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15章 意识

第015章 意识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混沌界远比人间要大上许多,怒牙海又在混沌界的尽头,就算腾云驾雾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到的。

    方君夜原本住在那附近,对路线十分熟悉,此去一路都是由他带路。他似乎不知疲倦,驾着云头片刻未曾停歇。

    穷奇靠在风衷膝头打盹,舌头舔了舔嘴巴,“噗嗤噗嗤”说着梦话,忽然惊醒了,跳起来就挠风衷衣摆:“噗噗嗤嗤噗!”

    涂山十方蹲在旁边笑道:“它说它饿了,要吃肉。”

    风衷正盘腿而坐阖目养神,睁眼便训了一句:“吃货,除了睡就是吃!”

    穷奇大吼:“噗嗤嗤噗嗤!”

    涂山十方学着它的语气道:“你指使我的时候怎么不说啦!”

    风衷忽然紧盯住他。

    “怎么了?”涂山十方摸摸脸,娇羞地一笑:“知道本王生得好看,你倒是也矜持些啊。”

    “你想多了,只是你这模样叫我想起了别人而已。”风衷移开视线,从袖中摸出一块用树叶包着的烤蛇肉放到穷奇面前,那还是特地为它留的。

    “谁啊?”涂山十方挪近:“跟本王比如何?”

    风衷瞥他一眼:“比你男人();。”

    “还有呢?”

    “比你仗义。”

    “还有呢还有呢?”

    风衷蹙眉,怎么觉得他还挺高兴的,没好气道:“比你话少。”

    涂山十方撇撇嘴挪开了。

    穷奇抱着蛇肉吃完了,舔舔爪子意犹未尽,“噗嗤噗嗤”地扒拉着风衷的衣摆撒娇。

    “要不停下歇息片刻,猎些肉让它吃个饱吧,你也该吃东西了啊?”涂山十方边问风衷边一手揉着穷奇的脑门,穷奇抬着肉爪拍了他两下都被他躲开了,只好气呼呼地任由他揉捏了。

    风衷又闭起眼打坐:“让它忍着,当务之急是要去怒牙海。”

    “没错。”原本一言不发的方君夜居然也附和了一句。

    涂山十方看了看风衷眼下青灰,揉着穷奇没做声。

    天边猩红的云层翻卷不停,下方不再是先前随处可见的群山,地势越来越平坦,树木也越来越浓密,连风吹过来都有了湿气。

    风衷睁开眼睛,从云头上站了起来:“应当快到了。”

    “是嘛。”涂山十方跟着站了起来,忽然抬手在她颈后拍了一下,风衷顿时身子一软,落在他张开的臂弯里。

    穷奇“噗”了一声,一下绷直了身子。

    方君夜立即便要拔剑:“你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觉得没必要这么赶。混沌界没有日夜之分,她一个凡人连续奔波至今,需要休息。”涂山十方挥袖一划,云头一裂为二,他捞过穷奇,揽着风衷,驾着半片云停去了下方地面。

    方君夜在另半片云上停了停,还是跟了下来,虽未再拔剑,却脸色不善:“你最好不要有什么企图。”

    涂山十方将风衷抱去大树旁放平,冲他眯眼笑了笑:“这话应当本王对你小子说才是吧。”

    风衷醒来时,扑鼻而来一阵诱人的烤肉香,还是那种三昧真火烤出来的熟悉香气。

    眼前燃着火堆,涂山十方坐在一旁捏着块烤肉喂穷奇,见她睁了眼,立即从火上取了块流油的烤肉递了过来:“吃吧。”

    风衷接过来时沉着脸:“你打晕我做什么?”

    坐在对面的方君夜冷哼了一声。

    涂山十方托腮冲着她笑:“本王担心你累死,那就没人气来滋养本王了。”

    被他这么一说,风衷的确感到饿了,但捏着那块肉只吃了几口就站起身来:“赶紧走吧,这一路我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不能再拖了。”

    方君夜立即起身,仿佛早就等着她这句话一样。

    涂山十方无奈地摇了摇头,慢条斯理地跟了上去。

    怒牙海的确不远了,站在云头上都已经能听到澎湃的海浪声。

    风衷和方君夜都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涂山十方却百无聊赖地蹲在云头看着下方。经过一片沼泽,他眼神忽而一顿,眯起眼睛细细看去,只依稀看见沼泽地中一抹熟悉的紫色人影,云头已经飞远出去,再也看不见了();。

    “到了!”

    风衷的声音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起身远眺,天边渐渐显露了宽广的海面,一望无际的海水浓黑如墨,岸边全是嶙峋的礁石悬崖,被海水拍打地哗哗作响。

    方君夜按着云头落下去,风衷大步跑去崖边,迎着猎猎海风长长地舒了口气。

    法宝啊,我终于来了!

    方君夜走过来问:“怒牙海到了,然后呢?”

    风衷一愣,说了句“等等”,然后就坐下来闭上了眼睛。

    涂山十方和方君夜都不明其意,也不敢打扰她。大半晌过去她才站起身来,兴冲冲地朝前走:“走吧,我想起地方了。”

    方君夜跟上来道:“你的记性未免太差了,要去什么地方都能忘了。”

    风衷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他这样一个连名字都记不住的人竟还有脸来教训她?她都睡了几千年了,能记得才怪啊。

    沿着海岸走了约莫百来步,风衷停了下来,面前竖着一块陡峭的山崖,高耸入云,崖壁上怪石嶙峋,被海水映得黑亮。

    她昂着头看了又看:“奇怪,我记得这崖壁正中有个洞穴的啊。”

    涂山十方道:“若是时隔多年,想必洞穴已经没入水中了吧。”

    方君夜难得赞同他:“的确,最近正值涨潮之际。”

    风衷锁紧了眉头:“那我要怎么进去?”

