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14章 帮手

第014章 帮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她回来的正好,柳笙浑身伤痛,正要找她算账呢,二话不说便欺身而上。他虽是仙体,所用术法却邪气四溢,十指做爪,携带煞气,直抓向她面门。

    风衷手指在白骨上抹了一下,直刺过来,那双手还未接近,血迹就已将指尖煞气化得一干二净。

    柳笙连忙收手才躲过那一刺,大惊之后大怒,重提术法,复又来袭,眼前银光一闪,狐仙大王已经扣住了他手腕,顺手在他后脑勺上扇了一掌:“你怎么这么没脑子呢,这么不正经的小姑娘,带着个傀儡定有不可告人的用途,你居然给人家弄丢了!”

    柳笙戾气尽敛,揉着后脑勺闪烁其词:“谁知道她是不是倒打一耙,说不定是自己把傀儡藏起来了又来找茬呢?属下可没见着什么傀儡。”

    风衷刚要怒斥,忽然注意到狐仙大王身上的缚仙索没了,警惕地往走道里退了一步。

    柳笙眼尖看到,身形一闪便挡在了走道口:“想跑?你这凡人就连缚仙索都有,肯定还有其他宝物,今日干脆就让你统统吐出来!”

    山怪们在旁边附和:“说得对,夺了她宝物,杀了吃肉!”

    穷奇一听他们又要抢食,暴躁“噗嗤”了两声,可惜完全淹没在一片吵嚷声中了。

    “闭嘴。”狐仙大王眼波一扫,四下寂静,“若没人气滋养,本王就要从仙身沦落为妖魔了,你们满脑子就知道吃吃吃();。”

    柳笙鼓了鼓腮帮子小声咕哝:“那就跟属下一样遁入魔道也没什么,反正这里是混沌界……”

    刚嘀咕完,狐仙大王冷幽幽地从他身后冒了出来,扬手又给了他后脑勺一掌:“你当本王跟你一样没追求?”

    柳笙抱着头直贴到走道的山壁上去了。

    狐仙大王扭头冲风衷笑:“小姑娘,这样吧,你答应养本王,本王去帮你找回傀儡,如何?”

    风衷将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你打不过本王,也没得选呐。”

    还真有道理。风衷暗自气结,指了一下柳笙:“他口口声声不承认见过我的傀儡,你凭什么放话说能找到?”

    狐仙大王摸了摸鬓边银丝:“他那些话骗别人还行,岂能骗得了本王呢?无非就是卖了呗。”

    柳笙一愣:“大王你知道了?”

    狐仙大王反手又扇了他一掌:“你还真给卖了啊!本王穷到你啦?”

    柳笙不料他竟是诈自己话,简直欲哭无泪:“大王您十天半月的不在,属下总得有东西去换些灵药神兵什么的来提升修为、护卫山头啊。”

    风衷大怒:“你居然将一个神仙给卖了?”

    柳笙哼了一声:“什么神仙,一具空壳罢了,有什么用?”

    狐仙大王又是一掌扇了上去:“那你把本王也拿去卖了啊!”

    “大王言重了,属下哪敢啊!”柳笙哭丧着脸缩得更远了。

    狐仙大王干咳一声,看向风衷:“如何,养本王么?养的话本王立即让他带你我去赎回你的傀儡。”

    风衷默默盘算着,还没开口,忽闻山门轰的一声巨响,转头一看,洞门碎开,一道红影闪了进来。

    柳笙一见来人就怪叫了一声,山怪们也呼啦啦拥了过来,个个如临大敌。

    “你就是那个占了附近群山的大王涂山八方?”方君夜从背后画轴中抽出长剑,面无表情地看着狐仙大王。

    狐仙大王抬手示意左右退后,冷笑一声:“何处来的毛贼,连本王名字都搞不清楚,也敢来闹事?什么八方,本王叫涂山十方!”

    风衷心中一动,涂山氏?

