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24章 封印

第024章 封印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青鸟飞行速度极快,又擅长查探,所以方君夜碰见青玄之后便想借她力量寻找风衷。

    青玄先前虽然对风衷动了手,却也不过是想让她吃些苦头,没想过要她的命。在她看来,种神祸害三界,但也至关重要。一个罪仙满身杀意地要找她,万一种神没了,且不管那些男神仙们如何,人间就再也没希望复原了,稍微知道点轻重的都不会答应此事。

    方君夜已然魔化,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当场便动了手,若是风衷不出现,青玄便要忍不住召唤青离来帮忙了。

    风衷蹙着眉,瞥了一眼曦光,他的脸色也不大好。

    “没有其他办法了?”曦光已经全神戒备,却没有出手的打算。

    “如果有办法,我又岂会受这般折磨?”方君夜的双眼都快露出红光来:“我虽天生慧根,修炼登仙后却从未有过一日松懈,拜在你父亲座下又修习千年才成为天界第一上仙,只因为误杀一人就落得这样的诅咒,他不得生,我便要化魔而死,早知如此你还不如当初不救我。”

    曦光道:“我救你是希望你有时间化解这诅咒,没想让你再杀人。”

    方君夜没再说话,即使用眼睛看也能发现他身上戾气越来越重,就连手中的剑都缠满了煞气。

    曦光忽然对青玄道:“你好生守着种神,我去对付他。”

    青玄下意识道:“你凭什么命令我?”

    “凭我是东君行不行?”

    青玄愣住,这才想起以往在蓬莱听其他仙子议论起过东君的名号,的确说的是一身黑衣,姿容俊逸。

    趁着方君夜还没动手,她站去风衷身后低声道:“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风衷撇撇嘴:“我也想跑,灵力又没了。”

    “……”青玄早已看出她虚弱之态,料想灵力没了是因为刚才给自己治伤的缘故,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曦光听见,悄悄伸手过来握住风衷的手,渡了些真气给她,眼睛却一直紧盯着对面的方君夜。

    天将大亮之前也是夜至最深之时,月已隐去,伸手不见五指,逢魔之时到了,方君夜借着黑暗倏然袭了过来,一剑挥在曦光所结的屏障上,亮光大盛,映出他脸上清晰的妖印。

    曦光手中幻化出长鞭,缠着他甩了出去,紧跟而至挡住他招式,尽可能让他远离风衷。

    魔化后的方君夜已是将死之态,回光返照,无论招数还是神力都比平常更胜数倍,邪气又融在了仙气里,诡谲变化,琢磨不透。与曦光对招几百回合后,竟能闪到风衷跟前,举剑劈开了那道屏障。

    青玄往后拉了一把风衷,急急道:“快用你的穷奇啊,你当我喂它的九黎草是假药不成!”

    风衷本觉得用穷奇对付方君夜太过危险,听她这么说倒像是有把握一样,便掐了掐手指。

    穷奇跃了起来,陡然间身形变化成了成年之态,一团火般扑向了方君夜,吼声震天。

    风衷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先前它吞下了巨灵鬼,又用九黎草融合了其巨大化的能力,如今竟有此等造化了。

    大约是穷奇的吼声太响了,竟将涂山族人也吸引了过来,远处已传来涂山奉的声音:“在那边,去看看();!”

    曦光暗觉不妙,倘若叫涂山氏族发现方君夜要对付风衷,那他绝对是一点活路也没有了。

    方君夜受穷奇和曦光两面夹攻,且战且退,寻到适宜位置,卷袖御剑,周遭红光凝成剑气,直朝风衷而去。

    曦光一鞭甩去卷走了几道剑气,剩下的都被穷奇和青玄解决了。

    可这不过是幌子,方君夜只是用这些剑气拖住他们罢了,只这一瞬间,他便闪去了风衷跟前,携起她朝远处掠去。

    直到完全出了青丘地界他才停了下来,没了青丘的仙气,他的魔性更添一层,放开风衷时已经毫不清醒,没了自我意识,手一抬,剑尖紧挨着她的颈边。

    四周黑暗,看不出身在何处,只能看清离得最近的方君夜。风衷岿然不动,一脸沉静地用龙桑杖抵住他胸口。

    龙桑杖的生气似乎让他清醒了一些,他声音嘶哑地开了口:“我也不想杀你,奈何没有办法,倘若你能早些醒来,也许一切都会不同,你已失职,救不了人间,但至少还可以救我。”

    风衷只觉颈边剑锋压近了一分,却没了下文,抬眼一扫,方君夜手臂僵着没动,那胳膊上缠着黑亮的长鞭,顺着鞭子望过去,曦光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站在他后方。

    方君夜头也不回地道:“曦光,我记得你以往总是嫌弃麻烦,并不喜欢过问别人的事,为何你总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护着她?就因为她是种神?”

