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43章 真身

第043章 真身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风衷被携着登上了不合关口右侧的山峰,每次不合老祖都是在此处消失不见,她猜想这里一定藏着他的老巢。

    背后忽然传来穷奇山吼之声,她转头看了一眼,穷奇已化为成年,迎着月色振翅追了过来();。

    尽管不合老祖速度极快,又以尘土断后,但穷奇毕竟是她的傀儡,凭感应便能准确找到她所在。风衷意外的是这次它居然不用操控就自行赶来相助了。

    不合老祖停了一下,放她站稳:“老夫只想单独与种神叙话,带着它可不大方便。”

    风衷知道他对自己没恶意,否则也不会任由他带着自己离开,转头朝穷奇遥遥招了招手:“你就在对面峰顶等着,我去去就来。”

    穷奇眯着双眼威慑般瞪着不合老祖,收了双翅落在对面,当真没再跟来。

    不合老祖揽过风衷,一跃而下,直入山峰背后,半道劈出一掌。风衷感觉山峰似乎动了起来,扭头望去,关口这两座欲合未合的山峰陡然合在了一处,峰顶的穷奇都惊了一惊。再收回目光,下方已不是黑黢黢的山谷,而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湖泊。

    湖水镜面一般平静,中央有一处方方正正的孤岛,方寸大小罢了。不合老祖揽着她落在这孤岛之上,圆月当空,倒映湖面,四下一片透亮。

    风衷将龙桑杖别在腰间,蹲下身捞了捞湖水,顿觉清冽舒适,安心定神,想必这里是修炼的好地方,怪不得他神力强盛。

    “老祖所居之处还真是别致。”

    不合老祖道:“老夫居处并无特别之处,只不过比起荒芜人间自然是好多了。”

    “……”风衷顿时觉得被戳了痛处,这老头乖张狂妄,说话也毒的很,也不知是不是有意叫人添堵。

    她抿了抿唇:“眼下已无他人,老祖要说什么可以开口了。”

    不合老祖笑了一声:“别的事先不提,种神倒是先看一看老夫的精血是否合适?”

    他伸出一只手搭在风衷肩头,风衷只觉一阵仙气直入体内,周身一阵舒畅,大为诧异。

    “还真是很合适。”

    何止,简直太合适了!

    风衷知道由魔修炼成仙要比由人成仙难上百倍,他能飞升,元神必然是经历了千锤百炼,能力绝不会弱。但通常此类神仙都会带着为魔时的元神根基,精血也有些特殊,按理说是很难与她血脉投契的,偏偏他不同。

    不合老祖闻言,脸上又笑出了一堆褶子:“既然适合,那按种神所言,是会借老夫的精血了?”

    风衷的确急着借血登仙,难得遇到个合适的,虽说年迈古怪,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若照办,岂不是就被他牵着鼻子走了?她冷冷一笑,不予理睬。

    不合老祖自然懂她意思:“也罢,为表老夫诚意,这便奉上万山泥。”

    风衷还以为他直接会分些泥土给自己,却见他自背后取下长琴,盘膝坐下,将琴摆放在膝头拨弄起来。

    她脚下的土地忽然变得松软,黑泥弥漫而出,淡淡幽香四溢,顷刻形成一汪泥潭,正是先前被他吸纳而去的泥土。

    风衷身体下陷进去,泥土直漫过了腰际才停,她再细看这孤岛,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之前他用来吸纳泥土的木盒放大所化。

    不合老祖周围那块地面却无变化,他还在优哉游哉拨着琴弦,那些泥土围绕着风衷周身盘旋而上,几乎覆盖至她头脸。

    风衷任由泥土沾了一身,已经猜到了他的用意:“老祖这不是在赠泥,而是打算探一探我身上那所谓的‘极魔邪物’吧?”

    不合老祖抬了一下眼:“别人的死活老夫可不管,这泥土赠给你,就该用在你身上,老夫这是替你用了();。”

    风衷无言以对,他倒是不傻,知道她是为别人要的。

    所谓极魔邪物,乃是泛指,能被称为极魔邪物的都出自比上古更为久远的太古,为至恶至邪之物,一旦现世,三界动荡甚至不保,所以自古以来三界神仙都会竭尽全力阻止此类邪物现世。

    风衷虽出身上古,却还从未见过真正的极魔邪物,只是近来频频听他人提及这煞气便是极魔邪物才留了心。她身上并无煞气缠身,乾坤袋里所带的东西也没有一样是有煞气的,说她身上就带着这种极魔邪物,她自然不信。

    于是她干脆从怀中取出乾坤袋来,一样一样往外掏东西。

    第一件拿出来的是蓝玉瓶,托在手中,泥土毫无动静,甚至还变得十分平整,匍匐在脚下,仿佛成了个平静乖巧的孩子一般。

    第二件是以前曦光赠送的锦盒,放了一些应敌法宝罢了,也很正常。

    最后掏出了那个藤蔓封印,圆球一般坚实如铁的封印躺在手心,立即惹得泥土窜了起来,厚厚的一层将它包裹住,就连风衷的那只手都被一并包在了泥土之中。

    她万分讶异,怎么会这样?

