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1章 下马威

第1章 下马威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出晋地而入京师,过井陉是其中一条道,沿途茶寮繁多,专供过路商旅饮水、喂马。

    这日清晨,叶片上的露珠儿都还没散,就有一队车马“得律律”地靠近三宝家的茶寮。

    三宝赶紧迎了上去,帮客人牵了马,殷勤地拂拭了长条凳上的灰尘,抱了一摞经年久用而致缺口很多的粗盏出来,倒上热腾腾黄澄澄的茶汤。

    “干什么呢,注意着点儿。”身材魁梧的客人不耐地喝斥三宝,三宝低头一看才发现是茶汤都溢出来了,赶紧低头道歉,一边又麻利地擦着桌子。

    那让三宝看痴了连茶水溢出都没注意的那女子,柳眉一竖、杏眼一瞪,冲着他道:“把这壶装满水,要滚烫的。”

    “好嘞。”三宝咧着大大的嘴巴从榆钱儿手里接过宝相花盖的黄铜细颈大肚壶,入手掂了掂就知道是双层的,这样的壶做起来极为费事儿,一般小户人家哪里用得起。

    常年在这茶寮给过往商旅倒茶装水,三宝见识过不少精致的壶,这一把绝对是家中顶富的人家才用的。

    片刻后,三宝就将装满了滚烫的水的铜壶递回给榆钱儿,“小姐,您可拿好了,可够沉的。”

    “叫谁小姐呢?”榆钱儿横了三宝一眼,“搁桌子上。”

    三宝浑身一酥,险些抱不稳铜壶,赶紧地将它放到了桌子上,只见榆钱儿拿出手绢来仔仔细细地将铜壶外面擦了一遍,这才抱着重新上了中间的一辆马车。

    这样明显嫌弃的动作,丝毫没在三宝心里引起什么涟漪,此等嫌弃他早已不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他依然还在傻傻的笑();。长这么大,头一回见着这样标志的小娘子,三宝如何能不痴,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居然敢用这样标致的丫头,未来的姑爷可就有福气了,三宝猥琐地想着。

    “回神了,小傻子。”

    三宝被人惊醒,刚回头就接到抛过来的一串铜钱,数清楚之后再看那行人时,上马的上马,赶车的赶车,已经准备出发了。

    出手可真够大方的,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大户。三宝虽然从没出过门,但经营这迎来送往的生意见过的人可不少,这一队车马的护院身形魁梧彪悍,行事极有分寸,等闲富户都养不出这样的家丁护院,因而三宝认定了这一准是西边儿来的官宦人家。

    榆钱儿将铜壶抱上马车放下,抬手捶了捶自己的手臂,这几日的马车坐下来,她的骨头架子都快散了,再看她家姑娘,依然仿佛还在家中花园里似的,仪态娴雅地靠坐在引枕上——发呆。

    连发呆都要维持绝美的姿态,这让榆钱儿不得不叹息,“姑娘,反正也没人看见,你就躺着歪一会儿吧。”

    纪澄没理会榆钱儿的话,“热水打回来了,兑水给我洗脸吧。”

    榆钱儿和柳叶儿伺候了纪澄洗脸梳头,纪澄还用了点儿桃花胭脂遮掩连夜赶路导致的苍白肤色。

    榆钱儿虽说打十岁起就开始伺候自家姑娘,但至今也还是没能理解她家姑娘这处处不忘端着的习惯。这一整日连马车都几乎不怎么下,涂脂抹粉的有个啥意思,给谁看呐?

    榆钱儿自然不了解她家姑娘的难处,纪澄也没指望她能理解。这人最忌讳的就是人前人后两个模样,一个疏忽就能叫人看清底细来。她若是那簪缨世家出来的姑娘,哪怕松散些倒也无妨,可她并不是,哪怕家中有金山银山,良田万亩,可一旦叫人看到她松散的一面,就会拿她的教养和品行说话,那她这辈子就休想嫁入旧姓世家了。

    柳叶儿比榆钱儿大两岁,更能体贴自家姑娘的心事一些,她见纪澄眉间一缕忧虑,便安慰道:“姑娘一定能心想事成,姑太太的容貌还不如姑娘呢。”

    纪澄侧头看了看柳叶儿,到底是见识浅了些,她那姑母的“奇遇记”可不仅仅是因为容貌,还得碰对了人。

    这女人呐,才貌、运气缺一不可,千百年来她姑姑那样的佳话也没几桩。“你当世人谁都有姑母那样的福气啊?”

