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10章 思凡

第010章 思凡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吃饱喝足,风衷精神大振,身体的变化也感受的愈发明显。

    她走去水潭边盘膝打坐,先尝试将体内的灵力沿着任督两脉循行一小周天,再试着循行了一大周天,只觉浑身精力充沛,周身轻盈畅快。

    “料想你离恢复神力又近一步了。”曦光一手支额,斜躺在棚中捻着根茅草逗穷奇();。

    穷奇抱着肉吃得正香,被那草挠的烦躁,碍于他的投喂又敢怒不敢言,只能一个劲地躲来躲去。

    风衷睁开眼:“的确,这段时日以来增长的灵力已经彻底融入我全身经脉,料想元神根基也已重新奠定。”

    曦光笑了:“如此便能修炼奔仙了,只是凡人修炼本就艰难重重,何况如今人间又是这般情形,更不利于修行,就算你有长生之体,只怕也要花上数十年光景。”

    风衷道:“用不着如此麻烦,常人修炼之法对我并不适用,我本就是借助大神血脉而生,要想重新封神,也只有再借大神血脉。”

    曦光一愣,不逗穷奇了:“女娲大神已永久沉睡,你要如何再借她血脉?”

    “谁说我要借女娲大神血脉了?”风衷似乎早有打算,拂了拂衣摆站起身,“总之山人自有妙计。”

    曦光挑眉,上古神的修炼之法果然很奇葩。

    风衷已经走到他跟前,手指在嘴角撑出一丝笑容,蹲下身看着他:“你平常的天职忙么?”

    无事献殷勤,曦光顿生防备:“尚可,我家两条龙比我忙。”

    风衷的笑容更深了:“既然不忙,那能帮我个小忙么?”

    “多小?”

    风衷道:“我有两件法宝,一是龙桑杖,蕴有万物生长之力;一是蓝玉瓶,蕴有种嗣繁育之力,唯有取回它们,我才能顺利借助血脉封神。”

    曦光对她这两件法宝并不陌生,实际上三界之所以会有种神可以繁衍后代的传言,就是因为她有那个蓝玉瓶。据说经由此玉瓶孕育出来的后代会继承父母至优至纯之力。

    虽然他平常嫌弃麻烦事,但这东西就是再麻烦也得去取啊。

    他坐起身来:“你将法宝藏在何处了?”

    风衷沉睡太久了,乍被一问居然还托着腮想了一会儿:“应当是在怒牙海。”

    曦光顿时蹙起眉来:“那岂不是在混沌界?”

    风衷点头。

    混沌界在三界边陲,非黑非白的灰色地带,多的是妖魔鬼怪和流犯。曦光扶额:“老实说,你藏法宝时是不是饮醉酒了?”

    风衷一脸正气:“我藏在那里自然是有非藏不可的理由,你当我想啊!”

    曦光叹息,法宝必须要取,此去势在必行。风衷凡人之躯,独自前往凶险万分,离了他相助也根本无法顺利进入混沌界。可要他去也是麻烦,混沌界鱼龙混杂,流放之所,一个好端端的天神去那种地方实在容易引来怀疑。

    他看了看还在抱肉狂啃的穷奇,又看看一边呆坐的轩卿:“也要带上他们?”

    “那是自然,他们是我的傀儡,不跟着我能去哪里?”

    果然这世上没有轻而易举的事,什么都麻烦的很呐。曦光捏了捏眉心,起身走出棚子:“就这么上路肯定不行,你暂且等等吧,我要回去取些东西来。”

    风衷起身相送:“快去快回,我等你哈。”

    曦光摆了一下手,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风衷立即着手准备,转头就看到了穷奇的杰作——那只烤熟的猛禽原本肥硕的一大只,她先前饿成那样也没能吃掉多少,眼下竟然都快被它吃掉大半了,她赶紧过去夺了回来();。

    “看到没有,猎人走啦,省着点儿,否则吃完这顿就没下顿了!”

    穷奇叼着块肉巴巴地望了望曦光消失的方向,舔舔爪子忍住了。

    到了晚上,风衷准备的差不多了,那吃剩的猛禽已经被她分割成一块一块用干净树叶包裹起来,仔细放入了背篓之中。

    穷奇居然又饿了,在旁边蹦跶个不停,围着背篓直打转,被她拎过来训了一通才算完。

    火堆里木柴噼啪作响,穷奇不高兴,蹲在旁边“噗噗”地哼哼,忽然尖耳竖起,绷直身子望向远处,口中发出呜呜低嘶。

    风衷见状立即警惕心起,顺着它视线看过去,很快就听到了一阵“嗨哟嗨哟”的呼号声。

    这声音有些像人声,她心里有些激动,碍于情形不明未动声色,一边摸到了那根细长的白骨握在手中。

    那阵声音渐渐接近,尖细齐整,火光映照,慢慢露出一颗硕大水润的寿桃,正缓缓朝她一颠一颠地飘来。

    风衷诧异,却见那寿桃原来是搁在两根树枝上的,下方一群矮小的人正吃力地抬着它前行,一路呼着号子。

    那群人个个身长不足两尺,还穿着肚兜扎着双髻,全是小孩子模样。他们一起抬着那寿桃到了风衷跟前,一放下来就累得倒了一片。

    只有最前面的那个孩子还站着,跪下来向风衷见礼:“恭祝您寿与天齐,小的们特来送上贺礼,万望笑纳。”

    风衷轻轻嗅了一下气息,都是鬼魂。

    她握着那根白骨重重往桃子上一戳,挑到眼前来看了看,又递了过去:“诸位一番好意,我怎能独享呢?这桃就赏了你们吧。

    小孩们赶忙爬起来端端正正跪了一地:“不敢,不敢。”风衷手里的骨头是从妖兽身上取下来的,他们似有些畏惧,左闪右避。

    风衷冷笑:“一群游魂也敢来我面前造次,是想魂飞魄散不成?”

