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39章 作死

第039章 作死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眼前男子银发白衣,媚骨天成,绝对是出自涂山九尾一族,青玄挪了挪脚挡住青离,就怕他兽性大发地冲上来。

    风衷拂去他胳膊,很是惊讶:“你怎么来了,又需要人气滋养了?”

    涂山十方长叹一声:“自打人间没了人,混沌界里的妖魔罪犯往人间跑也没人管了,但本王高风亮节啊,怎能坐视不理呢?所以就领着小的们出来抓他们了呗。”

    风衷笑了:“哦?那可真是功德一件。”

    她走去墙根边看了看青离,并没有添新伤,青玄身上倒是有些轻伤,好在也无大碍,便向青玄引见了涂山十方,又向涂山十方介绍了一下青玄。

    “果然是只九尾狐……”青玄小声嘀咕了一句。

    涂山十方伸着脖子看着她背后的青离:“他这是怎么了?”

    风衷倚着墙坐了下来,从袖中摸出先前摘的野果擦了擦,边吃边道:“他体内有阴气和煞气冲撞他元神,我要带他去治伤,很快便会走了,你若没什么事就回混沌界去吧,有你在,也能防着郁途在混沌界里收割势力。”

    涂山十方撇撇嘴,还真扭头走了();。

    青玄一直注视着他的背影到消失才放心,在风衷对面坐下,燃了堆火出来:“听你话里的意思,在背后捣鬼的莫非就是冥神?”

    风衷道:“你既然知道了也多长个心眼,他迟早也会对蓬莱下手。”

    青玄不禁看了一眼青离,暗暗忧心。

    风衷看她愁眉苦脸的,笑了笑道:“那些妖魔刚吃了一亏应该不会再来,休息一晚再上路吧,其他事暂且别想了。”

    青玄盘腿坐正:“你现在是凡人,才是最需要休息,我来守夜吧。”

    “行,那我就不与你这个神女客气了。”风衷吃完了果子,将龙桑杖竖在身前,生气安抚着她的心神,很快她就歪着头睡着了。

    穷奇吃了几个妖魔分外满足,这会儿变作幼崽在她脚边翻来翻去地玩耍,倒是留心没打扰到她。

    青玄也阖眼养神,忽然听到一阵轻浅的脚步声,转头一看,涂山十方居然又回来了。

    他的手里捏着一截空心竹管,管中盛着清水,自顾自地走到风衷身旁坐下,一手托着她脑袋枕在自己膝头,一手将竹管贴在她唇边,小心细致的喂她喝了下去。

    风衷因为这些时日休息不好又吃的不好,即使在这湿润的沼泽地带也嘴唇干裂起了皮,此时受了水的滋润才好了一些,睡梦中的眉心都舒展了几分。

    青玄在对面看得暗自生奇,她一直在奇怪为何这次没见到东君,此时又见这九尾狐似是在打风衷的主意,不免替他着急。

    怀揣着这份心思,接下来她总时不时地往对面瞄,涂山十方却根本没看她一眼,毫不见外地半揽着风衷靠墙闭起眼来。

    真是只不要脸的狐狸!青玄心道:改日一定要在东君面前好好说道说道此事。

    有这般好生伺候,风衷这觉自然睡得分外舒适,睁开眼已是第二天,头顶日上三竿。

    她眨了眨眼,霍然坐起招呼青玄:“时候不早了,赶紧上路,你怎么也不早点叫醒我?”

    青离还躺着没醒,青玄就蹲在他身边,闻言朝旁边努了努嘴。

    风衷扭头,涂山十方正捏着个果子蹲在穷奇面前喂它,穷奇死活不吃,他就捏着它嘴巴非要它吃,一个拼命喂,一个挥着肉爪拼死顽抗,这架势简直是一场无声的搏斗。

    “你怎么还在?”

    涂山十方手一松果子掉了,穷奇也趁机溜了,他拍拍手挪到她面前来,眼波涟涟地看着她:“你上次不是说要借血么,本王走了还如何借给你?”

    哪知风衷竟断然拒绝:“不用。”

    涂山十方一愣:“为何?”

    “你自己口口声声叫我去借别人的血的,你忘了?既然不愿意,我何必强求。”

    “……”涂山十方噎得说不出话来,很快又笑道:“可是你自己也说过本王的血很适合的嘛,不借本王的还能借谁的呀?”

    青玄立即起身嚷道:“东君比你合适万倍!”

    涂山十方一扭头她就灭了气焰蹲回去了。

    风衷好笑:“你们都以为是只借一位神仙的血,其实误会了,曦光的血我已借到了,还差些呢。”

    青玄愣了愣,随即便指了指青离:“那就借青离的();。”

    “咦,你不介意啦?”风衷挑眉。

    青玄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不看她:“我原本是介意的,可是青离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青鸟一族,你借血也不是为了自己,我不该太计较这些。”

    风衷道:“我倒不是宽慰你,此番借血其实对方的精血才是主要的,留下的后嗣自然随父亲居多,原本也不会传承我什么的。”

    “那岂不是就等于是个小青离了?”青玄抬起头来,大约是想起了青离小时候的模样,双眼都在发亮。

    风衷点头:“算是吧。”

    “等等!”涂山十方简直听不下去了,什么玩意儿这是,小青离都出来了!他拖着风衷往角落里走,恨恨地低语:“本王的精血难道比不上那小鸟么?”

    风衷抱臂倚墙:“借血毕竟不是件小事,我是不想勉强你。”

    涂山十方气得一掌拍在她身侧,险些把墙给拍碎:“你勉强一下会死啊?本王就喜欢勉强!”

