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9章 庆寿乐

第9章 庆寿乐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挺乖顺的性子,难得的是小小年纪却不急不躁。”玲珑道。

    “是啊。”纪兰叹息一声,“她的性子像我哥哥。我哥哥从小就聪明,纪家如今能有这般发展,全靠了我哥哥。真是没想到,云娘那样的人竟然能生出阿澄这般聪慧的女儿来。”云娘便是纪澄那位出身更加卑微的母亲,她父亲不过是个街边儿卖豆腐脑的。

    纪兰是既高兴纪澄的聪慧,可又有些烦躁。若纪澄是她娘那般的性子,做个没脑子的宠妃那就十分适合,这样的人便是上到了高位也少不得要求自己扶持。初时纪兰的如意算盘便是送了纪澄入宫。

    建平帝前些年身子不好,一直未有儿子出生,这两年有神医帮着将养身体,儿子跟雨后春笋似地往外冒,就这两三年的功夫居然生出了两个儿子,听说宫里头还有三个娘娘已经怀了身孕();。

    纪兰的盘算是纪澄这当口入宫,若是能怀得龙裔,她跟三老爷吹吹枕边风,三老爷再去跟老太太说一说,毕竟是自家侄女,她的儿子将来若得继大位,沈家的富贵就能更进一层,而他们三房也就能扬眉吐气,再也不用输给大房、二房了。

    可偏偏纪澄不是个易拿捏的人,脑子又灵醒,忽悠不了。比如这一次,纪澄若是稍微着急一点儿,不顾自己这个姑母的病情而跑去国公府,那将来只要纪兰对别人多暗示几句,纪澄的品行就会受到质疑。但偏偏纪澄就这样尽心竭力地伺候自己的病,这让纪兰都不好意思再给纪澄使绊子。

    不过纪兰也不是轻易放弃的性子,虽然纪澄摆明了不想入宫,但谁知道这日子将来会怎么变。不过就算纪澄不愿意进宫,给她挑个体面的夫婿应该还是可以的,那样也没啥坏处,只是这样纪澄对自己的用处就不大了而已。

    到次日,纪兰果然如纪澄所料一般大好了,早早就领着沈萃和她去了老太太的屋里。

    老太太刚洗漱好,准备用饭,见纪兰进来就问:“你身子大好了?”

    纪兰笑得有些用力地道:“昨儿就好多了,但是又怕病气没去干净,所以没敢在老祖宗大喜的日子过来,还请老祖宗不要怪媳妇儿。”

    老太太摆摆手道:“这段时日要操持这样多的事情,真是辛苦你们几个了,累病了我心疼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人啊身子骨儿才是最重要的,到老了就知道了,有什么都没用,最要紧的是吃得好睡得香。年轻的时候不爱惜身体,老了就会还债。”

    “可不就是这个理儿吗?”苏老夫人也在堂内,笑着插话道。

    老太太又叫纪澄走到跟前儿问:“这几日怎么不见你和姐妹们玩儿,长春苑的歌舞你不爱听么?你大伯父家里还从西边儿买了十来个能歌善舞的女孩儿,你只管拣着喜欢听的点。年纪轻轻的老守在屋子里做什么?”

    纪澄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老太太这样的老寿星、老人精,难道还能不知道纪兰的心事?刚才虽然大度地谅解了,可转头就借着自己敲打纪兰。

    “回老祖宗,阿澄刚来京城,这几日正闹水土不服,也不好过来。长春苑的名儿我在晋地就听过了,这不赶紧地养好了,就央着姑母带我过来。”纪澄甜甜地笑道。

    老太太瞧着纪澄的笑容,由不得就拿她跟苏筠比了比。苏筠笑起来光华万丈,一看就是从小被宠大的,纪澄的笑容却是柔和的春风,这姑娘的心地不错,没说要给她姑母侍疾,不然就是把沈萃给衬得不孝了。

    “去吧,跟你姐妹们坐一块儿去,都是一家子骨肉,不分彼此,你就把这儿当成自己家一样。孟夫子不是说嘛,老吾老以什么来着?”老太太笑道。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纪澄笑道,心里实在是喜欢这位老祖宗,宽厚、仁慈,这才是底蕴深厚的世家大族的气派和行事。

