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23章 赠玉

第023章 赠玉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涂山九龄给内丹给的十分干脆,风衷休息了一晚,第二日涂山奉就将内丹送到了她面前。

    风衷以前从没想过主动去找那些故人,她生来便受尽敬仰,自然不愿意故交看到自己落魄的模样,一直希望自己重归神坛后再出现在他们面前,可这次不得不说多亏了故人相助。

    内丹服下去之后需要静坐融合,她盘着腿在床榻上静心打坐,四下寂静,就连穷奇都趴在旁边没敢打扰,却忽然听到了一声开门的吱呀声。

    风衷睁开眼,就见一只小狐狸从门外钻了进来,轻轻走到床榻下趴着,甩着九条狐尾看着她,神情居然有些陶醉。

    门又响了一声,又钻进来一只小狐狸,和前一只一样,一声不吭地围在她身边。

    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

    不过片刻,一只一只雪白白毛绒绒的小狐狸,从床榻边的地上一直到屋门的门槛边都快挤满了,或卧或坐或各自戏耍,就这么围绕着她待在屋子里,连屋门都关不上。

    风衷哭笑不得,穷奇倒是很高兴,它自己的尾巴太短,就喜欢九尾狐这种毛绒绒的长尾巴,居然跳过去跟小狐狸们玩起来了。

    日头西斜时,涂山奉端着食物送了进来,眼前场景壮观,他居然很淡定,一脚深一脚浅地耐心寻着地上的空隙走了过来,将一只烤好的野味和一盘鲜果放在床榻边沿,朝风衷抬手做了个请。

    风衷指了一下地上的狐狸们,以为他会稍作安排,哪知他像是没看到一样,就这么告辞走了。

    他前脚刚走,后脚涂山九龄就来了,身后跟着涂山秀秀。祖孙俩照样跟涂山奉一样无视了满屋子的小狐狸们,捡着脚步到了风衷跟前,一左一右挨着她坐了下来,笑得能甜死个人。

    “种子,我们好久没见了,今晚睡一块儿说说话吧。”涂山九龄原先还将自己的头发变作了黑发,此时又还原成了银发,五官艳丽中便添了几分仙气。

    风衷看看被她紧紧抱着的左臂,又看看被涂山秀秀紧紧抱着的右臂,再看看满地的小狐狸,无奈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涂山氏这般热情呢?”

    “你以前也不是凡人啊。”涂山九龄笑着打趣,忽而凑近她嗅了嗅,蹙起眉来:“奇怪,你明明与东君待在一处,身上怎么会有魂魄的气息?”

    风衷一愣,这两日虚弱,灵力也是断断续续,她根本毫无所觉:“有么?”

    涂山九龄一脸认真:“我还会骗你不成,你不是说郁途又与你作对了?会不会是他派了手下来追踪你啊?”

    风衷瞬间就想起了那个高大的游魂,摇头道:“应该不是,有曦光在,阴间之物接近不了我,恐怕是近来那莫名其妙总跟着我的游魂,我也一直在疑惑缘由。”

    “如此看来此魂魄肯定气息纯净,毫无恶意,这可就怪了。”

    风衷点头。

    涂山秀秀着急道:“没恶意也不行啊!奶奶您快想想法子,好好一个大活人被魂魄缠着可怎么行呐!”

    涂山九龄嫌她聒噪,扬手拍了她一下,对风衷道:“我给你施个阵法在身上吧,可以暂时遮掩东君和你身上的生气,倘若那魂魄再现身,你便能看清他生前面貌,也许会找出缘由();。”

    风衷点了点头,涂山九龄在她身上迅速地施了法,手一收回,脸上的严肃便瞬间褪去了,恨不得整个人都扒在她身上才好。

    “哎哟种子你不知道,我太喜欢你这浑身的生气了,恨不得天天跟你拴在一块儿才好。”

    “也拴我!也拴我!”涂山秀秀扒着风衷的另半边身子,祖孙二人仿佛是悬在她身上的挂饰。

    风衷揉了揉腹中缓慢融合的内丹:“说实话,这是自我醒来以后,头一回觉得做人比作神强。”

    穷奇“嗤”了一声,一头扎在一堆毛绒绒里,这也是它头一回觉得做傀儡比做妖兽强。

    晚上曦光披着朦胧的月色走到屋门口时,就见涂山奉抱臂倚在墙边,屋内灯火通明,满地的小狐狸,整整齐齐排排坐着,仰着头望着床榻。

    涂山九龄正倚着风衷在榻上侃侃而谈:“我跟你们说啊,当初种神那可真是人人敬仰啊,天界众神也要礼让三分,她可是继承了女娲大神精血的遗脉呀……”

    涂山秀秀听得两眼放光,小狐狸们吱吱乱叫,但那位遗脉现在却眼皮耷拉着无精打采,眼看着随时都会一头栽倒睡过去。

    曦光施施然走进门去,立在窗边,从怀里取出一支精致的短笛来,横在唇边对着月亮吹响了音调。

    满屋的目光都被他吹的曲调给吸引了过来,涂山九龄连忙道:“东君快别吹了,都这么晚了,你吹引龙诀做什么?”