    “……”风衷真不明白他这前后不一的是个什么毛病,万一答应了,真正借的时候又来反悔怎么办?

    她摇摇头,头一低从他的禁锢中钻出来,提起竖在地上的龙桑杖,招呼穷奇:“走吧。”

    青玄早已等不及,招来云头,将青离扶了上去,又将抱着穷奇的风衷拉了上去,风风火火地就要上路,涂山十方忽然掠了上来,在云头上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你、你跟着我们干嘛?”青玄瞪大了眼睛:“没见我们赶着去救人么,人家都不借你的血了,你这是要死缠烂打不成!”

    涂山十方眯起眼看了过去,忽然伸舌舔了一下唇。

    青玄脸一白:“别以为你是狐狸我就怕你,我是青鸟,又不是家鸡!”

    风衷按按额角:“算了算了,赶紧走吧,他爱跟着就跟着好了。”

    青玄只好不甘不愿地乘云上路,风衷给她指路,云头飘出去没多远,涂山十方便看出端倪来:“这是要去汤谷?”

    风衷“嗯”了一声。

    “汤谷?”青玄忽然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风衷和涂山十方齐齐看了过来。

    青玄咬着下唇,云头速度慢了一分:“非去汤谷不可吗?”

    风衷道:“我与你说过要去找万山天尊的,他千万年来在只待在汤谷,自然要去汤谷找他。”

    “那好吧……我也只是怕路远而已,没什么。”青玄低着头去照看青离了。

    涂山十方把玩着发尾歪头过来跟风衷嘀咕:“汤谷就在东边,驾云过去都不用半个时辰,她多半有问题。”

    风衷推开他的脸,他也好不到哪儿去,自己古古怪怪还好意思说别人。

    日头越来越高,已经升上正中。越往东飞离日头越近,人间已无四季,此刻却叫人觉得暖融融的舒适,叫人想起秋末入冬的光景。

    风衷正坐在云上晒得晕晕乎乎,忽听涂山十方说了句:“到了。”

    她睁眼往下一看,一大片荒山野岭,怪石嶙峋,树木参差();。远处海天一线相接,波澜壮阔,真是一番奇特的景象。

    几人落在了一处山谷里,青离已经醒了,被青玄小心搀扶着四下观望,一时摸不清楚身在何处。

    风衷用龙桑杖随手点了点地上的一块小石头,弯腰将之捡起,轻轻抛了出去。

    裹着生气的小石头往前一路滚动,穷奇还以为是好玩的,“噗嗤”一声,撒开脚丫子就追了上去,风衷帮青玄扶了一把青离:“跟着石头走。”

    涂山十方忽然横插.进来挤开她,抢着扶住青离:“本王心善,替你扶了,你去前面继续投石问路吧。”

    风衷觉得他这次现身后就阴阳怪气的,斜了他一眼往前走了。

    青玄恨不得把青离拖到自己身后来,奈何涂山十方稳稳地托着青离的胳膊,青离也未拒绝,只好忍了。

    万山天尊不喜欢与三界生灵接触,只喜欢避居在极其隐蔽的角落之处。风衷几番投石问路,终于停了下来,面前是两山夹缝的一线天,根本无路可进,还真符合他老人家一贯的作派。

    风衷将龙桑杖在山缝两侧各点了一点,右手掐指,以生气探寻周遭,数次无果,顿时心中一沉。

    青离被涂山十方和青玄一左一右扶着到了跟前,见她一动不动,便知道有些不妙,声音嘶哑地开口道:“有什么事种神不妨直言。”

    风衷转头道:“万山天尊已经沉睡了,还是永久沉睡。”

    青玄顿时急了:“那要如何是好?”

    风衷抿唇不语。郁途以前虽与她同在女娲大神座下修习过,但最初的师父正是万山天尊,请他来应付徒弟留下的伤应该不难。何况青离的伤里煞气不多,不像甘渊神女那般棘手,万山天尊肯定可以为之祛除,可惜现在都无法实现了。

    青离冷笑自嘲:“大概是我命该如此吧,只可惜无法洗脱冤屈了。”

    话音未落,头顶上方远远传来一声怒喝:“你罪大恶极,还有脸说冤屈!”

    风衷猛然抬头:“好像来了很多神仙,肯定是追兵又来了。”

    青玄一愣:“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叫岐云传话给执法神了!”

    “切,看来只有本王先去挡着他们了。”涂山十方松开青离,飞身而上。

    风衷一句“小心”都没来得及说,他已经消失在半空了。

    恰在此时,一线天内刮来一阵狂风,携带浓重的腥味。风衷一手捂住口鼻,被吹得东倒西歪,好在穷奇死死咬住了她的衣摆才没被卷走。赶紧伸手帮忙扶住青离,不想他脚下地面忽然裂开,她扯着他衣袖,被牵连着一道摔了下去。

    并没有摔到坑底,落地后反而身在一处山头上。

    风衷凝神戒备,一面提醒青玄:“这是挪移术,对方一定有些道行。”

    青玄没答话,却抽泣了一声,风衷转头去看,就见青离被她揽在怀里,脸色又灰败了一分。

    “种神,有劳一路施救,但前有追兵,后有劲敌,不必强求了。”青离坐正,伸出手臂:“请种神取了我精血,了却我心愿吧。”

    青玄抬起泪眼婆娑的脸,也点了点头,稍稍退开。

    “……也罢。”风衷从怀中取出蓝玉瓶来,以龙桑杖点住他眉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