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31章 一血

第031章 一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曦光胸中似原野,霎时间繁花盛开,但思绪一涌,又陡然凋零:“那你不是还寻思过青离?”

    还有涂山十方他就不提了!连天界要推出来的人选她都来者不拒!

    风衷点头:“没错啊,女娲大神神力无人可比,仅靠一个神仙是远远不够的,至少也要数位,我自然要多多挑择人选了。”

    “…………啊?”曦光睁大了双眼,这个音调简直九转十八弯。

    这下他终于明白为何她谁都要考虑一番了,原来一直以来是他误解了她的意思,借血根本就不是只借一个神仙的血?!

    风衷觉得他神情古怪,以为他不愿意,盘腿坐下来,耐心道:“你要不愿意我也不强求,毕竟借血会留下后嗣,倘若你有中意之人,此举未免会妨碍到你以后,你要想清楚了();。”

    “哈……”曦光终于发出点声音来,却是干巴巴的,双眼还有些发直。

    其实她说的也没错,女娲大神的神力没有任何一个神仙比得上,除非积少成多。

    可如此一来,岂不是天界许多神仙都有了机会?

    风衷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你到底如何说啊?”

    “哼!”曦光背过身去,忽然觉得不值,这么久以来陪着她宠着她护着她,都算什么!不过就是几个候选里稍微出挑的一个,还是因为与她血脉投契的缘故。

    假如郁途不是与她天生死敌,只怕也能入她眼了!

    “好吧,你不愿意就算了,待出去了我再问别人借吧,就当我没说过,你别放在心上。”

    风衷站起身来,手被一把捉住。

    “谁说我不愿了?”曦光咬咬牙:“别忘了是女娲大神指引我到你身边的,你有需要我自然要鼎力相助。”

    “真的?”

    “千真万确!”

    “那我就放心了。”风衷又坐了回来:“那便开始吧。”

    “现在?”曦光像是受了惊吓,转头四顾:“就在这儿?”

    “对啊,只是借个血而已,你还挑地方?”

    曦光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到底是上古大神,竟然将这种事说的如此轻巧随便?

    “过来啊!”风衷朝他招手,一面从怀里摸出乾坤袋来。

    终究还是慢吞吞地挪了过去,曦光忽然想起什么,一挥袖,旁边瞪大眼睛好奇观望的穷奇顿时两眼一翻,四脚朝天地昏了过去。

    方才风衷这番话弄得他心头一团糟,此时挨着她坐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默默抬手攀住她肩头,脸贴了过去,轻轻触了触她的唇,手指捏住她的腰带。

    那双唇凉凉的,软软的,一想到还会有别人碰到这双唇,他就心生不快。

    风衷瞪大了双眼,一手推开他:“你这是干什么?”

    曦光一愣:“借血给你啊。”

    风衷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忽然回味过来:“原来你以为借血要和凡人一样交合?”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啊?”

    风衷大怒,一把拍开他的手:“女娲大神一手创立婚姻秩序,我身为她座下弟子岂会违背?你居然以为我要与数位男子无婚交合,如此淫.乱,与禽兽有何分别!”

    “啊,原来不是啊……”曦光身形一松,居然松了口气。

    风衷气得不行,爬起来就跑开了,但这元虚界里到处一样,根本也跑不出去,她又折返了回来,对着曦光鼓了股腮帮子:“龌龊!”

    “……”

    腮帮子又鼓了一下:“下流();!”

    “……”

    “无耻!”

    曦光乖乖坐好,无言以对,都怪那臭不要脸的岐云误导他,说什么睡不睡的!

    风衷气愤难平,背对着他蹲在一边生闷气。

    她天生借助大神精血而生,根本无法像凡人那般修仙,就算可以,以如今人间的现状,只怕要耗费数百年。本就苏醒晚了,哪能再耽误那么长时间?

    奈何凡人身躯不足以直接承受神之精血,必须要先融合,而融合需要互补,唯有阴阳方能互补,所以只能选择男神仙的精血。偏偏她身为种神,自己的血一旦与男神仙的阳血混入蓝玉瓶就必定会留下后嗣,此乃法宝之力,她也无可奈何。

    无婚而有后本让她觉得不妥,但想起当初女娲大神因为四方部族无后,也曾用自己精血为他们培育了后嗣,乃功德一件,这才稍稍释怀。

    成仙也需要功德,三界至今无所出,她身为种神为天界留下新生神仙也算是件功德吧。

    如此方才说服了自己,她仔细挑选着人选,还要询问其意愿,慎之又慎。不想今日居然被当成那等不知羞耻之徒,曦光算是她最信任的人了,竟也这般想她,她简直肺都要气炸了!

    曦光小心翼翼地挪了过来,伸指戳了戳她的背:“别气了小种子,我也是听别人乱说的,那你告诉我,这借血到底是怎么借的呗?”

    风衷哼了一声,不予理睬。

    “那……要不我让你亲回来?”

    “滚!”

    “唉,这种地方,你让我滚哪儿去啊?”

