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22章 涂山

第022章 涂山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曦光带着风衷继续往东而行,下方已至青丘地界,山势奇特起来,盘踞错落,足足九座,隐隐透着仙气();。他来过这里,很是熟悉,这里的山南有一种青玉,佩戴可以增长灵气,他原本就计划好经过的时候去寻一块来给风衷。

    刚按下云头,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停在附近,旁边忽然传出一声娇叱:“何方贼子敢擅闯我涂山青丘!”

    曦光扶额,想溜已经来不及了。

    树林里传出了清脆的铃铛声,一个娇小的少女从层层树影中走了出来,脚脖子上醒目的拴着圈铃铛,身后跟着个身姿修长的青年,二人皆是银发白衣。

    “是我。”他主动朝前走了一步。

    “咦,这不是东君嘛。”少女一眼认出曦光来,脸上顿时挂满了笑,匆匆跑到他跟前,视线落在他怀里的风衷身上,顿时一惊:“凡人?”

    身后的青年大步走了过来,看了看风衷,对少女道:“秀秀,带他们去见族长,你别动歪心思。”

    少女哪管他说什么,推开曦光就缠住了风衷的胳膊,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妹妹,我叫涂山秀秀,你叫什么呀?以后要不要住在涂山跟我一起啊,我对你会很好哒,我还会……”

    风衷努力撇着头让开她越靠越近的脸,忽然想起涂山十方来,狐仙还真是贪恋人气啊。

    涂山秀秀见她似有不愿,拍了一下额角:“唉,瞧我,定是弄错了你的喜好,你喜欢男的是不是?”她说着摇身一变,化作了个翩翩美少年,“这样呢,你肯留下来了吗?”

    曦光哭笑不得地挡开她的死缠烂打,一面对青年道:“涂山奉,你倒是管管啊。”

    青年一把揪住了涂山秀秀的后领,在她天灵盖上轻轻一拍,顷刻将她化成了一只九尾小狐狸拎在手里。他毫不在意,仿佛早已习惯,朝曦光和风衷抬了抬手:“二位请随我去见族长,这是规矩。”

    话虽客气,但其实他也一直紧盯着风衷,多少年没见到活人了,这气息太叫人怀念了。

    恢复活蹦乱跳的穷奇跟在后面,恰好挨着被涂山奉提着的九尾白狐,那九条白绒绒的尾巴时不时扫在它身上很舒服,它便一路伸出肉爪去撩那尾巴,结果涂山秀秀怒了,冲它龇牙嚎了一句:“你个妖兽别碰我!”

    穷奇也龇牙回了一句:“噗!嗤嗤嗤噗!”诶嘿!老子就碰,来打我呀!

    涂山奉瞥了一眼穷奇,对那凡人愈发好奇了。自从人间生机凋敝,涂山九尾就定下了极其严格的规定,很少与外界接触,他们并不知道外界种神现世的消息,只觉得她是个奇特的凡人,竟然能收服这样一个妖兽。

    风衷因为身体虚弱,一路都很少说话,始终被曦光搀扶着前行,其实还是累,结果反倒羡慕那被拎着的涂山秀秀,她也能被拎着走就好了。

    涂山秀秀见她看自己,连忙挠涂山奉的腰:“哎呀快看快看,这小姑娘喜欢我,这小姑娘是我的了!你们谁跟我抢我跟谁急哈!”

    涂山奉抬手就在她毛绒绒的脑门上赏了一记弹指,疼得她再也不敢乱叫了。

    “噗!嗤嗤!”穷奇在一边幸灾乐祸。

    曦光终于察觉到了风衷的疲惫,看看左右,凑近低声道:“你要是不介意,我也可以背着你走。”

    风衷道:“我介意什么,我巴不得呢,我快累死了,为了教训那个小鸟我一点力气也没了。”她说的是青玄。

    曦光遂大大方方蹲下来把她背了起来。

    涂山秀秀又忍不住叫了起来:“东君,你不要跟我抢这个小姑娘啊,你一个天神跟我抢个凡人作甚();!你害不害臊啊!”

    涂山奉这次没揍她,但是捂住了她的嘴:“到了。”

    风衷抬眼去看,刚才还觉得两旁都是树木,面前一团模糊的白雾,现在白雾后面居然显露出了错落的房屋,都很低矮朴素,的确是她记忆中涂山氏的作风。

    曦光似乎对这里轻车熟路,不用涂山奉带路,径自背着她就进了当中最大的一间屋子。

    一进门就嗅到了浓厚的狐仙气息,面前简单的摆着木榻矮几,里侧是一张垂帐大床,上面卧着个人影。

    曦光道:“族长,是我来拜访了。”

    “哦?东君么?你许久没来看过我老人家啦。”一把苍老的女声传了出来。

    涂山奉跟在后面道:“族长,与东君同来的还有个凡人。”

    “凡人?”族长一手挑开垂帐,那只手已满是皱纹,隔着缝隙她只露出一只眼睛瞥了一眼风衷,忽然怪叫一声缩了回去,惊得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

    涂山奉甚至一不小心把涂山秀秀都丢到了地上,她趁机化作了人形,拖着风衷就往床边走:“奶奶,您快看看,这真的是个凡人,我就知道您也要惊讶的叫!”