    柳笙颤巍巍地挪过来告状:“大王,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红衣小子。”

    “哦~~~”涂山十方眼神睥睨:“想抢人还是抢地啊?”

    方君夜挽了个剑花,瞥一眼风衷:“过来,小风子。”

    “……我说过了,我叫风衷。”风衷原先以为他是学着曦光叫她小种子,却原来他是根本记不住别人名字!

    偏偏他还一无所觉:“我知道。”

    “……”你知道个鬼啊!

    涂山十方将风衷往怀里一扣:“原来你叫风衷啊,别理这个小子,你还得养本王呢。”

    方君夜挑剑刺来,涂山十方一挥袖,狂风乍起,挡着他剑尖半寸难进,后面山怪都被吹的东倒西歪。

    “走道狭窄,何不去外面一较高下呢?”涂山十方一掌震开他,携着风衷掠去洞外();。

    方君夜立即追了出去。

    洞门外这块山头本就平坦得如同削过一般,正适合动手。涂山十方一见他出来便将风衷攘去身后迎了上去,二人缠斗在一处难舍难分。

    穷奇划着小短腿跑到了跟前,风衷一把抱起它退到崖边,远远观察战况。

    方君夜会赶来实在叫她惊讶,她自然希望他能赢,只要赢了,逼问出傀儡下落再好不过。奈何实际情形没她想得那般简单,方君夜仙邪一体,攻势诡谲,可那个涂山十方功力深厚,也未落下风。这么斗下去还不知道要耗多久,傀儡万一找不回来就糟了。

    倏然一道白线划来,红白两道身影下意识一顿,面前插着根白骨。

    “别打了。”风衷走过来,看着涂山十方:“涂山氏先祖九尾狐乃是女娲大神座下弟子,与我交谊匪浅。既然你出身涂山氏,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带我找到傀儡,我养你十日。”

    “才十日?”涂山十方有些不乐意。

    风衷拔出地上白骨:“十日的人气足够滋养你千年了,你当我是普通凡人?”

    涂山十方想了想:“也罢,那就十日。”说着朝洞中唤了一声柳笙,让他即刻带路去找傀儡。

    方君夜负剑背后,蹙着眉走到风衷跟前,低声问:“养他是什么意思?”

    风衷道:“只是让他跟着我罢了,你若是嫌累赘可以不管,肯来相助我已很感激了。”说着便匆匆朝涂山十方走了过去。

    方君夜收起剑,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柳笙看到方君夜就觉得胸口被大树压得喘不过气来,看到风衷就觉得被巨兽踩得骨头要断了,看到自家大王又觉得后脑勺还火辣辣的疼,偏偏这三个人现在全跟他在一个云头上,他只能缩在边上,恨不得施个隐形术才好。

    涂山十方居住的这座山头没有名字,柳笙他们都随便称之为无名山。从这无名山西行五十里是临山,山中有个老妖,专收法宝神兵,无名无姓,被人称作临山老叟,柳笙就将傀儡卖给了他,换了一柄斩魂钺戟,准备去对付方君夜。

    方君夜听完后扫了他一眼:“手下败将,我完全不记得与你交过手了。”

    柳笙气得脸色发青。

    一件破兵器就卖了个神仙,风衷恨不得把他踹下云头,那边涂山十方已经一脚踹下去了:“自己爬过去,本王瞧着你就气!”

    柳笙的哀嚎从下方隐隐传来,都带着哭腔了:“大王息怒,属下再也不敢了!”

    很快便到了临山,涂山十方刚按下云头,风衷已经跃了下去,将手中穷奇放下,跟着它前行,左右穿梭,不过片刻就停在了一处山洞前。

    风衷率先迈脚进去,洞里黑黢黢的,隐约可见墙上挂了一些法器兵器,都很稀奇古怪。一个发须皆白的老叟盘腿坐在中央,掀开一只眼看了看她又闭上:“买还是卖啊?”

    “柳笙卖给你的那个神仙呢?”

