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40章 偷吻

第040章 偷吻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青离很快便面露痛苦之色,却忍着没有吭声。

    受龙桑杖指引,他的指尖慢慢溢出一滴精血,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与风衷指尖的血混在一处,忽然一道巨大的黑影冲撞过来,将他撞翻在地。

    这荒山野岭之地,风衷自然一早就多加注意,当即抢过蓝玉瓶护在怀中,转头看清那黑影原来是一条漆黑巨大的蝮蛇,看不见身子,昂着的头却比这山头还高,吐出来的蛇信上赫然沾着青离的那滴精血,它竟然就这么给吞入了腹中。

    “嗬,蓬莱岛上的小青鸟,原来还没死绝呢。”蝮蛇口中发出一道苍老的女声:“你们居然敢踏入汤谷,可怜被我的挪移术送来这里,连精血都被我吞了,接下来便是你们的脑袋了。”

    青离撑着地面坐起,冷眼望着她:“原来是你这妖物,竟然还盘踞在汤谷!”

    蝮蛇高高扬起蛇尾,重重拍打过来,沿途扫到周围山壁,刮来一阵碎石();。

    风衷迅速掐指,穷奇化作成年,双翅一张挡了回去,她趁机扯着青离往后退,直到一棵大树后方才停。

    青离倚着树干道:“借血未成,是我大意了,待解决了这妖物,小神再为种神奉献精血吧。”

    风衷道:“无妨,任何事都不可能次次顺利,你已损失头血,再损耗对你不利,暂且别提此事了。”

    青玄小跑过来,低声道:“果然不能来汤谷,我就猜这老妖物还没死!”

    难怪她先前听说要来汤谷反应古怪,风衷这才明白过来:“这老蛇与你们有仇?”

    青玄点头,抬袖擦去眼下泪痕,双手扶住青离:“这是汤谷里的蝮蛇浮连,自古与我们青鸟族为敌,曾经吞食了我们百位族人,我幼年也险些被她吃了,九死一生被救回来,元神上才落了创伤。”

    大约是那段回忆太过可怕,她的肩头微微抖了抖,脸色白得吓人。

    风衷听闻这妖物如此残暴便已沉了脸,转头看穷奇独自应付它有些吃力,料想不是泛泛之辈。沉吟片刻,她忽而想到什么,问青玄道:“你之前要用元神救青离时,给他吃的那丹药是什么?”

    青玄道:“那是我制的药引,可以将己身之物引去对方身上,但只有彼此有感应的双方才可互用。”

    风衷又问青离:“这老蛇刚吞了你的精血,你应该对自己的精血有感应吧?”

    青离点头:“短时之内应该是有的。”

    “那好,青玄,再准备一颗丹药,伺机给这老蛇喂一颗。”风衷起身,迅速跑去穷奇身边翻身而上,持着龙桑杖朝浮连飞去。

    在半空中看来才发现浮连简直巨大的难以想象,蛇身盘踞在十丈之下的山谷之中还围了好几圈。风衷细观之下发现它双眼竟然早已瞎了,难怪刚才好像没有注意到自己,一定是天性使然,只注意着青鸟的气息了。

    大约是离得近了,浮连昂着头转来转去,嘶嘶地吐着信道:“咦,似乎有我族女娲大神的气息。”

    风衷大怒:“大胆妖孽,残暴至极,竟还敢以女娲大神同族自居!”

    说话间龙桑杖便送了出去,浮连的脑袋被滋生而出的藤蔓紧紧缠绕住,扭动身躯,谷中尘烟顿起,它低嘶着直往后退去。

    此等妖物定有后招,风衷怎会放任它跑远,提着灵力以藤蔓拉扯开它的上下颚,朝对面山头大喊:“青玄!”

    青玄应了一声,手中早已捏着那丹丸,但对浮连心存畏惧,起身时死死咬着唇。

    青离忽然夺过了她手里的丹丸,抢先飞身而去。

    浮连一感受到青鸟气息便挣扎地更厉害了。青离冒险接近,手指一弹,丹丸直飞浮连口中。但伤势又起,他未能及时退走,被浮连口中伸出的蛇信一下刺中肩头,闷哼一声摔落下去。

    好在青玄及时赶来接住了他,喂他吃了粒丹药趋避蛇毒。

    风衷已有些气力不支,忙对青玄道:“快,用你那术法将青离身上的阴煞之气引去这老蛇身上!”

    青玄这才明白她的用意,顿感柳暗花明,再也顾不得畏惧浮连,按着青离在云头坐下,凝神施法。

    青离身上的煞气并不多,只是因为伤口里还有阴气助长煞气,这才越来越严重。

    想到甘渊神女救夫之举,风衷才明白郁途为何会对青离出手,也许正是为了将自己伤中的煞气转移到他身上,此时正好,可以用这法子救了青离,还整治了这妖物,一举两得();。

    黑沉的一缕煞气自青离天灵盖被牵引出来,顺着青玄的指尖送出,丹丸立即起了效用,牵扯着煞气直入浮连体内,紧随而后的阴气也被牵引而去,浮连陡然受到两股气息冲撞,惨叫一声,竟发力挣脱了藤蔓,愤怒地甩着蛇尾扫了过来。

    藤蔓寸寸断裂,风衷受震,捂着心口拍了下穷奇避开这一扫,那边青玄也按着云头远远退开,可惜还残余了些阴气未能全部引出。

    “青鸟小儿!竟然用此极魔邪物来害我!”浮连周身已若隐若现那层煞气,受阴气助长,越来越重。它似是痛苦至极,蛇身周围卷出风来,越来越狂,混着蛇的腥味,一时间飞沙走石,入眼的场景都扭曲起来。

    穷奇及时飞去旁边的山头,利爪紧紧攀入山石中才未被风卷走,风衷抱着穷奇脖子伏低身子,眯起眼睛去看,青玄和青离所在的云头已经被卷入了风里,看来浮连是又打算用挪移术带着猎物逃了。

    风衷咬牙,催生出龙桑杖里的藤蔓紧紧箍住它的蛇身,青离和青玄瞬间便被风卷着消失不见,浮连却被生生扯了回来。

    “混账!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坏我好事,今日非要你的命不可!”