    “别、别过来!”族长慌乱地拉着垂帐:“等一下,就等一下,马上就好!”

    涂山秀秀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风衷被她拖得够呛,趁机抽出胳膊站稳。

    垂帐动了动,又被重新挑开,这次伸出的手却是肌肤光滑白嫩,里面探身而出一个云鬓高挽的白衣女子来,眉眼间尽是风情。

    涂山秀秀惊讶道:“奶奶您忽然变这么年轻做什么?”

    族长没搭理她,走到风衷跟前,仔细看了看她,又惊得退后两步:“种子,真的是你啊!”

    风衷一愣,上下打量了她半天:“你是……涂山九龄?”

    “是我啊!”涂山九龄摸摸脸:“还好我能维持这副样貌,你都变得这般年少了,我若是以年老之态见你,未免也太丢人了。”

    风衷有些好笑,又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和我那些故人一样都选择沉睡了呢。”

    “睡什么啊,有这群小崽子谁能睡得着!”涂山九龄朝涂山秀秀和涂山奉招招手:“来来,这是女娲大神座下种神风衷,你们都来见礼,她虽与我年岁相当,却与家母同属女娲大神座下,辈分比我还高,你们便叫一声太奶奶吧。”

    这下轮到涂山秀秀怪叫了:“我方才见着她还叫她妹妹呢!怎么……怎么就成太奶奶啦!”

    涂山奉倒是默默无声地见了个礼,不过没叫人,大概是对着个小姑娘实在叫不出口。

    涂山九龄也没在意,她实在太惊讶了,把曦光都给晾在一边了,拖着风衷的手问:“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

    风衷叹口气,将自己刚醒来那会儿的事简单说了些给她听。

    “你就一个人在那荒芜的人间奔波?”涂山九龄跟听故事似的,还上瘾了。

    “原本是我一个人,后来我捡着个重伤的小神仙,为他续了命,让他做了我的傀儡。”

    涂山九龄啧啧两声:“这小神仙命太好了吧,能给你做傀儡,当初你的傀儡可都是女娲大神亲自挑选的呢();。”

    风衷笑笑:“我现在连元神根基都还没稳固,谈什么当初,那都是过去的光辉了。”

    涂山九龄这才想起曦光来:“东君与你同来,莫非就是因为你元神之事?”

    曦光见缝插针:“族长肯定有法子了。”

    “这倒不难,我族中近年来有些不慎亡故的族人,死后内丹还存着,这内丹比你们找什么良药都有用,既然是种子你需要,我大可以给你一颗。”

    风衷松了口气:“遇到你实在再好不过,否则我们还不知道要找多久呢。”

    涂山九龄道:“你既然变成这样了,大概也是上天的安排,不如就在这里住下,我们涂山九尾自古便多子多福,你如今身为凡人,应当与九尾联姻,定能多多繁衍后嗣,这也是造福人间的好事啊。”

    曦光顿时皱了眉,看了看风衷的脸色,她居然还在认真的思索。

    “这话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她刚开了个头,涂山秀秀就急了:“奶奶,我现在修炼男身还来得及嘛!”

    涂山九龄朝她白了一眼:“你别乱搀和了!”说着看了一眼涂山奉,她比较中意的是他。

    风衷接着把话说完:“只是我与郁途在怒牙海对阵时,他透露说人间落得这般地步是因为凡人触碰了不该触碰之物,我想去找找缘由,待我元神稳固借血封神之后,才可着手改变人间现状。”

    涂山九龄抹了一下鬓角:“凡间都这样了,恐怕……”她瞄瞄风衷的脸色,没说下去,这是人家种神的天职,她总不能拦着。

    气氛有些沉凝,涂山奉过来圆了个场:“族长何不请客人先暂歇呢,他们也累了。”

    涂山九龄自己也累了,点了点头,再三嘱咐要好生照顾风衷,顺便把粘着风衷的涂山秀秀给揪住了。

    曦光忍着思绪过来扶风衷,跟在涂山奉身后出了门。

    走在路上,风衷忽然问了句:“你认识涂山十方么?”

    涂山奉转头想了想:“从没听说过。”

    “他身在混沌界。”

    涂山奉道:“那就难怪了,混沌界里的涂山氏八成是有些劣迹的,肯定改了名字,我自然不认得。”

    风衷点了点头。

    曦光在一边不动声色。

    涂山奉忽然想到什么,问曦光道:“东君,以前族长不是赠给你一枚内丹?你用了感觉如何?”

    九尾内丹有多种用途,可用来稳固元神根基,也可用于融入己身,从此便有了九尾一族的幻术和狐火能力。

    曦光瞥了一眼风衷:“那个太过珍贵,我已珍藏起来了。”

    涂山奉点点头,也没多问。

    风衷冲他挑了挑眉:“真没想到你还与涂山氏相熟。”

    曦光道:“以往人间凡人快绝迹时,我在当职路上救了个狐仙,送他回了青丘,族长作为回报赠了我一枚内丹,这才结了缘。”

    当然那枚内丹用去做分.身了,这就不能说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