    风衷吃软不吃硬,曦光算是摸透了,果然这般死缠烂打温言软语道了歉,她可算是转过头来了。

    “你听好了,我借的是精血,不是普通的血,神之精血依附于元神,所以借的其实是元神之力,你仔细想想是不是当真愿意。”

    神仙的精血不同于凡人,依附在元神之上,是助长元神的关键,至精至纯。由精血而生的后嗣自然也继承了至纯之力,因此才有蓝玉瓶能孕育至优后嗣一说。

    风衷自己便是依靠女娲大神精血而生,即使生为凡人也拥有灵力,便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正因精血可以助长元神,实在太过宝贵,并不是所有神仙都愿意奉献的,所以她才会再三询问曦光意愿。

    曦光好言安抚她:“你也是为人间才要恢复神力,我自然是愿意的。”

    这话说得还算叫人舒坦些。风衷接着道:“我现在虽然是长生体,却不足以直接承受神血,只有先靠蓝玉瓶将你的精血与我的血融合,成熟之后才能注入我元神根基,之后便能以此助长元神,脱胎换骨。”

    曦光听明白了,原来留后只是融合精血之后顺带的啊。

    定然是郁途为了引起天界内斗刻意夸大了留后一事,倒弄得所有人眼里只看得见留后,不在意借血了。他也真是一叶障目了。

    风衷从乾坤袋里取出蓝玉瓶:“你什么都不用做,受我主导便可。”

    “好好,都听你的。”

    风衷看他始终陪着笑脸,总算不再冷着脸了,盘腿坐在他对面,将蓝玉瓶放在二人身侧,咬破左手手指,并着他右手手指搭在蓝玉瓶口沿,另一手执着龙桑杖指着他眉心,忽然道:“你忍着点,会很疼();。”

    曦光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心道就算疼能有多疼?

    谁知刚想完便觉一阵锥心之痛传遍了四肢百骸,那指着他眉心的龙桑杖似不断有生气钻入他体内,顺着后颈到天灵盖游走,仿佛生生在他元神上刮下了什么,又抽离了出去,一路顺着右臂直往手腕而去,他闷哼一声,背后冷汗涔涔而下。

    风衷瞥他脸都白了,不禁加快了些速度,龙桑杖引着那股精血过了手腕,最后顺着指尖倾泻出来,正是殷红至纯的精血,与她指尖而出的血混在一起,落入了蓝玉瓶内。

    蓝玉瓶霎时变幻了颜色,从蓝色褪为了纯白。

    风衷收回手嘬了一下手指,看见曦光疼得满头大汗,指尖血还未止,牵过他手指也在嘴里嘬了一下,果不其然就止了血。

    曦光往前一倾,一头靠在她肩上,有气无力地问:“然后呢?我们的孩儿出生后是不是就意味着融合的血成熟了?你要取他的血注入元神根基?”

    风衷感觉这话似乎哪儿不对劲,可眼下只顾着端详蓝玉瓶,也没细究,随口道:“只取一滴血罢了,没什么妨碍的。”

    “哦,那就好。”

    风衷执着龙桑杖在蓝玉瓶口沿轻轻一抹,便用灵力为之封了口。

    曦光坐直身子,抬起一只手捂住胸口:“天呐,我这是要做父亲了?”

    风衷瞥他一眼:“早呢,现在你我的血刚混为一团,尚在混沌之中,还需我再用灵力注入生气才会在瓶中慢慢孕育成型。”

    “哦,早说啊,亏我还演得起劲。”曦光又软了下去,真疼啊!他嘶了一声问:“那你打算何时注入生气啊?”

    风衷将玉瓶收入乾坤袋:“急什么,等到我借够了精血再做不迟。”

    曦光眉心一蹙,没再做声了。

    风衷掖了掖怀间,稍稍舒出口气来,起身在四周走来走去,左顾右盼。

    曦光瞥了瞥她,闷声道:“你就这么急着出去借血?”

    “难道一直困在这里不成?”

    曦光托腮,生生压下了心头无名的愤懑。

    他该高兴啊,本就是为了后嗣才接近她的,这不达成所愿了?她要去借别人的血就去啊,有什么关系?种神职责所在,多为天界培育新神仙有何不对?他这是在纠结个什么劲儿!

    想到这里,他大大方方站起身来:“我带你出去。”

    “啊?你能出去?”风衷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家父是伏羲大神弟子,我是家父一手教出来的,怎么也算他半个弟子吧,总要试一试。”曦光手中幻化出长鞭来,对她道:“你最好闭上眼。”

    风衷不明所以,抱起还晕着的穷奇,当真闭上了眼。

    曦光凝神缓步在四下走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过去许久,忽然脚下一顿,一鞭朝上方甩去。

    疾风扫过,虚无的天际像是被撕拉开了一道裂口,刺目的亮光射了进来,他飞身过来揽着风衷朝上冲了出去。

    风声阵阵,风衷好半天才适应了外面的亮光,睁开双眼,倏然一愣,这是什么场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