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种仙 > 第049章 回魂

第049章 回魂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假地狱里的大火还在燃烧,没有熄灭的迹象,尽管妖兽都快被烧成灰了。

    风衷站在山头上,皱着眉四下张望,思索着到底要怎么出去。

    “下去看看。”曦光在她心里提醒。

    风衷往下一跃,直接踏着火海前行,可是大火已经将四处烧的面目全非,放眼望去除了火就是烟,根本连方向都辨别不出了。

    曦光又道:“就这么一直往前走吧,总会到头。”

    风衷走了几步,忽而听见背后有阵古怪的声音,咔哒咔哒的像是掰断了生脆的硬物,转头看了一眼,除了火之外什么都没有。

    “曦光,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有啊,”曦光笑道:“你的心事啊,我全听到啦。”

    风衷拍了一下心口,仿佛是在抽他:“你不能换个地方融合,非要在我心里落脚?”

    她的凡人魂魄哪里压得过他的天神元神,现在想什么都被他窥探的一清二楚,他倒还挺得意();。

    曦光哈哈笑了一声:“没错,你的心已经被我占了。”

    “别闹!”风衷捂了一下心口:“真的有声音。”

    曦光安静下来,不过一瞬,忽然喊了一句:“跑!”

    风衷箭一般冲了出去,身后咔哒之声不断,正在接近,转头看了一眼,居然是一副妖兽的骸骨,看模样应当就是饕餮。

    不愧是上古四凶之一,被日光之火烧了这么久还能维持着完整的骨骼,那咔哒咔哒的声音正来自于骨头间的磨合。

    这么跑也不是办法,风衷飞身而起,浮于半空面对着饕餮,右手手指引着火势在身下绕画,形成了个两元太极阵。饕餮冲过来时正好落入阳面那半,被牢牢束缚住四爪,仍不断挣扎着想往前冲。

    风衷不确定这阵法能维持多久,转身便走,不想饕餮挣扎到了生生扯断自己的骨骼的地步,碎骨往她背后飞溅而来,竟势如劲风,将她掀出去老远。

    直到撞在一堵墙壁上才停下,风衷一手扯出潜入体内的碎骨,抹了抹脸。

    “好了,它追不来了。”曦光一边说着,一边以神力护住了她的伤口。

    风衷遥遥望向阵法,饕餮已经残缺的只剩下四爪,的确是再也无法逞凶了,这才放了心。

    她爬起来拍了拍衣摆,忽然发现周围居然一点火也没有,身侧甚至还凉飕飕的,侧头一看,背后的墙壁上开着一道豁口,其中黑雾吞吐,翻涌不断。

    “你先前被那只手险些拖进这里面去。”曦光就是在这里找到她的,当然记得清楚。

    “哦,原来是这地方。”四周烧的都变了模样,亏得他提醒风衷才记了起来,凑近一些,只嗅到比此处更深更重的阴森气息,大概她先前猜想的没错:“这里面应该就是第三重地狱。”

    曦光“咦”了一声:“对啊,地狱是一重一重的啊。”

    风衷心道这是废话,不是一重一重的还能是一片一片的啊?

    “这怎么是废话呢,我想到出去的法子了。”

    “什么法子?”风衷顿时精神一振。

    曦光道:“地狱既然是一重一重的,那每两重地狱之间必有相连之处,既为假造,这相连之处一定最为薄弱。”

    风衷点头:“有道理,但郁途不会疏忽这一点,薄弱之处必有防护。”

    “他现在元神虚弱,还能以什么防护?”

    “他最强大的并不是元神。”

    刚说完这句话,头顶传来了冷冰冰的声音:“你在与谁说话?”

    风衷抬头看了看,郁途的声音像是天外传音一般,听起来倒没先前那般虚弱了,也许是疗过伤了。

    她笑了一声:“我自言自语不行?”曦光只在她心底发话,她独自开口,与自言自语本也没什么分别。

    曦光道:“我想起来了,他最强大的是意识。看来猜的没错,相连之处有他意识防护,这里肯定和出口有关();。”

    风衷右手凝起神力,一掌挥在眼前的豁口上,碎裂之声传出,牵连了整个墙壁都崩塌了一块,后方只有黑雾,什么也看不清。

    她又接连挥去挥去几掌,墙壁崩塌的更多,走过去站在豁口里,一侧是大火燃烧的第二重地狱,另一侧是黑雾沉沉的第三重地狱。

    郁途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带着嘲笑:“你以为这样就能出去?”

    他越是这么问,就越证明这里有鬼。风衷伸手在墙壁上探了探,墙身阴寒刺骨,里面一定注入了郁途的神力。她飞身而起,贴着这道墙壁一路往上飞掠。

    一整面墙壁高不见顶,风衷飞上去很高,都已看不见下方燃烧的大火了,忽然周身被什么轻轻包拢起来,郁途的声音紧贴在她耳边,仿佛人就贴在她背后一样:“你这神力一定就是来自于这与你说话的人,他在何处?”

    “他呀……我偏不告诉你。”风衷的语气忽而变得很欠抽,双足仍踏着墙壁往上继续前行。

    郁途从未听过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顿了一顿:“看来这就是那个一直相助你的帮手了,竟然能闯入我这里来。”

    “是啊,他可厉害了,怎么样?”风衷甚至还转头翻了个白眼,尽管贴在她背后的只是意识。

    郁途的语气愈发冷了下去:“他在你眼里很不一般?”

