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48章 右手

第048章 右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其实就算出去也解不掉轮回咒,但至少不能被困在这里,风衷嘴上没说,心里还是很感激曦光能现身的。

    “不用谢啦,我们俩谁跟谁啊。”曦光在她心底冒出声来();。

    风衷又有些憋闷,这下心里想什么都被他知道了。

    大石之外忽而阴风阵阵,风衷小心探出双眼,看见一只巨大的妖兽,身形似羊似牛,大头大嘴,面貌凶恶,眼在腋下,虎齿利爪,嘴边拖着淋漓的口水,正往这里接近。

    “是饕餮,小心点。”风衷低声道。

    说完口气一转,变成了慵懒的语调:“唉,郁途怎么专门喜欢养这种东西,也不嫌麻烦。”

    风衷皱眉道:“你就在我心里说,别用我的嘴说,我不习惯。”

    “那好吧。”曦光在她心里笑了一声。

    眼看着饕餮已至眼前,风衷飞快地冲了出去,饕餮贪吃,早已将她视作腹中餐,自然紧追不舍。

    脚下赤土耸动不止,风衷飞身而起,浮在半空低头去看,居然又钻出来只巨大的蜈蚣,窜起来勾住她的脚用力一甩。

    饕餮就在远处等着,张开了巨口。

    风衷竖指念诀,天上飞来一只三头巨鸟,一爪踏在她背上,刚聚起的神力被一下踏散,她擦过饕餮的口边摔在地上,衣襟上都沾了它的口水。

    饕餮当即追了过来,风衷一撑地面飞掠开去,四周有更多的妖兽聚集而来,嘶吼着夹攻包抄她,居然滴水不漏。

    也不知跑出去多远,抬头看见远处有座山头,光秃秃火红的一片,山顶烧着火焰,透着红中带黑的诡异之色。

    曦光是东君,元神属火,自然不会畏惧火,她飞掠过去,挨着火焰立在山头之上,等着那些妖兽追来。

    “它们都为饕餮驱使,以一当百不知要耗费多久,不如一劳永逸。”

    曦光道:“那最好,我也嫌麻烦。”

    饕餮扑了过来,他的元神操控着风衷的右手,撩起了下方的火焰,往它身上扫去。

    窜去的火中携带了日火,由红中带黑转为纯金之色,当胸穿过饕餮,又落到了它身后的一群妖兽身上,顿时掀起一片火海。

    风衷左手掐指念诀,屈指往前一弹,灵力混入,助长着火势暴涨,一路往前蔓延而去,下方顿时就成了一片火海,竟然连天上的飞禽都难以幸免,纷纷被火舌拽落,扑着翅膀挣扎哀鸣。

    饕餮一身是火地窜上山来,被风衷一脚踹了下去,溅起一片火星,四处俱是嘶嚎,满是焦糊气味。

    风衷在山头上坐了下来,虽然是魂魄,但在地狱里能和生前一样感知一切苦痛疲乏,就算这是郁途造出来的也一样。

    曦光的神力护住了她的魂魄,身上的痛楚虽然感觉不到了,可伤口并未痊愈,刚才这般混战,也添了新伤。

    轮回咒的死气压不过曦光元神强盛,她的灵力也有所恢复,此刻盘膝打坐,将灵力在周身盘桓了几圈,背上被灼伤的那处和脚腕被扯出来的淤青都有所好转。

    一片火海里闷热难当,她一身的血迹,先是结了冰,现在又被烤成了血水,浑身难受至极。

    刚生出这想法,右手忽然抬了起来,搭指在衣襟之上,神力一震,天衣焕然如新。

    右手摸了摸脸颊,脸上的血迹也褪去了,接着又抚向她的头发、脖颈,原本头上似坠了重物,身上似附了层干壳,此时纷纷消失,周身一轻,风衷如释重负,闭上眼舒了口气();。

    右手又顺着脖颈轻柔慢抚,在她锁骨边摩挲,深入衣襟,往下忽而覆上了那隆起的柔软处,手心顿时一阵灼热,风衷陡然睁眼,左手压住右手:“摸哪儿呢!”

    曦光在她心底干咳:“不慎不慎,我这不是在给你祛除血迹么?”

    “不用了。”风衷拍了一下右手,拍完觉得疼才察觉打的是自己,不禁撇了一下嘴角。

    右手只好离开了衣襟,撩开衣摆,揉着她脚腕那点淤青。

    “你不觉得奇怪么?郁途已经损耗了元神,为何还要大费周章地造一座地狱出来?”曦光在她心里悠悠出声,也不知是不是刚才摸了不该摸的地方,语气有些心不在焉。

    风衷也心生古怪,郁途心思缜密,行事必有理由,这绝非他一时兴起之举,必有深意。

    “他离去之前说,在我随他进入真正的冥府之前先待在这里,也就是说还是打算让我入冥府的,只是暂时不能入罢了。”

    曦光道:“那便反过来想,入了真正的冥府和在这假冥府中有何区别?”

    风衷左手以指做梳,梳理着刚恢复整洁的发丝:“进入真冥府便是真死了,七日之内无法还魂便尸身*,从此只剩阴魂。进了这假冥府虽然和死了一样,却又算不上真正死去,只能算是魂魄离体,我的肉身应该不会腐坏。”

    说到此处,她忽然一愣:“莫非是为了我的肉身?”

    曦光顿了顿才道:“你的肉身除去长生不老之外便是生气,他身为冥神没道理图谋,除非是为了你身上的东西。”

    风衷大惊:“蓝玉瓶和龙桑杖你都帮我收好没有?”