    曦光移开短笛转过头来:“我看诸位兴致勃勃,仿佛此时不是深夜,打算提早叫我家龙大龙二送太阳上扶桑树顶啊。”

    涂山九龄脸上一红,她也看出风衷困了,可这么久没人气滋养,太过兴奋了嘛。眼下见他软绵绵地来了这么一出,也不好接着打扰了,她干咳一声站起来,朝小狐狸们摆摆手:“好了小崽子们,快回去吧,该睡了。”

    小狐狸们都很听话,虽意犹未尽,还是爬起来挨个出了门,门外的涂山奉这才动了脚,领着这群雪白的小毛球们回去安置了。

    穷奇居然还依依不舍地一直送到了门口,“噗嗤”哼了一声,转头看到黑衣猎人瞪着自己才收敛了一些,跑回风衷身边去了。

    涂山秀秀却怎么也不肯走,丝毫没察觉到曦光方才是在下逐客令,还缠着风衷的胳膊不肯撒手,最后被涂山九龄一招拍回原形,直接提回去了。

    风衷对屋里的动静一无所觉,虽然还维持着盘腿打坐的姿势,却早已闭起了双眼。迷迷糊糊间,脸颊上忽然一冰,她猛地惊醒,就见曦光的黑衣近在咫尺,一手捏着什么贴在她的脸上。

    她伸手一摸,拿到眼前,原来是块青玉,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提升灵力的青玉?”

    曦光点头:“青丘山阳多玉果不其然,我跟秀秀说是要找给你的,她特地叫族人带我去找到了这个。”

    青玉显然是刚打磨好的,风衷将它贴身放在怀里,果然感觉舒适,笑着问他:“我要怎么谢你才好?”

    曦光左右看看,确定外面没人,凑近道:“你提早离开这儿就算谢我了。”

    “嗯?”风衷刚说了个字,人就被他扣在了怀里,他另一手携起穷奇,迅速朝窗外跃了出去,落在轻飘飘的云头上。

    月色如水,飞出很远,风衷低头去看,发现涂山奉就在附近走动。

    曦光语气凉飕飕的:“看什么,再不走的话,过几日涂山九龄定会再提联姻之事,八成就是跟这小子();。”

    风衷道:“她也是一片好心,希望我不要涉险,但我肯定是要走的。”

    这话叫曦光心里熨帖不少,他没再做声了。

    在云上迎着风一吹,风衷的困意也完全没了,忽然朝下方的青丘山脉看了一眼道:“明日那群小狐狸会不会哭鼻子呢?”

    “嗤……”怀里的穷奇长叹了一声,想到那群毛绒绒的尾巴,再想想它们哭鼻子的场景,心都要碎了。

    原本此番寻药,曦光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可能一直往东直到雷泽都未必能寻到,没想到会在青丘就解决了。她问风衷:“眼下你打算去何处?”

    风衷其实最想去寻找人间颓败的源头,可又不知从何找起;最想借血封神,可还没到时候,一时无话。

    远处忽然泛出一道红光,风衷觉得古怪,扯了一下曦光的衣袖:“去那边看看。”

    曦光驾云而去,下方是一片稀疏的树林,在月色里拉出三三两两惨淡的斜影。那红光原是四面八方而来的剑气,围成一圈直指中心,中心立着一个青衣女子,挥着剑抵挡无处不在的攻击,衣摆上已经血迹斑斑,动作也越来越慢。

    穷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嗤”了一声跃下了云头,风衷也跟着落到了地面,手中龙桑杖一转,在地上一竖,周遭浊气一清,剑气也淡了许多。

    曦光走过来在她背后渡了些真气,无奈道:“你刚服下内丹,还未稳固,怎么又随便动用灵力?”

    风衷朝里面努努嘴:“这是那小鸟啊。”

    剑气淡去,里面的人挥剑抵挡也容易了许多,青衣女子很快就击退了那些剑气,转过头来,果然就是青玄。

    此时她才发现出手相助的是风衷,满脸惊讶:“你救我做什么?”

    风衷见她似是抵触,蹙眉道:“你就当做报答好了。”

    青玄喘了口气,冷哼道:“我要的报答是你将种神繁育后嗣的秘密告诉我,最好是公诸于众,让三界受益,而非用作你赢得众宠的手段!”

    风衷有些疲倦,撑着龙桑杖好笑道:“我说的你怎么不信呢,这本就是种神的能力,你让我如何公诸于众?那岂不是人人都能做种神了?”

    青玄一怔,无言以对。青离的事和三界内斗的事都叫她气昏了头,竟没细想过这个道理。

    风衷走过去,抬手覆在她肩头。

    青玄顿觉伤口舒缓了一些,似乎还止了血,愣了愣,忽然伸手推了她一下:“快走!”

    风衷被推得后退一步:“你伤得这么重,倒还有力气闹脾气。”

    “我说真的!”青玄握紧剑环顾四周:“你快走,有个快魔化了的罪仙正在找你!”

    话音未落,后方树木哗的一声响,红光乍现,曦光立即扬手隔出道屏障,挡在两个姑娘前方注视过去。

    红光里慢慢走出道人影来,月色下长发散乱,红衣妖艳,背后背着画卷,手中拖着长剑。

    曦光身形一松:“君夜?你怎么从混沌界里出来了?”

    “曦光,大限已至,我快撑不住了……”方君夜的目光落在风衷身上:“我就是来找她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