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42章 再会

第042章 再会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被风衷惦记着的曦光此时正在扶风山的山腹中,用冰魄冰封了自己的躯体。

    天界的比试已经正式开始,他虽然录了名,但参加已没有意义,已经借过一次血给风衷,就算赢了她也不会再让他消耗精血了,但这机会说什么也不能让给外人,所以只能以分.身去。

    眼下他正驾驭着两重分.身,为此他特地计算好了比试大概需要的时间,约莫要耗费人间两个日夜。为了保证足够的神力,在这两个日夜内他要将这两重分.身中的元神暂收回来,移去准备比试的那具躯体中,就连本体中的元神也一样,尽管这么做有些冒险。

    比试之地在天界的慈丘,慈丘半边为山丘,其余却一片平坦开阔,适合演武,且有神力镇守,任凭道行再高的神仙都不可能在此地耍阴招做手脚,自然也更公正。

    山丘顶上安置了天帝天后的宝座,执笔仙娥持着名册立在左,依照次序唱名;执法神立在右,看守现场秩序。他的神兽獬豸不在,此时正忙着追查谋害神仙们的凶手。

    被叫上名的已经去丘下比试,未被点名的都侍立在天帝天后的宝座后等待,有的百无聊赖,有的摩拳擦掌。

    场外四周层云遍布,围满了看热闹的仙娥神女们,对着下方指指点点评头论足。原本青离是最有希望拔得头筹的,但他如今不在,结局就很难预料了。

    天帝今日天衣整肃,很是庄严,但其实有些心不在焉,下方比试到一半他就开始打盹,被天后悄悄拧了一把大腿才惊醒,左右看看,松了口气,还好没被其他神仙发现。

    其实他老人家心里很清楚,借血这种事情根本用不着什么比试。奈何种神逢此三界颓败之际现世,惹得天界男神仙们蠢蠢欲动,用比试这方法挑个人选出来,无非是为了平息无端的争斗罢了。

    难道他们如今就没争斗了?这天帝可不信,人间没了凡人,天界失去了敬仰,神仙便也有了*,如今的神仙又与凡人何异呢?

    “唉……”想到此处,他长叹一声,恰好下方比试胜负已分,大家还以为天帝这是在惋惜结果();。

    “岐云上仙胜!”执笔仙娥宣布结果时也依旧一脸冷漠。

    因为有不少神仙遭了毒手,真正参与的并不多,加上规则点到为止,一场一场进行地十分迅速。岐云连胜几场,已经赢得了不少关注,就连天后都小声对天帝说他很有把握了。

    执笔仙娥很快就将名册翻到了底,报出了冥神郁途的名号,然而环顾四周,并未见到他现身。

    “看来冥神是放弃了,”天帝摆摆手:“下一个吧。”

    下一个就是最后一个录名的东君了,执笔仙娥报出名来,也没见他现身。

    天帝又摆手:“东君那孩子指不定在哪儿睡着呢,揭过揭过。”

    岐云心中暗喜,曦光能力平平,他倒没放在心上,没想到最担心的冥神居然没现身,看来此次真是天意在助他了。

    执笔仙娥清了清嗓子,刚要通报,忽见远处两条青龙引着东君车驾而来,正落在下方场地中央。

    所有人都以为是东君及时赶到了,却听引车的龙大向天帝伏低龙首道:“小神奉命来传话,东君因病无法前来,请了另一位神仙来代他比试。”

    四下一片哗然。

    “什么?”天帝哭笑不得:“东君这臭小子,哪里来的这么多花样!”

