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11章 叹神技

第11章 叹神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放纸鸢需要空旷的地方,最适合在郊外,磬园虽大,偶有空地,但周围也有大树,众人最后在悯农园附近找了块稍微大一点儿的绿地。

    过得一会儿,丫头们就拿了九只纸鸢来,沈家姐妹都有自己专用的,沈荨将自己旧年的三只纸鸢给了苏筠和王家姐妹,另外几只纸鸢则是丫头从库房里头拿的,都很精致。

    不过最精致的自然还是沈荨那只,原本瞧着也没什么不同,大不了就是这只蝙蝠比别的精致华丽一点儿而已,但等真正放的时候,这只纸鸢的骨架轻,构造也好,平平顺顺地最先放了起来,飞得最高。但这也不算特别。

    特别之处在于,等蝙蝠纸鸢飞上天,喝饱了风,从那腹部骨碌碌地又钻出五只可爱的小蝙蝠来,成了一架“五福捧寿”,当真是别出心裁。

    众人都叫好。

    沈荨得意地道:“那当然了,小二张的张老爷子亲自做的呢。”

    小二张的纸鸢说起来也是个传奇,话说张老爷子最开始就是个酒楼的传菜小二,平日爱好就是做纸鸢,后来被酒楼老板辞掉后,干脆专心做纸鸢,如今已经独成一派,和南边的“排楼”,西北的“燕沙”齐名。

    不过张老爷子自六十之后,就几乎已经不动手做纸鸢了,这只“五福捧寿”实在难得,便是有钱只怕也难买,也难怪沈荨得意。

    沈萃嫉妒得要死,深恨自己怎么就不是沈彻的亲妹妹,王思娘姐妹则都是一脸的向往。

    只是人一旦得意了,就容易出岔子,天空中好几只纸鸢,必须互相避让着,免得绞了线,到时候就不得不绞断线头让那纸鸢飞走,别的纸鸢也就罢了,那五福捧寿的纸鸢却是不能丢。

    是以沈荨一直很小心,可惜天不遂人愿,虽然没有和其他纸鸢纠缠在一起,但那只五福捧寿偏偏在收线下落的时候,被风一吹就挂到了不远处的一株百年大树上。

    若是别的树也就罢了,叫人砍了就是,但是这百年大树也算是磬园的镇园之物了,沈荨也动不得。

    “怎么办,怎么办?”沈荨急得都要哭了。

    那纸鸢挂在树梢上,离地面有五、六丈的距离,树干部分又是光秃秃的,便是爬树都很难够到。

    “别急,叫小厮搬了梯子来,再不行就让他们叠人梯。”沈芫安慰道。

    只是树干实在太高,梯子也够不上,叠人梯,叠上五、六人就开始歪歪扭扭,根本使不上力气();。

    沈荨在下面急得跺脚,眼见着天色又忽然暗了下来,只怕过不了多久就要下雨,那可就糟糕了。

    “怎么办?二哥知道肯定要训死我,今后再也不给我淘这些了。”沈荨开始掉眼泪珠子。不过即使这样也犯不着令沈荨急得都哭了,只她自己知道,这纸鸢哪里是她二哥送的,根本就是她趁着她二哥不在偷来的。

    “我来试试。”纪澄走上前道。

    沈荨眼泪巴巴地看着纪澄,“你会爬树?”

    这显然不是爬树能解决的问题,纸鸢挂在脆弱的树枝尖端,根本承受不起人的重量,刚才就有个小厮从树上摔下来,还不知道伤得如何呢。

    “我只能试试。”纪澄也不敢打包票,毕竟纸鸢挂得太高了,她让小丫头去她屋里找榆钱儿,将她惯用的弹弓和铁弹子取来。

    在沈荨这些姑娘们吟诗作画、踏月赏花的岁月里,纪澄大多时候却是在骑马射箭玩弹弓。

    弹弓取来之后,沈荨简直是在用看救命菩萨的眼神看纪澄,纪澄都被看得有些手发抖了,她先试了一发铁弹子,根本够不上那树枝。

    沈荨则由屏息盼望转成了大大的失望。

    纪澄倒是没有放弃,她在树下来回走了好几步,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等再睁开眼睛时,就选定了站立的位置,将装铁弹子的荷包系在腰上,挽起袖子露出一截莹白得耀眼的手臂,只听得“嘣”的一下,铁弹子仿佛流星一般射出,很快地几乎分辨不出先后地大家又同时听得“嘣”的一声,然后又是一声,最后还有一声。

    沈荨等人根本就没看清楚,就见那铁弹子击打上了挂着纸鸢的那支小小枝条,枝条应声而断,纸鸢也随之落了下来。

    下头等着的小厮赶紧地上去接了下来。

    而就在树枝“咔嚓”一声断裂的同时,纪澄的背后传来一声叫好声。

    纪澄和众人一同转身,却见是个陌生的男子站在不远处。

    沈芫已经叫出了声,“大哥。”

