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34章 轩卿

第034章 轩卿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风衷没有追问曦光什么,却也明白他的心情。

    第二日她有意起了个大早,曦光还在睡着,她将龙桑杖在他周身绕了绕,让他睡得沉一些,轻手轻脚地起身,拍醒穷奇。

    穷奇变为成年之后,驮着风衷飞出了这座山头,大约从睡梦当中被扯来干活很不高兴,它一边拍翅膀一边颠啊颠的。

    风衷险些被它颠进海里去,扬手在它脑门上揍了一下:“好好飞,往有煞气的地方飞();!”

    穷奇疼得嘶吼了一声,总算是安分了。

    没多久它就开始在一片海面上方来回盘桓,对着风衷嘶了一声,肯定是感受到了煞气。

    风衷用龙桑杖指向那片海水,朗声道:“请甘渊神女现身相见!”

    海水急速旋转起来,形成旋涡,却未见山头升起,中心煞气四溢,似乎有些异样。

    风衷先以血涂抹龙桑杖,点了点自己的眉心,这才拍了一下穷奇,降低至那旋涡附近。

    一接近便感觉到了冲天的阴煞邪气,叫人难受至极,亏了她刚才以灵气护住了自己,不然以凡人之躯真的是无法承受。

    昨日并未感觉甘渊神女身上的煞气有这么重,风衷觉得海水之下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刚想完便听到旋涡里传出了甘渊神女的一声呻.吟,不高不低却极其清晰,听来万分痛苦。

    朝阳还未升起,海面上一片雾茫茫的阴灰,头顶却亮光大盛,风衷抬头一看,上方亮起了伏羲八卦阵法,稳稳地罩在旋涡上方,那升腾的煞气似乎受到了压制。

    风衷总算明白为何她和曦光从阵法里挣脱出来就到了这里,料想是甘渊神女为了克制煞气也布了个伏羲八卦阵,两个阵法之间的生门昨日恰好互通了。

    她手腕一转将龙桑杖朝漩涡中心掷了过去,煞气似风般一扬,四下陡然间阴气大盛,竟将龙桑杖弹了回来,她伸手接住,心中大惊,煞气里怎么会掺杂着郁途的阴气?

    “种神快走,有人袭击甘渊!”旋涡里传出了甘渊神女的声音,夹杂着些许的忙乱。

    这人是谁不用想也知道了。

    风衷将龙桑杖挥去,拖住那股阴气,冷声道:“郁途,先是青丘,后是甘渊,你的野心越来越大了!”

    “风衷,你居然到了东海。”

    风里传来了郁途的声音,远在天边又似近在咫尺,一股阴气自她背后弥漫而来,风衷不用想也知道上面附了郁途的意识,转头便将龙桑杖送了过去。

    阴气四散,郁途的声音也散开在风里:“我的野心可不止这些,人间都没了,还要什么人间仙境呢?”

    风衷明白了,人间尚存几处仙境,青丘、蓬莱和甘渊俱在此列,有这几处仙境在,人间的生气就还没彻底断绝,他怎么会不暗中下手呢!

    原来这头顶的伏羲八卦阵法不是对付煞气的,而是对付他的。也许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这里的伏羲八卦阵法竟然与她所布的那个互通了生门,难怪她和曦光闯出来就到了这里。

    散在风里的阴气越聚越多,遮天蔽日一般,四下黑暗,阴气里聚拢了郁途的身形,他凌空踏步朝风衷走来,居然只隔了几步的距离,微微笑道:“生气终将被我吞没殆尽,你看我如今离你是不是又近了一步?”

    穷奇低嘶着往后飞了飞,风衷不动声色,却不得不承认他比上次见面气势更强了。

    风衷想起了那个预示,心中不甘顿起,龙桑杖狠狠送了过去:“离我近又如何?胜负尚未可知!”

    生气冲撞而去,郁途连退数丈,捂着胸口半跪在地,忽然闭眼嗅了嗅气息,抬眼时眸中幽蓝大盛:“你身上的生气变了,莫非已经借到血了?”

    “怎么,你怕了?”风衷冷笑。

    海水呼啸而起,茫茫东海都陷入了黑暗,眼前阴气聚成的身影消散而去,黑暗里走出了郁途本人,白发在风里狂舞,眼神阴寒如刀:“谁的?”

    风衷横着龙桑杖在身前护住怀间的蓝玉瓶:“与你何干?”

    郁途的视线四下游移:“你既然在这里,那人必定也在附近();。”他霍然转身朝远处掠去,漫天的阴煞之气沿着东海海面呼啸而去。

    风衷低头看了一眼旋涡,山头终于缓缓升起,甘渊神女端坐在山中心的清泉里,周身煞气缠绕,苍白着脸对她道:“无妨,我已经将那座山头沉入海底,他不会发现曦光……”说着竟吐出了口血来。

    她昨日与风衷交手便看出她是个凡人,昨日曦光又告诉她自己借了种神之力留下后嗣,她便猜到是借血之故了,冥神要发难,自然要找他。

    风衷心下稍安,拍着穷奇飞落下去,一跳下穷奇的背就匆匆跑了过去,从怀里摸出那块青玉递了过去:“这玉是在青丘时曦光送我的,当时我身体虚弱,他用来给我增长灵力用的,我在其中注入了我的血,你随身佩戴,应该对煞气能压制一些。”

    甘渊神女担心己身煞气侵害到她,本要回避,却见她身上有灵气护体,这才没动,诧异道:“你特地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

    风衷将玉塞在她手里,“你既然不肯见曦光,就当我代他送你的吧,也算是替他见过你了。”说完便疾步往穷奇身边跑,跑了几步又折返回来:“我要怎么入海底找曦光?”