    老叟睁眼,见到一红一白两道身影跟在她后面走了进来,一眼认出涂山十方,摇头道:“老朽不记得从柳笙那里买过什么神仙,神仙哪是可以买卖的。”

    方君夜不想浪费时间,手已作势拔剑:“何须跟他废话,直接动手他就招了。”

    “老、老朽是真不记得();!”老叟已然察觉到他身上仙气,慌忙起身退避。

    涂山十方一把扯住他衣襟,双目紧盯着他,不出一瞬,老叟的眼神便空洞起来,他幽幽地问:“说吧,你是不是卖给谁了?”

    “卖给……”老叟中了幻术,正要答话,洞外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暴喝,他陡然惊醒,慌忙施了阵妖雾挣脱开涂山十方,缩去角落再不敢与之对视。

    风衷恼怒地扭头,就见一个眉目凶狠的女妖扯着个白衣少年走了进来,一把将那少年推翻在地,正摔在她眼前,赫然便是她的傀儡。

    女妖叉腰怒骂:“好你个临山老叟,居然敢骗老娘!你不是说吸了这神仙阳元能成仙?他连把儿都没有,你让老娘如何吸他阳元!”

    角落里的老叟拼命对她使眼色也没用,白着脸不敢看旁边三人。

    风衷将傀儡扶起来,见他衣衫不整,胸前有好几块淤青,脸上脖子上还沾了那女妖的胭脂,顿时怒从心起。哪怕自己当初与他相处再不善,也不曾让他受到过这样的羞辱,此仇不报,怎么也对不起他当初舍弃元神救她一遭!

    她一手取出锦盒,正打算将眼前这两个妖物全收了,涂山十方已经大步上前,一掌劈在了那老叟肩头。

    老叟惨叫一声,半边身子都瘫了,连忙大嚷:“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涂山十方不为所动,一掌一掌将他揍出了原形,尚不解气,拍着手直起身来,理理衣襟,呸了一句:“下流!”

    风衷愕然地看着他,就连方君夜都意外他如此动怒。

    那女妖已经看呆,此时才如梦方醒,赶紧拔脚要跑,忽然肩头一沉,转头就对上涂山十方阴沉沉的笑脸。

    “本王最瞧不上你们这些好逸恶劳的妖物,成天想着一步登天,却又不肯苦心修炼,活该灰飞烟灭。”他的指尖倏然燃起了三昧真火,女妖捂着肩头凄厉惨嚎着奔出了洞去,很快就化作尘烟消散殆尽。

    风衷只觉心中万分痛快,舒了口气道:“做的好,我决心一直养你到我离开混沌界为止!”

    “真哒?”涂山十方怒气顿敛,眉开眼笑地凑了过来。

    方君夜低哼一声:“那岂不是还要带他去怒牙海?”

    “那就带着好了,刚好多个帮手。”风衷给傀儡擦干净手脸,理好衣襟,小心收入乾坤袋中,这次将乾坤袋仔细藏在了怀里,领着穷奇走出了山洞。

    方君夜冷飕飕地瞥了涂山十方一眼,跟着走了出去。

    涂山十方撩了一下发尾:“看什么看,不高兴你可以不去啊,我还嫌你碍事呢。”

    施施然走出山洞,恰好柳笙灰头土脸地到了跟前,他冷哼一声:“爬的还挺快啊。”

    “大王息怒!”柳笙扑过来抱着他腿哀求:“属下以后真的不敢了。”

    涂山十方踹开他:“念你初犯,就饶你一次,回去好生守着山头,本王要去一趟怒牙海。”

    “啊?大王您又要出门啊,您三天两头不着家,咱们的山头要是再被对面那群妖魔攻来可如何是好啊!”

    “怕什么啊!他们攻过来,你们不会跑啊?”涂山十方切了一声,转头见方君夜已经带着风衷踏上云头,赶紧追了上去。

    留下柳笙一个人在原地直发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