    当先那小孩脸色陡变,面目狰狞,口露獠牙,猛地朝她扑了过来。

    风衷顺手甩了那桃子过去,刚好砸在他身上,穿胸而过,像砸在了一团烟雾上。其他小孩见状也露了真面目,纷纷凶恶地扑上前来要撕咬她。

    风衷起身退开,瞄一眼穷奇,它只是警惕地看着热闹。

    “你个吃货,果然养不家!”她骂了一句,掐了掐手指,穷奇这才挡了上前,噗噗叫了两声。

    妖兽的气息震慑住了这群游魂,却也不过一瞬而已,毕竟它还在幼年,毫无威慑力。那群游魂轻飘飘地穿过它又来袭击风衷。

    穷奇见自己居然被无视了,顿时不爽,反身追上来,挠住一个就是一口吞进了肚子里,还打了个饱嗝。

    风衷用白骨戳了指尖血,划向已到跟前的游魂,正中当前一只,它凄厉地嘶吼了一声消散了。

    其他游魂见状惊惧,又看风衷和穷奇前后已成夹击之势,连忙四下逃散。

    然而尚未跑远,陡然一道疾风扫至,游魂们连叫都没叫出来就灰飞烟灭了。

    曦光落在风衷身前,缓缓收起鞭子:“嚯,这不是讨债鬼么?”

    风衷嘬了一下手指,莫名其妙:“我欠他们什么债了?”

    曦光道:“他们都是由早夭的孩童所化,觉得谁都欠他们的债();。想必是游荡时感受到了活人长生的气息,心存嫉妒,这才想来害你。”

    风衷恍然大悟,以前为神时这些阴间之物根本不敢接近她,她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东西。“你来的正好,若是叫它们逃回冥府,郁途马上就知道我长生的消息了。”

    “啧,果然还得有我在才行吧?”曦光就地一坐,从袖中取出个小巧的锦囊递给她:“这是乾坤袋,可纳万物,如此上路不方便,你不妨将傀儡放在这里带着。”

    风衷刚接过来,他又补充了句:“借你的,他日可得还我。”

    “切,我还会私吞不成?”

    曦光摊了摊手:“没办法,这还是我问我家龙大借的,它这会儿还在跟我闹别扭呢。”

    风衷一愣:“龙大是谁?”

    曦光啧啧摇头:“若不是我家龙大龙二给你施雨降温,你以为你能在这儿活蹦乱跳啊?”

    风衷这才明白当时梦里那雨是怎么回事,鼓了鼓腮道:“谢了。”

    “哦豁,种神居然向我道谢了。”曦光捂着胸口受宠若惊。

    “我谢的是你的龙。”风衷翻了个白眼,打开锦囊,将轩卿连同背篓都吸了进去。穷奇就算了,这小东西狡猾的很,万一阳奉阴违,在乾坤袋里欺负傀儡她也瞧不见。

    准备妥当已是后半夜,风有变狂的迹象,恐怕山谷外已经刮起了风沙。

    风衷囫囵睡了一觉,根本也没睡好,天才蒙蒙亮就醒了。探头看了看,风沙已经停了,她立即去潭水边洗漱,一边叫曦光:“快,趁着天气好,赶紧上路。”

    曦光在火堆旁打坐,眼也不睁地道:“你可真是太心急了。”

    风衷不搭理,风风火火地就要出发,穷奇还在呼呼大睡,被她一下拍醒,站起来还迷迷糊糊地东倒西歪。

    曦光慢吞吞地站起身跟上去,趁势挥了一下衣袖,将原先搭着的棚子给抹去了,连同地面燃过火堆的痕迹,也全都抹的一干二净。

    朝阳初升,刚把太阳送上扶桑树顶的龙大龙二正在返回扶风山的路上。

    忽然感觉到自家主人的气息,二龙钻出云来一看,就见他们东君在下方行走,前方是那凡人少女,腰间别着小巧的乾坤袋,脚边还跟着那个惹人厌的妖兽。

    龙大忧心忡忡:“东君最近好生古怪,为何对个凡人如此上心,咱们要不要劝劝他?”

    龙二摇头:“劝也没用,到时候了,挡也挡不住啊。”

    “什么时候?”

    “思凡的时候啊。”

    “……”龙大恍然大悟,更忧心了,思凡是违背天条的啊,早知它就不借乾坤袋给东君了,谁知道他是拿去撩凡人的啊,这不是害了他么!

    正想着,忽见下方曦光抬头望了过来,龙大有些哀愁地回望了过去。

    曦光传音入密:“龙大你那什么眼神?不就借了你个宝物用用么,至于这么哀怨?”

    唉,没救了!龙大扭头飞走了。龙二望望地下,龙须一耷,也跟着飞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