    纪澄姑母的事情的确可以堪称传奇了。在她姑母那一辈儿时,纪家还不过只是普通晋商,花朝节的时候纪澄的姑母扮作花神游街,得齐国公府的三爷一见钟情,非卿不娶。

    以纪兰的家世顶多只能入齐国公府为妾,可纪兰打死不愿,那位沈三爷竟然也愿意在爹娘面前绝食相逼,最后终于迎得纪兰为妻,成就了一段佳话,叫无数出身低微的女子羡艳不已。

    柳叶儿听了默不着声,榆钱儿快嘴地道:“不管谁娶了姑娘,都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而她家姑娘根本就是个金子做的人,“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人不爱钱的。”

    “榆钱儿!”柳叶儿出声喝止,这丫头也太没心眼儿,这岂不是在说自家姑娘只有钱么?

    纪澄摆了摆手,她自然不会为榆钱儿的直言快语生气,“你这是没见识,这世上偏就有人嫌钱铜臭的。”

    榆钱儿不说话了,她家姑娘说有人嫌钱铜臭,那肯定就是有人嫌钱铜臭。

    车轮辚辚,缓缓驶入了京都的铜雀街,这条街上三户朱门就占了大半条街去,而且三家的主人还都是同一个姓——沈。

    齐国公沈家这一脉共有三房,虽然沈家老夫人还健在,但三房却已经分了家();。沈家大老爷沈卓尚的是公主,继承了齐国公的爵位,二老爷沈秀因为当年救驾有功封了忠毅伯,先皇特地在齐国公府的旁边赐了一栋宅子给他,如此一来忠毅伯既可以单独开府,又可以在沈老夫人跟前承孝。

    沈老夫人也是开通之辈,干脆趁着这件事分了家,老大老二都有爵位,也不好束在一个屋檐下,那样反而易生龃龉。

    至于最不成器的三老爷——沈英,如今也在兵部谋了个郎中的职位,宅子则是沈老夫人用私房钱给他置办的,也在铜雀街上,只是门是朝着侧面胡同开的,不能同两个哥哥比肩。

    纪家的马车转入铁帽胡同,从角门进了沈三爷的宅子,立即有小厮迎了上来牵马,“表少爷,老爷在衙门还没回府,夫人让你和表小姐先去内院相见。”

    纪渊点了点头,下了马,纪澄依旧坐在马车上,直到到了垂花门这才由丫头、婆子伺候着下了马车,进入二门。

    来迎接纪澄的婆子有些面生,并不是前几年她来时纪兰身边的管事妈妈申万利家的,眼前这婆子自称姓崔。

    柳叶儿上前亲热地叫了声崔妈妈,又袖了个荷包给她,“妈妈瞧着有些眼生,是这两年里头才到姑太太身边伺候的吧?”

    崔妈妈掂量了一下那荷包的分量,笑眯眯地道:“老奴哪有那个福气,就是在前头替夫人管管茶水房的事儿。”

    旁边的榆钱儿听了脸色险些没绷住,倒是纪澄的脸上依然带着和煦的微笑。

    管茶水房的婆子,也就是家里平时有生客来时负责招待的,略微亲近一点儿的女眷过来串门,只要纪兰是个心里有成算的,就该派自己身边的婆子去迎。她做了沈三夫人十几年了,没可能连这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

    纪澄心里一清二楚,她姑母这是变着方儿地给她下马威呢,这不就是个嫌钱铜臭的么?

    只是纪家有求于她姑母,纪澄若想留在京城,进入京城闺秀的圈子,还得全靠纪兰引荐,所以即使难堪,她也只能生受着。而纪兰大约也是拿捏准了她这一点。

    纪澄跟着大哥纪渊走进沈府正房所在的院子,三年多前她跟着她爹来过一次,小住了两天,如今看着这院子比以前似乎更朴素了,若非纪澄心里一清二楚纪家每年要给她姑母多少银子,她恐怕都要以为沈家三房的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纪兰坐在正堂见了纪渊和纪澄两个侄儿侄女,这两人跨进门时,连门好似都亮堂了不少,让人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纪渊领着纪澄朝纪兰行了礼,“姑母。”

    纪兰微笑着道:“你就是渊哥儿吧?这么多年不见,姑姑差点儿都认不出来你来了。”

    纪渊性子沉毅,闻言只是笑笑。

    “你爹爹的来信上已经说了你的事儿,书院的事情我也让你三姑夫打听去了,应该没有问题,你且安心住下吧。”纪兰颇为满意地看着如芝兰玉树一般的纪渊。

    “多谢姑母,表弟表妹们不在么?”纪渊问道。纪兰的两个儿子,如今一个十六,一个八岁,大的沈径已经入了东山书院,纪渊和沈径神交已久,十分想彼此亲近亲近,切磋一下文艺。

    “这几日客人多,他们都去老太太那边儿伺候去了。”纪兰笑道。

    纪渊点了点头。

    纪兰这才转眼看向纪澄,纪家没有难看的人,可眼前这人却将纪家人的美貌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说她钟天地之灵秀都不差,若是家世好点儿,恐怕宫中圣人都做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