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45章 五血

第045章 五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龙族儿郎样貌都不差,敖十三更是俊朗,身形高大,五官却分外精致,身上玄甲森森,手中八尺长.枪盘附蛟纹,不开口时威风凛凛,奈何蛟龙一族天生野性,他一开口嘴里说出来的话轻佻腻歪,却又能甜死个人。

    “从未见过种神这般貌美之人,我先前真是白活那么多年了。”

    风衷坐了下来,不为所动:“我如今只是年少模样,都还没长开,你还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敖十三将长.枪在地上一竖,凑到她跟前坐了下来:“怎么会是说瞎话呢?”他一手伸出,比划在她的脸侧,“眼大而有神,面白而娇嫩,唇朱而饱满,恨不能抱在怀中狠狠亲上一……啊!”

    话音陡然顿住,风衷手中的龙桑杖啪的一下敲开了他的手,惹得他一声痛呼。

    “这些话留着去跟别人说,在我这里没用!”

    “唉,说个实话都能挨揍,那便不说了。”敖十三揉着手背乖乖坐正。

    风衷摆好蓝玉瓶,用龙桑杖托了一下他的手臂,指引他伸指搭在瓶口,凝神引出他身上精血();。

    敖十三虽然嘴甜人腻,可闭了嘴就是个血性汉子,精血取出时的疼痛就连不合老祖那样的都禁不住眉头紧锁,他却连眉心都没皱一下。

    那滴精血混着风衷自己的血凝固成团滴入蓝玉瓶中,风衷满心期望地看了又看,不禁泄气。

    “唉,还以为该够了,怎么还是差一点。”她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敖十三立即又要黏上来,被她及时用龙桑杖隔开:“你可以走了。”

    “种神为何这般冷淡呢,我可是真心喜欢你的。”他硬是贴了过来,这也便罢了,还上下其手,一手搂着风衷的腰,一手趁势还在她臀上摸了一把。

    风衷顿时就怒了,扬手便是一掌拍了出去,他往后一让,手指只刮到他的额角,那里硬硬的有一处突起。

    敖十三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立即松开了她,满面通红:“你、你……”

    穷奇窜过来威慑着朝他龇出了利齿,风衷犹不解气,提着衣摆上前想踹他,见他这模样不禁收住了脚:“你怎么结巴了?”

    敖十三捂着额角:“我们蛟龙……不、不能被、摸角……不然就、就……这样!”

    “……”风衷知道刚长角的幼龙才会这样,看他模样至少也有千年岁数了,早该适应了才对啊。

    穷奇“噗嗤”了一声,它这会儿还是成年模样,这声一定是在嘲笑了。

    “活该,谁让你不老实。”风衷将蓝玉瓶收好,哼了一声:“精血借完了,你可以走了。”

    “我、我……”敖十三捂着额角一脸懊恼,先前那么遛的嘴皮子,这会儿连话都说不周整了,这要是传出去,一夜斩万魔也挽救不回名声了。

    糟心的是这还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的,他叹了口气,拔出长.枪,怏怏踏上云头,临走还不忘朝风衷腻歪地看了又看。

    风衷盯着他的额角抬了抬手,他立即飞也似地跑了。

    穷奇走了过来,风衷翻身坐到它背上,拍拍它,飞入谷底。

    藏在谷底山石后的青离早在见到岐云一行时便已按捺不住,又见敖十三成功借出了精血,更是难以忍耐,若非被青玄拉着早就冲出去了,此刻见风衷飞落下来,连忙走了过去。

    “种神还需要精血,小神可以……”

    “可以什么呀?”忽然横插.进来一道声音,几人扭头望去,银发白衣的涂山十方轻飘飘地落在了面前。

    他笑眯眯地走过来,把玩着发尾,顺势在青离脸上一扫:“这位青鸟兄弟,你前两日还躺着跟死人一样呢,这会儿能借血么?”

    青离被他的银发扫得脸颊发痒,冷着脸抬手拂开:“与你何干?”

    “怎么与本王无关?”涂山十方伸出手指指穷奇背上的风衷:“别的不说,她能拿到这蓝玉瓶就多亏了本王相助,本王与她在混沌界里出生入死的时候可没见你来帮忙,你为她做过什么啊?现在倒知道来占便宜了,切!”

    青离被他飞了记白眼,顿生怒意,脚下往前一步,却被风衷伸手拦住。

    她从穷奇背上跳了下来:“精血不可再生,你已损失头血,还是不要过多消耗了,我看你当务之急还是该去洗脱冤屈才是。”

    青离自然急着洗脱冤屈,之所以还没离开汤谷就是为了有机会借血留后,没想到被浮连吞了头血后她却无心再考虑他了,偏偏如今又遇到这九尾狐出来拦路,咬着牙不做声();。

    “听到没有,还不去办正事?”涂山十方笑眯眯地抱着胳膊:“本王给你指条正道吧,找个你认识的,有天职的神仙保着你去见执法神,好生言明事实,说清来龙去脉,倒还有希望翻案。”

    青离冷哼:“难道要我去求曦光不成?”

    青玄拍了一下手:“好啊,东君人不错,求他可行!”

    青离瞥她一眼:“你居然还觉得他不错?”

