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28章 归族

第028章 归族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涂山奉很快就到了风衷住处,身后跟着两个族人,每个人手里都端着吃的。

    风衷坐在桌后喝水,涂山十方立在她背后,手指做梳,不紧不慢地梳理着她的发丝,一手捻着发带给她绑上,嘴里还轻轻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发觉有人进门,他眼眸一抬,唇边似笑非笑,天生的媚骨风情,这原本看着并不亲昵出格的举动登时就有了暧昧旖旎的味道。

    涂山奉将手里食物放去桌上,瞥见一旁的两个族人居然看呆了。

    他轻咳一声以示提醒,转头对风衷道:“请种神先吃些东西吧,这位贵客似我族中人,我要请他去见族长。”

    涂山十方不急不忙地给风衷绑好了发带,拍了拍手道:“本王也不是无礼之徒,去就去吧。”

    风衷看他满不在乎,出于好意,跟涂山奉提点了一句:“这是我与你提过的那个涂山十方,曾在混沌界里相助过我,与我是好友。”

    涂山十方飞了她记白眼:“本王才不要做你好友,本王只想被你养着,切!”说完一撩发尾,施施然出门去了。

    这浑然天成的娇嗔,简直叫人忍不住抖上一抖。风衷见怪不怪,捏了块肉递给穷奇,自己埋头吃饭。那两个涂山族人跟出门前却又忍不住向涂山奉投去了鄙视的目光。

    涂山奉是涂山九龄看中的下任族长人选,大家对他的能力倒是心服口服,可是他是不是太不像只狐狸了?

    你瞧瞧人家!

    涂山九龄这会儿正在屋子里点香。

    香炉积了一层的灰,不知道多少年没用过了,点燃的那柱香气息幽沉,如梦似幻,这是对狐仙极其有益的气味。这香平常是舍不得点的,只有远归的族人回来时族长才会点上一支,意在为其祛除外界浊气。

    涂山秀秀坐在一旁晃着脚丫,脚脖子上的铃铛叮铃作响,忽见涂山奉领着那野狐狸进了门,立即跳下来跑了过去。

    涂山族人打扮都大同小异,银发白衣是标志,男子无一例外都是散发。涂山十方却束着发,偏偏又拖着长长的发尾。涂山秀秀捞了捞他的发尾,又扯了扯旁边涂山奉的散发,悄悄对涂山奉道:“可能你没他风情是因为发式不如他好看。”

    涂山奉作势要拍出她原型,她连忙抱着头躲开了。

    “族长,人带到了。”涂山奉收回手,朗声提醒。

    涂山九龄笑着走了过来,绕着涂山十方走了两圈,看了又看:“小子,你叫什么呀?”

    “涂山十方。”涂山十方笑眯眯地把玩着自己的发尾。

    “既姓涂山,那就肯定是我族中人了。”

    “算是吧,反正本王早就从人间去了混沌界,从未来过青丘();。”

    涂山九龄点点头,以往人间还有凡人时,大多数涂山族人都喜欢混在凡人当中生活。直到一千多年前凡人快绝迹时他们才陆陆续续回来,但回来的也不多,因为狐仙与凡人最亲近,所受侵染也最重,其中有不少在路上便亡故了。

    当初东君在当职路上便碰到了个奄奄一息的狐仙求救,并亲自送他回到了青丘。对于日渐凋零的涂山族而言,此举无疑是天大的恩情,至今他们都要将东君视作座上宾对待。

    当然除了风衷这件事,哼。

    所以涂山十方这么一说,涂山九龄已经自行脑补出了他这些年在外漂泊的一段血泪史来,加上他的自称,又揣摩出了他从堂堂狐仙沦落成山大王的辛酸,心都不禁软了几分。

    当下拖着他的衣袖到那桌案前浸润燃香,她又奇怪道:“你身上的狐气怎么如此淡薄,仙气却是深厚绵长,这可不多见呢?”

    “天生如此,我也不清楚为何,料想是我在外太久的缘故吧。”涂山十方叹了口气,长睫微动,垂眉敛眸,仿若轻轻掩住了一汪春水。

    我见犹怜啊!涂山九龄那心软的就快化了,盯着他的脸看了又看,忽然走去一旁朝涂山奉勾勾手指。

    涂山奉走过来时就听她小声道:“你觉不觉着他神韵很像当初的微澜?”

    “有点。”涂山奉抬头朝涂山十方又看了一眼,眉眼风情的确是很像。

    涂山微澜只是母狐狸,千年前艳冠全族,名声之响仅次于当年的妲己,狐媚术出神入化,尤其擅长幻术。据说当初在人间行走时,险些惹得帝王将相干戈四起,简直是个倾国祸水。但实际上她本性一点也不坏,除了有事没事爱说些荤段子之外,当真是只好狐狸来着。

    涂山九龄忽然想到个可能,与涂山奉嘀咕:“你说这小子有没有可能是微澜留在外的私生子啊?”

