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46章 换生

第046章 换生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岐云从风衷这里离开后就找借口撇开了那两位同行的神仙,独自去了先前斩杀妖魔的那片山头。

    妖魔已经一个不剩,只剩下被压碎的山头还能证明先前这里打斗过一场。

    他在山头附近转悠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再听到先前指使他的那个意识发话,不禁开始怀疑那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刚生出这念头,那声音便响在了耳边:“你在找我?”

    岐云的眼珠骨碌碌直转,眼前却不过只是山间的碎石枯草:“没错,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这么做?”

    “你不用知道那么多,只需知道你我是一路的便可();。”

    岐云以为他也想借血留后,奇怪道:“那你为何还帮我,大可以自己占了机会。”

    “种神借血并不只是借一位神仙的精血,何必独占机会。”

    “什么?”

    “天帝之所以弄个比试出来,无非是想平息天界的争斗,你们都被他骗了。”

    岐云震惊难言,来回走动了几步:“那你为何要对敖十三下咒?若真如此,阻止了他也阻止不了别人借血啊。”

    “那咒术并不是叫他承受的。”声音低了下去,意识似乎飘远了。

    头顶有隆隆之声碾过,岐云抬头望去,暮色沉沉之中,东君的两条青龙驾着车护送着太阳正往极西的虞渊而去,所过之处满是光明之气。

    每日都是如此,没什么稀奇的,但那车驾上还坐了个男子,青衣高冠,面色冷傲,虽一闪而过还是叫他一眼认了出来。

    “青离?”

    意识的声音又飘到了耳边:“他竟还活着,你去杀了他,我保你有机会留后。”

    岐云不禁一愣,听他口气,莫非他就是陷害青离的那个凶手?

    “三界凋敝,天界神仙争着留后也是为了传承神力,壮大天界,好扭转这颓势,这时候还自相残杀,岂非本末倒置?”

    那意识冷笑了一声:“随你的便,可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再无回音,意识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岐云觉得古怪,他既有如此强盛的意识,就是自己出手去杀青离也可以,为何要借他的手,听他声音,倒像是比先前虚弱了许多。

    他望了望西方,飞身追了上去。

    东君车驾瞬息万里,他追得有些辛苦,远远看着青离的背影携带日光晚霞渐行渐远,手中的剑幻化出来又撤了回去,反复几次,最终还是扭头走了。

    青鸟何其敏锐,车驾上的青离已经感觉到了气息,转头望去却不见任何踪影,收回视线倒是看见引车的两条青龙正瞄着自己,还时不时以龙族之语窃窃私语。

    他早已被这般看了一路,心烦气躁的很,没好气道:“何时能见到曦光?”

    龙大道:“青离上神放心好了,我们去汤谷接太阳之前东君就已交代过了,你不用去见他,稍后直接随我们去见执法神即可,他都打点过了。”

    青离一愣:“什么?他怎么知道我会来找他?”

    “我们东君很聪明哒!”龙大得意地翘起了胡须。

    青离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龙二见了他这瞧不起人的模样便替东君不值,悠悠摆着龙尾道:“我家东君也是为了青离上神好,否则见了面你还得好生求他,他怕你受不了自寻短见呐,所以就不见你啦。”

    “……”青离顿时噎住,无言以对,方才他便在搜肠刮肚地想着要如何对曦光开口,此时被挑破,脸都黑了。

    龙二朝龙大挤挤眼,见他这般模样可算舒坦了();。

    时已入夜,不合关的谷底燃起了火堆,青玄寻了点吃的过来,风衷先前饿了许久,此时却毫无胃口,只草草吃了几口,全都递给了穷奇。

    从白天到现在她就一直抱着蓝玉瓶坐在这里,火光映着她的脸,先前的喜色全无,长睫也遮掩不住眼下青灰,双手一直轻轻摩挲着瓶身。

    青玄知道事情严重,一直没敢打扰她,此时实在是忍不住了,在她对面坐下道:“我听说过轮回咒,可那不是冥神惩恶扬善之术吗?”

    据说若有人生前为大奸大恶之徒,死后入了冥府便会中下冥神的轮回咒,之后投胎转生,但凡有后代降生便会夭折,无一可以长成,夭折的子嗣皆入冥府为奴为役。此咒会伴随受咒人代代轮回,也有因果循环轮回之意,除非弃恶从善,否则永不可解,是为轮回咒。

    正因如此她才奇怪,风衷既非大奸大恶之徒,也未身死,为何瓶中精血会中下此咒?

    风衷的手心仍然搓着瓶身,仿佛这样可以驱散轮回咒带来的阴寒:“这轮回咒已被炼化为生祭咒术,不是以前那个轮回咒了。”

    咒术有许多种,以活物生灵为祭品的咒术被称作生祭咒术,是最为阴毒的一种,祭品越多,能力越高,咒术也越强。方君夜所中的就是这一类咒术,一旦受咒者杀了祭品便会中咒,大多都是中咒之后才会察觉。

    这轮回咒更是隐秘,受咒者不会察觉到一丝异常,因为真正承受诅咒的是下一代。

    青玄咬牙切齿:“这咒术只有冥神独有,一定又是他做的好事了!可他到底是怎么下的咒啊?”

