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30章 元虚

第030章 元虚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野狐狸涂山十方走了,涂山九龄很失望,躺在床榻上长吁短叹。

    涂山秀秀端了仙露,奉了灵果,皆于事无补。

    “野狐狸果然养不家啊!”涂山九龄心烦地都不愿维持年轻貌美了,鹤发鸡皮地躺在那里捶床板。

    涂山秀秀正急得没办法,涂山奉匆匆地进了屋来:“族长,青丘有些异常,您快来看看。”

    “什么?”涂山九龄惊坐起身,再顾不得惦记其他了();。

    拜曦光所赐,风衷一顿饱餐,心满意足。好好睡了一觉,第二日醒来浑身舒畅,动了动四肢,灵力充沛,干脆又跑下床蹦了几下,身体果然好了,实在叫她高兴至极。

    梳洗时她忽然觉得有些奇怪,往常屋子里这时候早已挤满了一群小狐狸,今日竟然一只也没有,穷奇都无聊地趴在一旁挠地了。

    她走去门口看了看,四下安静得很不寻常。

    “走,出去看看。”她朝穷奇招招手。

    日头正好,青丘的九座山头间都被涂山族施了防护的术法,这里气候与外界往西而去的大片人间截然不同,可以说是四季如春。

    两侧树影之间仙雾弥漫,涂山族人的房屋都低矮地错落在九座山头之中,从不喜欢毗邻而居。风衷一路走来也没见到什么人影,前方恰好快到族长住处,她便想去见一见涂山九龄,既然身体好了,也正好提一下离开的事。

    刚到门口,忽然闪出道人影横挡在前:“种神怎么来了,今日族长不方便见客,万望见谅。”涂山奉微微欠身,银发倾泻。

    风衷注意到门口守着两个族人,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事,种神还是回去休息吧。”

    风衷忽然竖手打断他,闭眼轻轻嗅了嗅周围气息,睁开眼道:“你老实说,是不是青丘出什么事了?我已经嗅到阴间气息了。”

    涂山奉见瞒不过去,抿了抿唇,让开几步。

    风衷立即大步进门,身后紧跟着的穷奇一跳过门槛就哀嚎了一声,因为屋中躺满了小狐狸,一只一只足足好几排,个个都是有气无力的模样。

    涂山九龄又变回了年轻样貌,眉间却皱出了细纹来,来回地踱着步,转头见风衷进了门,连忙过来拦她:“种子你可别用灵力啊,你身体刚好。”

    就是担心这个,她才叫涂山奉刻意瞒着风衷的。

    风衷已经从乾坤袋里取出龙桑杖来:“难道叫我坐视不理?”

    涂山秀秀也过来劝她:“这邪物厉害的紧,小狐狸们只是在周围转了两圈就倒下了,你最好还是别沾染了。”

    那厢穷奇急得救玩伴,就差扯她衣摆了。风衷用脚拨开它,对涂山秀秀道:“无妨,这东西我也不是第一次对付了。”

    她手腕一转,龙桑杖竖立于地,生气立即源源不断地往小狐狸们身上流去。

    它们身上缠绕着的阴气邪戾霸道,越是弱小越容易遭殃,风衷早有准备,没想到竟然难以根除,她这边还在祛除,那边似乎又有新的钻了过来。

    正准备拼尽全力放手一搏,背后一阵温热,有只手掌贴在她背上,一股熟悉的神力送了进来,顿时叫她周身一阵舒适。

    她稍稍偏头,看到曦光的侧脸,他大约还在因为昨晚的事跟她闹别扭,与她视线一触就移开了。

    眼前二人配合默契,却叫屋里的人看得很惊奇。涂山秀秀蹑手蹑脚地退去门边,跟涂山奉嘀咕:“完了,东君与风衷能力如此契合,这要如何才能拆开?”

    “那就别拆。”涂山奉很冷淡。

    涂山秀秀撅了一下嘴,注意力又被小狐狸们的动静给吸引了过去,赶紧跑了过去。

    小狐狸们接二连三地醒了,只是还没先前那般活泼好动,估计还要休养();。

    反正穷奇已经很开心了,“噗嗤噗嗤”地在旁拱着它们的小身子。

    风衷收起龙桑杖,对涂山九龄道:“我要去青丘边界看看,你们别跟来。”

    涂山九龄拦住她:“这是涂山族的事,我们哪能不出面?”

    风衷笑道:“不是什么大事,用不着你们出面,我去看一眼就回来。”说着朝曦光努了努嘴,“这不还有个东君在么?”

    曦光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不否认也不承认。

    涂山九龄觉得她这话太不见外了,可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只好让涂山奉送她过去,一面不忘叮嘱:“若有任何不对,你一定要及时回来告诉我。”

    “知道了。”风衷带着笑出门,一背过身笑就没了。

    不用猜也知道这是郁途的手笔。

    涂山奉送风衷出山,特地走了捷径,沿着曲折的山谷穿梭,方向都快分不清的时候,赫然就到了青丘边界。他平时为人冷淡,甚少表露情绪,此时脸上却挂着明显的忧虑。

    涂山一族的防护术法越来越薄弱了,竟然连邪物都入侵了进来,怎能不忧心?