    “放心吧,都收在乾坤袋里装在你怀里了,若真是如此,只能寄希望于青玄了。”

    汤谷之中朝阳初升,已经过去两个日夜。

    不合关的峰顶上躺着风衷和曦光的肉身,青玄坐在一旁,忧心忡忡。

    受曦光所托,这两天她未曾离开过一步,始终守在这里,穷奇也一动不动守在对面,两日来不吃不睡也不曾叫唤抱怨过。

    当日风衷还骗她说护法,结果一眨眼就没了气息,如今也不知道情形如何了,不知是不是真的在冥府里受着被折磨奴役之苦,更不知道东君是不是追到她了。

    头上遮盖了乌云,青玄抬头看了一眼,刚露头的太阳被密密实实遮盖了起来,四下顿时陷入昏暗,连早晚都分不清了。

    “噗嗤!”穷奇忽然叫了一声,青玄看过去,它已化身成年,挡在风衷身前扇着双翅。

    一股阴气缠绕在风衷周围,不断钻入她衣襟,屡次三番被穷奇扇出的妖风吹散,又再度凝结起来钻进去,越来越多,如一只手般从风衷的衣襟里拽出了她的乾坤袋来。

    青玄手中幻化出细剑,凝聚青光疾刺而出,阴气被斩断,乾坤袋也被她一把夺了回来,塞回风衷怀内。

    阴气缠绵不去,反而越聚越多,始终想靠近风衷。这东西没有实体,也无法斩杀,青玄挥出两剑,转头对穷奇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穷奇一下窜过来,吐出口浓雾挡住了那阵阴气,抖了抖身躯,青玄以神力裹携,将风衷和曦光都放去了它背上,匆匆跃上云头,当先带路:“跟我走!”

    穷奇振翅随她而去,故意往高处飞,钻出那层乌云,日光露了出来,紧追而至的阴气倏然退去();。

    青玄领着穷奇直往东而去,很快就到了无边无际的东海。

    海水茫茫,从上方看下去平整一片如同蓝绸,什么也没有,飞了半天仿佛还在原处没动过一样,穷奇不禁哼哧了一声。

    青玄没在意它那点情绪,时不时转头留心追兵,看见后方海水之下似有黑气而来,提剑挥去一道剑气阻拦,朝穷奇一招手,变了个方向。

    穷奇嘶吼一声,猛一振翅,急速飞出,竟超过了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海风吹了过来,送来了清脆的鸟鸣,远处显露了山头,笼罩着厚厚的仙气。

    青玄指着山头道:“那是蓬莱,往它的东边继续飞。”

    穷奇张着翅膀从蓬莱顶上掠了过去,岛屿很大,四处是山,山上树木茂密,远胜于人间任何一处。山林之间时有身着天衣的仙娥仙童经过,树木枝头鸟鸣阵阵,显然栖息着大量的鸟群,它舔了舔唇忍住了扑下去猎食的冲动。

    那些仙娥仙童大约是探得了妖气,纷纷抬头望来,青玄立即高声道:“无妨,这是我引来的贵客。”

    他们便垂眉称是,齐声道:“恭迎岛主回岛。”

    “噗嗤嗤嗤噗嗤……”穷奇嘀咕着:没想到她竟然是还是个岛主咧。

    青玄扭头瞪它:“怎么,瞧不起我啊!我们青鸟族自古掌管蓬莱,如今只剩下我与青离了,他不在岛中,岛主自然是我!”

    穷奇扇着翅膀扭过头去,还是有些嫌弃。

    青玄不搭理它,转头专心领路。

    蓬莱是主岛,四周还散落着几个小岛,但都离得不是很远,唯有东面那一座,远远飘荡在远处,似独立于尘世之外一般,被层层仙气覆盖,险些瞧不见,名字便叫做孤绝小岛。

    青玄带着穷奇落在小岛上,领着它往岛上深山里走,此岛隔绝世外,应当可以避过冥神的追踪。

    深山里有个山洞,灵气充沛,青玄将风衷和曦光的肉身在洞中安置好出来,穷奇已经变作幼崽趴在洞外不动弹了,还故意在她面前翻了个身,露出干瘪的肚皮。

    青玄哼了一声,举步下了山。

    不一会儿她又回来了,身后跟着两个仙童,一个手中端着盘仙果,另一个捧着瓶仙露。她拿了两个仙果放在穷奇面前:“你可别挑,我们蓬莱岛上只有鸟,反正你不能吃鸟。”

    穷奇饿的时候什么都不挑,就是嫌弃那果子太小,干脆摇身变回幼崽,再用肉爪捧起那果子,顿时觉得大了许多,心满意足地一口吞下去了。

    青玄将一盘果子全放在它面前,取过仙露去了洞中,扶起风衷喂她喝了几口。

    东君是天神之体,无所谓,她可是凡人,两天不吃不喝,眼看着就瘦了一圈,别到时候魂魄还没追回来,肉身先坏了,她可担不起责任。

    洞外忽然传来一声鸟鸣,一个仙童探头进来望了一眼,对青玄道:“岛主,海上有阴魂出没,可要处理?”

    青玄立即拧紧了眉心,这可是仙踪难寻的蓬莱啊,居然这么快就追来了。

    风衷怀间亮起一阵微芒,自打没了轮回咒,蓝玉瓶里的小家伙们便偶尔会有些动静,活泼的很。

    青玄掖了掖风衷的衣襟,扶着她躺在曦光身侧,叹了口气:你们还是赶紧醒过来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