    涂山奉道:“微澜亡故已有千年,生前并未听说有过后代,有的话她定会告诉您的。”

    “说的也是。”涂山九龄叹了口气:“我还记得她的内丹都被我赠予东君做谢礼了。”

    对涂山族而言,内丹是狐仙的精髓,亡故之后,将内丹赠送给值得之人是另一种生命的延续方式。不过实际上赠送内丹是少之又少的举动,涂山九龄手上至今也就送出过两枚,一枚给了曦光,一枚便是给了风衷。

    这边俩人嘀嘀咕咕,那边涂山十方已经不耐烦了,拂袖转身要走:“若你们没话要问了,本王这便接着去享受人气了。”

    涂山九龄刚听涂山奉说了他与风衷早已相识的事,笑容满面地拦下了他:“说到风衷的人气,你此番回来的正好,我们涂山族正当用人之际啊,你恰好又与风衷熟识,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涂山十方眉头微挑:“什么意思?”

    涂山九龄换上一副深沉肃然的神情:“眼下三界情形你肯定也清楚,我们涂山一族出了名的多子多孙,但其实那些小狐狸也都是千年前出生的了,实在是担心它们受到侵染才刻意没让它们修炼人形。如今种神现世,与之联姻繁衍后代自然只有我们涂山九尾最合适了,可惜我身边可与之相配的儿郎并不多,唯一的一个吧还……”

    她瞥一眼涂山奉,干咳一声。

    涂山十方道:“人家现在一心只想借血飞升,哪有心思联姻啊。”

    这倒是实话。涂山九龄心思一转:“那也没什么,就算不谈婚论嫁,既然她要借血成仙,你便代表我们涂山氏为其奉献精血,如此一来就能给涂山族留下最优秀的子嗣,你自己也有后了,三界也重新有了新生命,这是大好事,好开端呐();!”

    涂山十方抹了一下额角:“可本王狐气淡薄,恐怕身上的血也算不得纯正的涂山血脉,你们就如此放心?”

    涂山九龄笑道:“借血虽然借的是精血,实际上依仗的还是元神,这点外人不清楚,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正因融合的是双方元神,保留了父母的至优神力,因此才有种神能留下最优秀的子嗣这么一说。你仙气醇厚,元神定然强大,正合适呢!”

    “哦~~~原来如此。”涂山十方摸着下巴想了想,嫣然一笑:“好吧,我答应了。若论狐媚术,还有谁能赢得了本王啊?”

    涂山九龄大喜过望,亲昵地挽住他胳膊:“那你可得快些,她身体一好便要走,估计留不了几日。”

    “那有什么,她走我便跟她走呗。”

    “你还有个对手呢,是天界的东君,人潇洒血统正还不正经,相当棘手,你可千万要防着点!”

    “是嘛?”涂山十方笑声悦耳,起身走至门边,转头加了一句:“族长说的本王都记好了,不过本王做事自有步调,你们可不能擅加干涉。”说完也不等他们应答,扭头出门去了。

    涂山九龄蹙了一下眉,这小子恐怕心不在青丘,不能完全倚仗,不过眼下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涂山秀秀盯着他远去的背影,手中无意识地扯着头发,一脸艳羡:“真真是帅气,我都快被他给迷住了,呜……”

    涂山奉冷着脸拍开她的手:“劳烦你迷的时候不要扯我的头发。”

    风衷吃饱喝足,坐在床榻上调息了半晌,感觉身体已好了许多,至少灵力已经源源不断涌了上来,没在像之前那样断而不济了。

    涂山十方优哉游哉地走进屋来,也不打搅她,就挨着她坐在床沿。那些小狐狸们都扎堆堵在床榻下方不愿走,跟穷奇蹦来跳去的有些吵闹,他便耐心地用脚一只一只轻轻拨开它们。

    风衷睁眼道:“涂山一族这么轻易地就接纳了你?没过问你在混沌界里的劣迹?”

    涂山十方当即怒目:“本王有何劣迹?你倒是说说,你见本王在混沌界里做了什么恶事了不成?”

    风衷望着屋顶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那他们到底与你说了什么?”

    涂山十方又拨开一只小狐狸,嗔了一句:“这要本王如何说得出口啊。”

    “直说就行。”

    他倚了过来,眼波涟涟:“那本王就直说了啊,他们说了,今后你就是本王的人了,要本王与你努力繁衍,生一堆至优质纯的小狐狸崽子。”

    “什么?”

    “死相,你反正不是个正经人,心里高兴坏了吧?”涂山十方揪紧衣领,分明是欲拒还迎:“你少打本王主意,本王可冰清玉洁着呢。”

    “……”风衷懒得理他,闭眼静心打坐。

    涂山十方掰着她肩头摇了摇:“嗬,你还真不打主意啊!怂!”

    风衷睁眼,忽然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实话说,涂山氏的上古血统也不错,我或许真该考虑一下你。”

    哪知涂山十方又冷不丁变了脸:“下流!”丢下这两个字他便气冲冲地出了门。

    风衷简直莫名其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