    浮连转头朝她扑来,却有道白影从那阵风里卷了过来,恰好一下撞开了蛇头,风衷伸手一拽,不是涂山十方是谁。

    他借力翻坐上穷奇的背,揽着风衷的腰:“哎哟要死,这什么邪风啊,本王怎么一不留神就被卷到这鬼地方来啦?”

    风衷没回话,全神贯注地盯着浮连,风已停息,它的挪移术过了,青离青玄不可能被追上了。

    涂山十方顺着她视线看去,眼神一凛:“这不是浮连嘛。”

    看来这妖物名声臭出三界了,连他都认识。

    浮连又掀起风来,周围景象开始扭曲。涂山十方搂紧风衷:“提着神,可别叫她的挪移术把你我给挪散了。”

    说话间浮连已经用了全力,穷奇爪下的山石豁然裂开,没了支撑,顿时连带着背上的二人被风卷走。

    涂山十方一直紧搂着风衷,落了地才松开她,所在之处是一处洞穴,四周阴森,气味腥臭。

    风衷爬起来往洞口跑,快踏出去时急急收住脚步,原来这洞凿在绝壁之上,下方深不见底,险些就摔下去了。她抬头望望对面,那里似乎是座山谷入口,有些奇特,两峰相对,欲合未合。

    “这里是汤谷的不合关。”涂山十方走来洞口边看了一眼。

    山谷里尘土飞扬,浮连现了身,浑身扭曲不断,愤怒地撞击着四处的山石,仿佛这样才能减轻痛苦一般,一面朝洞口大喊大叫:“待我熬过这阵,定要嚼碎了你们!”

    风衷环顾四周一圈:“看来我们是被当做猎物送来它老巢了。”

    涂山十方就地一坐,倚在山石上,优哉游哉地捋着肩头搭着的银发:“那让它先吃你,你看着就好吃。”

    风衷翻了个白眼,正好也累了,挨着洞口坐下,暂且不去管外面那疯了似的浮连了,问他道:“那些神仙都走了?”

    “本王怎么会知道?”

    “你不是去挡他们了么?”

    “挡了啊,可他们看也不看本王就走远了,跟不认识本王似的,连打都没打起来();。”话音一顿,他挑挑眉:“哦,他们还真不认识本王。”

    “……”风衷无言,但愿青离他们别被碰上才好。

    想到这里,她连忙伸手入怀,方才情形紧急,蓝玉瓶也没来记得收入乾坤袋里,就这么藏在了怀里,还好没在对付浮连的时候弄丢了。

    她小心擦了擦瓶身,纳入乾坤袋里。

    涂山十方忽然闪到了跟前,一双媚眼瞪地老大:“你动用过蓝玉瓶了?难道你真借了那小鸟的血?”

    “你这般在意做什么?”风衷将乾坤袋收好,掖了掖领口坐了下来。

    “好你个祸水!”涂山十方一咬牙,扭头去了角落,背过身不理睬她。

    风衷知道他是在气没借他的血,可谁叫他脾气古怪,她可不敢随便借他的血。

    恰好穷奇变回了幼崽,缩来她脚边休息,风衷注意到它背上有几处伤痕,赶紧为它处理,这么一打岔也把涂山十方那点别扭给忘了。

    浮连还在外面咆哮,整个山谷都地动山摇。风衷疲惫至极又被吵得无法休息,只能捂着耳朵靠着山壁闭目养神,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手被拿开,她一惊睁眼,正对上一双迷离妙目,恍惚失神。

    涂山十方抬手在她眼前摆了摆,幽幽地问:“你真借青离的血了?”

    风衷双目无神:“没有。”

    涂山十方顿时面露喜色,往她跟前凑了凑:“那你动蓝玉瓶做什么?”

    “原本打算借他的血,但被浮连打断了。”

    哼,原来还是动过心思的!他沉着脸,刚要解除幻术,转眼一想又停了下来,歪着脑袋继续问她:“你当真不想借本王的精血嘛?”

    “不想。”

    呸,这问题不算!

    他摸着下巴想了想,又问:“神仙里面,你觉得谁最好?”

    风衷不假思索便道:“女娲大神。”

    “……那第二好的呢?”

    “曦光。”

    涂山十方终于笑了,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指尖滑过她唇角,忽的心中一动,鬼使神差地凑近,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又酥又麻,仿佛在心尖上挠了一下,他抚着唇扭过头,不想正对上穷奇鄙视的嘴脸。

    “噗!”穷奇呸了他一下,想扑过去挠醒风衷告状,被他及时捞在了手里。

    他还是趁着风衷虚弱才施出了幻术,料想她很快便会醒来,得赶紧消除痕迹,被它打断可就露馅了。

    穷奇被他施法束缚了四爪放去角落里,又身上负伤暂且无法变作成年,气得又“噗”他一下,拱了拱身子屁股对着他,恨恨地小声噗嗤:改日一定要去告诉黑衣猎人!

    啧,还真是没白喂养你一场。涂山十方指尖绕着发尾,低低地笑。

    外面危机未除,可眼下这方寸天地却盛满了他隐秘的欢愉。

    洞外忽然轰隆一声巨响,风衷蹙了蹙眉险些醒来,涂山十方起身朝外望去,看清浮连情形,先是一愣,接着却又高兴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