    风衷停了下来,对他道:“你先回去吧,若是信我,此事不要与九龄细说,我要在此为青丘祛除邪物。”

    涂山奉脚下没动:“为何不能细说?”

    风衷道:“我不想让涂山一族牵扯进来,你也不想吧?”

    涂山奉稍一思索,终于点头:“那请种神一切小心,我会在附近接应。”

    曦光这才表态:“放心吧,还有我在呢。”

    涂山奉道谢告辞,到底还是没走太远。

    风衷一脚跨出了边界,立身于一片草木稀疏的山坡之上,周遭仙气顿减,却是阴气大盛,头顶穹隆阴沉,不见日头。

    她持着龙桑杖在坡上走动,以杖作笔,在走过之处指指画画,足足绕了一个大圈才回到原点,盘腿坐了下来。

    曦光看出门道来:“你要用伏羲八卦阵法拱卫青丘?”

    “不错,你坐镇杜门,我坐镇生门。”风衷说着又指了一下穷奇:“你,坐镇惊门。”

    “嗤!”穷奇显然没料到自己也有份,最近好吃好喝没做事,身上都肥了一圈,它懒得不想动。

    “你个吃货!”风衷灵力已经恢复,手指掐了掐,它便乖乖跑去惊门上坐好了。

    一神一人一兽呈三角而坐,风衷百思不得其解:“郁途怎么会贸然动青丘呢?”

    曦光想了想,皱眉道:“也许是因为天界的事吧?”

    “天界有什么事?”

    反正纸包不住火,曦光将天帝要在天界举办比试的事说给她听了。

    风衷听了竟也没觉惊讶:“也好,这样至少能让那群神仙不再乱斗,只是此举就破坏了郁途的计划了,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曦光道:“他也录名准备参与比试了。”

    风衷失笑:“郁途是绝对不会正经参与的,以他的做派,多半是在比试之前就把对手给灭了,我这个种神也不例外,难怪他会按捺不住对青丘下手();。”

    曦光撇了撇嘴,瞄瞄风衷的脸:“天界若真选出来个神力最高的,你是否会考虑?”

    “考虑啊,为何不?”

    就知道!曦光.气闷,险些乱了阵法,再不愿多说半个字。

    这一坐直到日头隐去,阵法已经完全稳固,阴气越来越旺盛,直往青丘弥漫而去。

    风衷倏然睁眼,龙桑杖一指,阴气犹如被胶着住了一般,随着杖尖凝结成一股。

    曦光掐指点在阵法中心,穷奇也伸出了小肉爪拍了一下,阵法清晰地亮了起来,那股阴气被牢牢拖在阵中,未能继续前进。

    风衷咬破手指,以血催动灵力,猛一挥动龙桑杖,将那股阴气引入了死门,而她所在的生门则忽然亮光大盛,清气溢出,将周遭浊气一扫而空。

    易死换生,这是种神独有的术法,当初就靠此招她让郁途成了手下败将。

    可惜如今三界生机流失,郁途如日中天,她又成了凡人,这招威力大不如前,那股阴气被完全吸纳入死门前,她眼前的阵法忽然难以维持,霍然化为了旋涡,生生将她卷了进去。

    卷入之后像是落进了个深洞,直往下坠去,她的手被紧紧扯了一下,未曾落地,倒是落到了一副结实的胸膛里。

    穷奇也摔了下来,在旁边哼哼唧唧,风衷连忙坐起身,就见曦光被她压在身下,龇牙咧嘴:“我这一身神骨都要摔断了,你最近肯定是在青丘吃胖了吧!”

    风衷赶紧让开,扶他坐起,一边四下观望,目光所及皆为白茫茫的一片,空无一物,不见边际,脚下所站之地,头顶所望之天,都像是虚无幻象。

    她心里咯噔一声:“糟了,这是伏羲大神阵法里的元虚界,我们要出去可难了。”

    “出不去是吧?”曦光一头倒了下去:“那行,我再歇会儿,疼死了。”

    “……”风衷无语,爬起来就朝远处跑,跑了很远见到被她吸纳入阵的阴气就被困在前方,那边应该就是死门。

    郁途果然今非昔比,伏羲八卦阵虽然制住了这入侵青丘的阴气,居然连施阵之人都被困了进来。

    她又走了回来,坐在地上托腮思索,照理说只有找到生门才能出去,但阵法之所以无法维持下去就是因为生门难以久开的缘故,只怕会十分艰难。

    曦光侧过身对着她,一手撑头,另一手捋了捋背后散发:“元虚界里时间是停着的,不会饿也不会困,你就当凭空多出些时间让你偷懒好了,别那么垂头丧气的。”

    风衷见他似乎对此道很精通的模样,将信将疑地凝神感受,刚才用了那么多灵力,的确未曾感觉到疲惫。

    她心中一动:“既然如此,我怎能偷懒呢,不是正好可以做正事么?”

    曦光仰面枕臂躺了回去,翘起二郎腿:“你有什么正事啊?”

    风衷忽然跑过来蹲在他面前:“曦光,你愿意借血给我么?”

    曦光身子一歪险些趴她跟前,霍然坐起,冷着脸道:“嗬,四下无人了便想起我了?”

    风衷皱眉:“这是什么话?你我生生相息,天生契合,我头一个想到的便是你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