    不合老祖朝她那只手看了一眼,似乎也有些意外,琴音都拨错了一声:“原来就是此物啊,已被封印还能引着泥土再次压制,可见的确与极魔邪物有关。”

    “但这里面只封印了我的傀儡和一名罪仙,他们身上都没有煞气。”

    “虽无煞气,也未必就与这煞气没有关联。”

    风衷皱眉道:“若要知道详细,只怕要打开封印,但这罪仙中了诅咒已到期限,一旦打开封印,恐怕会叫他没命。”

    不合老祖又随手拨了两声琴音出来,似人在叹息:“的确凶险,不过种神若以生气护住封印,老夫以琴音驱使泥土进入封印内部细探,也许可行。”

    风衷想了想,倒是个方法,未曾与他合作过,缺乏默契,只怕会有风险,但除此之外也没别的法子了。

    “那好吧。”

    她空着的那只手从腰间抽出了龙桑杖,抵在被泥土包裹着的封印上。不合老祖的琴声又起,舒缓轻浅,若山泉缓流,极其悦耳动听。附在封印上的泥土也随着这琴声缓缓游走,她那只被泥土一并包裹着的手顿觉一阵麻痒。

    藤蔓“咔”的一声轻响,开了一道裂缝,龙桑杖中的生气笼罩上去,泥土也趁机钻了进去,风衷听见了方君夜的一声低吟,大约是被惊扰醒了。

    原本一切平静自然得进行着,风衷虽对音律不甚精通,但也察觉得出不合老祖的曲音与龙桑杖中生气互为呼应,颇有默契。正感庆幸,他忽然一手急弹,曲音陡然拔高,生气也随之一阵,封印中的泥土开始退了出来,牵扯出一抹邪魔之气。

    风衷稍稍一探便知这是方君夜身上入魔的邪气,随之方君夜没了声息,似是再度沉眠了。

    “没别的了。”不合老祖的琴声回归舒缓,泥土全部退了出来。

    根本连一丝煞气都没有,风衷扯了一下嘴角:“这也算极魔邪物?”

    不合老祖道:“只是普通邪魔之气,不过泥土只对这罪仙有反应,料想与他还是有些关联的。”

    大约是觉得风衷脸色明显带着不满,他眼睛四周挤出了笑纹:“老夫也是为种神着想,种神可是要为老夫留后的,最好一丝邪气都别沾才好();。”

    “……看来老祖不仅狂妄,还自视甚高。”

    风衷哼了一声,想要将封印归为完整,龙桑杖中的生气被猛然震开,封印咔咔作响,那道裂缝越来越大,眼看着整个封印便要支撑不住了。

    被封印之物天生就会对抗封印,这风衷早已料到,然而再三以生气弥合,却并不奏效。

    “方君夜,我可是为你好,你最好不要出来!”

    她的额头都沁出细密的汗珠来,举起空着的那只手到嘴边,咬破手指,滴血上去强行封印。

    被抽去了邪魔之气的方君夜大概找回了理智,裂缝终于缓缓闭合,只差一步,却迟迟未能成功。

    风衷指尖鲜血淋漓,不合老祖的琴音一停,泥潭中哗的一声响,他忽然走了过来,说了句“闭气”,扯着风衷往下一陷,周围泥土陡涨,风衷眼前一片黑暗,竟然整个人都浸入了土中。

    不过一瞬泥土又撤去,她露了头,抬手抹了一下鼻下才敢呼吸,却见手中封印已经恢复如常,上面覆盖了一层泥土,裂缝之处是一道蜿蜒的血迹,正是她方才滴入的鲜血。

    不合老祖从她对面钻出来,一身是泥,已看不出原本模样,口中道:“老夫以前是魔物出身,用己身做引导,它反倒安分,足以说明这位罪仙与那煞气确有关联。”说罢手掌往下一压,泥土顷刻降低下去。

    风衷想不透这其中到底有何关联,但他的话又不是没有道理,只能将这线索暂时记在心里,默默将封印收纳好,走出了泥潭。

    泥土随着她走出而缓缓褪去,虽然浑身不沾半点污渍,天衣也整洁如新,但她到底还是觉得不大舒服,蹲去水边撩着水清洗了手和脸,一面问道:“老祖认为这煞气是否就是造成人间如此的罪魁祸首?”

    不合老祖方才动作太急,琴身都沾了泥土,他就站在泥潭里慢条斯理地擦拭着,口中道:“若是极魔邪物现世,导致人间如此也就不奇怪了,可这煞气已被封印住了,便说明这极魔邪物未能现世,所以不好说。老夫只能断言这煞气还在世间蔓延一日,就绝对没有好处。”

    风衷点头,到底如何,只怕还得自己去亲眼一探究竟了。

    不合老祖擦完了琴,放在一边,随手捞起一把泥土在掌中凝为一团,犹如丹丸大小,走出泥潭来递到她眼前:“老夫也不是吝啬之辈,这里的泥土若是用完了,种神可以再来取,只要为老夫留了后,老夫的东西还不就是你的东西了?”

    风衷站起身来,甩去手上水珠,接过来收好:“我说话算话,既然你精血合适,借血当然也可以。”说着从怀中取出了蓝玉瓶。

    不合老祖临水而坐,身上沾着的泥土正逐渐褪去,月上中天,清楚地照着他全身,潮水般消褪而去的泥土带去了他天衣上的灰旧,透出微蓝带银的色泽,脸和脖颈也渐渐显山露水,仿佛褪壳新生,竟全然变了副模样。

    风衷不可思议地盯着他这张脸,以为看错了,又侧头去看水面,水中倒影仍有一头霜雪白发,面貌却截然不同,双眼深邃,目光清亮,视线透过水面看着她,嘴角轻轻一动,唯有露出的笑还带着熟悉的一丝邪气。

    哪里还有先前那个鹤发鸡皮的老头?分明年轻至极!

    “怎么,种神对老夫的真身不甚满意?”

    风衷握着龙桑杖伸过去,有些不大痛快:“你现在用这张脸对着我自称老夫才叫我不甚满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