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33章 母子

第033章 母子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阵猛烈的海风刮了过来,曦光从昏沉中清醒了一些,看到风衷伸着手指递进了他口中,生机顺着她的血送遍了他全身。

    风衷皱着眉:“照理说以你的神力是不该伤得这么重的,大概是刚借了精血给我的缘故,早知那是你母亲,我一定不会与她动手的();。”

    曦光低低地喘息,伤口疼痛,但好在已经止了血。

    穷奇还在振翅飞着,这茫茫大海之上要找到落脚之处难上加难。

    风衷正在发愁,穷奇忽然高吼了一声,她一抬头就看见前方海面上缓缓升起了一座山头,大喜过望,立即拍着穷奇飞落下去。

    一落地她就“咦”了一声,这座山头与之前曦光母亲所在的那一座极其相似,甚至还要更大一些,当中不是山泉,而是一汪清潭,后方是一片树林,树木高大,其上硕果累累。

    风衷忽然想起什么,转头问穷奇背上的曦光:“你母亲不会就是甘渊神女吧?”

    曦光眨了一下眼:“是。”

    “……”风衷愕然,上古时她便知道东海之中有甘山,甘山共有十九座,每座都有山有水,大同小异,又名甘渊。这十九座甘渊与方圆百里的东海海域皆归一神女独有,此神女被世人称作甘渊神女,也有人称她为甘渊圣母或是甘渊女王。

    记忆里她经常听小黑说起甘渊神女,说她是三界之内数一数二的美人,夸赞她心地纯善,受四方敬仰爱戴,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得见,她竟然满身都是煞气。

    他们正苦于无处落脚,这么巧就升出座山头来,还吃喝俱全,就是傻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清潭边生长着茂盛的青草,风衷架着曦光过去,让他躺了下来,疑惑道:“甘渊神女这是发生了什么,似神似魔,一边不愿见你,一边又升出座山头来给你落脚。”

    曦光有气无力地扯了一下嘴角:“她并非真心不愿见我,只是不能见我。”

    风衷莫名其妙:“这是为何?”

    曦光喘了口气:“我曾与你说过家父与其他上古大神合力封印煞气的事吧?”

    风衷点头。

    “当初家父身缠煞气,难以根除,家母为了救他便将那煞气引到了自己身上。她为了不妨害我,从此独居甘渊,不许我见她,还将十九座甘渊都沉入了东海海底。”

    风衷心中震动,随之又不解:“你毕竟是天神,那煞气未在你身上,不至于有多大妨害吧,为何你母亲连见你一面都不肯?”

    曦光眸光半敛,别过脸去:“我先睡会儿啊小种子,就一会儿……”

    风衷以为他累了,只好不再多问,将龙桑杖竖在他身旁,生气四溢,连他身下的青草都长高了几寸,他很快就睡着了。

    “曦光,你又在这里偷懒了!”陡然的呵斥惊醒了曦光。

    他睁眼坐起,发现身上没有伤口,倒是落满了树叶,抬手掸了掸,忽觉自己的衣裳小了许多,再环顾四周,祥云拱瑞,仙气弥漫,却并不是在东海,居然是在扶风山的后山上。

    他的母亲正从远处走来,天衣蔚蓝如海,发髻高挽如云,一脸无奈:“总是这般疏懒,被你父亲知道,你准要挨一顿揍。”

    曦光张了张口,呐呐地问:“父亲呢?”

    “不是说了去人间封印煞气了,你怎么又问了。”甘渊神女上前替他摘去头上的树叶,拍了他一下:“快去修习,君夜就从不偷懒,你倒是向他学着点。”

    曦光起身朝前走,尚且还有些懵神,前方就是一汪小湖,他经过时对着水面照了照,满心诧异,怎么回到了少年时?

    前方有脚步声接近,方君夜停在几步之外,一脸冷肃:“师母,曦光,师父回来了,情形不大好();。”

    他自登仙就是成年样貌,倒是未变,身上也依然穿着那件红衣,但仙气纯净,无半丝妖气,背后也没有那卷让他生不如死的画卷。

    曦光记起来了,这分明就是一千多年前的事,这么久了,他都快忘了。

    他拔脚就朝前山府邸跑去,却还是快不过他母亲,被她抢先挡在了门前:“你们谁都不要进来。”

    她独自进了门,整座府邸都被布上了结界。

    曦光自然知道会发生什么,坐在门外没动弹,一坐就是数十日。

    方君夜未能久留,人间愈发颓败,他需下界降妖除魔,临走前对曦光道:“师父有任何消息记得知会我。”

    曦光想叮嘱他一句,但想了想这不过是回忆,叮嘱了又能改变什么?他此番下界除魔一定会失手杀了一个无辜的凡人,然后中下那让他生不如死的诅咒。

    方君夜走后没多久府邸的大门就开了,他还是没有动一下身子。

    “曦光,你父亲沉睡了,就在扶风山底,放心吧,他一定会醒的。”是他母亲的声音。

    顿了顿她又道:“我要回甘渊住段时日,你别来看我。”