    风衷想了想:“他能确定借血的人选唯有敖十三,一定是下了咒术在他身上,眼下最让我心焦的是这咒术里还有阴气在助长威力,时间久了,只怕这五个小家伙全都保不住。”

    穷奇正趴在对面抱着块烤焦的肉啃着,闻言不禁昂起脑袋望了过来。

    青玄亲眼见识过那几个小家伙有了鲜活的迹象,怎么也不忍心见他们一个个夭折,不禁愁眉苦脸:“那要如何是好?”

    风衷叹息,她已经想遍了方法,但都没有万全之策。

    “要不你把借血的那几位神仙都请来,一起想想办法?”青玄觉得能被她挑中借血的肯定都有过人之处,必然能力不弱。

    风衷摇了摇头,除了轩卿可以用傀儡术感应之外,其余的她都无法传递消息,何况这咒术也不是多来几个神仙就能解决的。

    “唉,东君要是在就好了,再不济那个九尾狐在也行啊。”青玄忧心忡忡。

    身旁忽然有风鼓舞,轻轻落下一道黑影:“想不到还有人挂念我。”

    风衷抬头望去,曦光正映着火光朝她走来,身形利落,显然伤已经好透了。

    “倒是小种子你,怎么一点也不挂念我呢?”

    他口中开着玩笑,脸色却并不轻松,眉心紧锁,挨着风衷坐下便朝她怀间的蓝玉瓶看了过来,果然是中了咒。

    风衷看了他一眼:“他们都中了轮回咒,有可能会保不住。”

    曦光之所以没有见青离就是因为急着要下来找她,临行前将分.身封入冰魄,察觉到了敖十三身上异常,便知道不对了。

    “不会的。”他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又看向蓝玉瓶,这些都是他的后代,因为一脉相承,更容易被牵连,而风衷都不知情,这都是他的责任();。

    虽然中了咒术,但瓶中的小家伙们还很顽强,时常会有金黄的微芒亮起,偶尔也会有些轻轻地响动。风衷默默看着,忽然想起自己以前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时候,女娲大神是不是也曾这样凝视过她,心里便越发柔软。

    瓶身又凉了一分,她抱紧了蓝玉瓶,忽然抬头看着青玄:“你上次给青离吃的药引丹丸还有没有?”

    青玄回神,连忙从袖中取出锦袋来翻了翻,还真找出一颗,捏在指间道:“就这一颗了。”

    “那便赠予我吧。”风衷探身取过那枚丹丸。

    青玄杏眼瞪得老大:“你不会想把轮回咒转移出来吧?”

    “没错。”风衷起身掐指,驱使穷奇变为成年,翻身而上,朝不合关口的峰顶飞了过去。

    曦光紧跟而至,握住她手臂:“我元神不弱,转移到我身上。”

    黑夜已经过去,汤谷微微露了鱼肚白的天光,峰顶上一片透亮。风衷看着他的脸:“这咒术是解不掉的。”

    “这里只有我合适,何况这里面也有我的后嗣啊。”

    风衷垂眼想了想:“那好吧。”

    青玄也跟了过来,风衷不想接下来施展的术法牵连到她,请她去对面峰顶帮忙护法。

    青玄不疑有他,连忙退去了对面山峰,坐下来远远望着她。不一会儿,穷奇也被她赶了过来,抖抖身子变作幼崽,趴在青玄身旁一起望着对面。

    风衷盘膝坐下,将蓝玉瓶放在眼前,持着龙桑杖点在瓶口,另一手竖起二指,口中轻轻念诀。

    她闭着双眼,忽然开口:“曦光,你知道中了这咒术会成为冥府奴役么?”

    曦光怔了怔,在她身旁坐了下来:“我乃东君,冥府只怕收不起。”

    风衷笑了笑,手腕一转,龙桑杖将蓝玉瓶里的沉沉死气引了出来,直往她身后而去,那里似有什么在源源不断地吸纳着这阵死气。

    对面青玄看到了这场景,诧异道:“那是伏羲八卦阵的死门?”

    穷奇见识过这阵法,“噗嗤”了一声,仿若回应。

    曦光也是直到此时才知道她要用易死换生术,她现在没有神力,这术法每次都要借助伏羲八卦阵法才能施展。

    地上并未画上阵法,死门却出现在山峰后面,未免古怪。他正疑惑生门在何处,忽见风衷身下亮光乍现,几乎照亮了整片峰顶,她闭着眼,周身生气四溢,衣袖鼓舞,猎猎作响。

    曦光这才明白过来,她居然将整座山峰都布作了阵法,自己就是生门。

    这实在凶险,若是拖延下去,可能连她自己都会搭进去。他立即伸出手:“丹药给我,快些转移了这咒术。”

    风衷放下龙桑杖,从怀间摸出那粒丹药,却塞进自己了嘴里,吞咽了下去。

    曦光大惊,连忙揽住她。

    “你是东君,怎能入冥府呢?当初在元虚界里看到的预示没错,该入冥府的是我。”

    源源不断的生气自她身上流失,直往瓶中而去,她胸口一点微芒亮起,药引牵引着瓶中的阴气和死气裹到了她身上,风衷闭上了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