    用过早饭,所有人都移步到了罄园里,笙箫开始张罗的时候,连安和公主都到了。

    上一回纪澄只远远地见过这位皇家公主一眼,为人如何不知,但是安和公主的气派当时给了小小年纪的纪澄很大的震撼。

    安和公主驾到,众人自然要上前去行礼,连老太太都不能免,所以通常情况安和公主是极少露面的,此刻她上前两步赶紧扶住老太太,温柔地笑道:“娘还和我行这些虚礼做什么,便是到了皇兄、皇嫂的跟前,您都是有座位的人。”

    不过安和公主虽然对老太太温和有理,对其他人就有些爱理不理了,但谁也不敢说她的不是();。

    纪澄跟着上前行了礼,安和公主多扫了她和苏筠两眼,但也没有一句话。

    一时间客人陆陆续续地到了,二夫人黄氏的母亲静安侯夫人今日也过来了,老太太笑道:“老姐姐,今日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这几日的宴请,静安侯府都是世子夫人,也就是黄氏的大嫂过来的。

    “早就该过来的,这不是腿脚有些不便么,今日风和日丽,我就想着怎么也得来看看你。”静安侯夫人道。

    老人家在一起有老人家的话聊,沈萃则拉了纪澄到一边儿说话,“瞧见了没有,苏筠才来几天啊,就巴结上了王四娘。”

    纪澄当然是不知道王四娘乃何许人物也,不过顺着沈萃的视线看去,就知道她嘴里的王四娘便是永乐伯家的四姑娘,也是静安侯世子夫人的侄女儿。

    王四娘生得有些奇怪,这种奇怪倒不是丑,其实也挺美貌的,可就是不同于普通人的美貌,瞧着有些奇特的美貌,总之是叫人看了一眼就能记住她。王四娘的眼睛生得十分狭长,眼尾微挑,妩媚却又不失凌厉。嘴唇有点儿厚的,嘴巴偏大,笑起来有一种豪爽的妩媚。

    但不得不说,王四娘也是个少见的奇特美人。

    “王四娘是谁啊?”纪澄装傻道。

    “还能有谁,就是被人捧到天上去了的王四娘啊,她姐姐淑妃娘娘前年生了陛下的大皇子,如今风头正盛,一家子都得道升天了,王淑妃的爹爹还被敕封了永乐伯,那些捧王四娘臭脚的人也跟着水涨船高。”沈萃哼哼道,“我瞧她长得很一般嘛,嘴巴大得能吞下拳头,偏偏就有人说她是京城第一美人。”

    纪澄算是听出来了,沈萃对任何生得整齐点儿的姑娘都有敌意。

    长春苑的歌舞从早晨就开始表演,中间夹杂有杂耍、滑稽戏等表演,沈萃等姑娘们已经看了好几日了,再好的东西也看得腻味了,何况郭大家也只有第一天才出来表演过,后来都没出现。

    一群人里只有纪澄则看得有津津有味儿。

    “这有什么好看的?”沈萃侧头问沉浸在歌舞里的纪澄,大有觉得纪澄是土包子的意思,没见过世面。

    纪澄微微一笑,京师的人都有一种没来由的优越感,仿佛其他地方的人都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在晋地时,各家有喜事的话也经常请乐苑的人助兴的,晋地有一位程大家,家喻户晓,五妹妹可听过?”

    那位程大家的确是个人物,沈萃自然是听过的。

    这里所谓的郭大家、程大家就好比后世歌舞团的台柱子,备受人推崇和喜爱,是能得见一面实属三生有幸的那种人。

    沈萃听纪澄那意思仿佛是有些不服气,不由越加嘲讽道:“差点儿忘了,你们家里倒是有些银子的。”

    沈萃这样说话老是带刺,也不知道只是针对自己,还是对所有人都这样,不晓得她那位姑姑究竟知不知道,纪澄惋惜地叹了一声,算是替沈萃可惜吧。

    “有银子也不是坏事。”纪澄实在忍不住地轻声回了一句,沈三老爷那些字画爱好,还全靠纪家的财力支撑呢,再说三老爷买官符、买实缺,买升迁,哪一项里面又少了纪家的钱。

    只是沈萃又哪里听得懂纪澄心里的弯弯绕绕。

    正说着话,沈荨过来找沈萃道:“五姐姐,澄表姐,咱们去南河边上的影月楼玩会儿吧,若要听曲儿叫上文儿她们,择几支新鲜曲子唱来,岂不比这儿自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