    甘渊神女抹去嘴边血迹,冲她笑了一下:“多谢种神如此挂念小儿,我便将他交给你了。”说着抬手一拂,风衷眼前场景忽换。

    四下漆黑,头顶忽然亮起了一圈的柔光,竟然是一圈夜明珠悬浮于顶。风衷看了看周围,正是之前落脚的山头,不过已在海底,山头周遭似有结界,没有水进来,结界外半天才游过一两只鱼,很难想象这是以往水族昌盛活跃的东海。

    穷奇丝毫感受不到危机,这几日只能吃果子,嘴巴淡出了鸟来,欢嘶一声就冲出结界去海里追鱼吃了。

    风衷无心管它,走去清潭边一看,拜她龙桑杖中生气所赐,曦光还没苏醒,她嗅了嗅气息,阴气似乎越来越接近了,连忙蹲下来,伸手在他怀里一通乱摸。

    手被一把按住,曦光睁开只眼,皱着眉道:“我受着伤呢,你这时候对我上下其手也太无耻了。”

    “谁有心思与你说这些!”风衷从他怀里摸出了那支短笛,她依稀记得曾在青丘见他吹过,二话不说便横到唇边吹了起来。

    穷奇刚叼着只大鱼扑进来,带来了一身的水花,一听到这笛声嘴里的鱼就“吧嗒”一声掉了,扑过来就要挠她。

    曦光坐起身来,皱着眉捂住耳朵:“你是要吹引龙诀还是招魂曲啊?”

    风衷急急道:“反正你们家龙听得懂就行了。”

    果然,不过瞬间,头顶海水翻滚,两条青龙冲进了结界,一下扑至跟前。

    “东君你吃坏东西了?引龙诀吹成这样,我以后不来了!”龙大很愤怒,扫了穷奇一尾巴撒气。

    龙二却扫了它一尾巴,乖巧地伏低了身子:“原来是种神召唤,小神们失礼了。”

    龙大此时才看见短笛被风衷握在手里,赶紧狗腿得扑过来跟着道:“小神仔细一听,方才的曲调简直绕梁三日,叫我龙心振奋!”为了掩饰这话的心虚,它又扫了穷奇一尾巴。

    穷奇还没变回幼崽呢,哪能受这熊气,一爪子就拍了上去,鱼都顾不上吃了,眼看着就要恶斗一场();。

    风衷将笛子塞回曦光怀里,沉着脸道:“休要胡闹,来不及解释了,你们赶紧带着你们家东君返回扶风山去,他现在重伤在身,需要休养。”

    “是是是。”龙大不跟穷奇互斗了,与龙二作法引出车驾,一左一右扑去曦光身边,托起他往车上一甩就要走。

    曦光莫名其妙,扶着车看向风衷:“可是出了什么事?”他抬头朝上方看了看,脸色已经不好了,“郁途来了?”

    风衷摆摆手:“放心吧,我和你母亲二人足够应付他了,你快回去吧。”说完朝两条龙看了一眼,“往西走,记得隐蔽一些。”

    二龙立即腾空而起,瞬间便消失在眼前。

    风衷咬了咬牙,翻身坐上穷奇的背上,拍了它一下:“上去吧。”

    郁途觉得自己已经险些找到那人踪迹了,但瞬间就从眼底溜走了,他浮在东海上方冷冷地望着这片海水,以往这里生气四溢,他接近不得,可现在还不是要臣服他脚下。

    除了风衷,她永远也不会向他低头。

    风里送来了生气,他转头看过去:“与我共享三界对你而言就一点都没诱惑力?你就非要走成仙这条路?”

    “首先你要能得到三界,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痴心妄想。”

    风衷手里的龙桑杖上带着生血的气息,是她刚刚涂抹上去的,郁途不禁退开了几步。

    “以前或许是痴心妄想,但自那煞气现世,我的机会便来了。”

    几乎话音刚落,他忽然越过风衷朝下方冲了过去,铺天盖地的阴煞之气直袭海面,伏羲八卦阵法当空亮起,虽然拖住了那阵阴气,却还是没挡住那些从阴气里窜出来的邪物,直扑向海面上矗立的甘渊。

    甘渊山头被重重地冲撞摇晃,泉水中的神女端坐着岿然不动,泉水四溢飞溅而出,犹如利刃,顷刻便扫倒了一片。

    郁途在上方称赞了一声:“不愧是甘渊女王,看来只有我本尊动手了。”

    甘渊神女抬眼看了他一眼:“天界虽然不管人间了,但冥神野心太大,迟早会遮瞒不住,劝你及早收手。”

    “遮瞒不住也无妨,我已没想遮瞒了。”郁途手中凝出鬼火,却被后方疾扫而至的生气扑灭。

    穷奇直扑而至,风衷用龙桑杖刺入他肩胛。

    郁途闷哼一声,抬头看她:“你想与我同归于尽不成?”

    尽管生气可以压制他,但现在生气流失,死气冲天,正是他势力强盛之时。他的血顺着龙桑杖直往风衷手心而去,阴寒刺骨,风衷浑身剧痛,手一松便从穷奇背上摔了下去。

    甘渊神女正要飞身来助,远处掠来一道白影及时接住了风衷。

    她吃惊地看着来人:“许久不见了,我还道你是出了事呢。”

    风衷攀着那人在云头上站稳,看清他的脸,一时又惊又喜。

    云头上立着的白衣少年依然有她熟悉的那张脸,但那张脸上的神情已经不再茫然空洞。

    “轩卿!你还记得我么?”

    “我元神重筑过了,只是些微有点印象罢了。”轩卿冲她温和地笑着,然而背后负着的手都已经捏成拳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