    原来这个穿着青地卷草纹镶青竹纹墨绿襕边袍子的人就是沈家的大爷,二房的嫡长子沈御。

    纪澄早就听说过这个人,十三、四岁时就跟着他父亲沈二老爷在西北建功立业,如今已经是四品忠武将军,现在京营供职,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难怪能养出这样一身的威压气势,叫人看着他就向面对高山般,只能仰止。

    沈家的人都生得不错,这位沈御生得也十分英俊,但因为人看起来太过冷硬,反而让人忽略了他本身的俊秀。

    纪澄看了第一眼便越发觉得沈家的二房以后恐怕将是沈家最有出息的一支。而这位沈御今年才二十有五,曾娶妻周氏,周氏前年难产身亡,留下一个嫡子,如今养在二夫人黄氏身边。

    纪澄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丝不切实际的想法,但随即就湮灭了,哪怕是填房恐怕也轮不到她。

    沈御应了一声,眼神再次扫向纪澄,“这位姑娘好精的准头。”三弹连发,第二枚击中第一枚而送力,第三枚又再次击中第二枚,将它往上送去再次击打第一枚。这可不是全靠技艺了,还需用脑子精确算计,每一弹的力度都要不同,第三枚才能追上第二枚,还能送力给第一枚,直到击断树枝。

    便是沈御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可能做不到这一点。正因如此,他才会主动上前跟纪澄说话。

    沈家的三姐妹全部都目瞪口呆地看向纪澄,先前她们虽然被纪澄的技艺给惊讶到了,但是外行看热闹,并不知其中的厉害,到这会儿纪澄居然能引得沈御主动跟她说话,沈家三姐妹那才是每个人都在心里叫“天呐”();。

    要知道沈御何其人也,冷得跟个冰块似的,连对着他娘二夫人他都不怎么主动开口说话,更何况是其他女人了,连沈芫这个亲妹子都没有这种待遇。

    纪澄的脸不由绯红,低头半垂眸没答话。

    沈御看着那如蝴蝶振翅般微微颤动的睫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刚才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纪澄的精湛的技艺和手里的弹弓吸引去了,此刻再看,已经看不到纪澄的容貌,只觉得她肌肤雪白得晃眼,赶紧挪开了眼睛。

    沈芫上前一步道:“大哥,这位是三婶的娘家侄女,澄妹妹。”

    “原来是澄表妹。”沈御微微颔首,自家姐妹的话他刚才那般唐突倒不算太失礼。

    “阿澄,这位是我大哥,你来了这许多时日了,还没见过吧?”沈芫又给纪澄介绍沈御。

    纪澄给沈御福了福,“大表哥。”

    一管声音泠泠如冰泉浸珠,绵绵若春水拂花,听得沈御心中一沉,他最是不喜这种绵靡之音,好好的说话不会,非得捏腔拿调。

    不过沈御的脸常年含冰,众人也瞧不出他的不高兴,他抬腿欲走,但又忍不住道:“表妹的弹弓可能借我一观?”

    纪澄自然不能说不,伸手将弹弓递了过去。

    沈御检查了一下那弹弓,并无特别之处,只是选用的是质地坚硬又不失弹性的上好木料,筋是常年在药水里浸泡的牛筋,虽然难得,可也没什么特殊。

    沈御一开始还以为纪澄有那个手力将铁弹子弹到那么高,是因为弹弓里有什么机关。如今看来,应是这位表妹的精妙计算以及腕力、臂力用得好的结果。这番功夫实在难得,若是个男儿在军营里一定有所作为。

    沈御看后将弹弓递了回去,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就离开了。

    沈御一离开,几个姑娘就都围了过来。

    苏筠问道:“澄妹妹,你真是厉害,哪里练得的这一番技艺?连大表哥都赞叹。”

    纪澄笑道:“小时候在家中跟着哥哥们学的。”那时候纪家还没有如今的财力,她爹爹忙于生意常年不着家,娘亲又是个懦弱性子不管事儿,纪澄就一直跟着她二哥出门野,像个男孩儿一般。

    再后来,纪澄长大,不能跟着二哥出门,同一众晋地姑娘们来往,也玩纸鸢、弹弓之类。她有一架她爹从南方特地带回来的蝴蝶纸鸢,纪澄喜欢得不得了,挂在树梢后,她也如今日沈荨一般着急。

    那弹弓的功夫就是那段放纸鸢的时间练出来的,一来二去就熟能生巧了。

    王思娘姐妹在一旁缓缓收纸鸢的线,只听王悦娘用不高不低的声音道:“哪里学来的粗野之人的技艺,有什么值得称道的?”

    沈荨原本同王家姐妹交好,这会儿听了王悦娘的话却有些不悦,毕竟纪澄刚帮了她,“什么粗野之人不粗野之人的技艺?能帮得了人的就是好技艺。”

    王悦娘惮于沈荨的身份,她又是沈彻的妹妹,听了这话有些讪讪,倒也不再开口。

    王思娘笑道:“荨妹妹,既然纸鸢拿回来了,咱们在园子里转转吧,莫辜负了春光。”

    沈家姐妹是主人,自然要做到宾客尽欢,又开始张罗游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