    龙二也近前一步见礼:“陛下先前未曾言明不可找人代替,我家东君又不愿放弃机会,因此便出此下策了,还望陛下允许。”

    “……”天帝转头看向执法神。

    执法神一时也找不出理由反驳,天界争夺种神都快有些魔怔了,还真没见有谁会不顾自己去替别人比试的。

    “那行吧,东君就是这性子,随他去吧。”天帝忍着打呵欠的冲动摆摆手,示意继续。

    汤谷之中已经入夜,风衷因为先前听到了那声青鸟的鸣声,便一直等在不合关未离开,免得青玄他们找不到自己。

    先前那个山洞气味难闻,实在不愿回去,他们就在泥潭边落了脚。涂山十方将妖兽烤了,香气四溢,穷奇到底还是没抵挡得住,先前骨气铮铮的,这会儿变回幼崽,居然一口气吃了快一半。

    风衷受了那泥土作用,身体大好,胃口也好了不少。快吃饱时,旁边的涂山十方递了支盛满清水的竹管来,她接过来仰头喝了个底朝天,浑身舒畅,忽然朝他看了一眼。

    他不大对劲,自打回来就脸色疲倦,话也不多,此时正盘腿坐着在运功施法。

    风衷凑过去盯着他的脸看:“你怎么了?”

    涂山十方眼帘一掀,语中带嗔:“本王为了走开时你不被吃掉,在洞口布下了代身结界,否则你能独自就解决了那妖物?还不是多亏了本王用这副胸膛护住了你?”说着拍了拍胸口,又疼得皱着眉揉了揉,继续运功。

    代身结界是已己身做结界护着他人的术法,比一般的结界更难察觉也更有效,只是攻击都会落到自己身上,伤害也大。风衷这才明白为何那老蛇连毒液都未能喷入洞去,恐怕都被他沾染了,现在他定是在运功逼出蛇毒。

    “这妖物可不是我独自解决的,这里有个不合老祖,可以御音为刃,似乎先前就与浮连斗过不少回了,下手准得很,这才除了这老蛇();。”风衷说着话给他提精神,一面用龙桑杖探着他颈边,果真是中了蛇毒。

    涂山十方似乎根本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忽然朝天上望了一眼:“管他谁,本王先睡会儿。”说完便一头倒了下去。

    风衷顺着他视线朝天望了一眼,什么都没有啊。低头再去看他,似乎睡得太沉了,她伸指在他天灵盖处一探,心中大惊,怎么感觉元神正在离去?

    这蛇毒不会这么厉害吧?风衷连忙以灵力为他逼出了体内残余的蛇毒,一切都很顺利,可再探他头顶,依然有元神远离。

    她将龙桑杖竖在他身边,想要护住他,生气一弹而出,周遭忽然漾出一圈微微波光,才察觉出他早已在四周布下一层结界,不禁松了口气。

    原来早有防护,看来是故意元神出窍的。只是这也太奇怪了,好端端地一头睡过去就元神出窍了,他想做什么!

    风衷起身,忿忿地踢了他小腿一脚,这厮若是回来后不解释清楚就赶他走,带着他迟早要被吓死。

    最沉的夜色已经过去,太阳在缓缓靠近扶桑树顶,极东的汤谷率先迎来鱼肚白的天光。

    风衷在结界内打坐,等着涂山十方的元神回归,忽然听到一声惊呼:“可算找到你们了!”

    抬头望去,天边飘来了云头,青玄一手扶着青离,朝她挥了一下手臂。

    青离挣开了她的搀扶,脸上灰败已无,理衣正冠,又回到了那个目下无尘的青离上神。

    “那老妖物呢?”一从云上下来青玄便小心观望着四周。

    风衷道:“被一个叫不合老祖的杀了。”

    “不合老祖?”青玄转头看了一眼那两相不合的山峰:“原来真有这么个不合老祖啊。”

    风衷不禁疑惑:“你知道他?”

