,一路推血过宫。好在他的元神与她血脉十分相融,很是顺利,炽火已有散开迹象。

    风衷微微张口吐出口浊气,眼睛却仍旧紧闭着没有睁开,炽火未退,身上也仍是滚烫的很。

    曦光放她躺平,起身看了看天,沉吟良久,从怀中摸出一支短笛,横在唇边吹响了引龙诀。

    不过一瞬,天上传来了轰隆之声,犹如滚雷,两条青龙在云雾里穿梭而来,顷刻便近在眼前,一左一右落了下来。

    曦光指着那几条树枝搭成的棚顶道:“你们就在此凝结施雨,一刻便停,切莫惊动上天。”

    两条龙面面相觑,施雨是海中龙王的责任,不在它们的职责范围内啊。

    曦光不耐烦地招招手:“快快快,趁着天快黑了,赶紧的。”

    两条龙不甘不愿地上前,一眼就看到了蹲在那里抱肉狂啃的穷奇,顿时昂首怒目地啸了一声。

    穷奇惊得肉都掉了,抬头看见面前横踞着两条龙,当场也炸了毛,绷着身子龇出牙来低声噗噗。

    曦光赶紧上前,挡在中间劝龙:“行了行了,不用管它,它如今折腾不出幺蛾子了,赶紧救人,那可是种神!”

    两条龙收回了凶面相,齐齐探头进去看了看风衷的脸,那脸红呼呼的,稚嫩青涩,分明是个少女的面容,哪里是传闻中风情万种的种神?

    它俩交换了一下眼神,不动声色地盘去棚顶凝云施雨,一边头挨着头龙吟轻嘶地嘀咕:“咱们东君是不是想要后代想疯了?见着个凡人都能当做种神啊。”

    “就是说!东君定是被那些心急的给带坏了……嗯?等等,凡人!!!”

    龙吟戛然而止,被雨水呛到的那条龙猛地打了声喷嚏,下方的穷奇一哆嗦把肉又丢了,恼恨地蹦了一下,曦光也抬头看了一眼:“别嘀咕了,赶紧干活!”

    两条龙难得见东君如此严肃,还以为嘶吟声被听见了,连忙收声,默默施雨。

    曦光这么做其实有些冒险,但这也是无奈之举。他的这两条青龙并不寻常,因为东君的职责之故,驾车之龙必须要不畏日光热度,因此它们天生就比海中龙王更具水性,且体内冰寒,由它们施出的雨也温度更低,又不会伤身,这是眼下降低风衷体内炽火最快的办法了。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一刻的功夫就快过去,他忽然感觉到了仙气,心中一紧,偏偏眼下又不能停下,顿时头疼。

    青离与岐云刚好驾着云从附近经过,这几天他们在人间各处奔走,依旧一无所获,已经不抱希望,正准备返回天界去。

    青离眼尖,老远就看见暮色垂垂的天际黑云翻滚,像是被什么生生拽了下去,一直拉到地上,延伸入一处山谷中。

    岐云拢着手在他旁边左顾右盼:“哎呀不得了,不会又是哪个神仙被打入混沌界去了吧?”

    青离万分嫌弃地白了他一眼,心道你怎么还没被打下去呢?

    “诶?”岐云像是发现了什么,用力撞了他一下:“你看那山谷旁的山头,是不是那天我们找种神去的地方啊?”

    青离眯了眯眼,拂袖道:“去看看();。”

    二位神仙落在谷中,穿过树木,拂开沿途的茅草,一路向前,刚听到前方瀑布哗哗作响,青离的脚步一停,脸色沉了下来:“我没看错吧,那是曦光?”

    岐云探头一看:“咦,还真是啊。”

    瀑布之下,潭水旁边,曦光立在一处土坡旁,坡上长着棵桃树,枝叶新绿。一旁盘踞着他的两条龙,正吸纳着天上的云作法施雨,源源不断地浇灌着桃树。

    “原来是这小子捣的鬼。”青离冷笑一声,负手上前:“曦光,你可真是大胆,居然敢私自在人间凝云施雨。”

    曦光转头看到他,并不惊奇,懒洋洋地道:“哟,是青离啊,真是不巧,我偷偷种个树竟叫你给撞上了。”

    岐云颠颠地凑上来给曦光见礼,笑着问:“曦光神君好端端地在这儿种桃树做什么?”

    青离见他对曦光客气便不悦,轻哼一声,万分鄙夷。

    曦光只当没看见,对岐云道:“我们家龙大龙二没别的爱好,就爱吃人间的水蜜桃,我好不容易才寻了棵人间的桃树苗,今日来这水源处栽种,他日也好给它们打打牙祭,但愿能种活了才好。”

    青离斜睨着两条龙:“稀奇,好端端的龙不吃妖兽,竟爱吃桃。”

    大约这句话刺激到了某个小东西,桃树根下隐约有噗嗤噗嗤的轻响,双龙齐刷刷对着青离点了点头,顺带一尾巴拍了下去,恢复平静。

    雨声和瀑布之声混杂,青离也没在意,嘲讽了一声:“真不愧是东君,连对神兽都如此上心。”

    “那是,好歹也是天天替我当值的左膀右臂,总要犒赏犒赏它们嘛。”

    青离心道你还知道自己懒散渎职啊。

    曦光忽然问:“你们来人间做什么?”