    “本王替你进去好啦,你要进去干什么?尽管说!”涂山十方掳了掳袖子,很是热心。

    方君夜不屑:“你与我们不过萍水相逢,也值得信任?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倒是可以相助。”

    “本王见过自夸的,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涂山十方直翻白眼。

    风衷左右看看,都不是很放心,从怀中摸出乾坤袋来:“不用麻烦二位了,我有傀儡。”

    乾坤袋一抖,轩卿变作真人大小出现在眼前,风衷掐了掐手指,他默默朝前走去,身影很快就潜入海中不见了。

    风衷盘腿坐下,全神贯注地操控着他在海中探寻,方君夜和涂山十方谁也没派上用场,也不便打扰,各自退开,只有穷奇蹲在她旁边无聊地拍石子玩。

    正如所料,轩卿果然在海水下方找到了山壁上的洞穴。风衷忘了什么也不可能忘了放法宝的具体位置,入洞后即使一片黑暗,她还是凭记忆操控着傀儡精准地寻到了法宝。

    海面“哗”的一声,傀儡飞身出水,跃到崖壁一块突起的大石上,左手握着根木杖,上面盘绕着的纹路好似飞龙,右手撰着一只蓝色的玉瓶,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这就是你要拿的东西?”方君夜的双眼牢牢盯着傀儡的双手。

    风衷站起身来:“没错,大功告成,我可以离开混沌界了。”

    涂山十方立即嚷了起来:“这就走啦?还没十日呢!本王太亏了吧!”

    风衷道:“混沌界没有白天黑夜,谁知道十日是不是过了,可能你没在意吧。”

    涂山十方痛心地捂住胸口:“本王居然被你一个小姑娘给坑了();。”

    风衷心情大好,转头便要掐指念咒驱使傀儡过来,脸色陡然一变,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

    傀儡居然在对着她笑。

    “你……”她又走近两步,以为自己眼花了。

    “噫~~~你的傀儡活啦?”涂山十方惊声道。

    轩卿背贴崖壁,衣袂翻飞,嘴边的笑与他当初的笑容并不一样,透着一股阴森,在风衷看来又有些熟悉。

    穷奇忽然冲了过来,不安地望着山崖,口中“噗嗤噗嗤”地如同低嘶。

    “你不是傀儡,你是谁!”风衷一把抽出腰间的白骨。

    “怎么,连我都认不出了?”傀儡开了口,声音幽沉,仿若地狱鸣钟,双眼透出微蓝,隐约好似鬼火。

    “郁途?”

    “是我。”郁途迎着她的眼神笑了:“很惊讶?没关系,我可以细细说与你听。”

    他把玩了一下那根龙桑杖:“当日獬豸出现带走穷奇,时机太过凑巧,事后我已生疑,将意识附在一群讨债鬼身上去试探你,果然发现你有了长生体。可惜未能细察,讨债鬼们就被忽然而来的神力灭除殆尽,我的意识也因此被掐断,大概那神力就来自于你那位神秘的帮手吧?”

    风衷抿唇不语,那晚曦光及时赶到灭了讨债鬼,何曾想到他们是作为郁途耳目来的。

    郁途天生意识强大,可以附着万物,堪比她的傀儡术。她虽能靠气味嗅出生灵来历,却需借助实体,而意识虚无缥缈,无色无味,根本无法察觉。

    郁途见她不做声,低低一笑:“我料想你有了长生体必然要取回法宝,所以又将意识附在阴魂身上追着你的气息入了混沌界,之后就再也感受不到你的气息了,定是你那位帮手在你身上施了结界。不过大概上天也要助我,我在混沌界里游荡时发现你的傀儡被卖了,便趁机脱离阴魂附在了他身上,而你居然对这傀儡不错,还找回了他。”他看了看手中法宝,“当初你沉睡之前特地将法宝藏起来,我遍寻不着,如今呢,还不是落在了我手上?”

    “那可不一定。”风衷冷笑:“你的意识我虽无可奈何,但我至少能操控这副躯壳。”她抬手,刚要掐指,却见手背上布满了斑驳的黑纹,像藤条一样蔓延缠绕着她的手指,另一只手也一样,十指僵硬,动弹不得,连白骨都握不住滑落在地。

    “你以为只有你有帮手?”郁途的视线轻轻一移,落在她身侧。

    风衷转头,方君夜施法的手刚刚收回,她心中一凉:“这便是你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方君夜面无表情,霍然飞身去了郁途身边。

    郁途斜睨他一眼:“怎么,还是不愿说你是受何人之托去接应她的?”

    “不记得了,”方君夜语气平淡:“你知道我记性不好。”

    郁途不以为意,视线又落在风衷身上:“也罢,终有一日我会将这个帮手揪出来,能接近她的,只有我。”

    方君夜冷冷道:“你答应我的条件呢?”

    “放心,事成之后我会帮你转生画中人,”郁途手中的龙桑杖指了一下风衷:“就用她的身体,至于她的魂魄,就随我下冥府,永伴我身侧。”

    涂山十方忽然从风衷背后冒了出来,亲昵地偎着她的肩头:“那本王可不答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