    青玄点头:“大概是千年前吧,人间没了凡人,浮连越发猖狂地袭击我们青鸟族,忽然有个来历不明神仙跑来占了不合关,自称不合老祖,一心要斩杀浮连,不过听说始终未能成功。”

    风衷抿了抿唇:“他是为了得到万山天尊的泥土才要杀浮连的。”

    青离冷着脸哼了一声:“原来这老妖物与万山天尊有关,怪不得有此造诣。”

    青玄忽然伸头朝风衷背后看了一眼,涂山十方就侧卧在草石之间睡着,银发搭在胸口,朱唇点缀白面,长睫垂敛着也有一番生动风貌。

    她不喜欢狐狸都不得不承认他面貌惑人,就连青离都斜睨了他好几眼。

    “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险些被这小子吓死。”风衷还有些怒气未消。

    青玄想走近观察情形,不想被结界所阻,愤懑地嘀咕一句坐去旁边不管他了。

    青离倒是朝涂山十方看了一眼,先前他身体虚弱,未能细察,此时看他竟然布着结界只容纳风衷,恐怕也在打着借血的主意。

    风衷忽然持着龙桑杖走出了结界,对他道:“你体内还有些阴气,我替你逼出来。”

    青离收敛倨傲,乖乖坐了下来,看了看风衷的脸色,思忖着是不是可以再提一提借血之事。

    青玄如何感觉不出他心境变化,蹲在一旁闷闷不乐的扯着地上茅草,转头看进结界里,穷奇幼崽正在暗搓搓地用牙咬涂山十方的衣摆,似乎也很不高兴();。

    为了等涂山十方元神回归,暂时是无法离开了。

    这一等又过去一个日夜,猎来的那只已妖兽彻底被吃光。时已入夜,青离身体刚有些恢复,却还是主动请缨,为风衷取水找食去了。

    大半夜的还献殷勤,青玄难免又气闷,可她自己先前明明又说了不介意他借血的,只能忍着。

    风衷正靠着树干假寐,忽感结界一震,睁眼就见四周轻轻漾开了一层波光,转头去看涂山十方,他眉目微动,有苏醒的迹象了。

    她撸了撸袖子,已做好了狠抽他一顿的打算,忽闻一声琴音传来,仰头望去,圆月映照着不合关口山峰上的身影:“老夫来见种神了。”

    风衷立即起身出了结界。

    青玄跟了过来:“那就是不合老祖?”

    “嗯。”

    不合老祖轻轻落在结界外,根本不看他人一眼,冲风衷笑道:“种神现在是否愿意为老夫留后了?”

    风衷蹙了蹙眉:“我只想与你说那泥土与极魔邪物之事,不想你开口还是这个。”

    不合老祖道:“若得种神留后,老夫再与你详说那事也不迟。”

    青玄看他这般灰衣落拓、鹤发鸡皮的模样,身上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忍不住抢话道:“哪里有你这样不要脸的老人家,都这把年纪了还想着留后!”

    不合老祖嗤笑一声:“凡夫俗子才会如此在意外貌。”

    青玄气结:“你说我是凡夫俗子?”

    “哦,不该这么说,只怕要叫凡夫俗子不高兴呢。”

    “!!!”

    风衷拦住就快气炸的青玄:“留后可是要借血给我的,你由魔修炼成仙,只怕不太合适。”

    不合老祖负手背后在她们跟前踱着步:“人心若恶,与魔何异?魔若向善,与神何异?老夫以魔成仙,与以人登仙难道不是殊途同归?”

    风衷不禁一怔:“说的也是。”

    青玄瞪大了眼睛,一把扯住她衣袖:“难不成你还真要答应啊!你看看他都这把年纪了,真留了后只怕都无法照顾!”

    “照顾?”不合老祖嗤之以鼻:“留了后为何要照顾?”

    青玄怒道:“不照顾你要如何养大他?”

    “放养啊,三界万物生于三界,自当于三界之中自由生长,有何不对?”

    “你……简直不可理喻!”青玄跺了一下脚。

    风衷却笑出了声:“忽然觉得老祖所思所想甚对我胃口,若你精血合适,我倒也真愿一借。”

    “……”青玄看了一眼不合老祖的面貌,又看看风衷,惊骇难言。

    不合老祖忽然挥袖卷来一阵泥土,缠住风衷腰身拉去自己身边,朝青玄瞥了一眼:“这小姑娘太聒噪,妨碍老夫与种神叙话,不如去别处详谈。”

    言语未罢,尘土蔓延,青玄抬袖遮挡,拿开时已不见他们踪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