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10章 琅琊王

第10章 琅琊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沈萃早有此意,因问:“就咱们几人吗?”

    沈荨笑道:“都去呢。”

    沈萃没说话,拿眼去望苏筠和王四娘,只见二人了然地冲她笑了笑,沈萃脸上便不高兴了,合着最后才来跟她说呀。

    沈荨可懒得伺候她五姐姐这臭脾气,说完回头就走了。

    沈萃又怒又气,可又舍不得不去,只能对纪澄撒气儿道:“表姐,还不快走。”

    纪澄缓缓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褶子往外走。

    “都是自家姐妹,居然先给别人说,最后才来跟我说,你说她什么意思啊?仗着是公主的女儿,就看不起自家姐妹么?”沈萃气嘟嘟地在纪澄耳边道();。

    纪澄倒是知道点儿原因,还不就是沈萃的性子惹出的事儿,她虽然不是公主的女儿,却指望着全天下的人都只捧着她才好。

    原本纪澄还想规劝沈萃几句,可是这姑娘性子实在令人讨厌,她都懒得跟她说,反正沈萃肯定也是听不进去,指不定反而还怪上自己。

    “毕竟筠姐姐她们是客人,自然要先招呼,你是四妹妹的自家姐妹,她和你亲近所以才最后来叫你的。”纪澄道。

    沈萃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心里依旧不舒服。一行八、九个姑娘一同去到影月楼,楼前一条南河横过,这磬园四面环水,南河在花园南边,因而得名。河边绿柳翠嫩如黄鹂初啼,河上一座小木桥,对面有如意庵。

    登上影月楼,甚至能眺望到如意庵中的佛堂。如意庵周匝密密地种植着桃树,此时正是桃花繁盛之际,如粉雪蔚霞,落英缤纷。纪澄忍不住赞了一声“如斯美景”。

    沈家的姐妹都是见惯不惊了,沈芫已经吩咐丫头将四周的卷蓬都拉了起来,任凉风透过。楼内已经摆了九张扇面几,上面都置着杯碟和食盒,又都有一个小小的观音玉瓶,里头是精挑细选的开得正艳的桃花枝条,布置得既用心又雅致。

    “这儿布置得真是雅致。”纪澄朝沈芫笑道。

    沈芫听了十分受用,嘴上却道:“这不算什么,思娘去年布置的牡丹宴那才叫别致。”原来王四娘名思,也叫她思娘。

    王四娘听见沈芫提了自己的名字,回过头来朝她笑了笑,但是并不接话。王四娘出身自然不凡,又有姐姐是淑妃娘娘还生了大皇子,为人骄矜傲慢一点儿也能理解。

    纪澄到京这么些日子,虽然也有姑娘对她的出身表示轻视,但表现得像王四娘这样极端的可是一个也没有,她甚至连正眼也不带看纪澄一眼的,但凡纪澄参与的谈话,她立即就闭嘴不言,或者岔开话题,总之是一点儿不想与纪澄沾边儿。

    王四娘的堂妹王悦娘忍不住对沈芫道:“芫姐姐,你做什么叫这等人来,咱们一起玩儿得也不痛快,惹得我四姐也不高兴。”

    王悦娘说话的声音不算低,纪澄想不听见都难,着实有些难堪,但她也不至于跟王悦娘这种人一般见识。

    沈芫有些不高兴地道:“你若觉得不痛快,不来也就是了。澄表妹是我妹妹,你若再说这样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纪澄没想到沈芫这样圆和的人会为了自己这样说王悦娘,弄得王悦娘满脸羞红,又惭又愧,她心里实在是感激。

    沈芫说完也不再理会王悦娘,拉了纪澄的手往一边儿坐下,“你别理她,王家姐妹这种傲慢性子,只当看你一眼都是给你的恩典,哼。”

    王家追根溯源,非说自己是当年琅琊王氏的一支,想来自视甚高,等闲看不起寒门的,更何况商户。只可惜今非昔比,琅琊王氏早已经灰飞烟灭,高贵不见。

    纪澄听沈芫的话说得犀利又可爱,噗嗤地笑出声,王氏姐妹的确是没有公主的命,却有公主的病。

    那厢王悦娘听见纪澄的笑声,瞪眼过来,纪澄也只笑着回应,而王四娘则是施舍地扫来一眼,然后又将微抬的下巴转了开去。

    如此一来,影月楼的几个小姑娘就自发地分成了两拨,沈芫要顾着纪澄,沈萃也不喜王氏姐妹,所以她们三人一拨,王氏姐妹和另外两位林、严姑娘交好,至于苏筠和沈荨则是两头都兼顾的人,任何一边儿都不冷落。