    曦光笑了一声:“没办法,养成习惯了,麻烦我也认了。”

    方君夜面无表情:“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神力忽高忽低,既然眼下能杀我便动手吧,趁我未完全堕入魔道,还能死的体面些,否则我绝对克制不了自己。”

    曦光的手紧了紧,沉下脸不答话。尽管方君夜浑身气势都与以往大不相同,却算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了,亲手手刃朋友这种事,谁都做不到干净利落。

    他的视线又移去看风衷,她居然神色如常,甚至还闭上了眼睛,仿佛怡然养神一般,也不知是不是有了什么计划。

    后方一声狂嘶,穷奇忽然扑了过来,一下撞开了方君夜,他手中的剑在风衷颈边拖出了一道数寸长的血迹来。曦光浑身一僵,忘了收回鞭子,也被这一撞牵连着趔趄了两步。

    等他回神再看,却见风衷颈边的血迅速自愈,那道伤口顷刻便消失无痕,这才松了口气。

    成年后的穷奇力气巨大,一掌便将方君夜挥开数丈远。方君夜又被心魔占据了意识,挥去数十道剑气,夹带邪火,直扑穷奇。

    风衷忽然睁开了双眼,大步跑了过去,将龙桑杖在面前一竖,风卷过去,瞬间化解了那些剑气。地面随之裂开,藤蔓滋长,夜色里看来仿佛是游动的蛇影,直扑往前,缠住了方君夜的双脚,犹不停歇,继续往上,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缠了起来。

    曦光追过来,有些意外:“你准备做什么?”

    “封印他!”风衷喘着气道:“你给我的真气我留着没用,便是为了使出这术法。既然他时间不多了,不如将他封印起来拖延时间,也许还可以保他一命。”

    曦光看她气力不济,连忙覆手在她背后,神力源源不断地送入她体内。他的元神与她血脉既然相融,自然可以互辅互助。

    风衷借他之力催动龙桑杖,但她毕竟太过虚弱,方君夜心魔旺盛,如同濒死之际最后挣扎,拼尽全力居然挣断了藤蔓,直朝她袭来。

    风衷忍耐着没有动弹,快速念动口诀,奈何方君夜还是毫无阻挡地到了跟前();。

    曦光正要上前阻挡,忽然闪过来一道黑影,高大若小山一般挡在了风衷身前,一扬手狂风大作,将方君夜卷了出去,重重撞到大树上。

    这对于入魔的方君夜而言只是皮肉伤罢了,他瞬间便又站了起来。

    黑影紧跟而上,一掌拍向他天灵盖。方君夜抬剑格挡,那只巨大而又虚无的手掌把他连剑一起压了下去,直到他单膝跪地。

    风衷认出是那游魂又来了,连忙趁机催动术法,曦光在背后重新为她续力,藤蔓再度生长,速度比之前更快,紧紧缠住了方君夜,但也缠住了压制他的游魂。

    “让开,不然你也会被封印的!”

    游魂没有动脚,朝着她转过了头来。

    倏然几道微芒亮起,错落布在游魂脚下,形成个古怪的图腾,涂山九龄施在她身上的阵法起了效。风衷借着这微薄的光亮终于看清楚了游魂的本来面貌,顿时一愣。

    “小黑?”她唤了一声,透过魂魄看到了他回应的笑脸,跟当初一样憨憨的,耿直的,毫无城府。

    封印术还在没停下,藤蔓已经将他和方君夜勒在一起。

    “快走小黑,再不走来不及了!”

    游魂里那张熟悉的脸张了张嘴,顺着口型,风衷读懂了他的话:“不能走,他会杀了你的。”

    封印术已经到了末尾,施术者自己也无法停下,风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藤蔓包裹起来,直到他的脸快被掩盖之际,一丝魂魄被挤了出来,直飞到她眼前,徘徊不去。

    曦光伸手将之一揽,凝为实体,薄薄的一小块,晶莹剔透如同琥珀,可见魂魄气息纯净。不过看起来已经十分淡薄了,恐怕是长久在人间漂泊的缘故,这样淡薄的游魂对风衷身上的生气肯定十分忌惮,他竟然为了救她还屡次三番的接近。

    曦光托起风衷的手,将这琥珀纳入她手心,她还在发着愣,直直地看着前方已经被藤蔓包裹挤压成一拳大小的圆球。

    天边泛出了青白,青玄从旁边的大树后快步走了出来,她方才找过来时刚好那游魂出现,心生畏惧便没有现身,此时看到那个封印的圆球只觉万分诧异,再看风衷的眼神也变了:“那游魂好生厉害,我与之交过手,你居然认识他?”

    风衷的眼珠动了一下:“他是当初女娲大神为我亲手挑选的傀儡,也是我第一个傀儡。”

    “……”青玄吃惊地说不出话来,连曦光也怔住了。

    “怎么会死呢?”风衷皱紧眉头,手指捻着那块琥珀,回不过神来:“他可是半神一族啊,应当会沉睡的,怎么会死呢?怎么会……”

    曦光伸手按住她肩头,以神力稳住了她刚刚靠内丹凝聚而起的元神,风衷终于平静下来:“若能知道当初发生过什么就好了。”

    曦光想了想:“听说有种东西可以让人凭借魂魄探知生前往事。”

    青玄道:“你说的是引梦蛊吗?”

    “嗯?你知道?”

    青玄从袖中取出一只锦袋来:“我在蓬莱修习的便是此道,身上最不缺的便是稀奇古怪的灵药奇蛊。”

    她看着风衷,风衷也看着她。

    “好吧,看在东君的面子上,就给你用一个吧。”她总算找到了个台阶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