    “是不错啊。”青玄掰着手指想跟他细细说道,被涂山十方挥袖打断:“随他便啊,不求别人就一辈子做逃犯好了,不过就是背个罪名,本王看他也不是很在意嘛。”

    “……”青离脸色铁青,叫他去求一直看不顺眼的曦光,简直是要他的命。

    “我也觉得可行。”风衷忽然道:“你虽然追查到了线索,但拿不出确实的证据,自己也说不准凶手是谁,这件事还得靠执法神去追查。”

    青玄最为振奋,一个劲地鼓动青离赶紧找回清白,指着汤谷东方道:“扶桑树便在那里,你去候着,东君的两条青龙晚上来接太阳时你便随它们去见东君,正好啊!”

    青离被这一句一句说的无法反驳,冷冷瞥了一眼涂山十方,拂袖招来云头。

    青玄扯着他衣袖:“万一有事你千万记得召唤我。”

    “知道了。”青离拂去她手指,登云而去。

    涂山十方正心里得意,忽然被旁边的风衷拽住了衣袖,直往角落里拖去。

    “诶诶,干嘛呢祸水,大白天的,本王可没那么随便啊,你也不挑个好地方对本王下手,真是的!”

    青玄只觉这是污言秽语,立即背过身去。

    谷底的角落里生长着一片林子,倒还算枝繁叶茂。风衷将涂山十方一直扯到那密集的树影中才松开手。

    日头已经很高,斑驳地投落下来,她其实早已饿了,只是因为还差了那么一点精血不想耽搁,也无心思去找东西吃。

    涂山十方倚着树干,冷哼一声:“听闻你与什么不合老祖厮混了一夜,又见着了那天界派来的小子,想必是借到新的精血了。”

    风衷知道他脾气,歪着脑袋道:“对啊,怎样?”

    涂山十方站直身子,一挽衣袖,故意露出胳膊上那点血迹给她看:“本王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你说!谁的血都要,偏是不要本王的血,你是要气死本王不成!”

    “这可不能怨我,我早就觉得你精血合适,是你自己百般不愿,后来又跑来说愿意,一会儿一变,我哪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还不许本王拿个乔啊!大姑娘入洞房还要推三阻四呢!”

    风衷皱眉:“你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呢?”

    “哼!”涂山十方扭头就走。

    风衷手已伸入怀中:“诶?你不是说只是拿乔嘛,我还缺那么一点,本打算问你借呢,怎么你又不愿意啦?”

    “嗬,还差一点倒是想起本王了,当本王是你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不成!”

    “好吧,那算了。”

    风衷掖掖领口转身要走,衣袖又被扯住了,涂山十方靠了过来,笑得风情万种:“玩笑罢了,怎么会不借呢,本王早就给你备好了头血,来吧来吧();。”

    “……”

    没过多久,层层树影之中忽然传出一声惨叫,惊得外面的青玄一愣。

    涂山十方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疼死人了,这哪是叫蓝玉瓶留后啊,这分明就是本王自己生了个孩子嘛!”

    风衷清脆的笑声也传了出来:“你又没做过凡间女子,知道生孩子有多痛?”

    “反正不可能比这个痛了!”

    “嫌痛那别借了,走啊你。”

    “唉,算了,本王与你何等交情啊,就算给你生孩子那也愿意啊。”

    青玄早已听得面红耳赤,咬了咬唇小声嘀咕:“这个不要脸的狐狸!”

    不多时,枝叶轻响,风衷从林中走了出来,居然一手扶着涂山十方,他还真跟刚生完孩子似的,弱柳扶风地搭着她的肩膀,恨不得整个人都依偎着她才好。

    偏生这在他做来就是一副动人的媚态,青玄招架不住,连忙移开眼,快步上前问风衷:“怎么样,精血够了没有?”

    风衷一手托着那只蓝玉瓶,笑着点了点头:“够了。”

    “啊?”青玄顿时哭笑不得,这下好了,青离若是知道,非得气死不可!

    “唉,还好本王雪中送炭啊。”涂山十方抬袖拭了拭额上汗珠。

    风衷忽然紧盯着他,嘴边露出幽幽的笑来。

    “看什么看,精血都给你了,还要什么?”涂山十方揪着衣领,含怨带嗔,却分明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架势。

    风衷冷笑:“你好像还没跟我解释一下那晚为何忽然元神出窍呢。”

    “这个嘛……”涂山十方眼波一转,媚笑着凑到她耳边:“本王偏不告诉你。”说完拔脚便跑,一阵风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混账!”风衷气得险些把手里的蓝玉瓶给打翻,连忙抱稳,冲着他消失的方向吼了句:“有种下次再来,我非叫你好看!”

    “哈哈哈,本王一定会再来哒!”涂山十方的笑声顺风而来,叫她更气了。

    “噗噗噗噗噗!”变回了幼崽的穷奇也跟着呸了他一通。

    风衷气完了便想起了正事,以龙桑杖催生出生气,缓缓注入蓝玉瓶中。

    蓝玉瓶里有了动静,露出微微金黄的光芒,风衷垂眼看着,混沌未开的血团自此便会开始孕育生长,以后会继承精血中的元神之力,这过程她也是第一次经历,难免有些新奇惊喜。

    “他们活了吗?”青玄凑了过来,声音又低又柔,仿佛怕惊扰了这些小家伙一样。

    “嗯,待瓶身完全恢复纯蓝,便证明他们可以降生出世了。”

    “好神奇……”青玄双眼发亮,这上古法宝的神力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噗嗤!”穷奇蹦蹦跳跳的,也想窜上来看。

    瓶中微亮的光芒忽然暗了下去,却有沉沉死气飘了出来,风衷脸上的笑顿时没了,凝神细看,连脸上的血色都褪去了:“轮回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