    青离闭口不答,岐云却直言不讳:“当然是来找种神的啊,不知曦光神君可有什么发现?”

    曦光惊道:“种神在人间?”

    青离当即怒目,伸手拧了岐云一把,从齿缝间低低地挤出几个字来:“你、傻、吗!”

    岐云“嗷”了一声,揉着胳膊道:“告诉曦光神君也没什么,多一个帮手就多一份希望,我们已经苦无眉目了。”

    “种神真在人间?我这便去找!”曦光说着便招来云头:“龙大龙二,继续浇着,我去去就回!”

    眼看曦光驾云离去,青离狠狠瞪了一眼岐云,拖上他就飞身去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他追回来!”

    岐云被他扯得在云头东倒西歪,不以为意道:“有什么好遮掩的,就让他去找嘛,找不找得到还是一回事呢,真找到了更好,届时你我出手,他也争不过你我。”

    青离恨不得一鸟嘴啄死他:“我就是不想给他一点机会!还有,他是争不过我,不是你我。”

    切,好男不跟鸟斗。岐云才不把他的话当回事,被他扯着一路飞掠时默默腹诽:反正遇到种神之前,结果谁也说不定……

    天黑了下来,终于再也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曦光又绕了回来。两条龙已经收雨散云等在旁边,除了一听到噗嗤的叫声就来一招神龙摆尾之外,相当地安分();。

    曦光立即施法,眼前土坡破开,露出了棚子,那株桃树苗延展复原成棚顶横搭的一截枝叶,这原是他做的结界。

    轩卿浑身湿透地坐在旁边,穷奇灰头土脸地在跟双龙互瞪。曦光矮身进棚,仔细看了看风衷的情形,她脸颊上的红晕总算消退下去了,探她体内情形,炽火也已退去了。

    他朝身后摆摆手,两条龙功成身退,终于不跟穷奇大眼瞪小眼了,昂首扭头,一前一后飞回扶风山去了。

    风衷做了个梦,梦到了她刚刚苏醒时的情景,没有敬神的香火,没有虔诚的祈舞,她就这么毫无预兆地醒了。

    沉睡时人间一片繁荣和乐,她的身上覆满香草兰芝,苏醒后却遍体枯草败叶。

    她找了很多地方,一个人也找不到,只看到四处游荡的妖兽。抬头,天已遥不可及;俯身,随处都是炼狱。

    天界好像已经把人间遗忘了,大地干裂出尺宽的口子,却始终不见落雨,就连她自己都感觉浑身火热好像要裂开了一样。

    如果能下场雨就好了,她坐在荒原上默默地想。

    然后天就真的下雨了,冰凉舒爽,沁人心脾,她觉得四肢百骸焕然一新,意识也清晰起来。

    风衷醒来时天光熹微,朦朦胧胧中看见曦光的脸,低垂的眉眼敛了晨色里柔柔的清辉:“嚯,小种子,你醒了?恭喜你,再无终结,此后长生。”

    风衷眨巴眨巴眼睛,猛地坐起身来:“真的?”

    曦光点头。

    “那我为什么还能感觉到饿?”

    “因为你依然是人。”

    风衷眼皮一耷,又一头躺了回去:“我真饿……”

    曦光好笑地看她一眼,提了穷奇丢到她跟前:“好好看着哈。”吩咐完就起身走远了。

    穷奇“噗嗤”一声,默默挪了挪肉爪退离两步,一不小心踩着了身后轩卿的脚,看见风衷盯着自己,连忙让开,还不忘伸出肉爪在轩卿鞋面上抹了两下。

    风衷有气无力地笑了一下:“算你乖巧,以后你就安分地跟着我,胆敢再跟郁途有所瓜葛,我就一口肉都不给你吃了!”

    穷奇哀伤地“噗嗤”一声,躲去轩卿腿后不愿出来了。

    曦光已经走到潭水后面的野果树旁,轻轻巧巧地摘了一堆果子,捻了一个塞进嘴里尝了尝,酸涩难当。他皱着眉想,不如去别处看看有没有妖兽吧,吃肉总比吃这强。

    脚步刚一动,他陡然停了下来,咦,他这是做什么,为何风衷说一句饿了他就要颠颠地跑出来找吃的啊?做傀儡做习惯了不成!

    这念头顿时叫他深感不快,一扬手把果子丢了个精光。

    风衷躺到日上三竿,实在躺不住了,刚坐起身来,就见曦光从远处慢吞吞地走了过来,一手拖着鞭子,一手负在背后,到了跟前,那手往前一抛,丢来只肥硕的猛禽。

    穷奇一下钻了出来,“噗噗”举爪高呼。

    风衷也是万分惊喜:“真是能干,快烤了,我饿死了,要三昧真火味儿的哈!”

    曦光背过身去,默默用鞭柄敲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