    因着王四娘不屑于和纪澄一桌玩耍,酒令、猜枚都行不起来,只能赏花、下棋,都是平日里的消闲,无甚趣味();。最后沈芫叫了文儿、粟儿来唱曲儿,众人赏听一支,也就丢开了。

    时值三月,正是春风暖人的时候,园子里姹紫嫣红,不自觉就提到了下月牡丹盛开时的盛景,王四娘道:“下月我家照旧要办牡丹宴的,到时候给你们下帖子,今年我特地央淑妃娘娘让匠作司的工匠给打了一架牡丹围屏,用来赏牡丹。”

    众人都说好,便是沈芫都应了一声好。

    纪澄却有些想念晋地的春天了。北地女子没那么讲究,她们这时候可以出门骑马、射箭,什么都玩儿。而纪澄甚至还跟着她哥哥们打过两次猎呢。

    心中叹息,纪澄其实有时候也拿不准自己的决定对不对。备受冷遇,又屡遭鄙夷难堪,却还要厚颜忍耐,只因心有所求,但实则也难受得厉害,想反击却又无力。家中二哥曾经劝过她,不如就留在晋地嫁人,天塌下来自然有哥哥们顶着。

    纪澄想起二哥为她遭的罪,又觉得自己不能那么自私,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只指望着由家人为她撑起一片天。

    走神间,话题已经从牡丹宴转到了纸鸢身上。

    春风漾漾,凭风借力,的确是放纸鸢的好时候。

    沈芫吩咐丫头去取风筝来,沈荨也道:“你去告诉我屋里的紫嫣,将今年二哥送我的蝠儿风筝取来。”

    沈萃问:“二哥什么时候送你的风筝啊?”也不怪沈萃眼皮子浅,主要是沈彻这人吃穿用行都十分讲究,能被他拿回来送给沈荨的东西,绝对普通不了。

    沈荨还没回答,沈萃又问:“怎么就只送了你啊?”都是一家姊妹,沈彻每回送姊妹东西的时候,是一个都不会落下的,沈萃也得过沈彻好几样东西,实在是眼馋。

    沈荨怕沈芫和沈荨误会,赶紧道:“就只这一个纸鸢,也不是二哥送我的,他原本是打算送别人的,硬是被我抢过来了。”

    “送谁啊?”沈萃口无择了地问了一句。

    沈荨立时尴尬,沈芫懂得稍微多一点儿,脸就红了红,沈萃自己却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而王思娘听了脸却红一阵、白一阵的,沈彻在外头的事情多少还瞒着家里,她们这些外人听得还更多。用得着沈二爷拿纸鸢去讨欢心的人,肯定是那外头不良的女人。

    寻得空档,王思娘将沈荨拉到一边说话,“怎么国公爷和公主都不管管沈二哥的吗?”

    沈荨道:“好姐姐,你快别提了,你知晓我二哥那本事,哄得我娘团团转,我爹爹在家时家法棍子都打断好几根了,二哥还不是依然我行我素。我就只盼着娶来个厉害的嫂嫂,管管他。”虽然沈荨觉得这个期盼十九八十是要落空的。

    王思娘听了不知道怎么脸一红,却又怕人瞧出来,赶紧用手绢沾了沾嘴角,也不知道是擦什么,只可恨现在还在暮春,团扇没上手。

    沈荨却没留意王思娘的神情,她正被苏筠叫了过去。

    而在隔扇后面观赏青花大瓷缸里的金鱼的纪澄却无意间将这番对话听了去。

    再富贵的家,如果落入败家子手里也就只有坐吃山空的份儿。别看齐国公府现在瞧着鲜花着锦一般,可是若国公爷和公主一去,落到这位沈二爷手里只怕前途就堪忧了,偏偏这位沈二爷又是安和公主和齐国公膝下唯一的子嗣,纪澄暗自叹息。

    倒是二房,能养出沈芫这样的女儿来,想必不会太差,只怕沈家的将来都要落在二房上头。纪澄越发下了决心要同沈芫好好相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