    曦光不用回头也知道她此刻就远远避在廊柱后,浑身煞气缠绕。

    “好好看着扶风山。”

    “嗯。”

    “好好做个东君。”

    “嗯。”

    结界没了,扶风山里人去山空,曦光独自坐着,依然没动。

    身上的伤痛清晰起来,曦光从回忆里苏醒,也不知道自己这是睡了多久,天都已经黑了,大海风平浪静,头顶孤月高悬,穷奇在脚边睡着了,风衷不知去向。

    风里送来了轻轻的歌声,竟与他幼年时听到的一模一样。他捂着伤口爬起身,循着歌声找了过去。

    清潭之后有一棵苍天大树,树后半隐半现着一道身影,只露出一抹蔚蓝的衣角,隐隐缠绕着煞气。

    歌声停了,那人低低叹息:“曦光,我不是告诫过你不要来见我的么?为何不听话?”

    曦光上前一步:“母亲大可不必如此,我特地做了重分.身,时常混迹于混沌界中,如今连山大王都做上了,却从未有过任何异常,可见我并不畏惧魔物,也许那煞气根本不会妨害到我。”

    树后的甘渊神女却退了一步:“混沌界中的妖魔都算不得什么,这煞气却是极魔邪物,你忘了当初伏羲大神的告诫了么?”

    曦光垂下眼:“无一日敢忘。”

    当初他刚出生不久,尚未成人形,还是黑乎乎的一团毛球,却已被他父亲看出奇特。彼时伏羲大神行将沉睡,他父亲赶在之前捧着他去见了伏羲大神一面。

    伏羲大神一眼就看出他有多重身,特地为他推演算卦,看完卦象后道:“此子多重身非同寻常,能力亦非常人可比,只是将来分.身极难修炼,五重身已是极致,六重身难上加难,若能突破七重身,可叫三界望尘莫及,九重身则可为混沌始祖了。”

    他父亲谨记在心,正要告辞,却听伏羲大神低低叹息了一声,不禁停下了脚步:“师尊何故叹息?”

    伏羲大神道:“卦象有异,不可将他有多重身的秘密传扬出去,否则他必有一大劫,关乎生死();。他的多重身特殊,易受妨害,也不可让他触碰极魔邪物,切记。”

    他父亲记下了每一个字,而他自记事时起就将这每个字都背在了心里。

    只是当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多重身会让他母亲也退避三舍。

    甘渊神女道:“你既然记得就不能违背,也不要再探寻煞气的缘由了,倘若你有万一,没了东君,岂非叫三界失序?”

    曦光忙道:“母亲放心,我已经留下后嗣,东君神力后继有人,天职绝不会荒废。”

    甘渊神女讶异道:“我竟不知你已成婚了,难道如今三界又可以生育后嗣了?”

    曦光叹息:“不,白日里与你交手的那个是种神风衷,我借她之力才留下了后嗣。”

    “原来那是种神啊!怪不得我看她手中法宝有些眼熟,此时想来正是龙桑杖。”

    “是。我如今对三界已有交代,可以全力救回你和父亲。”

    甘渊神女却未应声,隔了许久才问了句:“你父亲可有苏醒迹象?”语气里带着一丝希冀,又有些小心。

    曦光脸色一僵:“应当快了。”

    “那君夜呢?他入混沌界前还特地来东海拜别了我,如今诅咒可解了?”

    “……也快了。”

    甘渊神女低低笑了一声:“那就好,你不用记挂我,我一切都好,有个叫轩卿的小神仙还时常来探望我,我并不觉得寂寞。只是上次有个毛头小子在此挑衅我,他与之动了手,之后就没再来过了,也不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曦光苦笑:“应当没事的,放心吧。”

    “嗯。”甘渊神女的声音渐渐远去:“回去吧,以后别再来了。”

    曦光陡然追了上去,朝着她的背影跪了下去:“母亲放心,总有一日我会迎你回去的,父亲会醒,君夜也会回到天界,你会儿孙绕膝,不会永远独居在这茫茫深海……”

    他的头点到了地上,后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

    “切勿勉强曦光,这么些年你一个人,又何尝不是与我一样呢?”

    “我怎么会是一个人呢,我这些年又添了分.身,如今一人便等于五人了。”

    甘渊神女笑了起来,笑声散在了风里,不见了踪迹。

    曦光肩头微微颤了颤,似乎也跟着笑了。

    周遭寂静下来,身上的伤口却又疼了起来,他歪了歪身子,被一双手扶住。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我就去摘了些果子吃就不见你了,险些被你吓死。”风衷的脸探了过来,一手摸了摸他脸颊:“你这是怎么了?”

    曦光一脸的笑:“唉,这么久没见家母,一见就被揍成这样,我自然有些难受嘛。”

    风衷拍了拍他的背:“我知道你母亲下手是重了些,但那是冲着我来的,又不是冲着你,行了别难过了啊。”

    曦光靠过来,伸手揽着她的背,埋头在她颈边,不言不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