    “没错,我可喜欢他了。”风衷说完忽然轻嘶了一声,因为她用左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右手。

    曦光仗着元神强盛偷窥她心事也便罢了,居然还冒充起她来了,压着她的魂魄不让她开口,自己活灵活现地跟郁途你一言我一语,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越发的不要脸了!

    郁途的意识没再继续包拢风衷,四散开去,声音也有些支离破碎,反倒带了更深沉的阴寒:“那就让我看看这个叫你喜欢的究竟是谁。”

    曦光在心底对风衷道:“看到没有,我这是智退强敌,否则他继续追着我们怎么办,这不是支开他了?”

    风衷哼了一声:“你别开口了。”

    曦光低笑两声:“莫非叫我说中心事了?我来在你心底找找看是不是真挺喜欢我。”

    风衷刚要骂他不正经,额头一痛,发觉已经到了尽头,除了眼前这堵墙之外,四周一片浑浊,这在下方看来便成了昏暗的天色。用手摸了摸顶头的地方,平整坚实,这地方简直像个方方正正的盒子。

    曦光道:“不用等了,直接拆了这里便是。”

    风衷退开一步,浮在空中,左手竖指,灵力助长右手神力,全神贯注,挥出一道劲风,蓄满了全力,眼前崩开了一角,吹进来了微咸的海风,月色裹着夜色透了进来。

    果然是人间!她心中一喜,正要钻出去,身体一沉,郁途的意识又牢牢缠住了她。

    “你出去也没用,外面的情形只怕你也应付不了。”

    风衷要开口,又被曦光抢了先:“应付不了也比在这里对着你强!”

    郁途凄凄冷笑一声,意识愈发往下拉了一把风衷。

    曦光在心底对风衷笑道:“着实是个麻烦,不过放心吧,我说过一定带你出去的,决不食言。”

    风衷忽觉他的元神离开了自己的魂魄,裹住了郁途的意识往外扯去,她周身一轻,后腰被重重往上一托,魂魄钻出缺口飞了出去();。

    月色之下的蓬莱岛弥漫着一股血腥气味,青玄执着剑立在海边,鬓间珠钗已不知落去何处,发丝散乱,青衣随风翻飞,血迹斑斑。

    对面的海面上黑黢黢的一片阴魂,掺杂着妖魔的气息,将蓬莱岛围得水泄不通。海浪时不时拍打上岸,退去时露出躺在岸边的几具尸体,都是她蓬莱岛上修炼的羽族弟子。

    他们从白日里追来后就开始攻击主岛,青玄看了一眼那几具尸体,忽然开始自责,自己把风衷他们带回来是不是太冒失了,可让她看着冥神在眼皮子底下对风衷和东君下手又做不到。

    “交出种神!”

    阴沉的吼声传了过来,青玄握紧了剑:“种神不在蓬莱!”

    阴魂当中走出了浑身笼罩在白袍之下的郁途,浮在海面上像是个虚幻的影子:“我原本打算最后再动蓬莱,既然你自己想不开,那便择日不如撞日吧。”

    他竟然亲自来了。青玄手心里浮出一层冷汗,朗声道:“想要灭了我蓬莱,冥神未免大言不惭,真当天界不管不问了?”

    “我今日亲自来此,你觉得我还在意被天界知晓?你能将青离感召回来最好,我可以一起解决了他。”

    青玄咬牙:“果然是你害了青离!”

    郁途朝身后挥了挥手,霎时间幢幢黑影携带阴风袭向岛岸。

    青玄身后闪出一片天衣翩翩的仙娥仙童,手持长剑,结成了阵法。蓬莱山头上仙气暴涨,青光熠熠,却阻挡不了四处窜过来的妖魔鬼怪。

    青玄当先御剑对阵,护着身后阵型,身上多处受创,连退几步,撑着剑才稳住脚步。

    “青玄,可是蓬莱出事了?”脑海中响起了青离的声音,他已经受到了感应。

    “没有,你不用担心。”青玄摸了摸心口,猛一发力,震碎了心脉,免得青离再感应到什么。

    她吐出口血,单膝跪地,听到身后传出弟子们受伤的哀嚎,又强撑着站了起来。

    这灾祸是她自己引来的,自然由她承担。

    郁途在海面上闭着眼,缓缓收回了布在假地狱里的意识,左右一望,朝蓬莱东方掠去。

    孤绝小岛隐藏在层层仙雾里几乎难以看见,他直接入了岛上深山,月光惨白,洞口的穷奇倏然惊醒,化身成年挡在洞前,对着他露出寒刃般的利齿,双目幽幽泛着通红的妖光。

    “可别忘了是谁给你塑了肉身,你如今对风衷真是越来越忠心了。”

    郁途抬袖一挥,将它震开几步,冲入了洞中,穷奇再追上来时一头撞在他布上的结界上,无法进入,嘶吼不断。

    洞中浮出一团一团的鬼火,照亮了地上躺着的风衷。郁途在假地狱里被那强盛的元神拖住了意识,只挤出了零星追随她魂魄而来,才得以成功寻到她所在。

    他蹲下身伸手摸了摸风衷的脸,她身上还带着轮回咒的死气,压制着她的生气,他可以放心地接近她了,却又怀念起她一身生气的模样来,毕竟那才是真正的风衷。

    “我曾也向往生机,却生来注定要入冥界。如今三界颓唐,方才察觉生与死也一样,当三界全部成为冥界,死也就成了生,你为何就如此执迷不悟呢?”他的手指深入风衷衣襟,取出了她的乾坤袋。

    忽然一只手扯回了乾坤袋,风衷睁已坐了起来:“执迷不悟的分明是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